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04章 好办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仨货想明白了这个道理,立马犯起了难为。【愛↑去△小↓說△網w  qu 】

    答应了朱小君,挨顿揍等于白挨!

    不答应,自个又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来搪塞对方。

    虽然在道上并不是什么硬茬,但毕竟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早就养成了可以挨打但不可丢面的个性。

    怎么办呢?

    朱小君看穿了那仨货的复杂心态,又敲了敲桌子,提醒道:“怎么?你们打人时候的那股狠劲跑哪去了?这会子怎么就认怂了?”

    居中的那货终于叹了口气:“我们认栽了,要打要罚,你随便吧。”

    朱小君眯起了双眼:“那你们是想挨打还是挨罚呢?”

    要打要罚悉听尊便,这原本是在道上混的人在认栽时给自己留上一条裤衩遮羞的套话,可是,朱小君并不是道上的人,也不会按照道上的习惯来把剧情延续下去,他居然把选择权踢还给了对方。

    这一脚踢回去的明面上是选择的权利,实际上却是那仨货的遮羞底裤。

    “我们……认罚!”居中的那货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了破财免灾。

    朱小君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而对宫琳问道:“你估计皮医生的治疗得需要多少钱呢?”

    宫琳虽然不懂医学,但在医疗圈混久了,对各种疾病的治疗费用大致还是了解的。像皮医生那样,看上去虽然被打得很惨,但还能自己走出来,就说明受到的仅仅是一些皮肉伤,在医学上被称作软组织挫伤,其治疗无非就是外伤口清下创,然后补充一点体液,最过分,也不过就是打上两瓶白蛋白。这一整套下来,虽然也不是个小数目,但怎么也超过不了两万块。

    “那……总得有个五六万吧!”宫琳心领神会,以为朱小君是打算讹上那几个医闹一把,于是便把费用往上虚报了很多:“再加上护理费,误工费什么的,七七八八加一块,怎么着也得十万块吧。”

    这个开价已经够坑的了,可朱小君还是不满意:“你还没算上皮医生的后期康复治疗呢,那可是个大头啊!身体康复,再加上精神康复,依我看,怎么着也得花上个五六十万才能完全康复啊!”

    朱小君这口价码一开出,那仨货基本上傻了眼。

    这一下子要掏出去五六十万……那还不如挨顿胖揍呢。

    这他妈跟道上的规矩不一样啊,在道上混,多大的事就有着多大的价,像他们这样把人给痛扁了一顿,但并没有伤筋动骨,更没有见红致残,一般要是赔钱的话,也不过就是一两万块的事,就算对方的来头很大,讹了一把,那也绝对不会超过五万块。

    可朱小君一张口就是五十万……好吧,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还就不信他朱小君真能要了自个的命!

    那仨货用眼神合计了一下,然后由居中的那位表了态:“我们哥几个是认栽了,但也没你这种讹人的,我们最多出三万块,要就要,不要拉倒,你爱咋地就咋地。”

    朱小君呵呵一笑:“哟呵,还杠上了是吧?王处长,去把全院的医生召集起来,他们不是说爱咋地咋地吗,那咱们就到医院大门口,让彭州的老百姓看一看,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会有个什么下场!”

    朱小君说话的口气是越发严肃,说完了,铁青着脸,拂袖而去。

    紧跟着,宫琳也站了起来,带着她的高层管理们,鱼贯而出。

    王处长已经很久没这么解气过了,他跟在了最后,临出门的时候,冲着那仨货指了指:“唉!你们呀……你知道他是谁吗?连吕保奇瘸四喜这种人,都尊他为座上宾啊!”这王处长果真是个有眼色的人物,就那么短的一点时间,他居然打探到了朱小君的底细。【愛↑去△小↓說△網w  qu 】

    那仨货虽然不认识朱小君,但吕保奇和瘸四喜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听了王处长的话,当即愣住了。

    连吕保奇和瘸四喜都要尊为座上宾的人……那得是个怎样身份的大人物呀!

    这万一就像两年前他们一块混火车站的那几个哥们,不长眼得罪了一个省人大,结果弄出了一串坐牢的……这一次,若是那个朱先生也像上回那样……

    那仨货不敢想了,急忙连滚带爬追了出去。

    可是,朱小君他们却在楼道的拐弯处身形一闪,再追过去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找人对那些混混来说原本不是什么难事,大不了一间房们接着一间房门地砸开或踹开就是了,可是今天却不一样,他们是打心眼里真的怕了朱小君,哪里还有平时的威风呀。

    在王处长的办公室中,宫琳坐了主座,朱小君坐到了主沙发中,王处长又从房脚处拎出了几张折叠椅,安排了所有人都坐了下来,之后又赶紧拿纸杯为众人冲茶倒水。

    “小君,你还真打算让他们赔钱么?”宫琳一落座,便开口问道。

    “怎么?不该赔钱么?”朱小君接过了王处长递过来的水杯,顺势在王处长的手背上点了点,以表示感谢。

    王处长对朱小君报以了崇高的敬意,并接着朱小君的话道:“依我看,咱们就该狠狠地收拾收拾他们!”

    宫琳皱了皱眉:“可是,这样一来,彭州的老百姓,谁还敢到咱们医院来看病呢?”

    这倒是个朱小君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在老百姓的眼中,是没有医闹和患者之分的,即便你苦口婆心给他们解释了一天一夜,他们还是会认为,受了屈的患者就得医闹,而医闹就是受屈患者的战友。你医院若是把医闹给怎么怎么了,那老百姓会怎么看你医院呀,说不准就会给你扣上个被黑社会控制了的医院。要真是那样的话,那么这家医院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宫琳的提醒,使得朱小君陷入了沉思。

    众人也被宫琳的提醒引发了思绪,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了起来。

    而宫琳则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沉思中的朱小君。

    最高领导不说话,而且最高领导的注意力也根本不在讨论中,因此大伙的讨论也就降了温,直到最后都闭上了嘴巴,跟着宫琳的眼神,一起注视着朱小君。

    “咦?你们怎么不说话了?”朱小君被突然到来的安静给惊醒了。

    宫琳笑道:“我们就算都是诸葛亮,加一块也比不上你一个朱小君啊!”

    朱小君摆了摆手:“拉倒吧,我现在这脑袋瓜子就跟个臭皮匠似的,思绪非常混乱,也不知道是怎么啦……”说着,朱小君像是想到了什么:“王处长,还有各位,你们谁身上带烟了?”

    当即便有三个人从兜里掏出了烟来。

    朱小君乐了:“你们这三位啊,真虚伪,怎么,当着你们宫总的面不好意思抽烟啊?都点上吧,屋里有了烟味,或许可以帮助我思考问题。”

    但众人只是笑笑,并没有就此点上了烟。

    直到宫琳开了口:“朱总让你们抽,那你们就赶紧抽呀,不然的话,他要是甩手不帮咱们了,那帮小混混还不得上了天?”

    那几个烟鬼听了宫琳这么说,这才凑到了一起点上了烟。

    没几秒钟,房间里便充满了香烟的烟香。

    朱小君也跟着点上了烟,回到了他惯有的思考问题的状态中。

    一根烟没抽完,朱小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想到好办法了?”众人当中,宫琳自然是最了解朱小君的,一见他的脸色,便知道朱小君肯定是想出了好的对策。

    “嗯,其实很简单!”朱小君摁灭了手中的烟头,站了起来:“咱们把医闹和病人区分开,分别对待,我去找《彭州热点》栏目组做一档节目,专门来讨论一下如今日益紧张的医患关系,就把这次事件当成一个切入口,再拉上其他医院的几个专家,大家坐在一起聊一聊,沟通一下。不光能妥善解决了这个麻烦事,顺便还能给你们华海医院做个广告。”

    自打民营医院被禁止了电视广告,唐氏的上上下下就从来没指望过能在地方电视台上露下脸,而朱小君想出的这个方案,不光能很好的解决了刚才的那种矛盾,还顺便能让华海医院在彭州电视台中最火爆的节目露下脸,这对唐氏的几名高管包括宫琳在内都感到无比的兴奋。

    还没等宫琳表态,那几名高管便控制不住自己了,纷纷地对朱小君洋溢起了赞美之词。

    等大伙稍微安静了一点,宫琳才开口:“朱总啊,有时候我就在想,你这个脑袋瓜子里到底装的是不是正常人的脑细胞哪,怎么那么棘手的问题,到了你这儿,也就是难为了半根烟的功夫呢?”

    此刻,原本是已经把装逼神功练到了第九层的朱小君的最佳装逼时刻,按照常规发展,朱小君理应爆出一句或是几句很牛逼的话来。

    然而,他却突然哑巴了,居然没搭理宫琳,而是从桌面上捡起了半包烟,抽出了一只,点上了火,踱到了窗户边。

    整个过程,一言未发,就像是心事重重,根本没注意到众人对他的赞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