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07章 再出事故
    朱小君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其根本想法并非如此。

    这厮的真实想法是好久没跟宫琳那啥了,以宫琳的性格,一旦她接下了这个活,就有可能会耽误很晚,甚至会忙活上一整夜。

    那得多亏啊!

    好在宫琳很顺畅地接受了他的意见,这使得朱小君感觉很惬意,躲到了一边,摸出了手机,他要先定个饭店跟宫琳好好地吃顿晚饭,然后再找家酒店……

    一想到酒店,朱小君忽然想起了世纪名都,那里,还有个黄莺在等着自己。

    头,顿时大了。

    这还不算啥,更恐怖的是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刘燕打来的。

    朱小君长叹一声,在心中哀嚎道:“这岂不是要了本少爷的老命了不是?”

    哀嚎又有个什么用呢?哀嚎完了,该接电话还得接。

    “小君,你还在彭州么?”

    “嗯……在吧!”朱小君原本是想借着刘燕的话撒个谎,说已经离开了彭州,可是谎言到了嘴边却吐不出来,硬生生改成了实话,却改得不伦不类。

    “那你今晚上有空么?”

    “嗯……有吧!”朱小君神使鬼差地又说了句实话。

    “那你能来我家里一趟吗?舅妈有事情要跟你说。”

    “嗯……好吧!”

    挂了电话,朱小君仰天长叹,刘燕是应付完了,可该怎么面对宫琳呢?那个女人可不像刘燕和黄莺那么好对付,别看她整天一副笑吟吟地职业模样,可肚子里想的是啥,可就不好猜测了。

    朱小君有理由相信,宫琳其实是理解了自己为什么不让她参与王处长工作的真实意图的,尤其是他刚才躲到一边想打电话订餐位的时候,在经过宫琳面前时,还朝她挤了挤眉弄了弄了眼。

    小说里的那些故事原来都是骗人的!

    苦闷郁闷并且烦闷的朱小君逛荡去了洗手间,方便之后,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第一眼,那镜中人真不是个东西,脚踏三只船,活该遭罪!

    第二眼,那镜中人真是委屈,为什么就得规定一个男人不能同时爱上三个女人呢?

    第三眼,那镜中人真是英俊真是帅,怪不得会有那么多女人能喜欢上他……

    刚被自己陶醉上,宫琳的一个高管手下进了厕所,一见到朱小君的姿态,忍不住愣了一下:“朱,朱总……您……”

    朱小君连忙掩饰尴尬,笑道:“你是不是想说,您亲自来上厕所了?”

    那哥们却不能理解了朱小君的幽默,颇为紧张地回应道:“哦,不,我的意思是说……宫总正四处找您呢!”

    朱小君笑了笑,没再说话,对着镜子捋了捋头发,然后径直出去了。

    刚出了洗手间,迎面便遇上了急匆匆的宫琳。

    “听说你找我?”朱小君心里虽有些慌乱,但脸上还得装成个没事人。

    “小君,对不起,晚上我不能陪你了,我还得去江汉市,我们在那边的一家医院,也出了一起医疗纠纷。”

    朱小君两眼一瞪:“靠!怎么这么巧呢?这样吧,你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做什么了,等明天我陪你一块飞过去……”

    宫琳摇了摇头:“我已经订好了航班,江汉那边的事情比这边更棘手,再说,这边也实在是离不开你啊……小君,等我忙完了这阵,再好好地陪你……”

    “等等!”朱小君拦住了宫琳:“你怎么说那边的事更棘手呢?那你过去岂不是更危险?”

    宫琳笑了笑,笑容中稍带些苦涩,但更多的是欣慰:“那边倒没什么危险,可出事的病人,却是个在当地很有势力的人物,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死在了手术台上。”

    朱小君思忖道:“你们江汉那边是个心胸外科医院,做心脏外科手术,死亡率原本就很高呀。”

    宫琳微微摇头:“病人只是做了个心脏介入,放了一个支架而已。”

    心脏介入这种手术,看上去很高深,但实际上对医生而言,要比传统手术简单了许多。它只需要在股静脉上开一个小口,然后把导管插进去,顺着静脉走向,将导管放置到心脏的病变部位,然后再通过导管,将需要放置的医疗器械放置到病变部位。

    这类手术,除非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意外,否则的话,一般都不会出现什么严重的并发症。换句话说,其安全性甚至比横穿马路还要高。

    “那病人家属是什么态度”朱小君很是担心。

    “病人的儿子在江汉是个实业家,而病人本身是个老干部,据说还参加过抗日战争。”宫琳拢了下头发,顺便揉了揉额头:“他们没提赔偿,只是要求和医院展开对话,时间就定在今晚上。上帝保佑,但愿航班不会误点。”

    朱小君想了想,这种情况的确不适合他出面,于是便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老天爷还是很讲究的,你看这天气……”朱小君原本是想安慰宫琳,可是一提到天气便卡了壳,因为那淅淅沥沥的冬雨从夜里到现在就几乎没停过:“没关系,这种天气并不影响航班,航班怕的是雷电。”

    宫琳抿着嘴,发了声鼻音:“嗯!”

    朱小君又道:“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慌乱,要冷静。”

    宫琳咬住了下嘴唇,用力地点了下头。

    “等谈完了,如果时间还可以的话,给我打个电话,如果实在太晚了,你就早点休息,等明天再打也不迟!”

    宫琳咬紧了下嘴唇,红了眼眶,用力地连着点了几下头。

    在这一刻,宫琳已然不是了那个曾叱咤医疗行业的唐氏集团的总经理,而变身成了一个即将远门求学的小妹妹,正在聆听大哥哥的教诲。

    在这一刻,朱小君陡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责任心,一种超越了荷尔蒙的情感迅速在大脑中肆虐起来,那是只有亲人之间才会产生的情感。

    宫琳带着两名最得力的部下离开了。

    朱小君站在华海医院的住院大楼的顶层,目送着宫琳离去的背影,心中暗自发了个誓言,此生,哪怕最终成不了夫妻,他也要呵护保护爱护宫琳一辈子。

    没多久,兰欣带着一名策划来到了华海医院,朱小君随便找了个理由躲了起来,并没有跟兰欣打照面。而兰欣公事公办,跟王处长见了面,便全身心投入到了这档栏目的策划中。

    眼看着事情进展的都比较顺利,朱小君又落到了无事可做的地步,于是便打了声招呼,离开了华海医院,去了刘燕的家。

    自打吕保奇离开后,这幢别墅便很少有外人来,刘燕舅妈和刘燕,以及一个小保姆,三个女人住了一幢偌大的房子,更显得空旷冷清。

    朱小君进家的时候,刘燕正和小保姆一块看韩剧,见到朱小君进来,刘燕仍旧没放下她的电视,只是指了指楼上,便算作跟朱小君打过招呼说过话了。

    朱小君理解了刘燕的动作,那意思是舅妈在楼上,是她要找你。

    小保姆出于礼节,要领朱小君上楼,但被刘燕一把给拉住了。

    朱小君苦笑了一下,只好一个人去了二楼。

    刘燕的舅妈看上去气色还不错,根本不像是个得了肺癌的病人。

    “伯母的气色很不错,嗯,最近有没有复查啊?”进了屋,朱小君和随意地跟刘燕舅妈打了声招呼。

    刘燕舅妈带着笑,坐在了一张大椅子中,指了指侧面的沙发:“小君来了啊,做啊,桌上有饮料,随便喝点吧。”

    朱小君坐了下来,随便拎起了一瓶饮料奶,打开后喝了两口:“伯母,燕儿说您找我……”

    刘燕舅妈颔首道:“是啊,好久没见到你人影了,听燕儿说,你这两天刚好在彭州,于是伯母就想把你叫来,聊聊天。”

    朱小君笑了笑:“是我不好,应该经常来陪陪您的。”

    刘燕舅妈摆了摆手:“你们年轻人忙,伯母知道,燕儿还有他文叔帮忙打理公司,而你却要一个人忙里忙外的。”

    朱小君借坡下驴顺势说道:“是啊,公司最近刚融了一笔款子,准备上个新项目,这里里外外啊,都是烦心事。”

    刘燕舅妈笑道:“再烦,那也得撑住啊!小君啊,你吕叔一直夸你是个人才,你可不能辜负了你吕叔的期望呐!”

    朱小君点头道:“嗯,我懂,我一定会努力。”

    稍顿了下,刘燕舅妈又说道:“燕儿是个苦命的孩子,今后你可要好好地待她。她呀,被你吕叔给宠坏了,有点小脾气,你一个大男人,别跟她计较。”

    朱小君又点了下头。

    心里则暗忖,刘燕这点小脾气算个毛啊,要知道本少爷可是在禽兽那种大脾气的娘们手下煎熬了十多年挺过来的呀!

    “唉……”刘燕舅妈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你说,保奇要是还在彭州的话,那该有多好哇!”

    朱小君心里不由得一惊,刘燕舅妈说的是还在彭州而不是还活着……

    “伯母,你又想起吕叔了?放心吧,吕叔在天堂之上,都会看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