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94章 抓捕之后
    “小君,跟东东说,不要着急,就这样跟着就行,要让对方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能摆脱了你们的跟踪。”秦宏远口气轻松,通过了无线对讲设备,指挥着黑色奔驰suv里的朱小君。

    一个小时前,当朱小君铁了心要救陈光明的时候,秦宏远便立即制订了一整套的计划。

    原来的方案是借助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技术来引诱或者说是逼迫这帮新穿越者的现身,但是没想到的是,那帮人居然利用了陈光明,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光偷走了佟律新的技术资料,还顺带着毁掉了己方掌握的资料。

    秦宏远原本打算牺牲了陈光明,借这个机会,顺着这条线索,在不惊动对方的前提下,实行一个慢慢浸入的侦察方式。可是,朱小君却放不下他跟陈光明的长达六年的兄弟感情。秦宏远也只能顺从了朱小君,随即调整了自己的计划。

    通过手机信号定位陈光明的位置,这对502所的侦察技术来说算不上多大事,但是,要想从心狠手辣的对方成功地解救出陈光明,那就得好好地琢磨琢磨,费上一番心思了。

    从樊罡和蒋光鼎这两次就可以看出,对方这个组织最擅长的就是牺牲了自我来保全组织的安全,秦宏远生怕把对方逼急了,对方连带着陈光明一块,弄出个玉石俱焚来。

    所以,他要求朱小君只需要远远地跟住了。

    就在这两辆车保持着相隔了两辆车大概五十来米的距离相互比对着心态的时候,秦宏远的数名手下开着车不吱不响地完成了对约翰的那辆车的超车,并借助超车的瞬间,完成了对车内情况的侦察。

    从车内的情况看,坐在驾驶位及副驾驶位的一男一女似乎已经觉察到了身后有人跟踪,同时,这二人似乎并没有立即加害后排座上的陈光明的意思。

    掌握了这些信息的秦宏远更加有把握了,他接通了朱小君的无线通讯:“小君啊,你现在可以让陈东做点姿态出来,刺激一下他们,逼着他们为了甩脱你俩而临时改道。”

    朱小君听出了秦宏远的口气中充满了把握,心态也跟着轻松下来:“明白!”

    秦宏远又叮嘱道:“不能太怂,也不能太猛,差不多三两分钟,就被他甩开就好了。”

    小陈东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车技,憋屈的不行跟在了那辆银灰色沃尔沃的后面,这会一听朱小君允许他冲一下,立马来了精神。

    约翰做为一名曾经的最优秀的杀手之一,车技自然也是了得,但见后面的奔驰有变,他的反应也极为迅速,立即提速,在车流中开启了s形超车模式。

    小陈东哪里耐得住这般刺激?又怎肯轻易败下阵来?朱小君的劝告哪里还能起到作用?

    这俩高手立马在车流中展开了障碍追逐赛。

    这一下,把秦宏远的计划全给打乱了。

    秦宏远本来打算让小陈东稍微追一追就作罢算了,这样既能逼迫目标车辆临时改道,又可以给目标车辆的驾驶者造成甩脱追踪者的成功感,而这种成功感一旦产生,人往往就会陷于一种松懈的状态。

    这时候,秦宏远便会借助申海交警在目标车辆的前方设置酒驾检查卡哨。目标车辆里的匪徒刚刚成功的摆脱了追踪者,此刻一定不会再招惹是非,那么,化妆成查酒驾交警的502所的侦查员,便有了一举拿下对方的最佳机会。

    可现在小陈东却一下子来了劲头,拿出了他所有的驾驶技术。若是突然停下来,不单达不到原计划中的目的,还会使目标车辆中的匪徒产生极大的疑问,而这种疑问很可能促成匪徒心理上的变化,铤而走险也就成为了一个大概率事件。

    无奈之下,秦宏远只能让朱小君放任陈东好了,因为秦宏远从现场的监控中看得出,对手的驾驶技术也是超一流强悍,就算小陈东完全放开了,也不一定就能赢得了对方。

    两辆车追逐着飞驰了大约三四公里的样子,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了,前面的那辆目标车在逐步取得了优势的时候,忽然慢了下来。

    减慢了车速的目标车量在接下来的高架出口处下了高速,然后就乖乖地停在了路边。

    秦宏远顿时紧张起来。

    看情况那辆目标车辆并不是因为车子出了故障才减的速……莫非是对方要以陈光明为人质或是就地除掉了陈光明然后再选择了和樊罡蒋光鼎一样道路?

    秦宏远连忙以无线通讯告知各个行动车辆,谨慎行事,远距离包围目标车辆,静观其变。

    而这时,约翰和丽莎在车里却显得无比的轻松。

    就在小陈东刚一启动而约翰下意识地应了战,两辆车在高架上展开了s形追逐赛的时候,丽莎忽然幽幽地问了一句:“我们为什么要这样亡命逃跑呢?我们是犯下了什么罪证了吗?约翰,我们可是来这儿投资的华侨商人呀,一没杀人二没放火,最大的一个罪证也不过是伙同了陈光明一块偷回了原来就该属于我们的东西,这有罪吗?”

    约翰听了丽莎的这番话,稍一琢磨,认为还真是那么回事。

    以车祸的方式干掉了佟律新,这个案子可是他约翰的得意之作,他相信,就算警方拿出最精干的力量来侦察此案,也绝无可能查得到他的头上。

    至于合伙从朱小君那里偷了佟律新的研究资料,这原本就不是什么多大的罪证,而且,佟律新的技术资料,本就应该属于真健公司,而丽莎又是真健公司的大股东,取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资产,本就是天经地义,那么警方能怎么定他们的罪呢?

    唯一可以摆在桌面上的罪无非是他们准备干掉陈光明,可是现在就收手,陈光明还活的好好的,谁又能拿出证据说他们有犯罪的企图呢?

    想通了这一点,约翰呵呵一笑,松开了油门。

    然后,下了高速,停在了路边,静静地等着警方的到来。

    ——

    小陈东在朱小君的指挥下,滑过了目标车辆,停到了前面大概百十米的地方。

    当秦宏远的那拨手下请出了丽莎和约翰的时候,朱小君禁不住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丽莎操作了整个事件。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忘记了丽莎的存在。

    丽莎的出现,使得朱小君原本清晰的思维脉络秒秒钟变得混沌起来。

    难道丽莎也是那批新穿越者么?不可能!因为丽莎单是存在于p&g公司的历史就已经超过了五年,从时间上根本找不到合理的解释理由。

    那么丽莎在操控这整个事件又是怎样的目的呢?她跟那帮新穿越者又是怎样的从属关系呢?

    朱小君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整整大了一倍。

    好吧,这些烧脑子的问题就交给秦宏远吧!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把陈光明给解救出来,朱小君相信,陈光明之所以会跟丽莎走到了一起,之所以会被丽莎所利用,一定是被人家下了黑手,说不准是被丽莎控制了思维。

    在酒店中,陈光明被丽莎下了药,到现在还没能醒来。朱小君也顾不上许多了,直接拉了陈光明,去了就近的一家医院。

    安排好陈光明的入院手续后,朱小君吩咐小陈东留守下来,说光明哥哥一醒来,就跟他打电话。

    然后,朱小君打了辆车,回到了南郊宾馆。

    秦宏远秦璐他们正等着朱小君,想一起对丽莎和约翰展开审讯。

    “审讯?”朱小君苦笑着摆了摆手:“咱们不光没有权利对人家展开审讯,甚至人家还有权利反告我们偷窃他们的财产……秦伯伯,秦老大,你们知道那俩货是什么人么?”

    秦宏远和秦璐把丽莎约翰带到了南郊宾馆,原本想着立即就进行审讯,但是丽莎却极度不配合,说她只愿意跟朱小君对话。秦宏远一边让手下人对这二人展开背景调查,一边在等着朱小君的归来。

    “那个卷毛洋鬼子的底细我不怎么清楚,估计是那个女人的一名随从吧。而那个女人……她叫丽莎,是星加坡一个大老板的女儿,就是她,投资了佟律新的真健医疗,按理说,佟律新的那些技术资料,应该属于真健公司,而作为真健公司的出资人,人家丽莎才是那批资料的合法继承人。”朱小君耸了耸肩,说出了丽莎的身份背景。

    就在这时,手下人给秦宏远送来了对这二人的背景调查的结果报告。

    秦宏远拧紧了眉头,粗略地扫了一遍,然后不无失望地说道:“难道,这丽莎跟那批新穿越者就一点关系也没有么?”

    朱小君耸了耸肩,回道:“至少现在无法认定!”

    秦宏远习惯性地踱起步来,并有节奏地以拳击掌:“不管怎么说,我始终认为丽莎这条线索还有许多不明朗的地方,我们不能轻易地放掉。小君啊,接下来就得辛苦你了,把丽莎打发掉,同时还要好好地试探试探她们的底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