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97章 兄弟,你不能这样
    陈光明被送到医院之后没多久便醒来了,一醒来,就看到了小陈东那张稚嫩的脸蛋。

    数小时前发生的事情浮现在陈光明的眼前,使得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他虽然刚从昏迷中醒来,但头脑已然清晰,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落在了朱小君的手上。

    好在床边的小陈东痴迷于手中的手机游戏,并没有注意到陈光明的动态,于是陈光明赶紧闭上了眼,继续装着昏迷。

    接下来的一整夜外加第二天的一白天,陈光明都是在装昏迷的状态中度过的。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陈光明终于瞅到了一个机会,小陈东去了洗手间,而且还是大解,如此大好的机会陈光明怎肯错过,于是他立即拔掉了手臂上的吊针,溜下了病床。

    但没想到,小陈东看上去是个智障孩子,但实际上的智商却一点也不低,为了防止陈光明逃跑,他专门在陈光明的病床上做了点手脚……在病床下挂了一只铃铛。

    陈光明溜下病床的动作触发了那只小铃铛,而小陈东的耳力又是那么的灵敏,于是,陈光明刚刚从病房中刺溜出来,那边小陈东就从洗手间中追了出来。

    陈光明慌不择路,直奔了电梯,也算他运气好,刚跑到电梯口,就升上来了一部电梯。陈光明哪里还来得及看清楚这电梯是往上走还是往下降的,只顾着一头扎了进去,然后猛按关门键,将小陈东堵在了电梯门外。

    电梯是往上走的,走走停停,一直来到了顶楼。但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陈光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还以为是电梯达到了底层,所以便一头冲了出来。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上了,而楼梯通道处传来了小陈东的声音。

    陈光明无可奈何,只得再往上,躲到了病房大楼的天台。

    天台的面积颇大,小陈东担心自己找了这一块就放松了那一块,反而给陈光明留下了逃跑的机会,于是便干脆守在了出口,给朱小君打了个电话。

    朱小君接电话的时候,跟秦璐的小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于是便结了帐,连同秦璐一块,赶到了医院。

    一进医院的大门,就明显感觉到了异样,医院病房大楼的门前,聚集了一大堆的人,个个都仰着脸,指指戳戳的。

    顺着众人的手势,朱小君看到了站在大楼天台边上的陈光明。

    “草!这混蛋玩意还真能折腾。”

    秦璐跟道:“可不是嘛!要不咱俩就在这看看热闹?”

    朱小君哀叹了一声:“那混蛋玩意要是真跳下来了……”

    秦璐笑道:“就他?他要是有那个胆子,老娘到时候亲自给他做个大花圈。”

    说话间,二人已经进入到了病房大楼的一层,而电梯和楼梯,都已经被医院的保安给封闭了。

    秦璐拿出了警官证,解释说,楼上天台的那位是他们的一个嫌疑人。拦路的保安将信将疑,可是接下来秦璐一瞪眼,那几个大老爷们立马便认怂,连忙给朱小君秦璐让开了路。

    上到了天台,朱小君看清楚了站在天台边边口的陈光明,这厮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病号服,正在秋风中索索发抖。

    “陈老五,你他妈闹腾什么呀?赶紧给老子下来!”

    陈光明扭头看了眼朱小君:“你别过来呀!你要是再往前一步,我立马就跳下去,你信不信?”

    朱小君停了下来。

    即便他断定陈光明有着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不会跳下去,但是他也不愿意去冒这百分之一的风险。

    “秦老大,麻烦你去找根绳索来,最好是那种实在点的麻绳,越粗越好!”

    秦璐虽然搞不清楚朱小君要麻绳的用意,但想想也无非就是用来整治陈光明,于是便笑道:“整那么复杂干啥,依我看,你就大模大样的走过去,我就不信他小样还真敢跳了!”

    朱小君陪了个笑:“算了,秦老大,就别跟他计较了,这鸟人折腾来折腾去,不就是为了个面子么?就让他装装逼吧,反正又不花咱哥们的钱。”

    秦璐盯着朱小君看了几秒钟,甩下了一个冷哼,然后带着小陈东下楼去找麻绳了。

    “陈老五,现在没人了,就你我两个在这天台上,说吧,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说出来之后在跳楼,不也跳的清爽些吗?”

    “炮哥……你有烟吗?能给我根烟抽吗?”

    朱小君虽然不怎么爱抽烟了,但是包里总是习惯性地放上一两包。

    “炮哥……你把烟丢过来,把火机也丢过来,然后,你再往后退两步,行不?”

    朱小君把烟和打火机往前丢了几米,然后注视着陈光明,慢慢向后退了十来步。

    但陈光明似乎还是很犹豫。

    朱小君有点上火:“你他妈怎么那么娘们唧唧的呢?靠,给你半分钟时间,我半分钟之后再上来!”

    直到朱小君的背影消失在了天台通道口,陈光明才从天台边缘上下来,拿起了烟和打火机,刺溜一下,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当朱小君再次回到天台上的时候,陈光明的第一根香烟已经抽掉了一多半。

    “陈老五,老子就不明白了,你他妈咋就非得要死要活的呢?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

    “炮哥……我……我对不起你呀!”

    朱小君捡了个通气口坐了下来:“我知道,可是你并不知道,其实是我在利用你。”

    “炮哥,你利用我那是应该,可是我背着你……”

    “你背着我跟那个丽莎好生快活啊……呵呵。”朱小君想起了丽莎在交代这一环节时候的陈述,忍不住笑了起来。

    “炮哥,你不生我的气?”

    “生!怎么能不生!你他妈陈老五好歹也是二十五六岁的大男人了,少脑子不说,还这么没担当,靠,老子恨不得把你他妈踹楼下去!”

    “炮哥,你能这么说……”陈光明丢掉了手中的烟头,重新点了一根:“你能这么说我,我心里就踏实了。炮哥,我能求你一件事么?”

    “说!”

    陈光明深深地吸了口气:“我银行卡里还有不到二十万块钱,等我死了,你帮我把这笔钱寄给我爸妈,炮哥,最好一个月寄一点,别一下子全寄过去。”

    朱小君被气笑了:“你丫说你胖还喘上了是么?陈老五,你想死的话,没人拦着你,可你也不能选择这种死法呀,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尿泡尿淹死自己,拉泡屎活埋了自己,不都是随你的大小便么?干嘛非得糟蹋人家医院呢?”

    陈光明回敬了凄惨一笑:“炮哥,我知道你是存心想把我骗下来,嘿嘿,陈老五上了你无数次的当,但这一次,上不了了,炮哥,我死有余辜,不值得你这样对我……”

    说着,陈光明缓缓地转过了身子……

    就在这时,秦璐抱着一卷麻绳上来了。

    还没等陈光明做足了跳楼前的准备动作,只见一道黑色光影呼地一声卷了过来,直接缠住了陈光明的腰,紧接着就是一股强大的向后的拉力,将陈光明从天台边缘上拉了下来。

    “小样!在老子面前玩自杀?请问你丫打报告了没?老子签字同意了没?”朱小君用脚尖踢了下陈光明,笑嘻嘻地戏谑道。

    陈光明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你丫跟老子装死是不?”朱小君蹲了下来,拍了拍陈光明的脸蛋:“臭不要脸的,赶紧起来了,还不觉的丢人么?”

    陈光明卷缩成了一团,还不住地打着哆嗦。

    秦璐在后面冷冷道:“别折腾他了,赶紧给他送病房去吧,看这个样子,因该是毒瘾发作了!”

    “毒瘾?”朱小君明显怔了一下:“这才几天呀?怎么就染上了毒瘾了?”

    秦璐呲哼了一声:“那是你孤陋寡闻,别说几天,就是几个小时,只要沾上了,就一定跑不掉!”

    朱小君扭头看了看秦璐:“上毒瘾是不是很难受啊?”

    秦璐冷哼了一声:“要不,你自个试试?”

    陈光明突然爆发了,他挣脱了身上缠绕的麻绳,爬起身,就往外跑。朱小君哪里会给他丝毫的机会,一伸腿,绊倒了陈光明,然后扑过去,一把抓住了陈光明的衣领。

    “你他妈有完没完?”

    陈光明双眼中冒着异样的光芒,死死地盯住了朱小君,那副模样,甚是恐怖。

    朱小君叹了口气,随手给了陈光明一小下,将其彻底击昏过去。

    “走吧,先回病房,然后联系戒毒所……靠,你这哥们,怎么就那么不省心呢?”朱小君背起了陈光明,招呼了秦璐和小陈东。

    安顿好陈光明之后,朱小君叮嘱秦璐把小陈东带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临走的时候,秦璐忽然感慨道:“死猪头,假如老娘哪天跟陈老五一副熊样子了,你会这么不离不弃吗?”

    朱小君翻了翻了眼皮,回道:“相同的问题,相同的答案!”

    秦璐呵呵一笑:“你要是敢像陈光明那样,老娘就手起刀落……”

    朱小君下意识地捂住了裤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