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11章 幕后推手
    要不怎么说朱小君这厮是个死抠门且厚脸皮呢?

    一个已经有了五亿身价的人物,居然就接下了那屁孩递过来的一沓钞票,而且还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直气壮。

    “你们俩是个富二代还是个官二代呢?”

    那俩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作答,生怕被眼前的这个恶煞再讹上了一把。

    朱小君蹲在了个矮那货的面前:“你们平时是不是欺负人欺负惯了?没吃过亏是不?”

    那俩货根本不敢接话,只顾着一味地求饶。

    朱小君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我叫朱小君,你们若是心里不服的话,今后随时可以来找我。”

    说完,拍拍手就准备要回去。

    这时,身后的高个货突然嚷道:“你就是朱小君?你就是那个在背地里点了吕保奇的朱小君?”

    朱小君一怔,缓缓地转过了身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高个货呐呐道:“我也是听人家说的,说是一个叫朱小君的人,在背后点了吕保奇,还把吕保奇给逼死了。”

    朱小君面无表情,重新蹲了下来:“你是什么时候听到这种传言的?”

    高个货答道:“今天下午开始,道上的兄弟就开始疯传这个消息了,保奇大哥的那些老兄弟,正商量着要集资,对那个朱小君下必杀悬赏令呢!”

    朱小君心里咯噔一下。

    这显然是幕后有推手的节奏啊!

    这个幕后推手会是谁呢?

    老冯?还是文芳?

    朱小君随即在心中便否定了这两位的可能性。

    因为,任何一件事,有因必有果,反之,有果必有因。

    老冯也好,文芳也罢,朱小君找不出他们做这种事的理由根据。

    而这种理由根据,无非就是潜在的利益关系。

    那么,诬陷了朱小君,谁会得到真正的利益呢?

    想到了这一层,朱小君的心中闪现出了一丝光亮。

    “天底下叫朱小君的人很多,你觉得我这个朱小君和你听到的即将要被悬赏必杀的朱小君,是不是一个人呢?”想明白了个中原因的朱小君,显得非常轻松,禁不住心中的欢畅,开始戏弄那俩货了。

    “是……哦,不是……哦,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那就不是……”

    朱小君哈哈一笑,从怀里掏出了刚才接过来的那沓钞票,拍在了那矮个货的面前:“还真是巧了,本少爷刚好就是道上传说的那个朱小君。这点钱你们拿回去,就当是我雇佣你们的佣金,帮我在道上传个消息,就说我朱小君现在没空搭理这些破事,谁要是敢来招惹我,断胳膊短腿都是自找活该。三天后,我朱小君会摆个百桌英雄宴,想向我朱小君讨个公道的,我随时恭候!”

    说完,朱小君拍了拍那俩货的头,起身走了。

    事到如今,个中缘委已经很清楚了,朱小君认为,在幕后推动这件事的人,一定是那帮新穿越者。因为也只有他们,才拥有了做这种事的理由根据。

    回到了房间,黄莺仍旧在酣睡,怕吵醒这个小可人儿,朱小君蹑手蹑脚脱去了外衣,钻进了被窝中。

    或许是身上的冷气刺激了到了沉睡中的黄莺,这姑娘翻了个身,发出了一声梦呓:“朱大哥,不要啊!”

    朱小君哑然一笑。

    第二天是雨过天晴,难得的一个能看到湛蓝天空的好天气,这种天气下,人们的心情也随之欢乐了许多。

    在酒店吃过了早餐,黄莺说要去上班跑医院,朱小君也没阻拦,只是交待说这两天他会很忙,让黄莺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好了。

    送走了黄莺,朱小君叫了辆车,来到了肿瘤医院。

    他没给吴东城事先打电话预约一下,便径直来到了吴东城的办公室。

    敲了敲门,可是里面并没有响应,再一试门把手,才知道房门居然是锁着的。

    莫非是吴东城没来上班么?

    朱小君随即去了隔壁的院办。

    院办的王湘早已经被调离了岗位,接替她的是原来护理部的一个副职,跟朱小君比较相熟。

    朱小君指了指吴东城办公室的方向:“老板不在?”

    新上任的院办主任见是朱小君,连忙起身要给朱小君倒茶:“老板在呢!刚才来了个重要客人,老板怕被打搅,就把办公室房门给锁上了。”

    重要客人?

    朱小君顿时想起了昨夜在世纪名都大堂中见到的那个神秘女人。

    “哦,那我就在这儿等一下吧!”朱小君接过了院办主任递过来的水杯,在院办办公室随便找了个空座坐了下来。

    这一等,足足等了有四十分钟。

    朱小君终于听到了吴东城办公室开动房门门锁的声音。

    “嗯,老板终于开门了。”

    那院办主任却是一脸愕然:“开门了?你怎么知道的?”

    朱小君也很愕然:“听到的呀?那么清楚的开门声……”

    话说了一半,朱小君突然意识到,那声音其实并不大,只不过他经历了朱天九在山中的调教,耳力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正常人而已。

    果然,两秒钟后,楼道里响起了吴东城送行客人的声音。

    朱小君很想特想非常想露个头看一眼那位重要客人长了个啥样子,可是,当那位客人的脚步声一响起来的时候,这种欲/望也就随即打消了。

    那客人显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还穿着高跟鞋,其脚步的频率以及力道,跟昨夜里从世纪名都电梯中下来的那位神秘女人是一模一样。

    耐着性子,等到了吴东城送客归来,朱小君走出了院办公室。

    “哟,小君啊,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一见到朱小君,吴东城便热情地招呼道。

    朱小君上前一步,跟吴东城意思了一下握手礼,然后便随着吴东城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房间里,还残留着刚才的那个女人散发出来的香水味道。

    “好香啊!”朱小君四处嗅了嗅:“这味道……应该是法国原产香奈儿女士香水的味道……嗯,这味道还真有点诱人啊!”

    朱小君一边说着,一边瞄着吴东城,一边在脸上挂起了不怀好意的笑。

    吴东城拿出香烟来,扔给了朱小君一支:“你小子,话中有话呀!”待点上了烟,吴东城又补充道:“是刚才来的那个女人留下来的香水味,我就没觉得这味道有多诱人,绝对比不上这烟香的味道。”

    朱小君接了烟却没点,拿在了手中把玩着:“刚才你关门接见的,是个女人啊?嗯,单凭这香水味,我就能感觉得到,一定是个大美女,对不?”

    吴东城笑道:“大美女确实是,但接见……呵呵,那个大美女可是我的老板呐!”

    “华锐资本的?”

    吴东城点了点头:“华锐资本的副总,姓康,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

    朱小君陡然一怔,他对康姓女人实在是太敏感了,这个女人莫非就是丽莎和约翰交待的那个康先生么?

    “这大半年来,医院的经营状况已经走出了低谷,假以时日,就完全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水平,可是啊,这些资本家就是没个长远眼光,非得要拔苗助长。唉,怎么说都说不通啊!”吴东城并没有注意到朱小君的细微变化,仍旧抽着烟,发着他的牢骚。

    “资本家么,都一个熊样,都喜欢急功近利,像我这种有厚重有责任感的资本家,能有几个啊?”朱小君一边调侃着,一边摸出了打火机准备点烟。

    “呵呵,前半句我听到了,后半句嘛……”吴东城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对了,我听兰欣说,华海医院今晚要录制一档关于医患关系的节目?还说这节目机会是你从电视台靳副台长那里争取来的?”

    朱小君又是一怔。

    他原本正是因为这件事才来找吴东城的,想通过闲聊来刺探一下吴东城和兰欣之间是否存在着什么密谋,可是,吴东城却主动提起了这件事,这只能说明昨晚上吴东城和兰欣以及那个康总的半夜约会,一定是另有目的。

    “嗯,华海医院背后的唐氏医疗集团,现在是宫琳在当家,你是知道的,宫琳也是我公司的股东,大家都是朋友,朋友有难,兄弟自当相扶。”朱小君打着了火机,犹豫了再三,还是点上了香烟。

    “拉倒吧你!”吴东城爆发出爽朗的笑声:“就你跟宫琳那点事,哪儿能瞒着老哥哥我啊?”

    朱小君装作吃惊样:“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呀?当初……唉,那点事,我不都跟你坦白过了吗?”

    吴东城笑道:“我说的又不是之前的那些事,我说的是现在的这些事,老实交待,什么时候请大家吃喜糖啊?”

    朱小君挠了挠头:“这哪跟哪呀!我跟宫琳真的就是单纯的生意伙伴,我可以向毛zhu席发誓……”

    吴东城摆了摆手:“发誓就不要了,以后啊,进出酒店的时候,要注意点,别被熟人给看到了,啊!”

    朱小君这才醒悟过来,一定是刚从山里回来那段时间,他连续一个礼拜跟宫琳厮混在一块,虽然那是在申海,可是难保肿瘤医院的人就不会去申海出差,而且碰巧跟他住在了同一家酒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