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85章 挖好了坑
    朱小君挂上了和秦宏远的电话。

    秦宏远推脱说天色太晚不方便打搅申海警方的高层,要求朱小君忍上一夜。这个理由虽然说得过去,但朱小君的心里却始终觉得不怎么舒服。

    郁闷中的朱小君随手把手机往派出所的办公桌上一扔。

    还真是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口凉水都会塞牙。坐在对面桌的一名说是陪着朱小君实则是监视朱小君的小警察可能是正好走神了,被手机落在桌子上的声音陡然惊醒,下意识地做了个掏枪动作,结果枪没掏出来,但把桌面上的一个茶杯给撞翻了。

    小警察顿时惊醒过来,手忙脚乱的去保护朱小君的手机不要被杯子中的茶水给泡了,结果却一不小心,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按理说,手机从桌面上掉下来,最多也就是把屏幕给摔碎了。可朱小君的手机挨了一下摔之后,居然闹起了罢工来!

    这也正是陈光明给朱小君打电话,却一直被提示无法接通的原因。

    一部几千块的手机当然引不起朱小君的心疼,他当时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表情都没有,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那名小警察从手忙脚乱到尴尬窘迫再到愧疚后悔。

    要知道,那名小警察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就是部手机钱,这‘bia—da’一声响,那小警察的下个月便只能就着凉水吃干土了。

    “坏了就坏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朱小君实在看不过那名小警察的痛苦状,终于开口说话了:“其实我早就想换部手机了,谢谢你帮我下定了决心。”

    朱小君这么说,就等于表明了态度不让那小警察赔钱,这一下子,把那名小警察给感动到了。

    “那,那啥,不早了,要不,我给你找个地方先将就着对付一晚上吧!”

    朱小君也实在累了,于是便点了点头。

    这帮警察在办案的时候已经进入到了案发现场也就是佟律新的住所中查验过了,除了房间被翻得论七八糟之外,其他的物品尤其是贵重物品以及现金并没有被动过,这个结果更加验证了朱小君说他是有背景的人的可信度,因此,派出所的警察们对朱小君还算客气。

    只不过,朱小君并没有像所说的那样,可以一个电话打过去,上面立马有主管领导来证明。所以,派出所值班的几个警察,也只能把朱小君暂时留在办公室。

    小警察感激朱小君,但也不敢越了雷池,因此便拖来了一张行军床,又抱来了一套新的被褥,帮朱小君铺好了。

    朱小君和衣而卧,刚躺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今天都谁值班呀?”

    外面有人应道:“请问,你是……”

    “市局刑侦大队的王广平!”

    “哦,王队长啊!久仰久仰。”

    “你们曹所长马上也过来,对了,你们今晚上是不是抓了一个叫朱小君的?”

    “嗯……是抓了一个比较特殊的人,可是他姓啥叫啥……呵呵,弟兄们还真忘了问了。”

    “好吧,那人现在在哪?带我去见见……”

    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声。再接着,这间办公室的房门便被打开了。

    进屋一看,朱小君正和衣卧在那张行军床上假寐,王广平顿时乐了,走过去,拍了拍朱小君的后背。

    “差不多了啊!老大哥来了,你好歹也起来打声招呼呀!”

    朱小君装作刚被惊醒的样子,揉了揉眼,咧嘴笑了:“哦,是广平大哥啊,怎么那么巧呢?你是来这儿办案?”

    王广平掏出了烟,给自己点了一支,又给朱小君发了一支:“怎么就巧了,我是受人之托专门来照应你的。”

    朱小君接过了眼,勉强点上了:“是老秦还是小秦托你的?”

    “当然是小秦。”王广品喷了口烟,笑道:“人家老秦权大路子多,用不着麻烦咱这种小虾米。”

    朱小君想象着当时秦氏父女的状况,老秦不愿意太晚打搅申海警方的高层,但小秦担心朱小君遭罪,于是便请了王广品来打招呼。

    一股暖流不自觉地涌了上来。

    “谢了,这么晚还麻烦你跑一趟……”

    王广平摆了摆手:“都自家兄弟,不用客气,等一会曹所长来了,我做个担保,把你带出去。”

    正说着,一个败了顶的微胖男人走了进来,一进屋就给了王广平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问过了,原本就没多大事,又有老王你担保,没问题。”曹所长拥抱完王广平之后,表了态。

    王广平向朱小君介绍道:“曹所是我警校同学,就是歌里唱到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走吧,这个点刚好是吃宵夜的时间呀,我请客,咱们哥仨喝两杯去。”

    人家帮了自己,哪怕这忙帮的毫无意义,但毕竟是人家的一份热心。朱小君绝对是一个上道的人,虽然这个时候他已经很疲惫了,但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陪着两位老大哥吃了个宵夜喝了几瓶啤酒。

    帐,当然是朱小君结的。

    完事之后,朱小君回到了住所,勉强睡了个囫囵觉,天刚亮的时候,居然被自己的梦给吵醒了。

    在床上挨到了快八点,这才起来洗漱换衣,然后叫上了陈东,开着车去买手机。买了手机后又想起来自己的电话卡忘记从那部坏手机中拿出来了,于是又开车去了昨晚的那个派出所。

    一进门,顶头便遇见了秦氏父女。

    秦宏远的手上,刚好拿着朱小君的那部坏了的手机:“你回来是为了它吧?喏,还给你了!”

    朱小君接过了手机,左看看右看看,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把电话卡取出来。

    秦宏远呵呵笑了,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工具包,拿出了一只大头针,然后示意朱小君把手机交给他。

    三下五去二,秦宏远便帮助朱小君换好了手机卡。

    “既然碰上了,那咱们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就借着人家的办公室,把事情好好捋一捋吧!”秦宏远说着,招了招手,把朱小君和秦璐带进了派出所的值班室。

    坐定之后,朱小君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最后还做了自己的分析:“蒋光鼎弄出来的这种类肿瘤病例之前就有发生过,只不过并没有引起医疗界的重视,张石也遇到了几例,尝试性地用了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技术进行治疗,没想到还真取得了相当满意的效果。这一次,这种类肿瘤病例在申海省城和彭州三地爆发,相关部门专门为此召开了研讨会,佟律新还在会上做了专题报告,所以,蒋光鼎的同伙就知道了佟律新的存在是他们整个计划实施的最大阻碍。”

    “所以,蒋光鼎的同伙就对佟律新下了毒手!”秦宏远接着朱小君的思路做出了判断,“这个推理的逻辑性是很合理明确的,我赞同朱小君的分析。”

    秦璐道:“那佟律新的免疫啥技术……还有别人能掌握吗?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要是能掌握了对付那种疾病的办法,这办起案来,心里不就有底了么?”

    朱小君苦笑摇头:“佟律新这边刚出了车祸,我就让陈光明去他公司想把佟律新的电脑什么的全都拿回来……”

    秦宏远迫切问道:“拿到了么?”

    朱小君摇了摇头:“被人抢先了一步!”

    秦璐皱着眉头道:“那你在佟律新的家里有什么收获吗?”

    朱小君又摇了摇头:“佟律新很精明,我猜测,不管是他的办公室还是他的住所,都不会存放了他的技术资料。”

    秦宏远长出了口气:“你的意思是说……佟律新把自己的技术资料全都记忆在脑子中了?”

    朱小君笑了笑:“那倒是没可能!他的免疫负调控技术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佟律新在博士期间就开始研究这个课题,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之多了,那么多的科研数据,他怎么能记得住?”

    秦宏远叹了口气:“这些科学家视自己的科研成果为生命,这原本倒是可以理解,可一旦出了意外,又是多大的一个损失啊!”

    秦璐道:“如果得不到佟律新的技术,那么咱们也就只能尽快抓获蒋光鼎的那些同伙了,要不然,老百姓得有多遭殃呀!”

    秦宏远点了点头:“是得想个办法逼迫他们尽快露出狐狸尾巴出来。”

    秦璐卷着袖子站了起来,就要向外走,朱小君一把拦下了:“秦老大,你干嘛去?”

    秦璐道:“我去找申海的交警大队,提审那个肇事司机……”

    秦宏远摇了摇头:“对方是做足了准备工作的,那名肇事司机……恐怕没什么线索。”

    秦璐着了急,瞪起了眼:“那你说,咱们还有什么招数么?保不成你老人家还要继续等下去不成?”

    秦宏远不急不躁,笑吟吟地指了指朱小君:“璐丫头你还真说对了,咱们还就得等下去,因为朱小君已经给他们挖好了坑,就等着他们跳进来呢!小君啊,别藏着掖着了,就说说你的打算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