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78章 融资
    这已经是张石不知道第多少次向风投人做项目介绍了。

    难为张石还能保持着高昂的激情,将一套演讲进行得绘声绘色。谢伟仔细听完了,但没有表现出朱小君期许的那种兴奋。

    “这个肿瘤治疗的模式其实并不新颖!”谢伟开始了评价,但一张口就使得在座的奇江高管们的心凉了半截:“事实上,在美国的各个肿瘤治疗中心,实行的便是张总所陈述的这种模式。”

    说话间,谢伟环视了一圈,当他的目光扫到了朱小君的脸上的时候,禁不住暗地里打了个哆嗦。

    朱小君的脸色阴沉地要命。

    “哦,我的意思是说,这种模式其实是成熟的,是可以找的到借鉴和参考的。事实上,咱们国内绝大多数的成功创业案例,都是在模仿国外的先进模式。只不过,在引入国外的先进模式的时候,必须要根据国内的环境做出适合的修改和调整。很欣慰,刚才张总的介绍,我体会到了这种调整。”

    一边说,谢伟一边偷偷地瞄了朱小君几眼,发现这厮的脸色正逐渐缓和,谢伟这才偷偷地松了口气。

    “我所担心的是,在国内,医生们往往都是墨守成规,各搞各的专业,相互之间的交融行为和交融意识都十分薄弱,如果,我们建立了这样的一个肿瘤治疗中心,我不知道咱们有没有什么办法来克服,或者说是改善这一点呢?”谢伟用余光瞄着朱小君的表情,谨慎小心地提出了他的意见。

    张石显得很淡定,毕竟像这种场合他已经经过了多次,对这一类的问题也早有准备:“谢总的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非常到位,一语便击中了要害。”张石说了一通场面话后,做出了解释:“解决这个问题有两个关键,一是对中心各个专业的医生的引导,或者说是培训。国内肿瘤医生并不是没有跨学科交流的欲望,相反,他们比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生,在这种欲望上只会更加强烈。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国内的现况!我们的经济发展速度,人民对健康要求的提升,和肿瘤治疗预后的残酷现实,已经产生了极大的矛盾。而国内的医生也都明白,肿瘤治疗要想获得更好的生存率,那就必须多学科联合治疗。可惜的是,国内的现有体制,却制约了他们的这种欲望,长期下来,他们也就懒得去交流,懒得去融合了。”

    朱小君一边听,一边用得意的目光看着谢伟,而谢伟装作没注意到朱小君,只把目光给了张石,伴随着张石的分析讲解,谢伟不住地点着头。

    张石更加兴奋了。

    “所以,我们中心在成立后,对医生们的引导和培训并不是教他们该如何交流融合,而是清楚地告诉他们,我们是一个全新的医疗体制,我们和旧体制的本质区别,我们鼓励学科间的交流配合,我们反对闭关自守反对墨守成规。我想,只要明确地告诉了医生们我们的体系概念,那么,情况必将得到极大的改观。”

    谢伟露出了笑容:“你的分析很中肯,你的策略很清晰,你的方向很正确,我……被你说服了。”

    按照常规,提问者已经表示了被说服,那么回答者应该见好就收才对,但张石已经说的兴起,哪管那些常规知识,只管着自己能一吐为快:“我只说了第一个关键,还有第二个关键,那就是中心的操盘手,假若我们能有一个通晓肿瘤各个治疗手段的这么一个人,把肿瘤治疗的各个学科串联在一起,那么,可想而知的是,中心的mdt的效率将会得到极大的提高,而矛盾将会最大化的减少……”

    谢伟一时间忘记了礼节,迫切地打断了张石:“听张总这么说,咱们是已经拥有了这样的人才?”

    朱小君这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们张总本身就是肿瘤治疗的专家,而且他已经做到了能深刻理解各个治疗手段的优劣,并熟练掌握了治疗实施技能。”

    谢伟不由得向张石竖起了大拇指。

    宫琳适时地出来做了个圆场:“谢总,您还有别的什么问题么?没关系的,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出来讨论,我们为这个方案准备了很久,也很想听听别的高手的意见。”

    宫琳的这句话说的很有意思,明面上是一种客气,因为谢伟做为投资方,在决定投资之前,一定会充分地了解这个项目,所以,提问题是本分,不提问题是见外。但宫琳的这句话却给人另一种感觉,那就是不管你谢伟投不投资这个项目,对奇江来说,这个项目都是势在必行。

    谢伟是投行的精英,见过无数的世面,当然能品得出宫琳这句话在暗示什么。

    如果,宫琳和张石知道了朱小君和谢伟的这层关系,那么张石不会那么兴奋,而宫琳也没有必要以暗示来激发谢伟投资欲望。可有意思的是,无论张石还是宫琳,包括参加项目说明会的赵一航以及其他几名员工,对这一点都不知道,所以,他们才会使尽了浑身解数,想一举拿下这个财神爷。

    朱小君在跟谢伟通电话的时候,就明确要求谢伟要把这出戏好好地演一下,万万不可被人家看出了破绽。

    所以,原本不再打算提问的谢伟,连忙调动了所有的脑细胞,硬生生在极短时间内,又憋出了一个问题:“我还有一个疑问。各位都知道,在国内,和公立医院搞合作,其实并不完全合法,它只是打了一个擦边球,而且,以这种合作方式建立起来的中心,产权结构也比较混沌,这对于未来进一步的资本运作,可是个硬伤啊!”

    这对张石来说是个崭新的问题,他从未经历过,也从未对此进行思考过。

    宫琳对合作模式也是陌生,一时间觉得谢伟提出的问题确实存在,而且是一个无法解决的矛盾。

    像赵一航这中层次的员工,那就更不能指望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朱小君的身上。

    如果这是谢伟在私下场合向朱小君单独提问的话,朱小君很可能一巴掌甩过去,然后说,你他妈来问我,我他妈去问谁啊?

    但却是在众人的面前,朱小君不光不能训斥谢伟,还得违心地对谢伟赞扬一番,因为谢伟的这个问题,确实击中了搞医疗合作的这个行业的要害。

    同时,朱小君又不能够避而不谈,因为在座的还有数位奇江医疗的员工,若是避而不谈的话,那么他在公司里的威望便要大打折扣。这……可不是朱小君愿意看到的。

    “谢总的这个问题很有穿透力啊!一下子就击中了我们这个行业的要害。”朱小君一时没想到该如何解决这个矛盾,于是便先跟谢伟打起了哈哈:“谢总说的不错,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够拿出好的办法来,那么我们的投资就会处在一个具有很大风险的境地中,若是哪天政/府主管部门的领导脑子一短路,说要严格纠察各大医院的合作项目,那我们还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谢伟提出这个问题后,随即便发现了这个问题的价值,因此多少也对自己产生了佩服情绪。再加上他一直想验证一下朱小君这个首领的肚子里到底装了多少的墨水,于是便大着胆子,以微笑迎接了朱小君目光。

    “是啊,咱们投资下去的都是大型医疗设备,这种设备一旦安装,就很难在拆卸,万不得已必须要拆卸的话,等再安装起来,设备的性能就要大打折扣了。所以,朱总说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并不是危言耸听。”

    朱小君微笑着点了点头:“既然我们都看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那么可以想象的是,我们对这个问题早已经展开了充分的思考。我也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谢总,我们已经想到了应对策略。”

    谢伟饶有兴趣道:“那么,能说出来听听吗?”

    朱小君双手一摊:“当然不能!这是我们奇江医疗的核心秘密,鬼知道你谢总不是别的公司派来打探消息的?”

    谢伟当时就以为朱小君这是因为并没有想到应对策略而故意为之,于是便想配合朱小君跳过这个问题。

    却不曾想,朱小君根本不给他配合的机会:“当然,这只是个玩笑!谢总啊,如果你能当场拍板投资这个项目,那么,我也不妨给你汇报一下我们的对策。”

    “汇报……谈不上!”谢伟有些紧张了,他从朱小君的字里行间,读到了朱小君对他的不满:“说句真心话,我对这个项目充满了期待,各位也都清楚,目前的国内医疗界,真正有投资价值的项目并不多,而贵公司设计的这个项目,的的确确是一个很有前景很有想象空间的项目。做为一个把投资重点放在了医疗产业上的投资人,我谢某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来拒绝这么一项优秀的项目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