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19章 亲爱的,你病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闻得此言,大惊失色,连忙阻拦。【愛↑去△小↓說△網w  qu 】

    可惜,红透了双颊的宫琳根本不理会朱小君的打岔,眯着一双醉眼,揽住了秦璐的脖子:“怎么啦?你吃醋了?”

    秦璐回搂了宫琳的肩膀:“嗯,我们家猪头只配拱拱烂白菜,像你这样的……要是被死猪头给拱了,老娘我觉得……可惜了。”

    宫琳捂着嘴巴笑了。

    秦璐又道:“姐们啊……你让兄弟咋说你呢?姐们你……口味也忒重了吧?”

    宫琳笑道:“那你呢?”

    秦璐指了指朱小君,回道:“死猪头说老娘是个拉拉,老娘有时候也觉得自个应该是个纯爷们,于是便试着去拉拉一下,可是啊……”

    说到关键时,秦璐忽然只顾着笑,不再说下去了。

    引得宫琳和朱小君都伸过了头来,问道:“可是怎么啦?”

    秦璐斜着眼看了看朱小君,又吃吃笑着看了看宫琳:“你俩都想知道啊?”

    朱小君和宫琳同时点了头。

    秦璐傻笑了两声:“老娘就不说……急死你们俩!”

    宫琳一扭头:“切,不说就不说,当我想不到啊?”

    秦璐追了过去,将宫琳的脸硬生生给扭转了,对着自己,傻笑着威胁道:“你老实交待,你都想到什么了?不然的话,老娘就……”

    宫琳笑道:“就什么?难不成你还吃了我不成?”

    秦璐还真的就张开了嘴迎了上去,吓得宫琳赶紧讨饶:“好了好了,我说还不行吗?”

    秦璐很是得意地放开了宫琳:“说,立刻就说,只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宫琳咯咯笑着,说道:“可是啊,你试来试去,最后还是觉得你们家猪头最可爱,对不?”

    秦璐顿时瞪大了双眼,指了指朱小君,又指了指自己:“他?老娘我?可爱……”三声大笑之后,秦璐夸张地捶着自己的胸膛:“姓宫的,算你狠,连这种绯闻你都敢传,看来,老娘今天非得灭口了……”

    说着,秦璐举起了酒杯:“还是别扯那些没用的了吧,来,姐们,咱今晚不醉不归!”

    那晚,秦璐和宫琳的状态都是非常的好,两瓶酒喝完,居然还能自理。

    出了小酒馆,宫琳拿出了电话,想让她公司的司机来接她,却被秦璐给拦下了。

    秦璐的意思是非得拉着宫琳跟她去睡,说是标准房,还空着一张铺。

    朱小君顿时紧张起来了,鬼知道秦璐这个悍妇泼妇半夜三更会不会变成了一个****然后把他的宫琳给那个那个了。

    可宫琳却神使鬼差地答应了秦璐,而且没有任何的不情愿。

    于是,这二女便勾肩搭背地回去了,只留下朱小君一个人在初冬的寒风中簌簌发抖。

    第二天一早,刚吃过早餐,秦璐便向秦宏远提议,说是这边的事也就这样了,接下来最应该做的是赶紧去趟申海,说不定,就可以从那十六名忙命之徒的尸体上找到什么线索来。

    这个建议被秦宏远不假思索地采纳了,但秦宏远的安排却是让秦璐一个人赶去申海。

    秦璐迅速被激惹了,拧着脖子跟秦宏远叨唠道:“我一个人去?我级别够吗?我水平够吗?万一有什么变化,我的应变能力够吗?”

    一连串的反诘使得秦宏远败下阵来,稍一思考,勉强答应了秦璐的要求。

    秦璐又不依不饶地逼着秦宏远赶紧订票。

    等完全达到了目的,秦璐冲着朱小君递了个眼神,那意思是在说,怎么样,我秦璐没有食言吧!

    朱小君回敬了一个感激的目光。

    秦璐跟着秦宏远出门的时候,瞅了个空当,附在朱小君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家宫宝贝没出来吃早餐,你就不担心么?”

    朱小君一愣。

    宫琳的确没下来吃早餐,但朱小君以为是宫琳一早便走了。

    “嘿嘿,夜里……啊?你还是自个去看看吧!”秦璐说着,将手中房卡交到了朱小君的手上,然后大声交代了一句:“别忘了帮老娘退房啊!”

    朱小君拿着秦璐的房卡打开了秦璐的房间,一进门便看见了卷缩在里面一张床铺上的宫琳。

    “你怎么了?”朱小君到了宫琳的身旁,用手背试了下宫琳的额头:“好烫啊,你发烧了!”

    连日的劳累再加上高度紧张的精神,猛然松弛下来,又喝了一顿大酒,宫琳的免疫系统立时停工,不生病发烧才是个怪事。

    “小璐夜里已经给我买了药了……”宫琳从昏睡中醒来,有气无力地回应了朱小君。

    夜里买了药?

    朱小君的心里生出了一股暖流来。

    “来,喝点水。”朱小君拭了拭房间里电烧水壶,发现里面还有大半壶烧开过的热水,水温刚好,于是便倒了一杯,扶起了宫琳:“你啊,这是累的,再加上昨晚一喝酒,身体就跟不上了。没多大问题,补充好体液,吃点退烧药,好好睡上一大觉,醒来就没事了。”

    喝了水,又吃了片散利痛,朱小君扶着宫琳躺好了,又为宫琳收好了被角。

    “安心的睡吧,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守着你。”

    宫琳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朱小君拖了张椅子,守在了床头,凝视着宫琳那张憔悴的脸颊。一股爱怜之意袭上了心头,朱小君忍不住唏嘘起来。

    虽然贵为唐氏集团的领导人,但宫琳无疑是个苦命的孩子。幼年丧母,好不容易认了亲生父亲,可又一直是藏藏掖掖的,尚未来得及叫上一声爸爸,亲生父亲便死于了非命。

    不过,宫琳又是幸运的,养父养母视她为己出,把她当成了掌上明珠,让她享尽了做为一个女儿应该拥有的父母之爱。

    从宫琳身上又想到了自己,朱小君陡然发现,自己居然跟宫琳竟然有着如此的相似。

    怪不得,自己会对宫琳有着那么一种超越了男女之爱的亲人般的情感。

    还有刘燕……一想起刘燕,朱小君的心里禁不住一阵抽搐,相比他跟宫琳,刘燕不更是苦命孩子么?

    从刘燕又想到了秦璐和温柔,两个打小就没了亲妈的苦孩子……

    朱小君突然感到一阵心痛,为什么跟他有关联的人都那么苦命呢?

    好在还有个黄莺,闲聊时,黄莺说她的父母健在,而且还可以保证是亲生父母。

    想到了黄莺,朱小君的心头才有了一丝丝的甜意。

    然而,这抹甜意却是如此的短暂,轻轻闪现之后,已然是浓浓的苦涩。

    三个女人……他朱小君的三个女人,每一个,都像是他身体的一个组成部分,让他割舍了谁,都会让他痛不欲生。

    现状虽然美好,他似乎有这个能力游刃与三人之间,但是,未来呢?

    未来会是一个什么结局呢?

    这是一个绝对无解的题目,不管朱小君如何解答,也终于得不到能令所有当事人全都满意的答案。

    正苦恼着,张石来了电话,朱小君连忙拿着手机进了洗手间。

    张石说他运气好,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了一家非常适合实施肿瘤小综合治疗项目的医院,具体条款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希望朱小君能抽个空看下邮箱,合同草案已经发过来了。

    朱小君回复说,这种事你张石做主就行了。

    张石呵呵一笑,道出了真实目的,让朱小君看合同是个虚招,实招是想让朱小君批准他拟定的设备采购计划。

    朱小君忍俊不已,笑了两声,顺便挖苦了张石两句,最后才回答张石说,设备采购的事情也应该是总经理负责的,他朱小君是董事长,只管大方向。

    这种尺度的放权使得张石有些不适应,支支吾吾地表示了他的疑虑,当然,这些疑虑全都是站在了朱小君的角度上来考虑的。

    朱小君嘿嘿一笑,给张石打了个套,说,像张石这种人,你越是给他放权,他的责任感就会越重。

    张石听了,只得认下了这种说法。

    通完了电话,朱小君觉得头皮有些痒,做完喝完酒之后,居然忘记了洗了澡再睡。于是顺便就脱了衣服,冲了个澡。

    待完事后,看看时间,已经是接近午饭的时候了。

    这不吃早餐,中午还不觉得怎么饿,可若是吃了早餐,中午反而饿得更快。

    正准备打个电话叫个外卖的时候,宫琳醒了过来。

    “我睡了多久?”宫琳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至少有力气自己坐起了身子。

    朱小君拭了拭宫琳的额头:“嗯,退烧了,饿不?”

    宫琳摇了摇头,可是,肚子却咕噜噜叫了起来。

    “不想吃也得吃一点,不吃饭,怎么能把病养好了?”朱小君说着,便接通了外卖的电话。

    宫琳拢了拢头发,顺手在床头柜上拿了手机当作了镜子,照过之后,带着歉意道:“我这副样子……都成了黄脸婆了。”

    朱小君要了两份面,然后挂上了电话,笑着对宫琳道:“你要是黄脸婆的话,那黄脸婆该怎么办呢?”

    宫琳笑了笑,没搭话,起身去洗手间洗漱去了。

    女人的洗漱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洗脸刷牙,清洗,保养,加施粉黛,那可是一条龙的流程,缺一项也是不成。

    半个小时后,宫琳才出了洗手间,而这时,两份外卖也刚好送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