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21章 英雄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宫琳随即按朱小君交待的方案去做了,而朱小君于当天就返回了彭州。【愛↑去△小↓說△網w  qu 】

    原本想借助秦璐把秦宏远给支开,然后集中精力把江汉这边的事情给捋清楚,从而找到幕后不管是唐歆还是其他什么人的漏洞,然后在指导宫琳进行反击,挫败他们的这场阴谋。

    但宫琳却选择了退一步。

    对宫琳的这种选择,朱小君也颇为理解,一是在性格上,宫琳看上去风风火火的,像是个很强势的女人,其实,那都是表象,都是在场面上用来掩盖真实自我的伪装。

    实际上的宫琳,并没有多少在事业上的追求,当初之所以愿意跟朱小君一块和蒋光鼎斗上一斗,纯粹是因为担心生父唐伟兴的产业被蒋光鼎给祸害了,再有就是因为唐伟兴的死因不明,宫琳才会憋着一股劲硬是把偌大一个唐氏集团给撑下来了。

    可是,让她直接迎战唐歆的挑衅,宫琳却实在鼓不起劲头来。

    既然支持宫琳选择了退却,那么朱小君也无需继续追查江汉这件事了,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着宫琳唐卓他们兄妹俩达成了一致意见后,再去跟唐歆谈判出来个一二三。

    这一闲下来,朱小君想起了自己还有一档子承诺没有兑现,就是三天前在彭州世纪名都的那个夜里,对那俩倒霉蛋说出来的‘三天后,我朱小君会摆个百桌英雄宴,想向我朱小君讨个公道的,我随时恭候!’这句话。

    航班于当晚八点多一些落在了彭州机场的跑道上,不等飞机停稳,朱小君便给瘸四喜打了个电话。

    瘸四喜接到了朱小君的电话,显得很高兴,不等朱小君说个明白,便表示说立马开车去接他,然后再一块喝点小酒。

    “嗯,喝点小酒倒是挺不错,刚好我也有些事需要麻烦四哥,不过你就别麻烦来接我了,耽误时间呐!”朱小君原本就想把瘸四喜约出来,希望通过瘸四喜来把彭州道上的有头脸的人物给召集起来。

    一个小时不到,朱小君来到了瘸四喜临时订下的一家酒店的包房。瘸四喜似乎知道朱小君要跟他谈些事情,居然一个外人都没叫。

    “我听道上的人在传说,说你要摆英雄宴?”一见面,酒杯还没端起来,瘸四喜便直奔了主题。

    朱小君点了点头,回应道:“在这个传说之前,四哥还听到了什么传说?”

    瘸四喜愣了愣,然后笑开了:“那种谣言,你根本不用理会,过两天也就自动消散了。”

    朱小君盯着瘸四喜看了两眼:“四哥的意思是暗示我小题大做了?”

    瘸四喜倒也毫不隐讳自己:“你要是想借此机会在彭州的道上立立威,这英雄宴倒是个机会,但是你朱老弟又不是那种人,保奇大哥曾说过一句话,说已经当了瓷器的人,就一定不要去跟那些板砖去碰,没意义!”

    朱小君端起了酒杯来:“这话我也说过……算了,现在说啥都晚了,话都放出去了,咱哥俩还是喝酒吧!”

    瘸四喜陪着朱小君干了一杯。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啊,四哥就知道了你的目的,放心吧,事都安排妥当了,明天咱还是在这家店,保证把你的英雄宴给办的体体面面的。”

    这天晚上,朱小君和瘸四喜都没怎么喝,一瓶茅台还剩下了三分之一便结束了。

    第二天,朱小君特意去拜会了文芳,也就是刘燕的舅妈,吕保奇的遗孀。他想着,既然说的是关于吕保奇的事情,那么最好能把文芳请到场,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事情给说清楚。

    文芳对朱小君召开道上的英雄大会的想法很是不解,因此一口回绝了朱小君的请求。

    朱小君自然不肯就此放弃,因此对文芳展开了说服。

    可是,说来说去,文芳就始终一句话:“我老了,不喜欢那种哄哄闹闹的场合,再说,保奇已经不在了,说得清楚说不清楚,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朱小君也是无可奈何。

    晚上六点整,朱小君在瘸四喜的陪同下来到了昨晚就定好的那家饭店。

    自打上次跟秦宏远做了交易顶了那起房屋凭空消失案的罪罚后,瘸四喜就顺势退出了彭州江湖,去专心经营他的物流产业了。但是,瘸四喜的名号在彭州地面上却仍旧是响当当一块招牌,因此,当瘸四喜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在场的江湖人都起了身跟瘸四喜打了招呼。

    那家饭店不是很大,大堂中也就是摆了三十来张圆桌就已经显得很拥挤了,好在瘸四喜为这次英雄会定下的门槛颇有些高,能进到这饭店大堂的也不过就是两百来人,因此,三十多张圆桌上,大多都没坐满。

    虽然每张桌台上都摆放了不少的冷盘果蔬,但并没有人动筷子,因为这种场合,原本就是不吃饭喝酒的,而且,到场的人也都是拥有一定江湖地位的人物,若是不等英雄会的主题开始便动起了筷子,那,可不是一般的失礼,会被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存心来找茬挑事的。

    瘸四喜陪在了朱小君的身旁,三步一停,两步一住,一边跟相熟的朋友打着招呼,一边缓慢地向主席台移动着。

    朱小君根本没混过黑/道,整间大堂坐着的人,他面熟的不过就是吕保奇曾经的几名手下,还有就是瘸四喜身边的核心兄弟,因此,他并不需要跟人招呼,只是碍着瘸四喜的面子,把脚步放的很缓。

    终于来到了主席台上,瘸四喜拱起了双手向各个方向施了礼,大堂渐渐安静了下来。

    清了下嗓子,瘸四喜开口说道:“今天把各位兄弟请过来,主要是有件事要跟各位交待清楚。说事之前,先跟大伙介绍一个兄弟,我瘸四喜的兄弟,同时也是咱们公认的保奇大哥的兄弟,朱小君朱兄弟。”

    瘸四喜说完,一侧身,做了个手势,把朱小君推向了前台。

    这是朱小君第二次面对这种百人以上的大场面,第一次是在保奇地产的那次会议上,因为有个身份的缘故,那一次,朱小君丝毫没有感觉到紧张。

    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一个原因是下面坐着的人个个都是彭州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凶狠之人,这种人,若是放在了一年半之前,朱小君是见到了就要躲着走的。第二个原因则此事件的未知性实在是过于强烈,鬼知道那些背后散布谣言的人又为了朱小君准备了些什么样的阴谋诡计。

    所以,当朱小君在瘸四喜的陪同下走进这家饭店大堂的时候,他的双腿就在止不住的发软,而这一会子,那两条腿几乎要颤抖起来了。

    就在瘸四喜做出了请的手势的时候,朱小君突然想起了一个小说片段来。

    乔峰大战聚贤庄!

    书中的英雄受到了无数人的污蔑陷害,而他也同样遭受着无端的流言蜚语。

    英雄的乔峰宁愿战死也不肯屈从,而他,一样也是宁愿身临险境也不愿躲闪回避。

    那一刻,朱小君犹如乔峰附体,陡然生出了万丈豪情!

    “拿酒来!”朱小君向前迈了一步,爆喝了一声。

    瘸四喜身边的一个兄弟立马拿了一瓶白酒送到了朱小君的手中。

    “我朱小君算不上是道上混饭吃的兄弟,机缘巧合,结识了我吕叔吕保奇,又认识了四哥,也算是跟在座的各位道上兄弟有缘吧!”朱小君说着,打开了酒瓶盖:“前些日子,我听说道上有兄弟传言是我在背后点了你们的保奇大哥,更有甚者,还传说是我朱小君逼死了吕保奇。好吧,我朱小君就是这么猖狂,对这种传言绝不解释!”

    稍一停顿,朱小君仰脖子灌了口酒。

    “不是有人还筹款要对我朱小君下什么必杀令么?我看,不必那么麻烦了,今天之后,要么是我朱小君挺了尸,要么就是那些在背后胡说八道的人永远闭上了嘴!来吧!”

    偌大的一个饭堂两百多口子,居然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

    除了呼吸的声音,再无其他杂音。

    这帮人,见过狠的,见过硬的,也见过不要命的。

    但是,又狠又硬又那么敢不要命的,今个还是头一遭看到。

    “怎么啦?怎么没人上来啊?”

    朱小君充满了霸气的目光环视了一圈。

    “那些只准备看热闹的兄弟,我朱小君劝你们一句,这热闹不怎么好看,等出了人命,你们会后悔的,所以啊,我陪你们喝杯酒,你们啊,还是离开这里吧!”

    朱小君举起了酒瓶子,向着各个方向示了下意,然后咕咚咚喝下了瓶中酒的五分之一。

    安静了大概几秒钟,先是有一人站了起来,一仰脖子,喝尽了杯中酒,向主席台这边抱了下拳,然后转身走了。

    紧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

    五分钟后,饭店的大堂中少了将近一半的人。

    当留下来的人再没有了动作之后,朱小君又一次举起了酒瓶子。

    “相信我朱小君,而不相信那些江湖传言的兄弟,我敬你们一杯酒,呆会动起手来的时候,请原谅兄弟的不知轻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