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03章 谈判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帮闹事者先是被朱小君的一嗓子给镇住了,然后又被朱小君电光火石般击倒两人的技能所吓到,因此,在面对王处长的邀请的时候,都显得唯唯诺诺,没有人敢出头。【愛↑去△小↓說△網w  qu 】

    王处长随即把这种情况汇报给了宫琳。

    有了朱小君在身边,宫琳哪还愿意伤脑筋去思考,于是直接把问题甩给了朱小君。

    “让王处长找科里的人了解一下,看看当时是哪几个对皮医生下手重下手多,不用怕认错了人,也不必跟他们过多纠缠,指认了是谁,就把谁给揪来。”

    朱小君的指示发出去没多久,王处长便领着三个垂头丧气的哥们走进了医务处的会议室。

    “你们跟患者都是什么关系呀?”会议室中,朱小君居中,宫琳及其下属几个分坐在两边,六七个人面对着那三名闹事者。

    “嗯……是我叔。”其中一个闹事者唯唯诺诺地回答了。

    “那你们两个呢?”朱小君不温不火地继续问到。

    “嗯……啊……也是我叔。”剩下的那俩人的表情显得有些慌乱。

    “哦,那你们的叔叔姓什么叫什么?”

    “……”

    “怎么,不知道吗?我来提醒一下,是不是叫朱小君啊?”

    “嗯……对,对,对!”

    宫琳在一旁隐忍不住,率先笑了,一众手下在宫琳的引领下,也跟着爆发了大笑。

    “小君,你能别瞎闹吗?”宫琳话明明是责怪,可听上去却像是鼓励。

    朱小君淡淡一笑,手指着对面三个人道:“他们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这仨货跟患者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十有八九是患者家里人找来的帮手,这种人叫什么来着?”

    宫琳接道:“职业医闹!”

    “对,职业医闹!”朱小君点了点头,转而对那仨道:“说吧,患者家属给了你们多少钱?”

    那仨货居中的一位连忙否定:“没,没有,真的没有,我们要是拿了患者的钱,我们哥仨就是乌龟王八蛋。【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和宫琳对视了一下,彼此都有些笑意。

    医闹这种事是近十年才逐渐流行起来的。多年之前,如果病人在医院受到了委屈,得到的治疗不当并造成了不良后果的话,按照流程首先应该向医院的医务处提请申述,或直接向当地卫生主管部门提交诉讼。然后由卫生主管部门组织医疗鉴定,判定事件是属于医疗技术事故还是医疗责任事故。

    但是,因为行业的壁垒,参与鉴定的专家团百分百都是由当地的医疗专家所组成的,面对同行的麻烦,那些参与鉴定的专家们往往会睁只眼闭只眼,能盖则盖,能捂则捂。以至于明明是一个医疗责任事故,到最后的鉴定结果变成了技术事故,或者是明显的技术事故,最后演变成了没有事故。

    那个时候,患者确实是个弱势群体,含了冤,却无处伸冤。

    后来,人民法院的功效出现了,受了委屈的患者开始越过医疗鉴定这一环节,直接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而法院往往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先和和稀泥,然后醒木一拍,让医院赔点钱了事。

    医院也懒得跟患者做过多纠缠,一般赔个三万五万的也就认了。

    这个阶段,那些专门从事医疗官司的律师,都大赚了一把。

    再到后来,人们觉得到法院起诉过于麻烦,而且,法院并不支持患者的大额赔偿要求。你若是想得到十万块的赔偿,那么在提起诉讼的时候,就必须把要求提高到五十万甚至更多,这中间的差价,那就是法院拿来做好人当业绩的。

    因为法院要收的诉讼费可是按照你的赔付要求来计算的。

    所以,全世界智商最高的民族开始转变对策。

    这时候,专业医闹出现了。

    医院并不怕打官司,哪家医院都养了一帮闲人,哪家医院都常规聘请了一个律师顾问团队,一年打一场官司也是打,一年打十场官司也还是那些人。但是,医闹就不一样了。

    十几二十几个人,扯着横幅,打着小旗,把医院大门一堵,喊喊冤,叫叫屈,把医院的种种‘恶行’控诉一番。医院的秩序顿时乱了,那损失的钱财,可不是个小数。

    所以,医院的院长们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往往会对医务处的负责人指示,尽快解决问题,能少赔点就少赔点,实在不行,就答应了算球——反正那钱也不是咱自家的。

    跟医院闹事那可不是件轻松的活,得干的热闹干的火爆才能使医院的态度迅速屈从下来,而一般患者的家属,一来是经验不够,二来是精力不足,往往是虎头蛇尾,经不住医院的一个‘拖’字诀。

    于是,专业从事医闹的职业横空出世了。

    从策划,到实施。从占领医院大门,到跟医院展开谈判。职业医闹们为广大患者提供了一条龙的优质服务。

    发展至今,全国专业从事医闹产业的人员已经不下万人,他们每天游荡于各大医院的各个公共场合,以其敏锐的触觉,去感知每一家医院的每一个科室的医疗纠纷的隐患,一旦发现,便立即向患者家属展开游说。那一刻,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患者或患者家属来说,医闹的存在仿佛就是包青天在世,海大人重生。

    这个阶段中,各级政/府的领导们只顾着抓经济抓鸡滴屁,哪有闲心来思索这等屁事的应对策略,对相关部门的指示也往往就是一句话:只要不影响了和谐!

    啥叫不影响和谐,那就和稀泥呗,于是,警察也就养成了对医闹的睁只眼闭只眼的职业习惯。一来二去,助长了医闹们的气焰。

    猖獗起来的医闹们为了提高自身团队的工作效率,那么就要在一个‘如何闹’的问题上下功夫。此时,医院也在提高自己应对医闹的策略,比如,我开两个大门,你们堵住了一个,我还有另一个。

    医闹们若是跟医院去比堵大门的本事,那可就太掉价了!

    因此,医闹开始升级自己的闹事方式,从0版本的堵大门升级到了0版本的打砸行为。

    这一次,华海医院遇到的便是典型的职业医闹组织策划的医疗纠纷案。

    这帮人几乎全都是当初在火车站混饭吃的小混混,两年前,这帮混混中的几个玩夜活的伙计瞎了眼,玩了一个有着省人大代表头衔的小老头,小老头很有资历,被玩了之后的第二天,便找上了彭州市最高领导的办公室。

    最高领导一声令下,彭州警方只用了三个小时便宣告破案,那几个瞎眼小混混全都被抓,为首的那个被判了八年的牢房。之后,警方又以雷霆手段,把火车站的那帮小混混全都清剿了一遍。

    幸运的漏网之鱼再也不敢到火车站去干黑活了,于是便转了行,操持起医闹这个行当来了。

    朱小君虽然没混过****,但五年大学经常往返于彭州和省城之间,对那帮混火车站的小混混们,多少都有些脸熟。刚才一进了呼吸肿瘤科的医生办公室,朱小君便认出了其中几个,所以,他临时改变了态度,从原来想认真倾听的打算,变成了干脆利索摆平这帮人的行为。

    “既然你们说你们没拿患者的钱,那我能把你们理解成为病人打抱不平么?”朱小君面带笑容,不紧不慢地说着。

    那仨货也是多次进过局子的老革命了,对自己的医闹行为也都有着成熟的一套解释:“那患者是我家老爷子的一个病友,大家都认识,都是朋友。昨天……”

    朱小君敲了敲了会议桌,打断了那家伙的解释:“你想说的话我都知道,我就是问你,你们是不是为了给患者打抱不平才做的今天这事?”

    那仨货面面相觑,过了一小会,才由居中的那位做了回答:“嗯,算是这个说法吧!”

    朱小君笑开了,笑着笑着突然又本起了脸来:“别说什么算是吧,就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那伙计怔了一下,诺诺应道:“是!”

    朱小君忽又笑开了:“那么你们一定认为你们今天的行为是没什么错的喽?”

    仨货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怯怯地点了点头。

    这仨也是没办法,他们已经被朱小君给吓到了,不敢在朱小君的面前耍嘴皮。

    “既然你们认为打抱不平没有错,那好,你们今天殴打了皮医生,而皮医生刚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也准备为皮医生打抱不平。好吧,你们三个一起上,咱先吧这打抱不平的事了结了,再来谈判也不迟!”

    别说三打一,刚才在那间医生办公室中,十好几口子面对朱小君一个的时候,也没人敢动手,现在让他们仨跟朱小君干一场,那不是等挨打还能是什么呢?

    要是挨顿打能把这事了结了,倒也划算,可那个凶神恶煞一般的朱小君不是说了吗,打完了再谈。也就是说,挨完打了,事情还得继续,人家说什么时候不高兴了,自个还得继续挨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