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95章 杀手身份
    再见面时,朱小君和丽莎多少都有些尴尬。

    朱小君尴尬在丽莎曾经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勾搭他,而他也差一点就被丽莎给勾搭上了。

    丽莎的尴尬在于陈光明早晚会对朱小君说出他跟丽莎两个在床上的种种故事,而她,却给陈光明下了药,使得陈光明染上了du瘾。

    尴尬的心态使得这二人都忘记了应该的礼节,朱小君只是浅浅的冲着丽莎略一颔首,便算是打了招呼,坐到了丽莎的对面。

    “没想到,我们两个再见面的时候,居然是这种方式!”朱小君随手递过去一瓶矿泉水。

    丽莎面容极为平静,以一种高雅的姿态拒绝了朱小君的好意:“朱小君,在你提问之前,最好先表明一下你的真实身份。如果你仅仅是以我的一位商业竞争者来跟我说话,那么我想,我们还是可以聊一聊的,但是,假如你代表的是官方,那么不好意思,我的律师马上就到。”

    朱小君淡淡一笑:“我要是说我没有官方的背景,你肯定不信,我要是说我只代表着奇江医疗,那么跟你又没什么话说。丽莎,门就在你的身后,我们的谈话可以结束了,你随时都可以带着你的那个跟班离开这里。”

    丽莎冷哼了一声:“这么简单就打发了我?朱小君,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们滥用职权……”

    朱小君耸了耸肩,打断了丽莎:“我当然知道,如果你愿意,随时可以起诉我们。”

    看着一脸写满了淡定、笃定以及非常之镇定的朱小君,丽莎没招了,刚才的那股气焰顿时消退了一大半。

    在丽莎原本的设想中,朱小君这一次应该是跟警方混在了一起,而自己做了那么多亏心的事,难免会有些心虚,于是便想从针锋相对的审讯过程中探一探究竟对方掌握了自己这边多少内幕。

    所以,丽莎一上来就采取了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势,想从心理上压制住朱小君。

    可是,朱小君却来了个退避三舍,不接招,不表态。

    这就像两个人掐架一样,若是双方不由份说扑上来就是一通撕咬,那么这俩人都一定会是血脉喷张,只想着怎么把对方给撕破了脸把对方给咬破了皮,至于自己的破绽,可能就会忽略掉,甚至是忘记掉。

    然而,当丽莎扑上来的时候,朱小君却一个华丽后撤,闪了丽莎一个大腰不说,还很装逼地嘲讽了她,那意思仿佛在说,我朱小君愿意跟你丽莎见面那是给你个面子,你要是不接这个面子,那就随便,反正捏死你丽莎跟玩似的。

    在这种感觉下,丽莎陷入了两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朱小君却丝毫没有给丽莎一个台阶下来的意思,就那样似笑非笑地冷冷地看着丽莎。

    “朱小君,难道你就不想着重新得到佟律新的技术吗?”丽莎停在了门口,转过头冲着朱小君妩媚一笑:“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坐下来谈谈这笔生意呢?”

    朱小君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话题,好吧,我很有兴趣听到你的报价!”

    丽莎扭动着腰肢,重新坐了回来:“你知道,我投资佟律新的目的只是针对你,可是,佟律新在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花费了上千万的资金却一无所获,现在他死了,我要对我的投资人负责,而佟律新留下来的唯一值钱的就是他的技术。我看这样好了,两千万,我能对投资人有所交待也就好了。”

    “两千万?”朱小君笑眯眯地摆了摆手:“你的意思是说,你伙同陈光明盗走的那份资料能值两千万的价钱么?”

    丽莎脸色一变:“难道不值吗?佟律新出车祸之前,主管部门才召开了一次学术研讨会,目的就是对付这一次突然爆发的一种肿瘤病,而佟律新的技术,刚好是这种肿瘤的克星。单凭这一点,还不值两千万么?”

    朱小君淡淡一笑:“你们高估了我朱小君的能力,你们也不好好想想,若是我真的偷到了佟律新的技术资料,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搞动作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所以,事实的真相是……陈光明偷走的那些玩意,全都是假货。”

    丽莎猛然一惊,但随即便笑开了:“我承认,你朱小君编故事的本事确实不错,当初在p&g的时候,你的故事就骗了一大帮人,咯咯咯,现在又要编故事来骗我呀?”

    朱小君撇了下嘴:“信不信由你!我能告诉你的是佟律新在他的云储存空间设置了数据自毁装置,我虽然破译了佟律新的密码,但是收集到的资料却已经是残缺不堪。你看到的那份资料……是我用虚拟手段补充得到的,拿出来忽悠一下外行绝对没问题,要是拿着它进了实验室……呵呵,那就等于白搭时间和金钱。”

    丽莎将信将疑,刚想反问,却被朱小君给打断了:“你不需要再对我进行试探,丽莎,我教你一个最可靠的办法,给你的主子打个电话,让他找一个免疫学领域的权威,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分辨清楚了真假。”

    说着,朱小君站了起来,拿出了一张房卡。

    “这宾馆的条件还算不错,你可以选择在这儿暂时安歇一下,顺便搞清楚答案,也可以选择立即离开,并保留着进一步向我起诉的权利。好吧,我得跟那帮请过来的专家级演员去告别了,你好自为之。”

    朱小君说完,扔下了房卡,掉头就走出了房间。

    另一间房间中,朱小君和秦宏远秦璐展开了分析。

    秦宏远上来就问:“小君,你说那份资料是假的?”

    朱小君点了点头:“也不能说全是假的,只不过,里面有几个关键数据,被我给篡改了。”

    秦宏远呵呵一笑,虚空点着朱小君的脑门:“你小子啊,真是个人精,这种事连秦伯伯也要瞒着?”

    朱小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么!”

    秦璐道:“那么说,你手上还有一份真货了?”

    朱小君闪现出了一丝犹豫:“嗯……温柔为这事把我给骂了一顿,我把备份放在了那台电脑中,跟那三个硬盘一块都中毒了……”

    秦璐忍不住给了朱小君一脚:“你个死猪头真是比猪还笨!”

    秦宏远摆了摆手:“算了算了,再埋怨也是于事无补,好在咱们还有温柔和陆峰,我相信,以他们两个的水平,一定能把数据恢复出来的。”

    朱小君摇了摇头:“我问过小柔儿了,她说,最多也就恢复个七八成。秦伯伯,这么一来,想掌握了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技术,恐怕……”

    秦宏远沉思了片刻,道:“我在想啊,万一丢失的是最关键的数据,无法破解了佟律新的技术,掌握不了这种针对类肿瘤病例的克星,那咱们该怎么应对呢?”

    看着满面愁云的秦宏远,朱小君差一点就忍不住说出了真相,刚巧这个时候温柔敲门进了屋:“你们都在啊……给你们说个很不好的消息,那份资料已经做完了恢复程序,可是只恢复了一半左右。”

    这一下把朱小君的真话给彻底憋进了肚子里,如果他真的说出来了,就等同与出卖了小温柔,这种事,朱小君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秦宏远长叹一声:“看来,我们得需要对丽莎和约翰下点猛药了!”

    秦璐反诘了一句:“你就那么坚信丽莎约翰这对狗男女跟那批穿越者一定有关联么?”

    秦宏远又是一声长叹:“我知道,依靠直觉来办案是不对的,但是这一次……”秦宏远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一次,我的直觉非常强烈,只要盯住了丽莎和约翰,就一定能揪住那批穿越者的小尾巴!”

    朱小君为了掩盖他跟小温柔的秘密,也赶紧顺着秦宏远道:“英雄所见略同,我和你有着一模一样的直觉。”

    正说着,手下人又拿着一份文件进了屋,把文件交给了秦宏远,还俯在秦宏远的耳边嘀咕了两句。

    只见秦宏远的神色猛地一变,连忙抓起了那份文件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个约翰还真是个有料的人物啊!”秦宏远呵呵笑了起来:“喏,你们都看看吧,咱们都掌握了怎样的证据,有了这些证据,我倒是要看看那丽莎还能不能猖狂起来?”

    朱小君接过了那份文件,只瞄了一眼,便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502所害真是牛逼,就那么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便把约翰的所有底细全都给挖了出来。

    “这个约翰,三年前在咱们这儿做过一场大案,当时事发现场做得非常干净,几乎成了一件无头案,一点头绪也没有。不过啊,在现场倒是提取了一枚残缺的指纹,警方判断,这枚指纹很可能就是凶手留下来的。”秦宏远回忆起往事,脸上露出了些许得意:“这次抓获了丽莎和约翰,我就没事找事,取得了丽莎和约翰的指纹去做比对,呵呵,你说瞎猫碰上个死耗子也好,还是夸赞你秦伯伯英明睿智也罢,总之啊,我是把这头畜生给捞到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