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96章 私下交易
    掌握了约翰的杀手背景的证据,双方在心理上顿时掉了个。秦宏远可以不再有所顾虑了,对这二人是有什么手段就尽情地使出什么手段。

    丽莎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她起初在面对约翰是一名杀手的指证面前想来个蒙混过关,说她根本不知道约翰的底细,但是,丽莎那点道行又怎是秦宏远秦璐这对父女的对手,不过才一夜的功夫,秦氏父女便突破了丽莎的心理防线。

    约翰经过近几年纸醉金迷的生活,曾经的钢铁一般的神经也退化了不少,他只比丽莎多扛了一个白天,与第二天晚上,也彻底撂下了。

    这二人的招供证实了佟律新确实死于谋杀,秦璐对那天凌晨能够顺利把温柔三口接出机场也是后怕的不行,就连这一次利用过陈光明之后准备将其除去的打算,也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所有的这些交代,都离不开一个关键的人物——康先生。

    最早听到了康先生这个称呼的时候,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一个男人,可最后才搞清楚,丽莎和约翰交代出来的幕后指使人康先生,居然是一个女人。

    无论是丽莎还是约翰,都不知道康先生的真实姓名,只知道这个女人有着魔鬼一般的身材,还有着一身深不可测的功夫。三年前,康先生横空出世,凭着手中大把大把的钞票以及无以伦比的个人魅力,迅速组建了一支由她完全掌控的团队,而这个团队,除了好事没做过,其他的坏事就一样没少干过,只要雇主能出得起价钱,哪怕是去刺杀阎罗王的买卖,那康先生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这一次,康先生接到的任务是针对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技术的,起初康先生把目标放到了朱小君的身上,又刚好得知了丽莎和朱小君当初的那段恩怨,于是便令约翰以色相将丽莎吸引到了她的组织。

    丽莎得知了这项任务内容后显得很兴奋,因为这样一来,她不单能从康先生那里得到一笔不菲的佣金,还能趁机打击一下朱小君,于是便向康先生积极献策献计,定下了一个以佟律新为突破口,打乱奇江医疗内部结构,待摸清楚了情况之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的整个计划方案。

    十天前,雇主向康先生提出了加快任务进度的要求,而这时候,丽莎已经基本上确定了朱小君并没有掌握了佟律新技术的基本事实,而佟律新对他的技术资料保护的又是如此严密,丽莎发现想通过欺骗的手段来达到目的几乎是不可能,于是便跟康先生商量,干脆除掉佟律新。

    可惜的是,无论是康先生还是丽莎,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佟律新根本没把他的技术资料存储在他的电脑中,所以,当他们赶在陈光明之前几乎把真健公司的所有能存储电子文件的设备都搬走了,也没能找的到雇主想要的佟律新的技术资料。

    之后,就一直被朱小君牵着鼻子走了。

    他们去了佟律新的住所,得知了朱小君先一步到来的信息,于是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朱小君的身上。

    康先生似乎非常神通,朱小君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视线之内,后来,朱小君想到了佟律新有可能把资料存储在了云空间而与远在大洋彼岸的温柔进行联系的时候,康先生命令约翰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除掉温柔和陆峰。

    没想到,朱小君却在约翰的眼皮子底下玩了一手分头行动,使得约翰不知所措,因为在温柔和陆峰之间,他只能选择一个下手,即便成功,却也无法阻止朱小君破译佟律新云空间密码的步伐,相反,说不准还会因此而暴露了身份。

    最后没办法了,丽莎才打起了陈光明的主意,可就是这个下下策,却起到了最佳的效果。也许是太顺利,又或许是太自信,当约翰发现了有车子跟踪他们的时候,丽莎居然选择了自投罗网。

    事情基本上都交代全了,局面也非常清楚了,不管那位康先生是不是那批新穿越者中的一员,但只要找到了她,似乎就可以追踪到她的雇主,而这位雇主,用不着多思考,基本上就可以肯定了他的身份。

    问题是,丽莎和约翰都招供说,只有康先生约见他们,而他们对康先生的行踪历来是毫不知情。

    就连电话号码,康先生也是不断在调换中。

    怎么样才能找的到这个康先生呢?

    饶是秦宏远这样的老江湖,都为此犯了难。

    更不要说朱小君和秦璐这样的菜鸟级人物了。

    人在犯难的时候总会情绪低落,秦宏远大风大浪闯荡了三十年,抗压性自然强得很,虽然也很郁闷,但脸上表现出来的神情倒还算正常。可秦璐就不行了,一张小脸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皱巴巴一点光泽都没有。

    朱小君看在了眼中,实在有些不忍,于是便把秦璐约到了一家小酒馆去喝酒。

    “秦老大,忧郁可不是你的特征,来,咱哥俩炸一个,把所有的烦恼和忧愁都一饮而尽,随后变成涓涓细流,撒向无垠的世界!”

    秦璐白了眼朱小君,然后无精打采地将酒杯推到了一边:“老娘今天不想喝酒,猪头,给我要瓶冰红茶吧!”

    朱小君拿起筷子敲着菜盘:“秦老大,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约来喝酒么?”

    秦璐叹了口气,稍微有些不耐烦:“借酒浇愁愁更愁啊!猪头,我不像你,什么事都能拿得起放得下,我……”

    朱小君笑道:“有句话说得好,叫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顶着呢,你说你,愁个什么呀?”

    秦璐回敬道:“你是说秦大所长?老人家……”

    朱小君笑呵呵地挺了挺腰:“他老人家的个子有本少爷高么?”

    “你是说你……”秦璐顿时来了精神,而是也就是一刹那的功夫,神色又暗淡了下来:“我知道你身份特殊,可那也没多大卵用呀,再说了,你现在愿意暴露了你的身份么?”

    朱小君摇了摇头,装做了很失望的样子:“秦老大啊秦老大,你真是当兵的出身啊,怎么就成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大兵了呢?我告诉你吧,不出一个月,那帮穿越者就会主动送上门来,你信还是不信?”

    “我信……你老丈人个头!”秦璐拍了拍桌子:“老板,拿瓶冰红茶来!”

    待到冰红茶拿来了,秦璐咕咚咚喝下了半瓶,然后接着对朱小君讽刺道:“你他妈准备找几个老丈人啊?”

    朱小君翻了翻眼皮:“你管得着么?反正秦宏远是没得机会!”

    秦璐冷哼了一声,没做搭理。

    冷了几秒钟,朱小君又开了口:“秦老大,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实话,憋在肚子里挺难受的。”

    秦璐端起了酒杯,犹豫了一会,终于喝了一小口:“多大的屁就把你憋成这副熊样子?”

    “你得答应我,第一,不准怀疑我的人品,第二,你得替我保守秘密。”

    秦璐又整了一大口酒:“靠,第一,你死猪头在老娘眼里十几年前就没了人品,第二,就你那点破事,老娘懒得对第三个人瞎嚷嚷。行了,赶紧放吧,真要是憋坏了,还怪可惜的呢!”

    朱小君陪着喝了一大口,抹了下嘴巴:“小柔儿把佟律新的正版资料给了我了,我就担心出事情,所以才……”

    秦璐突然明白了过来,猛地一拍桌子,嚷道:“那被陈老五整瞎火的资料是你故意搞出来的假货?”

    朱小君不无得意道:“真货早就被我送到了温庆良的手上,他昨天还跟我联系,说距离破解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因子的配方就差最后一个环节了,如果顺利的话,过了今晚,明天咱们就有产品来对付那些类肿瘤病例了!”

    秦璐的情绪被迅速地调动了起来,她一把抓起了酒杯,冲着朱小君晃了下:“靠!这种事你不早说,害得老娘跟个林黛玉似的犹豫了大半天,来,哥俩好,走一个!”

    干了杯中酒,秦璐随便夹了口菜,又问道:“猪头,这事你为啥不跟秦大所长说呢?”

    朱小君捏起了三个手指,做了个搓钱的动作:“我要是说了,那秦大所长万一把两眼一瞪,来一句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朱小君,咱就把这个技术捐献出来吧……秦老大,你说这得损失多少钞票啊?”

    秦璐点着头,道:“有这个可能!猪头,我对你这种利欲熏心卑鄙无耻惟利是图的商人本性表示严重的佩服!不过……”

    朱小君眨了眨眼:“不过什么?”

    “这技术被你用到了病人身上,那不还是得被秦大所长知道么?”

    朱小君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秦老大啊,你这脑子咋就不会转弯呢?咱就不能换个名字吗?你那老爸又不是医疗专家,随便怎么着,不就给糊弄过去了?”

    秦璐若有所思,点着头道:“那倒也是,不过啊,老娘这封口费……”

    朱小君赶紧为秦璐斟满了酒:“秦老大,咱哥俩谁跟谁?当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样吧,赚到的钱你都拿去,爱分给我多少都随你的便!”

    秦璐端起了酒杯:“算你还有点良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