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74章 回城
    “东东啊,你喜不喜欢朱伯伯呢?朱伯伯活着的时候,最喜欢咱们东东了,对不?”

    朱小君牵着小陈东的手,来到了朱天九的坟前,而秦璐则一声不吭,只顾着用双手在为朱天九的坟头上培土,一捧接着一捧。

    陈东瞪着一双漠然的眼睛,点了点头。

    “来,东东,过来到这边,给朱伯伯磕几个头吧!”

    陈东乖巧地跪在了朱天九的坟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昨天深夜,朱天九与世长辞,之后,朱小君和秦璐合力埋葬了朱天九。

    他们两个随后商量,决定遵从朱天九的遗愿,永保这个秘密,不再让可怜的小陈东受到任何刺激。

    相谈中,秦璐也提到了小陈东的年龄问题,从秦宏远那边得到的信息表明小陈东今年不过才十九岁,而朱天九所说,他的儿子应该有二十三周岁,相差了四年,会不会是朱天九弥留之际糊涂了头脑了呢?

    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朱天九自知自己已经没有了多长的时间,临终之前,以陈东为目标,给自己编个故事,从而来安慰一下自己,弥补一下自己二十多年来的一个遗憾,这从逻辑道理上,也是讲得通的。

    只不过,朱天九在最后的几个小时表现出来的真情实意却是无法伪装出来的,而秦宏远对小陈东的年龄也不过是个估计,对智障孩子来说,年龄上被少估了三五年,也纯属正常。

    最后,朱小君做了定论,不管朱天九所言是真是假,总之这一页算是翻过去了,今后谁也不要再提小陈东的身世问题,就把小陈东当成他朱小君的亲弟弟好了。

    领着陈东给朱天九磕完了头,朱小君搀扶起正伏在朱天九坟前抽噎的秦璐,三个人回到了屋里,简单收拾了一下,便锁了门,登上了车。

    依旧是陈东开车,这辆奔驰suv已经成了他的最好的伙伴,根本不允许其他人来驾驶。

    路上,秦璐从刚才的悲伤中走了出来,趁朱小君不备,一把拧住了朱小君的耳朵。

    “死猪头,一天之间,让你看到了老娘哭了两回,你说该怎么办吧?”

    “你哭了吗?我怎么没见到呢?”此时的朱小君若是想反击的话,秦璐是绝对抵挡不过的,但是,朱小君却一点反击的欲望都没有,相反,他还特别享受这种被秦璐欺负的感觉。

    秦璐叹了口气,松开了手:“你为什么不反抗呢?以你现在的本事,想反制住我,还不是易如反掌呐!”

    朱小君揉着耳朵,一副怅然所失的样子:“我为什么要反制你?说句心里话,我好想回到过去,就安安稳稳地当一名小医生,要是有了麻烦,就给秦老大你打个电话……”

    秦璐抿着嘴唇将头扭向了窗外。

    “以前上学的时候,我经常纳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看重生的小说,现在我懂了。因为过去的将永远过去,而未来,又是那么渺茫未知。已经过去的生活,就像是我们的亲人,虽然离去了,但仍旧会使得我们无限思念……”朱小君自顾自地感慨着。

    秦璐突然扑哧笑了:“不装逼能死人么?求求你,猪头,直接把老娘扔到车外面去吧,摔死了也总比被你恶心死要好哇。”

    朱小君尴尬地笑了下:“伟大的诗人李太白曾经作过这么一首诗,世事沧桑多变化,唯有装逼是永恒。还有一段名言,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你就能够说:“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装逼事业而奋斗。”

    秦璐听的一愣一愣的,等朱小君得意洋洋地说完了,秦璐突然大叫一声:“停车,快停车,我要吐!”

    小陈东不明就里,还真的一脚踩了刹车,而秦璐似乎也当了真,拉开了车门就往车下窜。窜下了车还不算完,还要往路边的林子里钻。

    陈东呆住了,朱小君也忍不住挠了挠后脑勺,搞不清楚秦璐这唱的是哪出戏。

    真相却很简单,秦璐被朱小君逗得直想笑,可要是笑了那就丢了面子,所以秦璐就在那死憋。憋笑是需要气力的,结果笑是憋住了,但同时也憋出了一个尿急来。

    几分钟后,秦璐一脸轻松地回到了车上。

    “吐过了?”

    “嗯!”

    “我就那么恶心人吗?”

    “嗯!”

    “你吐就吐,干嘛跑那么远呢?”

    “嗯,环保!”

    朱小君没话说了,默默地递给秦璐一个塑料袋。

    “几个意思?”

    “路途遥远,我忍不住还得装逼,你接下来要吐的话,就直接吐到塑料袋里吧!”

    “滚!”秦璐连忙装着找东西,把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藏了起来。

    路上少了朱天九的督促,虽然小陈东依旧在保持平稳和安全的前提下把车速开到了最快,但也经不起朱小君和秦璐在半道上的磨叽,又是下车放水,又是停车吃饭,原本七八个小时的车程,折腾了十二三个小时才回到了申海。

    回到申海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因为朱小君新租借的住所中并没有空余的床铺,再看看无论是自己还是秦璐陈东,谁都是一脸倦态,让谁去睡沙发都是不妥。于是,朱小君干脆吩咐陈东把车开到了他公司附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给秦璐开了间单人房,朱小君带着小陈东住了间标准间。这倒不是朱小君小气,也不是那家酒店因为半夜时分而缺房,只是因为小陈东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了一夜,醒来之后,又非得亲自开车,而且一开就是十多个小时。朱小君岂能放得下心来。

    这一觉,睡得果真踏实。

    尤其是小陈东,居然还打起了鼾声。

    到了第二天中午,三人才依次醒来,洗漱之后,下了楼,去了酒店的中餐厅吃了午饭。

    “接下来你怎么安排?”饭中,朱小君打听起秦璐的计划去向。

    “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秦璐低着头喝汤,头也没抬就是一句反问。

    “我?公务繁忙,得留在申海一段时间。”

    “老娘的公务更加繁忙,所以得立即返回彭州。”秦璐喝完了趟,取了张纸巾擦拭着嘴角。

    “缓两天再回去吧,我带你去趟香港……”

    “你几个意思?想让老娘当你的小蜜还是保镖?”

    “切!我可能要到香港去谈个生意,顺便带你去一趟迪士尼,你不是从小就梦想着在迪士尼好好地疯玩一次吗?”

    秦璐的双眼忽然闪出了亮光,但随即又暗淡了下来:“不行啊,我的休假已经到期了,现在回去都得挨剋,再晚的话,就得挨处分喽!”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被你老爸借调到了502所,你的主要工作就是盯紧了我……”

    秦璐耸了耸肩,根本没打算解释:“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总得让我回去一趟,好把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跟秦大所长做个汇报呀!”

    朱小君呲哼了一声:“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秦璐撇了下嘴:“正式的和编外的怎么能一样呢?我拿了人家的工资,就得按照人家的规矩来,502所讲究书面报告和当面汇报,我身份又特殊,你说,好意思打破人家的规矩么?”

    “你给了我一个那么那么大的惊喜……”朱小君双手成括弧状,尽可能的展开了。

    朱小君才不会相信秦璐说的这番鬼话,她秦璐在警局的时候就是个不守规矩的人,现在到了她老爸的手下,这种习惯个性只会被放大绝不会收敛。

    但朱小君并没有戳穿秦璐,因为他明白,既然秦璐不肯说,那么就一定有着不能说的理由。很多情况下,说多了无益,只会给双方都带来不便。

    “嗯,为你这个优秀的探员点给个赞!”朱小君随即拿出了手机:“告诉我,你打算做几点钟的高铁?”

    秦璐看了看时间:“就订两个小时之后的吧,东东也累了,就别让他去送我了,我自个打辆车过去就好了。”

    朱小君没吭声,只顾着操作手机。

    定好了票,朱小君买了单,回到了房间收拾了一下便退了房。

    “还有一个半小时,秦老大,我就不送你了……”

    秦璐皱了下眉头:“今天这味道怎么有些不对劲呢?猪头,咱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斯文了?”

    朱小君撇嘴一笑:“朱某原本就是个斯文人,你啊,是近朱者赤,被我感化了!”

    秦璐呸了一声,拉开了刚来到身边的出租车车门,摆了摆手:“猪!老娘现在要远离你了,你自个独自斯文吧!”

    送走了秦璐,陈东也把车开了出来,朱小君上了车,直接吩咐道:“东东,上次君哥哥带你去的那家洗浴中心还知道不?”

    陈东点了下头。

    “走,君哥哥带你泡个澡去!”

    在山里的时候,朱小君曾缠着朱天九教他御女之术,而朱天九却指了指大木桶,回答朱小君说,只要他能坚持每天泡上个十小时,最多一个月就能达到理想的状态。

    朱小君信以为真。

    现在,是检验真理的时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