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09章 片刻欢愉
    当晚,朱小君陪着刘燕留在了家里吃了晚饭。

    刘燕舅妈托词身体不太舒服,就没下楼来,而是让小保姆把饭菜送到了楼上。

    吃饭的时候,实际上也就是朱小君和刘燕两个人。

    刘燕问起了舅妈找朱小君的目的。

    朱小君打了个哈哈,说伯母就是单纯地想他了,想跟他聊聊吕叔的故事而已。

    刘燕信以为真。

    饭后,朱小君提议出去溜达溜达,顺便看场电影什么的。但遭到了刘燕的严词拒绝。

    “我才不上你的当哩!一出去就不知道把我给骗到哪去了……人家到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呢!”

    刘燕这么想,确实是误解了朱小君。

    朱小君只是心中比较郁闷,真的想跟刘燕一块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什么的,以便消除自己心中的郁闷之情。

    但刘燕的误解又不好解释,否则的话,引起了刘燕的好奇,朱小君反而是难以解释。

    于是,朱小君便顺从了刘燕的误解,做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那……好吧,我到外面花钱找个妹子陪我看电影去,我就不信,只要出的起钱,还找不到个顺眼的妹子?”

    刘燕白了朱小君一眼,然后咯咯咯笑开了。

    朱小君一脸纳闷:“你不生气?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刘燕笑着回道:“你不用花钱找妹子,就你那摸样,只要往街上一站,妹子会主动花钱来找你的,咯咯咯……”

    接着又玩笑了几句,刘燕便想着去追韩剧了,朱小君也就顺势向刘燕说了再见。

    这样也很不错,不是吗?毕竟在世纪名都还有个黄莺等着自己哩!

    一路上,朱小君都在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毕竟过了今夜根本不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事,和黄莺的这难得的连续两晚,更显得无比珍贵。

    然而,真等到赤膊上阵的时候,朱小君才发现,自己的修为还是差多了,乱七八糟的杂念一条条闪现于脑海,使得他状态奇差。

    身下的黄莺自然能感觉得到。

    待第一战勉强结束,黄莺关切地问道:“朱大哥,你有心事是么?”

    朱小君轻轻地将黄莺揽在了怀中:“没什么?就是有些累了。”

    黄莺伸出手来,摩挲着朱小君的胸膛:“我有心事的时候,就喜欢找个没人的地方,抱着我的布娃娃说出来,再烦恼的事情,只要能说出来,心情就会好很多。朱大哥,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布娃娃,好么?”

    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黄莺本就是个局外人,又是那么的乖巧懂事,刚好是个最合适不过的倾听者。

    朱小君低头轻吻了黄莺的额头,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述说起来。

    黄莺扑朔着双眼,卷缩在朱小君的怀中,认真地听着朱小君说出来的每一个字词。

    “你说,像吕保奇这样的枭雄级人物,怎么就会选择了自杀呢?我真是想不明白,如果真的是我做错了什么,给了他很大的压力,那么以他的性格,理应来找我相谈的啊?干嘛要神神秘秘地在那张照片上留下那么一句话呢?”朱小君絮絮叨叨说了一二十分钟,说到最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或许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无法说出口,于是便用了这种方法来暗示你呢!”黄莺起身拿了包烟,抽出了一支,放到了朱小君的嘴巴里。

    朱小君顺手点上了,这个时候,他的确需要用香烟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维。

    “难言之隐?”朱小君喷出了一口烟雾:“这倒是很有可能,吕保奇三十年来一直是高高在上,他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要重……”

    朱小君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就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因为他想到的居然是吕保奇戴了绿帽子。

    一巴掌拍完了,朱小君又给自己开始找理由。从理论上讲,吕保奇也不是没可能就不会戴绿帽子,刘燕的舅妈文芳,想当年在彭州的道上那也是一朵名花,拜倒在其裙下的名人猛士不敢说不计其数,那也是成片成群。

    那文芳能三十年如一日,对吕保奇始终是相爱如初吗?再说,吕保奇经历过的女人可不在少数,那文芳就不会偶尔产生一下报复之心吗?

    朱小君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灵光闪现出来的想法很是有可能,假如,那个老冯跟整日独守空房的文芳有了私情,而这个私情又被吕保奇给知晓了……

    朱小君又给了自己一巴掌,因为他随即便想到,以吕保奇的个性,如果遇到了这档子事情,首先要做的一定是宰了老冯和文芳,而不是自己一死了之。

    “朱大哥,你怎么了?怎么总是打自己呢?”

    朱小君苦笑一声,回道:“因为我想到了不该想到的。”

    黄莺伏在了朱小君的身上,轻轻地抚摸着朱小君的脸颊,俏皮问道:“那你想到了什么不该想到的东西?”

    朱小君一撇嘴:“绿帽子!”

    黄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倏的一下红了脸,捏起了小拳头,轻捶着朱小君的胸膛:“你坏!”

    朱小君呵呵一笑:“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小莺儿,你说,你是喜欢一个坏坏的朱小君,还是喜欢一个整天一本正经的朱小君呢?”

    黄莺侧着脸想了一会,突然红着脸咯咯咯笑了起来。

    “笑个什么呀?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黄莺仰起脸看着朱小君:“嗯……我喜欢……我喜欢……”

    朱小君伸出了双手,做成了魔抓状:“赶紧说,不然的话,我就要辣手摧花了。”

    黄莺忽地把头埋进了朱小君的臂弯里,娇然悄声道:“我喜欢在我身上的朱小君……”

    朱小君一把掀翻了黄莺,然后压了上去,低头附耳道:“只上不入,入而不动,动而不猛,猛而不久,看你还喜欢不?”

    黄莺吃吃笑道:“你能管的住自己么?”

    朱小君嘿嘿一笑:“试试?”

    黄莺回道:“那你不许故意躲开!”

    朱小君应下了。

    黄莺卷缩了身子,向朱小君的身下滑了下去……

    一股强烈的酥麻感从胯下之处袭上全身,朱小君忍不住哼哼了起来。这种方式并不是朱小君的第一次,以前在大保健的时候,就曾多次尝试过。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是如此的奇妙,真的令朱小君体会到了什么叫欲仙欲飘。

    奇妙无比的欢悦感赶走了所有的烦闷情绪,朱小君只觉得浑身的毛细血管全都喷张开了,尤其是他的某个局部,更是膨胀地要命,似乎不释放出来的话,很有随时爆炸的可能。

    黄莺根本没考虑给予朱小君立即释放的机会,她顺从了朱小君的体位变化,但一直没有放弃了她的目标。

    朱小君依旧恪守着自己不躲开的承诺,但是却无法忍受那种感觉带来的冲击,于是便不由得抽动起来……

    而黄莺熟练地配合着。

    十分钟后,朱小君猛然呼出了一口气,前一秒钟还紧绷着的全身肌肉顿时松软了下来。

    “朱大哥,你喜欢这样么?”黄莺从床头抽出几张纸巾,将嘴角处的渍液擦了干净。

    朱小君还沉浸在刚才的感觉中,含混不清地回答了:“嗯,喜欢!”

    黄莺抿嘴一笑,趴在朱小君的耳边悄声说了两句。

    朱小君听了,立马刮了下黄莺的翘挺鼻子:“没看出来哦,你还能在网上找得到******?”

    黄莺撅起了小嘴:“人家那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你吗?”

    朱小君又刮了下黄莺:“那你是不是买了很多根香蕉啊?”

    黄莺一愣:“买香蕉干嘛呀?我又不喜欢吃香蕉。”

    朱小君坏坏一笑,道:“买来练习啊?”

    黄莺叮咛一声,钻进了朱小君的怀里:“你真坏!就知道笑话人家。”

    朱小君伸手捏住了黄莺的一颗小樱桃:“你不喜欢吃香蕉?那喜欢吃黄瓜么?”

    黄莺捏起了两只小拳头,飞速地捶着朱小君:“你坏,你坏,你坏……”

    闹腾了不多会,朱小君上来了倦意,一连打了两个哈欠,黄莺很体贴地央求朱小君去洗个澡,然后早点休息。

    二人都洗过之后,黄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但朱小君却怎么也睡不着。

    吕保奇之死只是短暂地被忘记,而一旦静了下来,这件事便重新占据了朱小君整个思维。

    “小君,你本不该如此啊!”

    眼前,浮现出了吕保奇的模样,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吕保奇的声音。

    朱小君用力地拍了拍脑袋,想迫使自己的思维有些条理,然而,其结果却是事与愿违,朱小君的思维混乱之致,竟然是他这二十多年的生命中的头一遭。

    “唉……”

    朱小君一声长叹,起身穿上了衣裤,悄然走出了房间,他想出去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坐着电梯刚来到酒店的大堂,朱小君忽然看到远处闪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吴东城?”

    朱小君心里一乐,看了下腕表,刚好是深夜十二点整,一个当地的老男人这个时间出现在这种酒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