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18章 交易条件
    一点就通的秦大所长随即又发生了思维嵌顿,居然会认为发生在的江汉这起事故仅仅是唐氏集团的内部斗争。

    朱小君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也懒得去纠正秦宏远的这种错误思想。

    但一旁的秦璐却没能忍得住:“不对!绝对不对!你想啊,就算詹正团把握了郑宏的什么要命的把柄,能逼的郑宏答应了他然后做出了这起医疗事故来,但詹正团又怎么能把郑宏给逼的自杀了呢?这在逻辑上讲不通啊!”

    秦宏远沉思了片刻,也只得点头承认了秦璐所说确实有道理。

    但朱小君这一次却站到了秦宏远的那边:“我觉得秦伯伯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咱们可以回忆一下,当初樊罡和蒋光鼎是如何逼迫周兵的,这些人啊,做起事情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绝对会不择手段。那唐歆跟蒋光鼎相处了那么久,难保就不会受到蒋光鼎的影响。”

    秦宏远道:“你的意思是说詹正团用了郑宏的家人来逼迫郑宏做了这起医疗事故并在这之后按詹正团的要求,写下遗书,服毒自尽……这,虽然有些骇人,但也说得通道理呀!”

    秦璐不服气,刚要辩驳,却被朱小君抢了话头:“这种推测确实有些骇人,但是总比把事情推到穿越者身上要合理的多。你们想啊,那帮穿越者的目的和使命是什么?是想通过搞乱医疗界的手段,来危害全社会人民的健康,从而达到他们控制这个社会的险恶目的,可是,花那么大的精力去搞一个民营的唐氏集团,对他们的目的和使命,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所以啊,我猜测这起案件或许只是唐氏内部的问题,跟穿越案并没有实质性的关系。”

    秦璐终于等到朱小君说完了话,开始了她憋了多时的反驳理由:“我们对郑宏的调查结果并没有查出他在过去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最多也不过就是收了一些医疗器械厂商的回扣而已,这些回扣虽然数额巨大,但也不至于非得以人命相抵。第二,郑宏的家人在这段时间中一直很平静,并没有受到什么意外威胁。第三……”

    秦宏远摆了摆手,打断了秦璐:“璐丫头,用不着再说下去了,你说的这些,我都很清楚,也很认同。但是,咱们不要忘记了,蒋光鼎和唐歆是做过夫妻的,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唐歆立誓要为蒋光鼎报仇,那么就很有可能跟穿越者搅和到一块去。又或者,唐歆并没有跟穿越者搅和到一块,但是,她却得到了蒋光鼎留下来的那副可以控制他人思维的神奇眼镜。所以啊,在如何迫使郑宏做出这些事的问题上,咱们没必要过多纠缠,现在对咱们来说,是确定突破点的问题,也就是说,必须要评判出华锐资本这家公司的性质,它到底是不是被穿越者给控制了。”

    朱小君附和道:“秦大所长言简意赅一语中的,不单指明了我们下一步行动的方向,而且还……”

    秦璐没允许朱小君把马屁进行到底:“差不多就行了啊,再多就恶心了!”

    秦宏远止住了这二人即将爆发的嘴战:“好了,你俩换个地方去斗嘴吧,这两天可是累得不行,我要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再琢磨琢磨下一步行动的方向。好吧,你俩该干啥干啥去吧!”

    出了门,秦璐瞪了朱小君一眼,而朱小君却装着没看到,嬉皮笑脸地对秦璐道:“秦老大,这两天没吃好喝好吧?”

    秦璐冷哼了一声:“想请老娘去喝酒?”

    朱小君讪笑着:“不知道秦老大能不能给小弟这个面子?”

    秦璐故作矜持:“嗯……要还是二锅头,那就算了!”

    朱小君继续陪着笑:“只要秦老大给脸,你说喝啥咱就喝啥。”

    秦璐想了想:“好像……似乎……除了白皮绿标,其他的,也不怎么好喝哪!”

    朱小君挠了挠头:“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秦璐又是一瞪眼:“去!怎么不去?老娘智商又没问题,有人请客,为啥不去?”

    出了那家招待所,走了大概三百多米,朱小君和秦璐寻了一家看上去挺顺眼的酒馆,坐了下来。

    随口点了几样小菜,刚好那家酒店就有白皮绿标二锅头,朱小君从吧台拎回了两瓶,摆到了秦璐的面前。

    “说吧,把老娘叫出来,一定是有啥不方便当着秦大所长的面说的事。”

    朱小君伸出了大拇指:“秦老大就是秦老大,简直比我肚子的蛔虫还清楚我的心思。”

    秦璐翻了翻眼皮:“会说话不?不会说话就别说!”

    朱小君嘿嘿笑着,连连点头:“嗯,是我不会说话,来,我给秦老大倒酒赔不是了。”

    秦璐斜了眼朱小君,冷哼了一声:“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死猪头,你老实交待,是不是又惹了什么事需要老娘给你去擦屁股呀?”

    朱小君端起了酒杯:“惹事倒是没有,不过啊,还真是有事相求。”

    秦璐挡住了朱小君碰过来的酒杯:“先把话说清楚了再喝,不然的话,吃人家的嘴软,老娘又是那种特别讲究的人。”

    朱小君依旧举着杯子:“也没多大事,就是想让你帮忙,尽快把你老爸给支走……”

    “啥?把秦大所长给支走?猪头,你到底想干啥呀?”

    朱小君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秦大所长为了破获那批穿越者,可以不考虑任何一方的利益,但是,我做不到啊!秦老大,要是按照你老爸的那种做事风格,一定会引而不发藏而不露,等着唐歆的下一步行动,不到唐歆完全暴露了自己的底细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秦璐点了点头:“你是担心……这样一来,你的宫琳就会失去了在唐氏的地位,对不?”

    朱小君撇了撇嘴:“别拿话套我!宫琳是我的朋友,不一样也是你秦老大的朋友么?你自个说,还有哪个女人能陪着你喝酒划拳的?”

    秦璐砸吧了两下嘴:“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她了,要不,猪头,咱俩做个交易呗?”

    朱小君把身子往前凑了凑:“怎么个交易,说来听听。”

    秦璐隐晦一笑:“你把宫琳给我叫来,陪我痛痛快快地喝场酒,明天我就把秦大所长给支走,怎么样?”

    朱小君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你……你不会移情别恋,盯上了宫琳了吧?”

    秦璐挑眉瞪眼:“翁顶里个肺呀!就宫琳那小样,****才会喜欢她。”

    朱小君嘿嘿一笑,挠了挠头:“还能换个交易条件不?”

    秦璐闭紧了嘴,翘着嘴角,缓缓地,但同时又是无比坚定地摇了摇头。

    朱小君叹了口气,只好乖乖地拿出了手机。

    宫琳自打来到江汉之后就没能闲过几分钟,又是要跟出事病人的家属展开对话,又是要不停地召开内部会议来商讨方案,还要亲自去安抚郑宏的家人,除此之外,还要随时抽出时间来应付警方的询问。每天都要忙到半夜才能喘口气,每次都想着等回到了宾馆房间再给朱小君打个电话,可是,每一次却都在拿出手机之前便累的睡着了。

    直到朱小君跟她打电话的时候,宫琳才算把各方面的事情都做了个初步的了结,总算是能痛痛快快地喘口气了。

    所以,当朱小君要通了宫琳的电话的时候,宫琳显得很放松,心情自然也很不错。当朱小君说秦老大想找她喝酒划拳的时候,宫琳立马笑开了,问清楚了朱小君他们的地址,回应说立即会让人开车送她过来。

    对宫琳来说,能见到朱小君就很高兴了,而且,她也确实想痛痛快快地喝场酒,以消除这几天以来的紧张情绪。

    然而对秦璐来说,其心理却有些复杂。

    她确实很喜欢宫琳卷起衣袖跟她划拳拼酒的那股劲,也很喜欢宫琳的那股子藏在了骨髓中的豪爽劲,但是,她却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宫琳还有着一种说不出来原因的隔阂感,而这种隔阂感,仔细品来,还有些敌对的意思。

    所以,当宫琳与半个小时后赶到了酒馆的时候,秦璐打定了主意,今晚定将宫琳灌个烂醉如泥。

    但宫琳当晚的喝酒状态却非常好,而且划起拳来的手气也是相当不错,一来二回,居然跟秦璐战成了旗鼓相当。

    这一下,可就冷落了了朱小君,他只能孤单单地坐在一旁看着这俩女人不断升级着自己的疯劲,却一句话也插不上。

    第一瓶酒,朱小君最多喝了有二两,剩下的,全都被秦璐和宫琳瓜分了。

    开了第二瓶,秦璐干脆禁止了朱小君的喝酒权利,说呆会她们俩醉了,要指望着朱小君把她们俩扛回去呢,所以,一定要保持好清醒状态。

    然而,第二瓶酒没喝了多少,这俩女人便已经到了醉酒的临界点。

    而这个阶段,恰恰是喝酒者最容易掏心窝子说真话的阶段。

    “宫琳……姐们,你是不是跟我们家猪头有一腿啊?”秦璐大着舌头,吃吃地笑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