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88章 虚晃一枪
    朱小君在忙着接待各地赶来的免疫学专家,这时候,陈光明打来了电话,说是必须跟朱小君见上一面。

    朱小君答应了,让陈光明赶来南郊宾馆。

    中午快到吃饭点的时候,陈光明气喘吁吁地见到了朱小君,一见面就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这宾馆真大,我在里面都迷路了,耽误了快一个小时才找到这儿。”

    朱小君戳了下陈光明的脑袋:“你他妈就是个猪脑袋,那么多宾馆工作人员,你就不能找一个把你带到这儿么?靠,这南郊宾馆大的跟个森林似的,别说你第一次来,就算你一个月来一回,也不一定就能摸得清楚方向。”

    陈光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朱小君又问道:“急着来找我,到底是什么急事?”

    陈光明回道:“丽莎要撤资了,真健从今天开始也就不存在了,炮哥,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朱小君想了一会:“回家睡觉!”

    陈光明撇了撇嘴:“你还真把我当成头猪了?”

    朱小君笑道:“你现在还不能回来,不然的话,就可能坏了本尊的大事,去吧,回家睡觉或者干脆出趟门旅个游,等过了这几天,再回来也不迟。”

    陈光明点了点头:“炮哥,还有个事情我一直糊涂着,你说,是谁拿走了佟律新的电脑呢?他们又是啥目的呢?”

    朱小君竖起了食指轻轻地摇晃着:“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你不知道的时候自然是不该知道,该知道的时候不知道,说明你脑袋有问题,不该知道的时候知道了,就代表你脑袋更有问题,陈老五,晕了么?”

    陈光明面带苦涩:“嗯,不晕才怪!”

    “晕了就对了,因为哥也晕着呢!”朱小君呵呵笑了:“我现在只知道,佟律新的那个免疫负调控还真是个宝贝蛋子,想得到它的人啊,可不止一个两个。”

    陈光明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佟律新是被人害死的?”

    朱小君瞪起了眼来:“这种话你也敢乱说?当心警方治你个造谣罪,行了,你陈少爷就别在这儿掺和了,赶紧滚蛋吧!”

    陈光明挠了挠后脑勺:“那啥,炮哥,我能在这宾馆里多呆会吗?我想四处走走,省得以后被人家笑话,说我连南郊宾馆都不熟悉。”

    朱小君耸了耸肩:“这宾馆又不是我家的,你想来想走,那是你自个的自由,本尊可管不着。”

    陈光明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这边,化妆成了宾馆大堂经理的秦璐迅速靠拢了朱小君,沉声问道:“陈老五来做什么?你把他约到这儿来,就不怕别人起疑心么?”

    朱小君笑了笑:“这个时候,陈光明若是不露脸不找我,那才会让人起疑心呢!你想啊,佟律新出车祸之前,我刚跟他们签了个协议,要把申海省城的两家中心转让给他们,现在佟律新死了,这协议该怎么处理,我总得跟这协议的签署代表见个面谈一谈吧?”

    秦璐还是没有明白朱小君的用意:“那你也不用把他约到这儿来呀?”

    “不约到这儿还能让我跑出去见他?那不就等于告诉别人,我朱小君并不重视这个会议了么?”说着话,朱小君突然很优雅地打了个响指:“这件事安排的很不错,我对你们酒店的服务水平很满意,嗯,你现在可以带我去餐厅转转……靠,秦老大,刚才从咱们身边过去的那个人……”

    这个人是从秦璐的身后走过来的,所以,朱小君先一步发现了蹊跷,但秦璐也是警觉异常,没等到朱小君提醒,便已经注意到了此人。没等朱小君把话说完,秦璐便跟上了那个可疑之人。

    朱小君把南郊宾馆的七号楼全都包下来了,里面除了伪装成宾馆工作人员的502所的人,就全都是来自于各地的免疫学专家,而那个人却身着变装,胸前也没有佩戴专家胸牌,而且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好人。

    此人只是在七号楼的大堂中晃荡了一圈便离开了,秦璐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了警惕,立即跟守在二楼监控室中的总指挥秦宏远取得了联系。

    秦宏远此刻也注意到了这个人,他迅速安排了人手顶替了秦璐,对此人继续进行跟踪。

    朱小君愣了下,觉得有些不放心,于是便追上了秦璐:“要不直接放倒吧?”

    秦璐摇了摇头,指了指头顶:“秦大所长自有安排,咱们还是各行其职吧!”

    一整天下来,也就这么一个小插曲,其余的,都是正常不过的一些事情。等晚上吃过了饭,秦璐招呼了朱小君,到了秦宏远的房间。

    “上午那个人……”朱小君一进门便开口问道。

    秦宏远招了招手,把二人叫到了身边,指着电脑中的一段视频,道:“你们两个仔细看一下。”

    电脑中反复播放的视频便是上午时分那个陌生人的监控录像,秦璐和朱小君仔仔细细看了几遍,却没能发现任何蹊跷之处。

    秦宏远笑着解释道:“我要是说这个人只是路过,进来借个厕所一用,你们两个会相信么?”

    秦朱二人均是摇头。

    秦宏远转身拿了一个文件夹,摆到了秦璐朱小君面前:“我起初也不相信,到了现在仍旧不愿意相信,可是铁证如山……你们两个自己看看吧!”

    文件夹中是那个陌生的人的资料,一位来自于天京的商人,三天前就入住了南郊宾馆,房间在九号楼。

    九号楼和七号楼虽然在排号上距离挺近,但实际位置却是相隔甚远,再说,这迷宫似的园林式宾馆,一不小心走错了路也纯属正常。

    “问题是……”朱小君合上了文件夹,但生起了一个疑问:“他是如何通过咱们的检查卡口进来的呢?”

    秦宏远笑了笑,又指了下桌台上的电脑:“你们两个在看下视频吧!”

    再看,仍旧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秦宏远拍了拍这二人的后背:“你俩要是能看出来的话,那就成精喽!”

    朱小君侧过头,笑着瞄了秦宏远一眼:“这么说,你老人家已经成了老妖精了?”

    秦宏远呵呵一笑:“我也是先知道了答案才看到视频中的蹊跷的,呵呵,你们在吃饭的时候,我四处看了看,这个人啊,看来是被尿憋急了,刚好遇到了七号楼往外处理污物,打开了物流通道,于是就一头扎了进来……你俩在仔细看看视频,这个人的上衣肩膀处,是不是脏了一块?”

    按照提示,朱小君和秦璐再一次仔细观察,果真发现那个人的左肩膀处有些不一样。

    “我刚才询问过负责咱们这个楼的保洁人员了,他们证实了我的这个猜测,当时这个陌生人给保洁人员出示了房卡,说急得不行要借厕所一用,保洁人员也就让他进来了。”秦宏远叹了口气:“我们是百密一疏啊,居然把这儿给忽视了。”

    秦璐舒了口气:“好在咱们发现的及时,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朱小君没有搭话,而是仰躺在了房间的单人床上,美美地伸了个懒腰:“怎么就那么巧呢?这要是写小说编故事,倒也是有情可原,但这……算了,当我没说,反正这个人也没得到什么,我估计,那帮穿越者要是真想来打探咱们的虚实的话,一定会放到明天来搞的。”

    秦璐好奇问道:“为什么是明天?”

    朱小君坐了起来:“今天不过是走走过场,明天才会安排专家进实验室,有料没料,那得在实验室中才能见分晓。”

    秦宏远点了点头,向秦璐问道:“对了,璐丫头,你跟柔丫头联系上了吗?”

    秦璐撇了撇嘴:“早就联系过了,这会子,说不准人家温柔已经把密码破译地差不多了。”

    秦宏远转而又问了朱小君:“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柔丫头那边无法破译了佟律新的云存储空间密码的话,温庆良那边能有几成把握把佟律新的技术给解密了呢?”

    朱小君伸出了一根手指,晃了晃。

    “只有一成把握?”秦宏远皱起了眉头:“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们想啊,佟律新把资料存储在云储存空间的这个推测,我们能想到,对方就不能想到吗?”

    朱小君笑着应道:“那就看谁手快呗,等柔儿把密码破译了,把佟律新的资料拿到手,就把那个云储存空间给破坏掉不就完事了?”

    秦宏远叹了口气,道:“但对方并不会按照你的计划来出牌,你们俩想一想樊罡和蒋光鼎……蒋光鼎在网络世界中只有个扣扣,而樊罡更绝,根本没接触过网络。我推测,他们中并没有像柔丫头那样的黑客高手,所以就根本不会去考虑破译佟律新的密码。”

    秦璐惊呼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只是虚晃一枪,真正的意图是对温柔下手?”

    朱小君也猛然紧张了起来:“不排除这种可能!他们在暗,咱们在明,如果他们知道了温柔的本事,说不准还真会这么做,对温柔下手至少可以延迟了我们获得资料的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