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77章 这种鬼点子
    申海省城以及彭州三地出现大量的类肿瘤病例的异常现象引起了卫生部门的重视,主管领导随即召集了三地的肿瘤专家关起门来商讨对策。

    这种会议,张石原本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但朱小君去见了一次孟老爷子之后,情况就发生了逆转,张石不单获得了参会的资格,而且还应邀在这次会议上做一个十五分钟的专题报告。

    参会的这些肿瘤领域的医学大咖听了张石的报告,纷纷表示不理解,不相信。因为,张石在十五分钟内只是啰里啰唆的把曾经的因为蒋光鼎在华海医院进行实验而导致的十来例病例的治疗过程与结果介绍了一遍,而免疫负调控技术的原理以及临床应用方案都被张石刻意地忽略了。

    面对大咖们的质疑,张石适时地推出了佟律新。

    于是,原本说好的研讨会,就演变成了对佟律新的验证会。

    佟律新在学术上绝对过得了关,再说,当他从张石那里得知了免疫负调控技术对类肿瘤病例的优异疗效的时候,还专门花了时间进行研究,所以,在面对各位医学大咖的质疑的时候,佟律新从容不迫侃侃而谈。

    不用问,佟律新肯定是一炮走红了。

    随即,申海静浦区中心医院的生物治疗中心以及钟楼医院生物治疗中心被主管部门任命为此次类肿瘤病例的基本治疗点,而佟律新则一跃成为了专家小组的副组长。

    于此同时,陈光明和赵一航也展开了谈判,而且,谈判进行的非常顺利,没等到那场研讨会结束,这边就已经达成了初步方案。

    奇江医疗以一千七百万的价格将申海省城两家中心转让给真健医疗公司,真健医疗公司接手两家中心后,以中心收益做还款,直至全额付清收购款项。

    赵一航拿着初步谈妥的方案回到了公司,交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乐得不行,随机把协议递给了宫琳:“喏,这样多好,那些病人的治疗基本上得到了保证,而佟律新赚到的钱,还都归了咱们。”

    宫琳粗略地看了遍那份协议,笑道:“这种鬼点子也就是你能想得起来……不过啊,小君,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那两家中心的价值……”

    朱小君微微一笑:“等佟律新还完了这一千七百万的收购款,那两个中心还能值几毛钱都不好说了!”

    宫琳笑道:“何以见得?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你的直觉哦。”

    朱小君道:“等一会张石把谢总接来了,你去问谢总吧,我的这个结论,也是谢总告诉我的。”

    一周前,朱小君刚回到申海的第二天,宫琳便心急火燎地把朱小君叫到了公司商讨对策,对佟律新陈光明的咄咄逼人,朱小君采取了看似退让,实则毒辣的‘阴险’招数。而老天爷似乎都站到了朱小君这边,在朱小君正愁着该如何悄无声息的把佟律新推向前台的时候,卫生主管部门便召开这么一场会议。

    朱小君通过孟老爷子的关系,把张石整进了参会名单并得到了十五分钟的报告机会,从而顺理成章的把佟律新推了出来。这一下子,使得申海省城包括彭州这一带的肿瘤领域中都知道了佟律新的大名,也都知道了佟律新手上的免疫负调控技术刚好是这次爆发的类肿瘤病例的克星。

    计划好了这一切,朱小君有着十足的把握将蒋光鼎同伙的注意力引向佟律新。

    至于出售那两家中心,则是朱小君整个计划的衍生品,纯属福利。

    这期间,朱小君调动了温庆良的资源,让温庆良出头,组织一批精兵强将来攻关免疫负调控因子。温庆良虽然是搞病毒专业的,但这类大家对病毒的克星——免疫系统同样有着深刻的研究,就像是坦克设计专家同样精晓反坦克武器一样,所以温庆良很有把握地接下了朱小君的任务。

    收拾佟律新的事交给了蒋光鼎的同伙,朱小君只需要等待。等佟律新被收拾了之后,而蒋光鼎的同伙也爆了光,那么朱小君就可以腾出手来再借助秦宏远的势力来收拾蒋光鼎的同伙。这两边都收拾过了,估计温庆良那边对免疫负调控因子的解密也进行的差不多了。

    看似一个极为复杂的局面,在朱小君的设计下,自己一方不单是最大的受益者,而且还是最为清闲的。

    无论是宫琳还是张石,对朱小君的这个设计都伸出了大拇指。

    闲着也是闲着,朱小君又想起了进山前对张石的承诺,而张石也没把这茬给忘了,这次来申海,还专门带来了他的商业计划书。因此,朱小君干脆给谢伟打了个电话,把他从国外叫了过来。

    论从属关系,朱小君是谢伟的首领,所以去机场接谢伟的事情,朱小君显然是不合适的。

    宫琳也不合适。

    因为从潜意识里,朱小君认为宫琳应该是首领夫人,身份也高了谢伟一层。

    接机的任务,便只能交给了张石。

    朱小君刚一提到谢伟,宫琳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咱们还没给谢总订酒店呢!”

    给他订酒店?朱小君的第一反应是有必要花这个冤枉钱么?让谢伟自个找个地方住下来不就得了?

    可转念一想,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全因为是谢伟是他的从属的关系,而对于宫琳张石来说,人家谢伟可是大财神一位,不伺候好了,心里说不过去。

    “嗯,是得给他订个酒店,好在现在还来得及。”

    宫琳随即用座机叫来了行政部的负责人,吩咐了一通。

    “小君,你说过这个谢总是个资本高手,这次我想请教请教他有关上市的问题,你觉得合适吗?”

    “上市?”朱小君皱了皱眉头:“你想把唐氏整上市?”

    宫琳点了点头:“你也知道的,唐氏经过了蒋光鼎事件后,业绩就一直在下滑,三哥说,如果再不上市的话,恐怕唐氏撑不过明年了。”

    “不会那么严重吧?”朱小君显得有些不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唐氏的业绩虽然在下滑,个别点上出现了亏损,但总体上还是盈利的。宫琳,你是不知道,这公司一旦上了市,就成了一个公众实体,到时候所有的事项都得往外披露,弄得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这样好吗?”

    “这些我都懂,我也跟三哥说了,可是……”

    “可是什么?有什么不好跟我说的?”

    “我只是说不准,小君,我总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者唐氏,就拿上市这件事来说,唐氏的高层除了我和三哥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赞同上市。”

    朱小君淡淡一笑:“这很正常啊,你们唐氏,除了你跟三哥之外,其他人都是职业经理人,只有把公司弄上市了,这些职业经理人才能把自己的价值实现最大化,才能享受那种一夜暴富的滋味。”

    宫琳摇了摇头,道:“可是,他们的态度……我总有一种被他们绑架了的感觉。”

    “是不是你在这个问题上过于敏感了?”

    宫琳叹了口气:“我也希望是我的敏感,可是,就在每次我做出暂时不考虑上市的决定后,总有那么几个点会冒出医疗纠纷出来,上个月,华海医院还出现了一件伤医案。”

    宫琳的描述引起了朱小君的重视:“是不是蒋光鼎在你们唐氏还留了什么后手呢?也不对啊!假若他们是借用医疗纠纷来压迫你同意上市,那么其真正目的会是什么呢?”

    宫琳没有答话,扑朔着两只眼睛盯着朱小君。

    “这件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这样吧,等咱们接待完谢伟,你把三哥约上,咱们一起去看看你大姐。”

    “我大姐?”

    “就是唐歆啦!我一直感觉她的精神障碍是装出来的。”

    “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有些女人根本就不是这个地球上的物种,只有用火星的思维逻辑才能理解了她们,你大姐就是个这样的女人,难保她现在不想着为蒋光鼎报仇的事情呢!”

    宫琳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不可能!”

    “可能不能那得等验证了再说,就像这几天你说我不可能一样,但结果呢?”

    这一个礼拜,每天夜里朱小君跟宫琳都腻在了一起。第一天夜里,朱小君说他可以连续作战三次,宫琳不信,结果输了。第二天夜里,朱小君说他还可以连续作战三次,宫琳仍旧不信,结果还是输了。第三天夜里,朱小君又说了同样的话,这一次,宫琳直接举手投降,说一次就好,再多了,她实在承受不了。

    虽然办公室中就他们两个,但这毕竟是办公场所,朱小君冷不丁地提了这么一句,顿时让宫琳红透了脸。

    就是这么巧,张石连门都没敲便推门而入:“小君,谢总接来了,现在就在会议室中,他说,他非常急切地想知道我们的具体想法。”

    朱小君点了点头:“那好,我们先说事,说完了,再去吃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