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08章 无端受冤
    “天堂?是啊,我怎么忘记了,保奇他已经去了天堂了。”刘燕舅妈低着头呢喃着,忽又抬起头来,注视着朱小君,问道:“你吕叔走的时候,安详么?没遭罪吧?”

    朱小君心里一紧,这老人家莫非是神智出了什么问题?

    “伯母,吕叔他走的时候……”

    刘燕舅妈打断了朱小君:“保奇走的时候,你不在就在他身边么?”

    “伯母,吕叔他是出了车祸,那时候,小君并不在吕叔的身边。”朱小君来到了刘燕舅妈的身边,半蹲着,握住了老人家的双手。

    “哦,保奇是出车祸了,是在申海出的车祸么?”

    朱小君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意识到,刘燕舅妈并没有出现什么神智上的问题,相反,她很清醒,之所以会这么做,一定是有着一种什么样的怀疑。

    “伯母,您记错了,吕叔出车祸的地点,就在彭州附近!”

    刘燕舅妈反过来握住了朱小君的双手:“傻孩子,我跟保奇是二十多年的夫妻,他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我呢?小君啊,保奇在申海住的那幢房子是你给他置办的吧?”

    事到如今,朱小君知道,再瞒下去也是徒劳,只得点了点头。

    “用那袋钻石买下申海的一幢别墅,倒也不亏!”刘燕舅妈淡淡一笑:“那幢别墅选的还真好,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人都很难知道的。”

    朱小君点头应道:“吕叔想安静,不想被别人惊扰到,所以才会选了那幢别墅。”

    说这句话的时候,朱小君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假如刘燕舅妈一早就知道了吕保奇的这个金蟾脱壳之计,那么她也一定会一直坚持着装不知道,一直会等到吕保奇向她发出可以见面的信号。

    反之,如果是刘燕舅妈刚刚才醒悟过来,才知道了吕保奇还活在人世,那么她一定不会是现在的这种状态,她理应是欣喜若狂才是。

    然而,从刘燕舅妈的脸上表情中,能读到的只有悲伤。

    “伯母,对不起,我知道不该瞒着您,可是,吕叔当时的情况……”

    刘燕舅妈拍了拍朱小君的额顶,打断了他的话:“我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这么做,可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样对待你吕叔,小君啊,能跟我说说这是为什么么?”

    朱小君顿时纳闷了,他对吕保奇可谓是仁至义尽,虽然吕保奇遭了难,而且之后的朱小君也已经不再需要吕保奇的支持,但他对吕保奇仍然充满了敬意。如果,刘燕舅妈说的是他为什么对吕保奇那么好,这在逻辑上说不通,而若是反过来,朱小君又想不出他有哪一点对不住吕保奇。

    正困惑,又听到刘燕舅妈幽幽叹道:“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逼死了你吕叔?”

    刘燕舅妈的声音并不大,但钻进了朱小君的耳朵里,每一个字节仿佛都是一颗炸雷。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朱小君抑制不住地激动,双手一下子攥住了刘燕舅妈的手腕:“吕叔他……怎么啦?”

    刘燕舅妈闭上了双眼,从眼缝中滚落出两颗晶莹的泪珠来。

    “保奇这次是真的死了……”刘燕舅妈尽量忍住了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依旧抑制不住自己的抽噎:“老冯说,是你逼死了你吕叔!”

    事说明白了,朱小君心中的震惊反而减弱了,他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松开了手:“你信么?”

    刘燕舅妈哀怨地看了眼朱小君:“不信!又不敢不信!”

    朱小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确信,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冯叔的原话是怎么说的?”

    刘燕舅妈没有接话,而是抹了把眼泪,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照片来。

    这张照片是朱小君和吕保奇唯一的一张合影,那还是他成功地调解了吕保奇和瘸四喜之间的矛盾后,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时拍摄下来的。照片中,吕保奇笑得很轻松,还把胳臂搭在了朱小君的肩上,照片的一侧,瘸四喜也露出了一张笑脸。

    朱小君接过照片,瞄了眼正面,随即又看了反面。

    反面上,工工整整写了九个字:小君,你本不该如此啊!

    “这确实是你吕叔的亲笔字,老冯说,你吕叔最近这几天总是拿着这张照片看……昨天,老冯出去了一趟,等他回来,你吕叔就……”刘燕舅妈连着深呼吸了几下,这才平复了下来:“他就开枪自杀了……老冯在整理你吕叔的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你吕叔在这张照片后面写的字,于是就拿了回来见我了。”

    朱小君顿时理解了刘燕舅妈的心情。

    最近这几个月,朱小君忙活的事情可不少,又跟着朱天九去了山里,出山之后又只顾着跟那批新穿越者斗类肿瘤病例,几乎把近在眼前的吕保奇给忘记了,别说露个面去探望一下,就是连电话也没打上一个。

    因此,这些日子间,在吕保奇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朱小君是一无所知。

    而照片上的那行字,基本可以确认就是吕保奇的亲笔,这句话的明面意思也是明确不过的,吕保奇的确是在抱怨朱小君,而且,吕保奇在自杀前还总是拿着这张照片看,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是朱小君的某种行为使得吕保奇丧失了最后的活下去的信心。

    只不过,无论是老冯还是刘燕舅妈,对朱小君还都是比较有好感的,不愿意就这样一口咬定吕保奇便是因为朱小君而死。

    “伯母,冯叔呢?我想跟他谈谈,吕叔他一定是遭遇了什么特别的压力,否则的话,他绝不会选择自杀的。”

    “你冯叔是不会出来见你的,小君,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把你吕叔给逼的走了绝路了啊!”刘燕舅妈凄惨的语音使得朱小君的心头猛然一颤。

    什么事?

    朱小君紧锁着眉头,开始飞速思考。

    可是,思维的线条却在这一刻发生了紊乱,诸多事,诸多人物,纷纷杂杂,交织在一起,又怎么能在短时间内捋个清楚。

    朱小君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只有冷静下来,才能从众多头绪中找出最关键的线索,才能分析出吕保奇之所以走上绝路的真实原因。

    “伯母,我必须见到冯叔,是他陪着吕叔度过了最后的时光,也只有他最了解这些日子在吕叔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换句话说,吕叔的自杀,冯叔他脱不开关系,甚至,我都有些怀疑他。”

    刘燕舅妈陡然一震:“你怀疑你冯叔?不,不,你冯叔对你吕叔的忠诚,那是经历了三十年风风雨雨的考验,他是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吕叔的事情来的。”

    朱小君摇了摇头:“我不是说冯叔会做出对不起吕叔的事,我是说我怀疑冯叔忽略了一些关于吕叔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往往才是找出吕叔自杀真相的重要线索。伯母,请听我一句,现在并不是应该怀疑谁或是不应该怀疑谁,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冷静下来,把各条线索捋捋清楚,这样才能找的到吕叔自杀的真实原因。”

    稍微一顿,朱小君又补充道:“如果,真的是我有意逼死了吕叔,那好,不用任何人动手,我自己到吕叔的坟前给他一个交代。”

    刘燕舅妈包含着苦楚轻轻地摇了摇头:“人都已经走了,就算查到了真相又能如何?小君啊,阿姨只是想求你一件事,不管之前如何,之后你若是能善待我家燕儿……就已经足够了!”

    朱小君苦笑道:“不查个水落石出来,我岂不是要始终背着这个恶名?这让我有何颜面去见燕儿呢?”

    刘燕舅妈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了解你的性格,也知道拦不住你,不过啊,阿姨希望你能把事情做的隐蔽一些,不要让燕儿知道了这些事。在美国的时候,燕儿得知了她舅舅出事的消息,哭的死去活来的,我真的不忍心再刺激到了她。”

    朱小君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伯母,给我十天的时间,我一定会查明事情真相,让吕叔在天堂之上不再担心。”

    朱小君在言语中用了一个担心,这是因为以朱小君对吕保奇的了解,认为这样的一代枭雄,除非是遇到了什么真的过不去了得坎,否则的话,绝对不会选择自杀这条路,他一定会奋起反抗,哪怕是拼个鱼死网破。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吕保奇选择了开枪自杀,这只能说明,吕保奇遇到的这个坎使他感觉到了绝望,绝望到连寻求一下朋友的帮助的欲望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一死了之。

    朱小君在想,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给吕保奇设下这道坎的人拿着什么人或事在逼迫吕保奇,逼着吕保奇走上了这条绝路。

    刘燕舅妈并没有注意到朱小君的措辞,她显得很疲惫,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小君啊,你下去陪燕儿吧,阿姨累了,想休息一会。”

    下了楼,看到刘燕仍旧守着电视机在追韩剧,朱小君还真能藏得住事,居然笑嘻嘻地跟刘燕坐到了一块,一起追起了韩剧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