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93章 兄弟有危险
    “怎么会是他?”朱小君显然不敢相信眼前的结果。

    监控录像证明,一个上午,碰过那台用来做演示的电脑的人,只有朱小君和陈光明两个。而演示后没多久,那三个移动硬盘便无法打开了。

    秦璐不无埋怨地说道:“你啊,就是心太软,明知道陈光明已经背叛过你一次了,还那么相信他!”

    秦宏远制止了秦璐的下一步牢骚,道:“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讨论责任的时候,咱们还是等柔丫头的检测结果吧。”

    正说着,温柔抱着那台电脑和那三只移动硬盘进了房间。

    “电脑被人装了个木马程序,把硬盘中的数据全都给破坏了,我尝试了一下,似乎可以恢复,但需要时间。”温柔悻悻然把电脑和硬盘堆在了桌面上,一屁股瘫坐在圆椅中:“另外,还有个最不好的消息,那个木马程序的功能很有意思,可以把这台电脑中所有的资料数据全都传递出去。”

    秦宏远惊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的资料已经被偷了?”

    温柔撅着小嘴,默默地点了点头。

    秦璐一拳砸在了茶几上:“这个陈老五……活腻歪了是不?”

    秦宏远摆了摆手:“光发火能起到什么作用?咱们现在必须要冷静下来,想出有效的对策,他们拿到了佟律新的技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无法掌握这个技术,就只能对那些越来越多的病人而束手无策。”

    秦璐道:“那我们就把陈光明给盯紧了,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

    秦宏远摇了摇头:“这样做,只会把他们逼急了,一旦狗急跳墙,他们把手中掌握的病毒全都散播出来,倒霉的还不都是老百姓吗?”

    朱小君忽然站起了身,来回踱了两步,嘟囔道:“不好,陈光明有危险!”

    秦璐一把拉住了朱小君,将他按坐在床上:“陈老五有没有危险关你个屁事?他要是弄了个跟佟律新一样的下场只能说是老天爷长眼!”

    朱小君长叹一声:“那不一样……陈老五他……他上一次去了佟律新那里,是我安排他过去的……”

    秦璐一怔:“你安排的他?你安排他过去干什么呀?卧底?有意义么?”

    朱小君又叹了口气:“这都是商业上的事!我只想着在佟律新身边安排个自己的兄弟,就可以随时掌握了佟律新的招数……我真是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秦宏远轻轻地拍着脑门道:“小君分析的对。那帮人心狠手辣,而陈光明做完了这件事之后便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

    秦璐冷哼了一声:“那咱们还得去救陈光明么?”

    朱小君再次站起身:“他是我兄弟,不管他怎么对我,如果我这次见死不救的话,良心过不去,会一辈子做噩梦的。”

    秦璐斜了朱小君一眼:“救?怎么救?就陈老五那种货,他能想明白他的处境么?他还敢接你的电话么?”

    朱小君再次踱起步来:“这正是我犯难的地方,你说,我怎么才能找的到陈老五呢?他现在肯定不会接我的电话,也不会呆在住所里等我找上门,你说,那现在会躲在什么地方呢?”

    秦璐撇了下嘴:“你问我,我问谁?”

    秦宏远笑了笑:“你确定你必须去救陈光明?”

    朱小君忽然笑开了:“我怎么能忽视了秦伯伯的本事呢?秦伯伯,拜托您了!”

    秦宏远点了点头:“但愿他没有关机。”

    ------

    陈光明怎么也想不到,事情办的居然如此顺利。

    一大早,他来了南郊宾馆见到了朱小君,说他在家呆的快要闷死了,所以想来凑个热闹。朱小君随口回了句随你的大小便。

    演示会定于上午十点钟开始,九点半不到,会场就已经布置好了,用作演示的电脑就摆在演讲台上。陈光明围着那台电脑转了一圈,一不小心绊到了电源线上,把电脑也带的掉在了地毯上。

    陈光明顺势而为,连忙去补救。

    就是这么自然,陈光明便把那只u盘插在了电脑的usb接口上。然后又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参与会场布置的几个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开了。

    完成了这些之后,陈光明并没有着急离开。一直等到了演示会召开,朱小君把那三个硬盘一一接上了电脑并做了重点演示之后,这才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去了。

    出了南郊宾馆的大门,陈光明打了辆车,直奔了丽莎下榻的酒店。

    当陈光明见到了丽莎的时候,丽莎那边已经完成了对文件资料的接收,见到了凯旋而归的陈光明,自然少不了要庆贺一番,而庆贺的方式当然是最环保最节约的——上chuang。

    以这种方式还庆贺是很正常的,但不正常的是陈光明明显感觉到丽莎的这一次的表现跟以前是大不相同。

    以前的丽莎在干这种事的时候从来不加收敛,总是肆意释放着自己的激情,而这一次,丽莎却明显地压抑着自己,就好像是故意在延长陈光明的战斗时间。

    终于结束了之后,丽莎开了瓶红酒,又从酒店的餐饮部叫了一些吃的上来。

    “皮特,这也许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了。”

    陈光明禁不住一怔,道:“什么意思?”

    丽莎勉强笑了笑:“我想,你现在最为迫切地就是想拿到那笔钱。”

    陈光明喝了口红酒:“难道你就不想吗?”

    丽莎长出了口气:“想,当然想,所以,我才会说刚才的那次,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了。”

    陈光明放下了酒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丽莎指了指墙壁上的挂钟:“现在是十二点一刻,再过一个小时我们就得出发……我跟他们约了三点钟,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皮特,你不会说等你拿到了钱还会继续留在这座城市吧?你走了,还会再见我吗?”

    丽莎的话音有些伤感,带的陈光明的心情也低落起来:“丽莎,我……”

    丽莎插起了一块牛排,塞进了陈光明的口中:“皮特,什么也不用说了,交易的地点有些远,路上又堵,万一迟到了,就不好了。”

    陈光明只能低下头,默默地吃着东西。

    丽莎吃的不多,仅仅吃了几口便放下了刀叉,托着腮,愣愣地看着陈光明,眼神中居然有些不舍。

    得手之后,必须让陈光明永远的消失。

    这是康先生早就下过的命令。对丽莎来说,康先生的命令是必须不打折扣地执行的,而面前的这个小男生……丽莎禁不住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声叹息对陈光明来说,却被误解了,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悄悄地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死神已经默默地记住了他的名字,三点钟,或许还要早一些,他陈光明就可能会咽下他人生的最后一口气。

    陈光明抬起了头,饱含深情地看了眼丽莎,这几天来,他跟丽莎的数次疯狂,已经使得他对丽莎从仰慕转变成了依赖,他窃以为,丽莎刚才的那声叹息,只不过是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

    没错,等他拿到了那笔钱,他一定会消失在无尽的人群中,他一定会过去的所有故事做一次彻底的告别,然后,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小富豪。

    吃过了东西之后,丽莎叫来了约翰做司机,陪着陈光明一块,上了送别陈光明的道路。

    在接到了康先生的命令的时候,丽莎和约翰产生了不同的意见,约翰认为,处死一个像陈光明这样的小人物,用不着太过麻烦,随便把他骗到个没人的地方,脖子一扭也就算完事了,至于后面警察们能不能破得了案子,跟他们两个也没有多大关系,大不了,以后不来这个国家就是了。

    但丽莎却不同意。丽莎找了一大堆的理由来说服约翰,结果却被约翰一语说破了她的心思。

    丽莎之所以要为陈光明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还是因为她对陈光明产生了那么一点点的情愫。

    后来,还是约翰做出了让步,同意了丽莎的把陈光明葬身大海的意见。

    车子上了高架,向东方驶去,而这时,坐在后排座的陈光明已然是陷入了昏迷。

    “丽莎,我怎么感觉我们被别人给盯上了?”

    “开什么玩笑?约翰,不要吓我,我知道,这几天冷落你了,等我们今晚离开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哦,上帝!你以为我是故意在逗你么?不,不,我说的是真的,我们好像真的被盯上了!”

    约翰这么说了,丽莎难免真正的紧张了起来:“约翰,你是如何感觉到的?”

    “你注意一下咱们的后面,那辆黑色的奔驰suv……”

    “黑色的奔驰suv?”丽莎盯住了后视镜,数十秒钟之后,惊道:“它在刻意地跟我们保持着距离,是的,约翰,它确实是刻意的,你的判断是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