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87章 万劫不复
    陈光明浑浑噩噩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他身心俱疲,连鞋子都没脱便躺到了床上。

    他想睡,以为睡着了就可以忘记了烦恼,可是,辗转反侧,他却怎么也睡不着。眼前,不断闪现着丽莎的那诱人的胴体,耳边,却不断回响着那个洋鬼子的恐吓,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对未来的担忧甚至是绝望。

    在床上挺了好久,陈光明终于想到了一个字:醉!

    一醉解百愁,再醉解千忧,半酣释今世,酩酊释来生……

    没过多长时间,陈光明便把自己如愿以偿地灌醉了。

    这一醉,便是一整天,直到第二天的晚上,也就是朱小君秦宏远他们联手在西郊宾馆为对手打好了套圈挖好了坑的这个晚上。

    人醒了,烦恼也随之而来了,再加上宿醉导致的头痛头胀,那一刻,陈光明真是有了想死的心。

    硬撑着去了洗浴间,冲着水龙头灌了一气冷水,顺便又用冷水洗了下头,陈光明这才算清醒了一点,刚才的那种头晕脑胀似欲爆裂的痛楚稍微缓和了一下,这才感觉到了腹中有些饥饿。

    出去吃肯定是嫌麻烦,还得开门关门下楼上楼的,所以陈光明打算要个外卖。

    好不容易找到了手机,又发现手机已经没有了电量而自动关了机,于是便四处找充电器。

    折腾了十多分钟,陈光明终于打开了手机,还没来得及打开外卖网站,一大堆提示短信便涌了进来。

    这要是搁在了平时,陈光明绝对懒得去管那些提示短信,绝对是先处理了肚子问题后再说的态度。但是现今的陈光明却是心事重重,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忐忑,还是老老实实地一条条翻看着短信。

    其中绝大部分是两个电话号码的来电提醒,一个比较陌生,而另一个,则是丽莎在内陆地区使用的号码。

    其他的短信都是丽莎发来的,内容也比较单一,无非就是关心关怀的套话,只有最后一条是要求陈光明给她回个电话。

    对丽莎,陈光明充满了愤恨,他原以为丽莎只不过是一个浪荡成性的富家女,可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还是一个心如蛇蝎的恶毒女人。

    如果丽莎以色相勾引了他,让他去对付别的什么人,兴许他不但不会气愤,反而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但是,丽莎要对付的居然是朱小君。

    一个援助了他整整六年零三个月的好兄弟。

    可以说,如果没有朱小君的援助,他陈光明是决计读不完五年大学的。朱小君对他的援助不单单表现在经济方面,更多的还表现在了精神层面。

    因为穷,陈光明在入学的时候很自卑。因为自卑,陈光明就很难和同学们打成一片融洽相处。因为孤僻,就更加容易遭到同学们的嘲笑和戏弄。

    结果,就会兜个圈形成了恶性循环。

    是朱小君牵着他的手揽着他的腰扶着他的肩勇敢地站到了同学们的面前,是朱小君撵着他逼着他去做了第一份工,同样还是朱小君一次次冒着危险将他从挂科的边缘拉了回来,一次次饿了自己的肚皮给了他充饥的食物。

    他陈光明能有今天的生活,能有今天的自信,这,无一不和朱小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现在,丽莎却逼着他去对付朱小君,陈光明又怎么能不愤恨!?

    然而,愤恨在现实面前又是多么的苍白无力。陈光明告诫自己,绝不能因为愤恨而失去了理智,他还要生活下去,他不能把自己的未来放到监狱里去度过,他还要赚更多钱,让他的父母姐弟过上富裕的生活。

    陈光明暂时忘记了饥饿,虽不情愿,但还是毅然决然地拨通了丽莎的电话。

    “你让我给你回电话,请问,有何指令?”陈光明的声音是冰冷的,但是他自己却感觉到腹中正燃烧着一团熊熊的怒火。

    “皮特,你这一天都怎么了?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你都不给人家机会。”丽莎的声音依旧充满了诱惑力。

    陈光明的心弦陡然颤动了一下。

    这种感觉无疑是一种耻辱,丽莎欺骗了他坑害了他,而他却对丽莎依旧怀有着那种非分的欲望……陈光明手起巴掌落,给了自己一嘴巴子。

    “皮特……昨天,我没有机会跟你解释……其实,我也是被逼无奈……皮特,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听我好好跟你解释吗?”丽莎的声音娇、嗲且骚。

    这声音,再加上不断闪现在眼前的丽莎胴体,终于使陈光明败下阵来:“那……好吧!”

    半个小时后,陈光明和丽莎在一家夜店中见了面。

    一进了包厢,丽莎便冲上来给了陈光明一个紧紧地拥抱,从丽莎口中呼出的幽若兰香的气息撩动着陈光明的神经,那一双弹力球似的胸器压迫着陈光明难以呼吸,最难熬的就是丽莎的大腿,它抵在了陈光明的两腿之间,还轻轻地摇动着,摩擦着……

    “皮特,我知道你恨我……”丽莎把脸贴住了陈光明的脖颈,窃窃私语着:“来吧,报复我吧,狠狠地****……”

    陈光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分泌系统,而内分泌系统则迅速地控制了陈光明的大脑。他一弯腰,将丽莎抱了起来,然后扔到了夜店包厢的皮沙发上……

    (此处省略347字)

    风雨之后是难得的平静,陈光明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耻辱感,而身旁的衣衫不整的丽莎却欢喜地倒了两杯白兰地,递给了陈光明一杯。

    陈光明默默地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

    “皮特,你还恨我吗?”

    陈光明深吸了口气,又长长地呼出,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了一眼丽莎。

    “我和你一样,都是无法左右自己命运的人,皮特,如果我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会像处死汉尼一样处死我……”丽莎说着,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陈光明一把拉住了丽莎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丽莎,你最好跟我说清楚!”

    丽莎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你们都以为我有个富豪爸爸就一定有着用之不尽的钱财……错了,你们都错了!我爸爸对我的约束是很严厉的,可是,他越是约束得紧,我的反抗心就越是强烈,他教导我要节约,可我偏偏要奢侈,他要求我要自爱,可我却……皮特,你知道吗?对一个人来说,逆反心理是完全可以战胜理智的。”

    陈光明跟着点了点头。

    丽莎又道:“当我醒悟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我已经养成现在这种生活习惯了,我爸爸骂过我,可是他越骂,我越是……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对,叫破罐子破摔。皮特,我已经这样了,改不掉了,可是,我爸爸却断了我的经济资助,只靠p&g的那点薪水,恐怕连吃饭都不够,而我,还染上了赌博的习性。”

    陈光明瞪大了眼,此刻,****、奢侈、好堵这些令人鄙视的词汇居然变得如此温和,似乎它们不过就是另一种生活的方式而已。

    “我……欠下了好多赌债。”丽莎低下了头,眼泪汪汪,煞是惹人垂怜。“我还不起那么多钱,他们就……哎!”丽莎痛苦地摇了摇头。

    陈光明的心被融化了。一个被父亲放弃了的孩子,不管如何,都是多么的可怜,他不由地向丽莎靠近了一些,伸开了臂膀,将丽莎揽在了怀中。

    “后来,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看上了汉尼的技术,刚好那时候汉尼跟朱小君签订了合作协议,于是他们便让我通过朱小君来搞到汉尼的技术。这件事的结果你是知道的,皮特,我失败了。所以,我只能把目标放在了汉尼身上。可是,他们竟然对汉尼……”丽莎嘤嘤地哭泣了起来:“皮特,我好怕,我好害怕他们会把我也……”

    陈光明深吸了口气,极力控制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做出了一副有担当的样子,为丽莎拭去了脸颊上的泪水。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我来勾引你,我也不敢问为什么,我只能服从他们,皮特,我知道,这样做会深深地伤害了你,可是,我也是别无选择啊!”丽莎抬起了头来,仰望着陈光明:“皮特,只要你愿意,你就把你的怒火发泄到我身上来吧,不管你怎样做,我都……都……喜欢……”

    丽莎的这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有一次刺激了陈光明,刚恢复了平静的某部再次膨胀起来,他隐忍不住,俯下了头去。

    风雨再来,比上一次更加猛烈,更加持久。

    这一晚,这二人,都无法记得住一共历经了多少次云雨,渴了,有的是酒水饮料,饿了,有的是点心小吃,撑不住了……

    丽莎拿出了一小瓶白色的药丸!

    那药丸是什么,陈光明没有多问,他毫不犹豫地吞服了下去,将自己变成了疯狂的无敌状态。

    同时,也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但陈光明却是全然不顾,他知道,他已经没有了未来,或者说,他的未来只能和魔鬼为伴,多一项罪恶或少一项罪恶,实际上,根本没有区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