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86章 守坑待兔
    “简单!我故意在佟律新的住所里闹出了点动静,蒋光鼎的同伙虽然拿走了佟律新的电脑,但肯定得不到佟律新的技术资料,那么,他们一定会去佟律新的住所去碰碰运气,那么也就一定会得到我已经去过的信息。接下来,我会做出一副已经得到了佟律新技术部分资料的假象……”

    朱小君稍一停顿,便被秦璐抢了话:“这么一来,那些人肯定坐不住了,就会把目标对准了你。嗯,到时候,咱们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好了。”

    秦宏远笑道:“等兔子出现了,咱们装着看不见,然后他就会主动地带着咱们去他的老巢,呵呵,到时候就给他来个一锅端。”

    秦璐刚兴奋起来的神色忽又黯淡了下来:“可是,就算咱们端了他们的老巢,把他们一网打尽了,也不一定就能得到了那种病毒的治疗办法,要是他们拼死顽抗的话,那些得了病的人该怎么办啊?”

    秦宏远不语了。

    当初樊罡和蒋光鼎的那股视死如归的样子又浮现在了秦宏远的眼前。他从朱小君那里曾经听到过朱天九的描述,樊罡蒋光鼎以及他们的同伙都属于异世界一个叫炽焰诛的组织,而这个组织的成员有着对领袖意志的无限信仰,为了这份信仰,他们可以轻易地牺牲掉自己的生命。

    有着这种信念的人,你即便抓到了他,又有几分可能撬开他的嘴巴呢?

    三人沉寂了片刻,朱小君开口分析道:“就这个问题,我跟温庆良有过交流,他说,在实验室中诱导出一种新型的病毒来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但是想找到或研发出可以有效清除这些病毒的方法或药物,那就是一件堪比登天的大难事了。当初蒋光鼎逼迫他,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所以,我推断蒋光鼎团伙不一定就掌握了克制这种病毒的办法。”

    秦璐惊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就是存心……”

    朱小君截断了秦璐:“事情是明摆着的,温庆良和谢伟,包括朱天九,他们都说过,他们穿越过来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医疗手段来摧毁咱们这边的社会,所以对他们来说,有了克制病毒的办**更好,没有的话,也不会影响了他们的主要目的。”

    秦宏远点头应道:“言之有理!我也是这么想,所以,咱们还必须分出一部分精力来找寻佟律新的技术资料。小君啊,你说佟律新有没有可能把他的资料还留在了美国那边了呢?”

    朱小君摇了摇头:“不可能!刚才你都说了,这些科学家视自己的科研成果为生命,那么就一定会把它带在自己的身边的。”

    秦璐的双眼突然冒出了光:“你说佟律新会不会把他的这个宝贝玩意藏到了银行保险柜?”

    朱小君蔑视一笑:“你的脑洞还真不小,你以为佟律新的技术资料是金条么?”

    秦璐瞪起了双眼:“他就不能把资料存储在移动硬盘中?他就没可能把移动硬盘存放在银行金柜保险箱?”

    朱小君不屑道:“我滴个小姑奶奶呀,你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呐,你要知道,人家佟律新是医学科学家,时时刻刻都要用到那些实验数据的……你让人家存放在银行保险柜?靠!啥脑袋瓜子呀?”

    秦璐被激惹到了,一边作势卷袖子,一边恐吓道:“你个小样,胎毛褪干净了是吧?敢跟老娘这么说话了?信不信老娘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现在的朱小君哪里还会害怕秦璐的恐吓,他是巴不得能有机会跟秦璐闹上一闹,于是便头一甩,回敬了一句:“靠!明天是多云转阴……等下!我好像想到了什么。”

    朱小君伸出了右手挡住了秦璐,左手则捏成了拳头,敲打着自己的脑门:“是啊!一定是这样啊!我怎么那么笨呢?为啥就一直想不到呢?”

    秦氏父女都愣了,秦宏远放低了声音:“小君,你到底想起了什么?”

    朱小君抬起头来,一脸全都是欢笑:“我想到佟律新把他的技术资料藏到哪儿去了!秦老大,立即联系温柔,只有她才能拿得到佟律新的技术资料!”

    秦璐是一脸的雾水:“这又关温柔个屁事啊?”

    朱小君淡淡一笑:“佟律新是用了云存储的手段来保存他的技术资料的,这个云存储可是个新鲜玩意,不知道密码的话,根本进不去佟律新的云存储空间。”

    “让温柔来破解佟律新的云存储密码?”秦璐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朱小君点了点头:“快两个月了,你跟温柔联系过吗?”

    “上个礼拜,温柔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一切都挺好的,那个黑客大侠也被她拿下了!”

    朱小君开心地笑了,笑着摸出了手机,递给了秦璐:“现在就跟她打电话,先把这事给落实了。”

    秦璐看了看表:“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多,人家那边可是晚上十一点多,合适吗?”

    朱小君白眼一翻:“怎么就不合适了?黑客都是夜猫子……呃……好像真有点不合适呀!”

    这俩货想到的无非就是怕耽误了人家小俩口亲热的机会,所谓心照不宣,二人都没说透,于是也就没觉得尴尬,可是一边却有个不解风情的秦宏远,偏偏要把这个问题透明化:“是啊,人家那边刚好是晚上,温柔又是刚得到想要的生活……”

    想要的生活?其核心内容不就是跟心爱的人在床上嘿咻嘿咻啪啪啪么?

    秦璐这个女汉子不由得看了眼朱小君,而朱小君这时候恰巧也看了眼秦璐。

    好尴尬呀!

    还好,秦宏远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他继续安排道:“璐丫头到了晚上跟柔丫头联系一下吧,破译个密码,对柔丫头来说不是件多难的事。小君啊,你接下来要把阵势做大了,多请几个业内的大牌专家,做出一副集体攻关佟律新技术的样子来。我现在就开始布置人手……不过啊,为了保护温庆良和谢伟他们,咱们这次的行动必须要严格保密,就连警方的力量都不能借助,你们两个明白么?”

    朱小君和秦璐都点了点头。

    “各自行动吧!”秦宏远做了结束语。就在朱小君起身准备开腿走人的时候,秦宏远又叫住了他:“小君啊,我听璐丫头说,朱天九病逝了?”

    朱小君默默地点了点头。

    “嗯,等以后你去看他的时候,替秦伯伯给他烧把纸……”

    朱小君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出了派出所,上了车,朱小君立刻跟温庆良取得了联系。

    待朱小君说明了目的之后,温庆良沉吟了片刻,回应朱小君说,他会立即邀请一些相关学科的专家汇聚申海,并表示他自己可以亲自领头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专家团队。

    朱小君听了之后,连忙制止了温庆良的这个想法。

    “你不能过来,这次的行动太过危险,再说,我这边就是弄个噱头而已,真正破解免疫负调控因子密码的阵地在你那儿,所以你哪都不能去,就呆在你的学校你的实验室中。还有哦,我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搞到免疫负调控技术的研究资料,有了它,你破译成功的机会就会大了许多。”

    温庆良认了朱小君做首领,把自己的安全交付给了朱小君,而朱小君的的确确为着他的安全再考虑,这使得温庆良不得不感动了一把。再加上原本说好了的婚事,又因为自个的女儿太过任性而泡了汤,温庆良在感激之余还对朱小君多了一层愧疚。

    这种复杂的感情表现在人的做为上,那就是温庆良对朱小君的任何指令都是无条件且积极地去执行。

    也就一个下午的时间,温庆良便为朱小君拉起了一支全国性的多达十余人的免疫学专家队伍,这些专家虽然还达不到该领域的最高一层,但在行业内也是小有名气了,温庆良能够做到一个电话便让他们放下手边的工作,或飞机,或高铁,一点时间也不耽误地往申海赶,可想而知,温庆良在这个领域,又有着怎样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当晚,朱小君便联系了申海最适合召开学术研讨会的南郊宾馆,包下了西楼的一整层客房,同时还安排了人四处联系各家医学科研机构,说是想借用他们的实验室。

    能做的噱头都做了,而且做得也足够场面,朱小君相信,就算是对手的智商超过了正常范围,看出了这就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坑,基于对免疫负调控技术的渴望,他们也会冒着风险前来一探究竟。

    当晚,秦宏远紧急调集来的502所的精英们也赶到了申海,这帮人绝对是训练有素,根本用不着多交代,都是一点就通。而秦宏远也早已经通过申海警方高层和南郊宾馆做了工作,数十名502所的精英化装成了酒店的服务员、保洁员等,潜入到了宾馆的各个角落。

    万事俱备,就等着可爱的小兔子前来撞树进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