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16章 有所突破
    “锤子事件的翻版?”朱小君惊疑问道。

    秦宏远的表情十分僵硬,语音更加低沉:“不是,是被突袭了!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始的突袭!”

    “这也太嚣张了吧?”朱小君这一次是真的被惊到了。

    秦宏远点了点头:“看来,那个康先生的地位还是蛮高的,为了灭口,竟然如此不惜代价!”

    “怎么讲?”朱小君尚未从震惊中走出来,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十六名枪手发起的突袭,在成功刺杀了丽莎和约翰后,拒不投降,最后全部被击毙。”

    朱小君的眼前浮现出幻想中的场景,一具具蒙着脸的黑衣人的血淋林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满了整间看守所……实在是忍不住啊,朱小君一连打了好几个哆嗦。

    秦宏远轻轻地擦拭了一下眼角,又接着补充道:“我方干警武警,一共牺牲五十四人,受伤一百零七人,其中一半以上都是重伤!”

    朱小君的身子陡然一震。

    一比十的杀伤比率,这等战斗力如此强悍……朱小君响起了当年上大学玩cs的时候,他们寝室几个哥们碰巧遇到了一个专业战队一般,被屠得不成了人样。

    “他们只是为了不暴露那个康先生么?我怎么觉得仅仅是为了这么一个目的,并不值得花那么大的代价呢?”震惊之后,朱小君开始了思考:“这帮枪手在突袭前显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也只有那批穿越者才会拥有了为了信仰而宁愿赴死的精神。新一批的穿越者也不过百十人,这一下就去掉了六分之一……”

    秦宏远微微摇头:“丽莎和约翰显然不是那批穿越者之一,也不会是五年前的跟樊罡蒋光鼎同批次穿越而来的幸存者,所以,在他们身上,并不会掌握了多少穿越者的秘密,唯一值得穿越者不惜血本痛下杀手的因素,只有康先生这一条线索。”

    朱小君表示了认同,同时补充道:“逻辑上确实如此,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康先生或许已经暴露了,他们这么做,是在亡羊补牢!”

    “亡羊补牢?”秦宏远念叨着,脸上的表情明显一变:“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呢,小君啊,你好好回忆回忆,想一想谁才最有可能是那个康先生。”

    朱小君在脑海中早已经浮现出华锐资本的那位康姓女副总的模样。

    但他居然在秦宏远面前保持了沉默,只是抿着嘴,摇着头。

    秦宏远叹了口气:“我们必须先冷静下来,小君啊,我觉得你分析的亡羊补牢的概念很有道理,所以,咱们得静下心来好好地回忆一下,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其中的某一个,一定跟这位康先生有过接触。”

    朱小君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我脑子突然好乱,怎么啥也想不起来了呢?秦伯伯,你先自个回忆吧,我得去补个觉,或许睡醒了,也就回想出来了。”

    其实,睡觉是假,朱小君是想着赶紧摆脱秦宏远,回自己的房间去思忖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假如,那个华锐资本的康副总裁就是丽莎和约翰所说的康先生,现在就揭露了她的真实身份的话,那么,收购肿瘤医院的事也就等于泡汤了。

    而收购肿瘤医院的这个念头,其诱惑性,对朱小君来说,要远远大于找出那个康先生来。

    或许秦宏远和秦璐都会想着尽快把那批穿越者给挖出来,然后痛痛快快地干上一场,把这件案子给了结了。朱小君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因为只有这样,这社会才能恢复了安定和谐的局面。

    可是,如果这结局很快就到来了,那么谢伟和温庆良还会那么怪怪的听从于自己么?

    肿瘤医院还能归属在自己的名下么?

    今后这生意还那么好做么?

    因此,朱小君的潜意识又告诉他自己,这件事千千万万不要那么快的就明朗起来,暗战,比明战好玩,势均力衡才会使他获得最大的利益。

    每个人的三观建立,影响因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条便是他的三观一定要符合了他的个人利益。否则的话,那个人就是一个近乎白痴,很容易被人家给洗了脑的货色。

    先不要惊扰了康副总裁,还是借助于江汉这次医疗事故,找到华锐资本的软肋,然后逼迫华锐资本把肿瘤医院转让给他,做完了这些……草,剩下的那就随老秦小秦的大小便吧!

    朱小君慢慢拿定了主意,一个放松,居然还真的睡着了。

    一觉睡到了大天黑,还是秦璐砸了房门才把他叫醒的。

    此时,韦所长他们也回来了,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以及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那两个神秘号码的主人找到了,是一个人买了俩号码。

    坏消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死于了溺水。

    秦璐也汇报了这一整天下来她的收获。

    死在手术台上的这位老先生是当地一位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的老学究,二十年前,与本地一所著名高校离了休,这名老学究的背景极为厚重,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年方十几岁就参加了革命,建国后,先是在一家中专院校做党委书记,后来,这家中专院校被那所著名高校兼并了,老学究也就成了这所高校的一位领导人。

    老学究的儿子是当地一家国企上市企业的董事长,年近花甲,享受的是副部级待遇。

    老学究最近一段时间的心脏总是有问题,董事长儿子带着他去医院一检查,说是冠状动脉粥状硬化,吃药效果很一般,最好能放置一个支架。董事长原本想带着老父亲去趟天京,找大医院的大专家来为老父亲做治疗,可是,老学究去死命不肯离开江汉。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这么大一把年纪,不想死在他乡异地。

    董事长无奈,只好转而求助于本地最著名的心脏介入专家郑宏主任。

    郑宏主任看过老学究的病情后,很是轻松,说,以他的水平,做这类手术基本上可以闭着眼完成。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出了意外,老学究躺在手术台上,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病人那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他们确实是千真万确的受害者,而且,至今为止病人家的儿子都很理智,并没有向唐氏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秦璐最后做出了定论。

    秦宏远把目光投向了朱小君:“小君啊,你怎么看?你这一觉睡得那么踏实,脑子该清晰过来了吧?”

    朱小君揉搓着太阳穴,苦笑道:“睡过了,更昏了。”

    秦宏远呵呵一笑,随即宣布当天讨论到此为止,他需要好好地理一理思路,明天上午十点钟,大家再来碰头。

    韦所长他们走了之后,秦宏远拿出了一个小玩意出来:“你们俩过来点,这东西的声响不大,我也懒得再做处理,咱们就将就点听吧。”

    那玩意是个播放器,声音果真不大,而且还很不清楚。

    朱小君和秦璐支愣着耳朵,这才听清了小玩意中播放的原来是两个人的对话。

    “这是郑宏和那个神秘号码的主人之间的通话,通过这段通话,我们基本上可以做出结论,这起医疗事故,的的确确是郑宏医生的有意行为。”秦宏远待那二人听完了录音播放,关掉了播放器,发表了他的意见。

    秦璐道:“那名嫌疑人用这两个号码跟郑宏通了三次电话,而且,还有一次是医疗事故发生之后的,为啥另外两次没能复原出来呢?”

    秦宏远笑了笑:“干这种活可不是上街买菜那么简单啊,就刚才你俩听到的这段,是半个小时前刚送到我手上的,另外两段的通话,还正在技术处理中,不过啊,意义已经不大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嗯,有这么一个,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秦宏远道:“从通话内容上看,郑宏对那人的态度是非常恭敬的,这说明了什么?或许是那人控制了郑宏的思维,也或许是郑宏的某个致命的把柄被人家掌握了,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分析清楚,那名嫌疑人是出于对病人方面的报复,还是出于想搞垮唐氏集团的目的。”

    秦璐想都没想,便回答道:“不可能是报复,我调查了,那名老学究的脾气性格非常好,一辈子就没得罪过什么人。”

    朱小君存粹是故意找茬,斜了眼秦璐后,慢吞吞堵了一句:“那他儿子呢?做了个大国企的董事长,难道也是一辈子没得罪过人吗?”

    秦璐张了张嘴,想反驳,但找不到反驳的点。

    秦宏远蹙着眉头道:“这个可能性不能排除……”

    话刚起了个头,却被朱小君给打断了:“你老人家还是拉倒吧!秦老大说的没错,这种事绝对不可能是报复,不管是老学究还是老学究的儿子,他们都不可能做得到一辈子不得罪人,但是,除非这个被得罪想报复的人就是郑宏本人,否则的话,其他什么人都不会采取这种办法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的。”

    “为什么?”秦宏远和秦璐几乎同时问出了相同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