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13章 人生无处不是赌
    说这话的时候,朱小君在心里便已经决定了要赌上一把。

    人生无处不是赌。

    牌桌上,一晚上输赢几千块,那只是小赌。

    一把押上了身家性命,那才是大赌。

    然而,人生中很多看似幸福的场景,其根本,却不亚于一把押上身家性命的大赌。

    比如,结婚!

    天知道你的伴侣会不会在婚后发生转变,天知道他/她是不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这世上,因为一段糟糕的婚姻而毁掉了整个人生的案例比比皆是。

    再比如,创业!

    一个成功率绝不会超过万分之一的伟大行业。

    无数有志青年受到了云哥哥、林哥哥、石哥哥、腾哥哥等诸多成功人士分享的创业历程的鼓舞,从而毅然决然地走向了这条不归路。他们,逼迫着自己的老爹老妈拿出了多年的积蓄,甚至卖掉了借以栖身的老房子,可最终,却换不来自己一家人的棺材本。

    这些,不比牌桌上的输赢更为恐怖么?

    朱小君并不喜欢在牌桌上折腾个输赢,但他天生却是一个赌徒。

    临近毕业那会,他跟陈老五在大排档,因为温柔,他明知干不过那俩小混混,但仍旧敢动手。这是朱小君在赌自己的脸面,只要不被人家给打死,这脸面也就赚到了。

    毕了业,进了医院,却遭到了周兵刘跃进的联手坑害,他决定反击而不是诉诸于法律,这也是赌,赌自己的运气,赌周兵的智商。

    再后来,拿下伽玛刀中心,不远千里去拜会张石,请来了他事业中的最佳帮手……等等这些,无一不是在赌。

    这一次,朱小君要赌的是自己的直觉。

    他认定了发生在江汉的那起医疗事故一定是华锐资本于幕后操控。如果赌对了,那么,他立即可以变被动为主动。

    毕竟,在这个国家,一个沾上了刑事案件的公司实体,其麻烦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说得清楚的,而且,这类刑事案件还是一个天大的丑闻,一旦曝光,天下人的口水都能把华锐资本给淹了。

    定下决心的朱小君在离开了吴东城的办公室后,立刻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给宫琳去了个电话。

    拨电话的时候,朱小君的心里陡然生出了一丝不安来。

    宫琳临走的时候,朱小君是交代过的,让宫琳及时地跟他打电话,如果当晚时间允许的话那就当晚打,如果当晚时间不允许,那就第二天一早打。

    可是,现在都是上午十点多钟了,宫琳还没有打过电话来,是出了什么意外了么?

    电话终于接通了。

    没有寒暄,也没有过渡,更没有调侃,宫琳一开口,便说了最重要的。

    “小君,我现在没时间给你通电话呀,做那台手术的郑主任,他昨晚上……自杀了!”

    朱小君顿时一怔。

    出个医疗事故就要自杀?

    要是每一个出了医疗事故的医生都像这位郑主任的话,那全国一年还不知道要死多少名医生呢!

    “自杀?谁做出的这个结论?”朱小君显然不敢相信这个结果:“难道就不存在他杀的可能性吗?”

    “是服毒!”宫琳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昨晚上警方就介入了,现场很干净,郑主任还留了一份遗书……小君啊,我不能在跟你通话了,我还得去善后,挂了,啊?”

    宫琳说着,便急匆匆地挂上了电话。

    朱小君手握手机,呆若木鸡。

    眼前,无数个问号在飘荡,每一个问号都向朱小君呲牙咧嘴,似乎在嘲笑着他。

    不可能!那个郑主任绝对不可能是自杀!

    朱小君在心中无力地呼喊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维持住自己心中那残存的一丝丝希望,而不被绝望给完全占据了神智。

    呆立了足足有五分钟,华海医院的王处长又打来了电话,向朱小君请示当晚的《彭州热点》栏目的直播安排。

    朱小君这才打起了精神,跟王处长聊了几句。

    这种情况下,华海医院的事情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就像是一场大规模的战役中,那些没有战略价值的城池,放弃了往往比坚守更为有利。

    朱小君现在唯一重视的,只有江汉那边的郑主任的真正死因。

    仍旧是直觉,朱小君认定,郑主任一定是死在了华锐资本的手中。

    现在,对朱小君来说,能做的就只有找到郑主任自杀案的漏洞,从而推翻江汉警方做出的自杀结论,再顺藤摸瓜,看看能不能扯到华锐资本的身上去。

    这种逻辑思维,看上去真是蛮不讲理。

    所以,当朱小君找到秦璐,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跟秦璐说了一遍,期望秦璐能给他指点一二的时候,秦璐张口就骂道:“死猪头,侬脑子哇得啦?”

    朱小君反犟了一句:“你脑子才坏了呢!没去过申海几趟,这申海粗口倒是学的蛮快,人民警察要都是你这种素质……”

    秦璐嘿嘿一笑,没让朱小君把话说完:“你能听出来我这是申海话?靠,老娘太有成就感了!为了奖励你这个死猪头,老娘决定陪你走一趟江汉,就凭老娘这过硬的专业素质,只要有漏洞,老娘保管能给你找的到。”

    朱小君听得此言,立马拿出了手机,打开了订票网站。

    秦璐笑道:“说你胖,立马就喘上了?你也等老娘先请个假呀……跟你说呀,秦大所长被穿越案给整的更年期发作,很不好讲话的。”

    说着,秦璐也拿出了手机,准备给她老爹打个电话,说一下行程。

    “等等!”朱小君突然按住了秦璐:“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秦璐一脸懵相:“你想到什么了?不会想着把老秦同志也带去江汉吧?”

    朱小君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知道那个郑主任是怎么死的了,也明白这个华锐资本到底是谁在控制的了。秦老大,给你老爹打电话吧,跟他说,穿越案有新线索了。”

    秦璐仍旧是一脸懵相:“老娘跟你死猪头做了十几年的兄弟,你就不能先给老娘说说你想到了什么了吗?非得去抱人家秦大所长的大腿呀?”

    朱小君呵呵一笑,伸出了一个拳头来:“这是什么?”

    秦璐道:“拳头?手?……猪蹄?”

    朱小君苦笑一声,连着摆出了锤子剪刀布的手势:“明白了么?”

    秦璐仍然懵着:“不明白……这石头跟……”

    朱小君握着拳头在秦璐的眼前挥舞着:“这是锤子!锤子啊!”

    秦璐夸张地捂住了嘴巴,点了点头:“嗯!是锤子!”

    朱小君实在没招了,只能把话说明白了:“你还记得锤子是怎么死的吗?”

    秦璐伸开了巴掌:“是因为遇到了布。”

    朱小君翻起了白眼,捶着胸口:“你……你,憋死我了你。”

    秦璐眨了眨眼睛:“真鳖还是假鳖?不会是老鳖吧?老鳖,又叫王八……”

    朱小君彻底崩溃,拿着手机开始找秦宏远的电话:“我投降了,我承认玩不过你这个悍妇,我自个给老秦打电话还不行吗?”

    秦璐大笑道:“靠!别以为现在老娘打不过你就没办法教训你了,死猪头,我已经把老秦的电话线给占了……哈哈哈。”

    果然,朱小君拨过去的电话被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朱小君只能低下了头来:“秦老大,小弟错了,小弟向您道歉,只求秦老大恢复了正常,别再犯神经,好不?”

    秦璐呵呵笑着,举起了手机。

    电话那头,秦宏远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那啥,汇报工作啊,所以就叫你秦大所长了,咯咯……小君说他发现了穿越案的新线索……嗯,有个叫华锐资本的公司啊,很可能就是被那帮人所控制的……对,根据嘛,我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我只能说,似乎又发现了一起因为思维被控制而发生的自杀案……对,跟上次死在看守所的锤子一样……嗯,好,那就先这样。”

    放下了电话,秦璐指了指朱小君的手机:“愣着干嘛?订票啊?秦大所长说他现在不在总部,在外地,不跟咱们一块飞过去了,让咱们到了江汉再跟他联系。”

    朱小君打开了订票网站,一边搜索着航班信息,一边问道:“秦大所长最近都在忙什么呀?一会东,一会西的。”

    秦璐耸了耸肩:“谁知道他老人家的事呀……哎,还不是四处追查那个康先生的线索,我要帮忙,可他却不准,说我的级别不够。”

    朱小君找到了合适的航班,然后填好了订票信息,按下了订票确认并完成了付款手续,这才应对道:“秦大所长说的没错,想追查康先生的蛛丝马迹,那需要调动的国家机器可都是最高级的机构,你个小警察……级别不是不够,而是太不够!”

    秦璐冷哼了一声:“他老人家的级别倒是够,可结果怎么着,还不是空手而归,到头来,还不是靠你这个死猪头才发现了新的线索么?”

    朱小君及时地送上了一个马屁:“要不是你秦老大的提示,累死我,我也不能把郑主任自杀这件事跟穿越案联系到一块,所以,这功劳还是秦老大的,我嘛,能跟着秦老大捞到一句两句表扬,就心满意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