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17章 一点就通
    “为什么?”朱小君拿捏出一副十分拉风的姿态,摆足了谱:“道理很简单啊!”

    “这第一嘛……”朱小君原本还想继续卖卖关子,可是眼角余光瞄到了秦璐已经拉下了脸,于是便赶紧坐端正了:“这第一条理由是这老头最终找郑宏做手术的时间跟那个嫌疑人第一次联系郑宏的时间对不上,没听说过这种事还能守株待兔的。”

    秦璐还是不明白,但秦宏远却点头接道:“有道理!嫌疑人联系郑宏在前,董事长找到郑宏在后,确实是不合逻辑。”

    朱小君冲着秦宏远伸了下大拇指,然后接着道:“能想到借助医生来实施杀人目的的人,一定是对医疗行业非常了解的人,而老学究一家子,似乎跟医疗界都不怎么搭边,所以,我断定那名嫌疑人和老学究一家根本扯不到一块,倒霉的老学究只是赶巧了,上了这辆一个人专座的死亡列车。”

    秦璐不由得叹道:“死猪头,你这脑袋瓜子里是安装神探系统了么?靠,不去做侦探,真是人类的一大损失啊!”

    秦璐的夸赞虽然带着嘲讽的味道,但朱小君心里明白,能被禽兽秦老大如此如此,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只不过,朱小君的脑袋里根本没装了什么神探系统,他也根本不认为自个有资格去做名优秀的侦探,他的真实意图,无非就是想把事情的导向,引到他自己希望的方向上来。

    正是抱着这种思想,才硬是憋出来的上述理由。

    “依我看,那名嫌疑人的身份应该跟华锐资本扯不上关系,不然的话,真正的幕后操控者,也不会把他的尸体留给我们。那么问题来了,真正的幕后操控者为什么要把这名嫌疑人的尸体留给我们呢?”

    秦璐抢道:“那还不明白么?一定是想扰乱我们的视线呗!”

    秦宏远饶有兴趣地追问道:“那你推测一下,这名嫌疑人的身份是哪边的?”

    秦璐闭上了嘴,缩到了一边。

    朱小君呵呵一笑,道:“八成是唐氏集团的人!”

    这个答案,就连秦宏远也不愿意相信。

    可就是那么巧,朱小君刚把话说出来,韦所长便来了电话,向秦宏远汇报说,那名嫌疑人的身份已经确定了,正是唐氏集团派驻江汉医院的财务总监詹正团。

    朱小君顿时骄傲了起来,一口气喷出十几个‘怎么样’来。

    秦璐看在眼里,一脸的鄙视,不屑道:“瞎猫碰上个死耗子……有啥好得瑟的?”

    秦宏远却拉下了脸,颇为严肃地问道:“小君,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一直在瞒着我?”

    朱小君勾住了秦宏远的肩,在秦宏远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秦宏远却更加阴沉了脸,嘟囔道:“什么打飞机可以告诉我,用左手还是右手我管不着?朱小君,我明确地告诉你,既然你已经是502所的雇员了,那么就得遵守502所的规矩,我允许你有个人隐私,但是,和案情有关的事情,必须向我汇报!”

    朱小君吐了下舌头,向秦宏远伸出了手。

    “什么意思?”秦宏远对朱小君的动作很不理解。

    “工资啊!奖金啊!你不是说502所雇了我了吗?那工资奖金什么的,多少也总该给点吧?还有前几次为了办案,花的可都是我自己的钱,别的不说,就说前几天在申海,那西郊宾馆的一幢楼啊!秦大所长,钱不多,也就二十多万,先报销了咱爷俩再讨论规矩。”朱小君的脸上虽然仍旧是一副嬉皮笑脸,但言语的口气,却是咄咄逼人。

    秦宏远理亏了,嗫啜着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秦璐在一旁憋不住了,吃吃地笑了出来。

    朱小君得理不饶人:“还有,我早就跟你说明白了,我不管什么502所还是502胶,我朱小君只买秦老大的帐,生是秦老大的小弟,死是秦老大的小鬼,秦老大给你面子,我就跟着听你的命令,要是哪天秦老大不给你面子了,我朱小君分分钟就会跟你说灰灰。所以,我有什么事,也只会向秦老大说,这叫不越级汇报,希望秦大所长也能守点规矩,别动不动就越级管理,对不对,秦老大?”

    秦璐立马伸出了手掌跟朱小君对击了一下:“嗯,不畏强权,敢怒敢言,有原则,讲道理,我表示赞赏!”

    秦宏远瞪圆了双眼,看看朱小君,又看看秦璐,张了张嘴,却最终只是重重的一声叹气,之后便拂袖而去。

    剩下了朱小君和秦璐各自捂着嘴在憋着笑。

    待秦宏远出了房门,朱小君和秦璐立马松开了手,然后抱作了一团,放肆地大笑了起来。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那么,情人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故意惹自己的男人生气,以便考验他对自己的耐心。所以,做女儿的没有几个不喜欢开老爹玩笑故意把老爹惹生气的。

    秦璐的个性虽然大大咧咧像个汉子,但是说到根本,她毕竟还是个女儿身,有着诸多做女儿的通性。只是秦璐的性子比较直接,而秦宏远对秦璐又颇为包容,因此,秦璐是很难把秦宏远给惹生气的。

    所以,当朱小君开始用语言顶撞秦宏远的时候,秦璐不怒反喜,而当朱小君把秦宏远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秦璐早已经兴奋得不行了。

    另外还有一层因素,那就是这俩活宝当年在读中学的时候,就这么联手欺负过一个又一个教过他们的老师……当然,最终倒霉的还是他们俩,不是被罚站操场就是被罚跑圈圈。

    笑够了之后,秦璐还是把话题回归到了秦宏远的路数上来:“死猪头,你跟老娘说句实话,到底有没有什么事真瞒着秦大所长了?”

    朱小君瞪着双眼道:“秦老大,不带你这么想事的啊,我朱小君就连一天要拉几泡屎都瞒不过你,你说我还能有啥事瞒着你们爷俩?”

    秦璐歪着头想了想:“说的也是,除了上次那个……”

    秦璐话刚说了一半,突然被朱小君捂住了嘴巴:“嘘,老秦回来了。”

    话音刚落,秦宏远便推门而入。

    “那啥,朱小君,你刚才说的挺有道理啊!”

    朱小君厚着脸皮嘿嘿一笑:“还行吧!”

    “口才也很好!”

    朱小君又是嘿嘿一声:“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那我能不能请教你这个全国第三一个问题啊?”

    朱小君嘿嘿了第三声:“别说一个,就算十个,也没问题。”

    “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那个嫌疑人是唐氏集团内部的人呢?”

    朱小君摸了下鼻子,答道:“因为我突然想起了蒋光鼎!”

    秦宏远皱着眉头略有沉吟,随即便抚掌大笑,道:“好像很有道理哦,可是,你的小动作却出卖了你。朱小君,摸了鼻子再说话,是不是意味着你刚才说的话是个谎言呢?”

    秦璐突然插道:“错!朱小君用左手摸鼻子是在撒谎,但刚才,他是用右手摸的鼻子。”

    秦宏远一怔,温忆了一下朱小君刚才的动作:“嗯,这次真是用的右手……确实不同于以前……这用右手摸鼻子,有代表着什么呢?”

    秦璐咯咯一笑:“代表着他在故意撒谎,或者是……”

    秦宏远向前探了探身子:“或者是什么?”

    “逗你玩儿!”

    “……什么意思?”

    “逗你玩儿呀?还能有什么意思?”

    秦宏远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秦璐:“璐丫头,你逗我玩儿?你干嘛要逗我玩儿呀?”

    秦璐噗嗤一声:“我是说,朱小君用右手摸鼻子的时候,很可能是故意在逗你玩儿!”

    秦宏远这才明白了,转而对朱小君问道:“那么,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撒谎在逗我玩儿呢?”

    朱小君一撇嘴,接着又是耸肩又是摊手:“你觉得你很好玩儿呀?”

    秦宏远被这俩活宝给整的彻底没了脾气。

    打,绝对行不通,因为他根本打不着也打不过这对活宝。

    骂,也没点作用,搞不好还要被这二人联手用语言把自己给坑进去。

    讲纪律,莫说朱小君了,就算是秦璐,都会给他来个撂挑子回家睡大觉。

    对一个领导者来说,有着这样不听话的下属,绝对是一个头痛的事情,一般而言,对领导者来说,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弃用这样的下属。

    可是,秦宏远若是弃用了秦璐,那么朱小君还会搭理他么?

    朱小君若是撂了挑子,那么,不光失去了引出新穿越者的唯一线索,而且还有可能促成老一批穿越者跟新穿越者之间的联盟。

    这种结果,秦宏远想都不敢去想。

    所以,对秦璐和朱小君,秦宏远唯一的办法就是哄加上忍。

    “好吧,小君,秦伯伯我投降了……”

    朱小君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今天中午,咱们提到了报复,虽然最终推断嫌疑人报复患者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但并不代表着……”

    秦宏远顿时明白了过来:“你是说,唐歆为了蒋光鼎在报复唐氏集团?”

    朱小君含着笑,微微点了两下头。

    “嗯,秦大所长就是秦大所长,一点就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