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98章 最绝的一招
    两天后,温庆良那边抱来了喜讯,经过反复检测,他们新制备出来的免疫负调控因子和佟律新原来的产品达到了百分百的吻合。

    而这时,谢伟的五个亿的a轮融资款项也已经到账。

    资金到账的那天,刚好是计划中的赵一航和汪雅倩的婚礼。朱小君虽然忙的焦头烂额,还是挤出了时间,全程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这之前,张石把主要的精力全都投入到了他的肿瘤综合治疗中心上去了。张石的这个构思虽然有着很大的优势,但是想在几天的时间内把想法构思落了地,似乎难度也不小。所以,这几天张石一直在四处奔波,想尽快找到一家适合的医院来进行合作。

    凡事都有个轻重急缓,相比较落实张石的构思,如何把免疫负调控技术重新应用在临床上则更显得着急一些。

    因此,朱小君还是一个电话把张石叫了回来。

    “你把免疫负调控给解密了?”张石一开口,便表示了一百二十个不敢相信:“除非是你得到了佟律新的所有的实验结果,否则的话……”

    朱小君含笑不语,把温庆良的检测数据摆到了张石的面前。

    张石点了根烟,一言不发,仔仔细细地去看那份报告了。

    “我的想法是先选择几个医从性比较高的患者来尝试一下,如果能证明这新制备出来的因子确实可以达到佟律新的原来产品的效果,那么咱们再大范围推广也不迟。”朱小君随手拿起张石的那包烟,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

    “这份报告想必也不是你杜撰出来的……嗯,很严谨,实验方式也很科学,小君,用不着那么谨慎,这个产品可以直接大面积应用在临床上了。”张石摁灭了手中的烟头,重新点了一支。

    “那你就把手头上的事情先放放吧,先把这件事给做了。”朱小君矛盾再三,还是点了支烟叼在了嘴上。此时,他隐隐地感觉到有个什么事似乎是他欠考虑的,可一时间又想不清楚又到底是个什么事,因此,他需要借助于抽烟的习惯来引发自己的思维。

    “嗯,确实应该先把这件事给安排妥当了。”张石话题一转,又道:“我一直没搞明白,怎么就一下子爆发出了那么多的类肿瘤病例来呢?”

    张石这句不经意的话在朱小君的耳朵里却犹如一声霹雷,他突然想到了是什么始终让他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那批新穿越者之所以费了那么多周折想把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技术搞到手,其目的无非就是想控制住这种技术,一边向外面释放他们的病毒,另一边还可以利用这种技术来大肆揽财。

    而后来,朱小君阴差阳错地挫败了康先生盗取佟律新技术的阴谋,那批新穿越者也只能得到一份残缺不全而且数据混乱的假资料,其恼羞程度,也就无需怀疑了。

    这个时候,若是朱小君推出了这种可以克制住类肿瘤病例的医疗技术,那么,那批新穿越者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在见到张石之前,朱小君只考虑了就此便可以抓住那批新穿越者的小尾巴,可是从来就没考虑过但凡参与此事的医生护士们,又会担当着怎样的危险。

    首当其冲的便是张石。

    朱小君甚至已经想到了那批新穿越者会以怎样的残忍方式来对待张石,来宣泄他们心中的郁闷。

    其次便是温庆良。

    在蒋光鼎还活着的时候,那帮家伙就跟温庆良发生过交集,也知道一些温庆良的底细,如果他们要决定报复的话,那么温庆良的真实身份难免不会暴露。而他一旦暴露了真实身份,估计最终的结果也是死路一条。

    赚钱很重要,但是要以朋友的生命安全为代价,朱小君怎么也做不出这样的决定。

    “这次爆发的类肿瘤病例是个人为结果。”朱小君扔掉了手中的烟头,叹了口气:“蒋光鼎并不是一个人在单干啊,他的身后,还有不少的同伙。”

    蒋光鼎的事情,张石也听说过一些,除了不知道什么穿越不穿越的事情,至于其他的比如蒋光鼎制作病毒来引发类肿瘤病例等等,张石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

    “可你不是说他们并没有掌握了治疗这种病例的技术手段吗?那他们怎么实现赚钱揽财呢?”张石刚提出疑问,忽又一拍大腿:“我知道了,老佟的车祸就是那帮人干的?”

    朱小君点了点头:“他们投资佟律新,目的就是为了能掌控了佟律新的技术,可能后来发现佟律新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于是便图个省事,就把佟律新直接给做掉了。”

    张石咬了咬牙:“这帮人真是丧心病狂啊!”

    朱小君道:“好在幕后操控车祸的人已经被抓了,老佟他……”

    张石抢道:“老佟也真是的,你说他当初干嘛非得跟咱们分道扬镳呢?不然的话,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呀!”

    朱小君下意识地又点了支香烟:“佟律新把自己搭进去不说,还把陈老五给害了!”

    “陈光明?”张石笑了笑:“陈光明那是咎由自取,佟律新拉帮子单干我还能理解他,毕竟男人嘛,都有一颗事业心。可这陈光明算个什么事?背叛了你我,跑过去不还是一个打杂的么?”

    朱小君摇了摇头:“老哥啊,你错怪陈老五了,他去佟律新那边,是我的安排。”

    张石恍然道:“怪不得……后来我又找他谈过一次,这家伙支支吾吾的,我说怎么回事呢!”

    朱小君苦笑道:“陈老五被那帮人给害苦了,还染上了毒瘾,唉……张石,你能不能联系一下上次组织召开关于类肿瘤治疗研讨会的领导,我想通过他,把咱们掌握的免疫负调控技术公布出去。”

    张石顿了下,道:“不用那么麻烦吧?就现在的局面,咱们手里的三个中心完全可以应付的过来呀!”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你误会了,我是想把免疫负调控因子的制备方案公布出来,让所有有条件的医疗机构都能掌握了这种技术。”

    “什么?”张石被着实惊到了:“你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说扔掉就扔掉了?”

    朱小君摆了摆手,示意张石不必大惊小怪的:“因为这个免疫负调控,死了一个佟律新,到了一个陈老五,张石,我不想再看到第三个因此而遭难的朋友。”

    张石愣住了。

    “我打电话找你的时候,没这样想过,咱们哥俩刚一见面的时候,我也没这样想过,但就是刚才,我突然想明白了,那帮人在暗,我们在明,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张石,我们公开了免疫负调控因子的制备方案,不单可以挫败这帮亡命之徒的阴谋,还可以保护了所有人。就凭这两点,给我多少钱我也不会在犹豫一下。”

    张石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计算过吗?就你这个决定,我们至少损失了一个亿的利润!”

    朱小君深吸了一口气:“就算是十个亿,也不能影响了我的朋友的生命安全!”

    张石呵呵一笑:“这件事,我可以躲在幕后进行操作的。”

    朱小君正色道:“但凡为我做事的人,都是我朱小君的朋友,哪怕她仅仅只是一个帮我们打扫卫生的阿姨。”

    张石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就凭你刚才那句话,我张石哪天要是为了你朱小君而挂了,绝对是笑着死去。”

    朱小君嘿嘿一笑:“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商量过了之后,张石便直接去联系了主管部门的领导。那领导听了张石说出来的想法后,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要不是那钻心的疼痛感,领导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

    等确定下来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的时候,那领导高兴坏了,连口赞美了张石一通,并留下了张石的联系方式,说他立刻着手安排,等方案确定后,再跟张石进一步沟通。

    放下了张石的电话,那位领导立马就跟他的领导打了个电话,说,通过他的苦口婆心以及循循善诱以及不厌其烦的思想工作,奇江医疗愿意把正处在爆发状态的类肿瘤病例的克星,免疫负调控技术捐献出来。

    领导的领导大喜之下,对那位领导是大加夸赞,并许下承诺,年底的评分考核绝对是前三名,明天的正处绝对有他的一个。

    领导的领导安抚完领导之后,第一时间内便给他的领导打了电话,说,通过……

    好吧,现编词汇太累心,领导的领导便借用了领导的措辞,向领导的领导的领导做了简短的汇报,于是领导的领导的领导对领导的领导大加赞扬了一番……

    没完没了!

    原本以为最多等上个把小时就能得到结果的张石,足足等了一整夜,到了第二天,指令才逐层下达下来。

    好在最后的结果并没有出乎预料。

    三天后,一百多家三级甲等医院的免疫细胞治疗学科的负责人汇聚到了申海。

    当天,张石把免疫负调控因子的制备方案印成了小册子,发到了每个人的手上,并对因子制备及临床应用的几个关键点做了细致的说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