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81章 今晚相见
    陈光明跟赵一航确定了中心收购的初步协议,但是他并没有急着回去向佟律新汇报,而是把那份协议搁置了两天。

    既然佟律新表示出了不惜代价的态度,那么陈光明也不愿意白白地浪费掉这次机会,准备好好地黑上佟律新一把。

    待佟律新忙完了关于类肿瘤病例的研讨会后,这才想起了陈光明谈合约的这档子事。陈光明在电话中回答佟律新,说朱小君还在赌气,奇江医疗的赵一航答应要找个机会说服一下朱小君。

    佟律新忍不住有些心急,要知道,卫生主管部门已经把申海静浦区医院和省城钟楼医院两个中心做为了这次抗击类肿瘤病例的主要阵地,若是不能在短时间内拿下那两个中心的所有权,那么局面势必要复杂化,万一惹恼了专管部门的领导,要求他佟律新抛开商业上的矛盾,全力配合这两家中心利用免疫负调控技术来抗击类肿瘤病例的话,那他可就亏大了。

    陈光明感觉到了佟律新的这种急切,于是暗示佟律新,他们应该贿赂一下奇江医疗的赵一航。

    “这个赵一航……他能在朱小君面前说上话吗?”佟律新下意识地表示了他的疑虑。

    “如果赵一航说不上话,那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你认为你跟张石还有坐下来喝茶聊天的机会吗?”

    佟律新不语了。

    想通过张石来做朱小君的工作,这个念头佟律新早就想过,但随即便被自己否定了,以张石的那副臭脾气,恐怕原本存在的可能性都会因为招惹了他而荡然无存。

    “一航是我带出来的徒弟,他是个什么人我最了解,你放心,他既然肯答应这件事,就一定会努力去做。”

    佟律新叹了口气:“可是,他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呢?光明老弟,你应该知道,现在对于我来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比宝贵啊!”

    陈光明在电话中沉默了一小会:“要不,我们给赵一航来点甜头,刺激一下他的办事效率?”

    佟律新沉吟了几秒钟:“光明啊,不是我说你,一开始的时候,我不就跟你说了,需要费用的话,五万之内你自己做主,五万以上,你给我打个电话或是发个短信就好了,哎,你说,这不是白白地耽误了两天的时间了么?”

    陈光明笑了笑,解释道:“佟总,有句话说得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如果咱们一上来就用了这一招,那赵一航会怎么想?谁能确保他就不会在朱小君面前露出了破绽?现在事情过了两天了,咱们在刺激一下赵一航……”

    佟律新不耐烦地打断了陈光明:“行了,我还有事,你就说吧,需要多少钱?”

    陈光明沉吟了一下:“十万块吧,少了拿不出手,多了就怕赵一航压力太大不敢接。”

    佟律新顿了下:“好吧,我给财务打招呼,你这就去办款,争取今天就能跟赵一航接上头。”

    挂了佟律新的电话,陈光明仰躺在他的办公椅中,将双腿翘到了办公桌上,咒骂了一句:“ri你个姥姥的亲闺女!”

    然后点了根烟,吐了一串烟圈。

    两根烟抽完,陈光明起身去了财务室,那边佟律新已经打过了招呼,陈光明麻利地办了借款手续,领了十万块钱。

    拿到了这笔钱,陈光明下意识地拿出了手机,翻到了通讯录中朱小君的电话号码,可随即便是一声长叹,然后怅然收起了手机。

    如果是三个月前,如果还在学生时代,他陈光明若是得到了这笔钱,那得有多开心?他和朱小君得喝掉多少酒才算尽兴?可惜啊,如今已物是人非,想找个一块喝酒的都找不到。

    隔了一天,佟律新回到了公司,而陈光明则在第一时间把那份初步协议交给了佟律新。佟律新看过初步协议后,抑制不住地激动,但激动之余,说了句脑残的话:“这……不会是赵一航模仿朱小君笔迹做的签名吧?”

    陈光明伸手就要夺回那份协议:“你干脆说是我陈光明自己做的假好了!”

    佟律新躲过了陈光明的一抓,厚着脸皮道:“这不是再跟你开玩笑么!”

    陈光明冷哼了一声:“这种玩笑以后还是少来了,我有胃病,消化不了。”

    佟律新陪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这个玩笑有些过分,今晚我请客,咱哥俩喝两杯,就当老哥给你赔礼道歉了。”

    陈光明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喝酒就没必要了……我今天的心情本身就很糟糕,所以才会经不住你的玩笑。算了,不说了,佟总,还是安排一下,赶紧去落实这份协议吧。”

    正说着,佟律新来了电话,他瞄了一眼后,立即做了个手势,把陈光明请出了他的办公室。

    “丽莎,你怎么有空打电话来啊?”

    “怎么啦?我就不能挤出一点时间给你打电话么?你是不方便接听我的电话……还是不想跟我通电话呢?咯咯咯……”

    “哪能呢!能接到你的电话,是我的荣幸啊!”

    “亲爱的,那你说,你想我了没?”

    佟律新的口吻极其温柔:“想,怎么能不想?我是****想,时时想,分分钟都在想!”

    电话那头传来了丽莎开心的笑声,笑声中,似乎还夹杂了某个男人的喘息声。

    “亲爱的,我今晚去见你,好吗?”

    佟律新的某个部位迅速地膨胀起来:“好啊!当然好了?丽莎,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亲爱的,我的航班会在今晚十点半抵达申海,到时候你来接我哟。”

    一种强烈的幸福感和冲动感涌上了佟律新的心头,他慌不迭回道:“一定,一定,亲爱的,那咱们就今晚见。”

    结束了和佟律新的电话,丽莎仰躺在偌大的真皮沙发上,放肆地嚎叫起来:“噢……耶……好舒服……用力……快一点……再用力……干死我……”

    嚎叫了五分多钟,丽莎总算平静下来了,一个卷毛洋鬼子一边提裤子,一边用英文赞叹道:“真是太美妙了,甜心,真是没想到,你一边和你的情人通话一边和我做/爱,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丽莎侧卧在沙发上,指了指旁边的吧台,然后做了个抽烟的手势。

    卷毛洋鬼子连忙为丽莎拿来了烟,又为丽莎点着了火。

    “要不要再喝上一杯?”卷毛洋鬼子打开了酒柜,拿出了两只高脚酒杯。

    “好吧,芝华士好了。”

    抽着烟,喝着酒,丽莎开始发起了牢骚:“约翰,你说康先生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当初花了那么多钱把姓佟的给挖了过来,现在眼看着姓佟的能为咱们赚点钱了,他倒好,却下令要除掉姓佟的……”

    “丽莎,你是我的老板,康先生也是我的老板,对老板的指令,我只有执行,从来不过问为什么。”约翰端着酒杯,坐到了丽莎的身边。

    丽莎放下了酒杯,腾出了一只手来,捏住了约翰的下巴,然后对着约翰喷了口烟:“那你说,你是喜欢跟我做/爱还是更喜欢跟康先生做/爱呢?”

    约翰正儿八经地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跟你做更放松一些,但康先生……我只能说,你们两个都让我神魂颠倒,我真的无法做出选择。”

    丽莎咯咯咯笑开了,松开了约翰,端起酒杯饮了一大口酒:“能跟康先生打个平手,我很满足,约翰,我马上就要失去了一个情人了,你说吧,你该如何补偿我呢?”

    约翰喝掉了杯中剩下的酒,吻了下丽莎的脸颊,站了起来:“我试探过康先生,可是康先生似乎不怎么情愿接受三个人一起做的方式,丽莎,你不要着急,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康先生最终还是抵抗不了这种诱惑的。”

    丽莎重新点了根烟:“好吧,我相信你的能力……约翰,你可以很轻松地除掉佟律新,为什么不顺便除掉了朱小君呢?像这种先斩后奏的事情,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吧!”

    约翰耸了耸肩,回道:“朱小君?不,不,康先生特别交代,绝对不能碰这个朱小君,丽莎,我劝你还是收起这个念头吧,你是知道康先生的手段的。丽莎,活着是一件多美好的事情啊,千万不能因为一个朱小君而害了自己。”

    这时,房间里的挂钟响了,丽莎瞄了眼挂钟,然后扔掉了手中的烟头,赤着脚跳下了沙发,奔到了约翰的身旁,一把就拉开了约翰的腰带,然后褪下了约翰的裤子……

    “还有四十分钟我就要出发了,约翰……”

    约翰口中低声吆喝了一声,然后双手抱住了丽莎的头,将腰杆挺直了,有节奏地前后……

    四十分钟后,丽莎走出了星加坡金德集团的总部大楼,楼门口,早有一辆兰博基尼在等着了,一个年轻人毕恭毕敬地站在了车旁,见到了丽莎过来,双手递上了车钥匙,并接过了丽莎的行李箱,放到了车子的后备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