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01章 医闹
    初冬的雨总是淅淅沥沥,凄风冷雨中伴随着一片片残叶坠落,尽显凋零肃杀之意。

    朱小君拥着黄莺刚走出了世纪名都,便被迎面扑来的一股寒气激了一个冷战,身旁的黄莺更是止不住的打起了哆嗦。

    北方的城市就是这样,寒流袭来,一夜之间,气温可以下降十多度。

    好在世纪名都毕竟是彭州市最高档次的一家酒店,每时每刻都会有出租车守在酒店门口等候客人。

    朱小君牵着黄莺,卷缩着身子,坐进了第一辆车子。

    出房间的时候,朱小君说是要带着黄莺去逛商场,要给黄莺置办点上档次的衣服首饰什么的,黄莺当时不乐意,说实在不愿意花朱小君的钱。朱小君好说歹说,半央求半逼迫,这才让黄莺点了头。

    可下了楼出了门,被冷风一吹,朱小君突然有了一丝后悔。

    可不是后悔要花钱破费,别说现在花个一两万块钱对他来说都是毛毛雨,就算是一年前的他,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而花钱,朱小君也不会皱下眉头。抠门,那只是不愿意浪费而已。

    可是,彭州就那么点大,这要是逛商场一旦碰见了熟人……

    活该是朱小君的命好,这后悔情绪刚一产生,便来了电话。

    电话是宫琳打来的,电话中,宫琳显得很焦急。

    “小君啊,你现在在哪儿呢?”

    “彭州啊!回家看看老爹老妈……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宫琳长出了口气:“你在彭州就好,省了很多麻烦了!小君啊,我现在正往彭州来呢,华海医院出事情了!”

    “出事情?”朱小君飞速地思考了一下,上次为了把宫琳留在彭州,他略施手腕,让胡恩球他老爸把华海医院办了一把,到现在那位可怜的方院长还被关在里面呢!“莫非是老方又把谁咬了一口?”

    “不是啦,是出了件医疗纠纷……”

    朱小君顿时放松了下来,笑道:“医疗纠纷有什么好紧张的?开门行医,哪有满意率百分百的医院啊?这社会,哪家医院没有过医疗纠纷啊!”

    “可这一次不一样,小君,患者家属把我们医院的呼吸肿瘤科给砸了,还把皮医生给扣押了,说是要给患者陪葬。”

    “靠!凭什么呀!”朱小君非但没有紧张,反而更加放松了:“宫琳,这事你别着急上火,你再怎么着急上火也解决不了问题,这边有我呢,我这就赶去华海医院。”

    宫琳明显地松了口气:“嗯,我们几个已经在路上了,大概两个小时就能赶到……小君,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放下了宫琳的电话,朱小君从包里拿出了一张信用卡,拍到了黄莺的手上。

    “透支额度是三万,密码你身份证的后六位,我不能陪着你了,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刷爆这张卡,任务完不成,晚上不要回来见我。”

    黄莺咬了咬嘴唇,忍住了没说话,乖乖地收起了那张信用卡。

    出租车快要到达彭州最大的商场的时候,黄莺突然问了一句:“朱大哥,你怎么知道我身份证号码的?”

    朱小君笑着刮了下黄莺的鼻子:“小样,当初找你买房子的时候,你不是在合同上也填写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了么?”

    黄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偷笑。刚好这时车子停在了商场门口,黄莺咯咯咯笑着下了车,还冲着朱小君扮了个鬼脸。

    朱小君连忙摇下车窗,追着黄莺叮嘱了一句:“晚上等我电话,要是等不来,你就直接回酒店,吃饭干啥的,直接刷房卡。”

    把黄莺安排妥当了,朱小君就着刚才那辆车,调了个头,来到了华海医院。

    此刻的华海医院已经混乱的像个菜市场了。

    朱小君并没有着急赶去漩涡中心,而是随便扎了个人堆,且听一听众人的八卦都是在如何议论这件事。

    在跟宫琳通电话的时候,朱小君便想过顺便了解一下事件的基本情况,但转念一想,即便宫琳能做到最大限度地客观描述,但难保底下人在向她汇报的时候就不夹杂了主观情绪。角度立场不同,对事情的理解看法也就不同,落到了对事件的描述上,自然就会有很大的出入。

    而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们就不一样了,他们中有的是站在患者角度抱着仇恨医院的,有的是站在医院角度反感那些医疗闹事的,更有的是老子没立场,老子就是打酱油看热闹的。

    那么,这些人口中的八卦就会有千差万别,若是想了解事情的真相,那么不妨把这些八卦新闻的共同点找出来,赞成者和反对者都认同的点,想必其真实性一定不会低了。

    等了解充分了之后,再去听听当事双方的描述,那么,距离真相也就很近了。

    这个技巧是p&g的培训师章航在做客户分析技巧时讲到的,朱小君此刻灵活应用到了危机处理上,你还别说,效果真不赖。

    不过半个来小时,朱小君便弄清楚了此次事件的一个大概。

    患者是一个年近古稀的男性老人,二十年前就罹患了老慢支肺气肿等肺部慢性病,因为就住在华海医院的附近,所以,当华海医院开业后,这老头变成了华海医院的一名老病人。

    昨晚上大概十点多,老头在家里突然发生了呼吸不畅、憋气等症状,硬撑着给孩子们打了电话,等孩子们赶到的时候,老头已经快不行了。

    等到孩子们七手八脚把老头弄到了华海医院的呼吸肿瘤科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当晚值夜班的皮医生已经进了值班室休息去了。

    夜班护士见来了急诊病人,第一反应是去值班室叫皮医生,皮医生出来后,检查一下病人情况,然后摊了摊双手,告诉了老头的家人,老头已经不行了。

    老头的那几个家人当时要求皮医生抢救老头,于是,又因为值不值得抢救,先交还是后交抢救费的问题,双方发生了一些扯皮。

    后来,虽然皮医生屈从于病人家属,象征性地做了下抢救流程,但这颗仇恨的种子,已然种在了病人家属的心中。

    今天一早,不到七点钟,一大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涌进了华海医院的呼吸肿瘤科,噼里啪啦把护士站和医生办公室给砸了一通之后,还把皮医生揪了出来,当着全科病人的面,把皮医生羞辱痛扁了一顿,之后,又把皮医生堵在了医生办公室,扬言要求医院当家人出来跟他们对话,如果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那就等着给皮医生收尸。

    朱小君听到这儿,忍不住笑开了,说来说去,全都是一个钱给闹的。

    “那他们想要多少钱啊?”朱小君装成了看热闹的,插嘴问了一句。

    一位大妈伸出了两根手指,很是神秘地答道:“两百万哦!”

    朱小君笑了笑:“才两百万啊,不多……”

    大妈撇了下嘴:“还不多啊!要是医院真赔了那么多,我都想死的那个是我。”

    旁边一位戴眼镜的男子喷道:“依我看,刚才这小哥说得对,就该狠狠地杀一把这家医院,这些白狼……心黑的很啊!”

    另一位老汉附和道:“那可不是嘛!就说那个被扣起来的医生,也太不负责任了不是?哦,人家没交钱就不抢救了?这要是换了他自己家的人,还有这回事么?”

    有起哄的调侃道:“那说不准,现在巴不得自个老爹赶紧归西的人多了去了!”

    朱小君趁空档又问了一句:“那医院就没报警么?”

    方才的那位大妈道:“警察早就来了,不过啊,就是只看热闹不说话,呵呵,人家也犯不上得罪那些病人家属啊!”

    朱小君听了,笑笑没说话,转脸离开了。

    现在,他需要再听听医院官方对这件事的看法。

    因为宫琳打过招呼的缘故,所以朱小君受到了华海医院医务处王处长的热情接待。

    从王处长嘴巴里说出来的事情经过,跟朱小君了解到的相差不多,只是在当晚和病人家属之间的矛盾上,王处长的说法略有不同,他的说法中,皮医生和值班护士并没有要求病人家属先去缴纳费用,而是说病人因为呼吸停止过久,已经没有了抢救机会,再做抢救,都是白花钱。

    朱小君又问了王处长现在警方的态度是什么。

    王处长颇为愤慨地对朱小君抱怨道:“警方?他们那些人,看热闹都嫌累,还会怎么帮咱们?”

    朱小君皱了下眉头:“可是,闹事的那帮人扣押了皮医生,限制了皮医生的人身自由,这已经上升到了刑事案件了呀!”

    王处长原以为宫琳介绍来的这位朱小君先生是哪方神圣哩,可一见面才知道,朱小君原来不过也是个从事医疗行业的人物,这期望值顿时打了个半价,这会子又听到了朱小君这般教条主义的说辞,剩下的那点期望值也没了。

    只是碍着宫琳的面子,王处长依旧对朱小君保持了客气的态度。

    “警方说,要我们先跟患者家属对话,把医疗纠纷解决了,然后再追究刑事责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