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24章 让我好好想一想
    一大早,朱小君便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吴东城打来的。

    “吴大院长啊,这才几点钟啊,您老就不能让人家睡个懒觉么?”

    吴东城呵呵笑道:“跟你说个事,你听了,保证不愿意睡懒觉了。”

    朱小君翻了个身,懒洋洋地回应道:“那你说来听听?我保证听完了继续睡。”

    吴东城又是一笑:“华锐资本的康总刚才打过电话来,说愿意对肿瘤医院的交易展开谈判!”

    朱小君一骨碌爬了起来:“什么?她是怎么知道我有意收购肿瘤医院的?”

    吴东城笑道:“昨天晚上,那个康总又给我打电话,唠唠叨叨,没完没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回了她一句,说,医院不是这样玩的,要么你就另选一个院长,要么,我就考虑重新换一个老板,她听了,当时没表态,但今一早,就在五分钟前,给我来了个电话,说如果我这边有潜在的买家的话,她愿意代表华锐资本来见见面谈一谈。”

    “好吧,算你赢了!”朱小君下了床,奔向了洗手间:“我不跟多聊了,最多四十分钟,我到你办公室再细说这事!”

    洗脸刷牙穿衣服,然后直奔楼下吃了个早餐,之后拦出租拦不到,朱小君也懒得再去打开手机叫网约车,干脆一路小跑来到了肿瘤医院。

    到了吴东城的办公室,看看时间,刚好用去了四十分钟。

    吴东城又把昨晚跟康总通话的细节跟朱小君仔仔细细地述说了一遍。

    “这会不会是个坑呢?”朱小君听完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想到的是这个康总说不准就是传说中的康先生,而那个华锐资本则是穿越者所控制的一个运作平台。

    但吴东城并不知晓这些秘密,他笑着对朱小君解释道:“那个康总的解释是华锐资本希望能在财务数据上得到快速的回报,而肿瘤医院确实不适合他们企业的战略要求,所以,康总在电话中也承认了,他们收购肿瘤医院或许是一个错误。”

    朱小君笑道:“因此,他们现在把目标放到了唐氏集团上去,嗯,确实有道理,民营医院的盘子比较小,收购的费用也相对便宜,收下来之后,只要把资金跟得上,然后在市场上冲一冲,那财务数据,肯定能满意。”

    但见朱小君认同了自己的解释,吴东城轻松了下来,很是惬意地点了支香烟:“昨晚在跟姓康的打电话时,我确实有些失控了,放下电话后就一直担心,生怕因为我的超之过急而影响了你的计划,不过还好,现在看来啊,这坏事还变成好事了,呵呵。”

    吴东城可是位职场加官场的老江湖了,城府之深,在朱小君所认识的人当中绝对属于佼佼者。像这般人物,那个姓康的娘们都能把他逼的失控,可想而知,那娘们有多么的霸道和不讲理。

    嗯,越来越像传说中的康先生了!

    只是,从丽莎和约翰这二人的招供中可以得知,那康先生可是一个颇为yindang的女人,那么……她有没有对吴东城下手呢?

    “你笑什么?”吴东城看到了不自觉流露出一脸坏笑的朱小君,颇为不解。

    “我笑了么?”朱小君搓了搓脸颊:“我在想那姓康的,此时一定是把你吴大院长问候个不停吧!”

    吴东城也笑开了:“说不准啊,她还会问候了我吴东城的祖宗八辈哩。”

    掩盖过刚才自己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坏笑之后,朱小君收了玩笑之心,说起了正事:“既然她愿意谈,那就约个时间吧,这种事,赶早不赶晚。”

    “那地点呢?是在彭州,还是去申海?”吴东城追问了一句。

    朱小君略加思考:“彭州吧……干脆就约在肿瘤医院得了,在这儿谈,咱们有心理优势。”

    吴东城点头赞道:“嗯,如果能成的话,那咱们可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了,再谈不出个好结果来,那就是咱们的丢人现眼喽。”

    说话间,吴东城给姓康的打了个电话。

    这姓康的还真是爽快人,直接答应当天赶来彭州,就肿瘤医院转手的事宜跟潜在的买家朱小君朱老板进行一场富有建设性的对话,同时,对见面地点安排在肿瘤医院也颇为赞赏,说这样最好,最起码是省了钱的了。

    这个回答,使得朱小君有了一丝心虚的感觉,因为他之所以要求把谈判地点设在肿瘤医院,当时的出发点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地利,而就是姓康的所说的省钱。

    落实完主要事情后,朱小君和吴东城又闲聊了一些医疗行业内部的趣事,眼看着医院前来请示吴东城的人越来越多,朱小君知趣地告辞了。

    刚离开了医院的行政楼,刘燕便打来了电话。

    看到了刘燕的电话,朱小君顿时想起昨晚的事情来,他估计,一定是今天一早,刘燕听了文定山或是韩韶华的传话。

    电话接通后,刘燕倒没提及昨晚的事情,只是问了朱小君现在是否还在彭州,中午有没有时间一块吃个午饭。

    朱小君的第一反应是想躲闪逃避。

    他担心刘燕听到了那些江湖传言后会对他有所怀疑,他害怕面对刘燕的质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忧虑他跟刘燕的关系会因此而产生了裂痕。

    可是,该来的总该会来,躲过了今天却躲不过明日,所有的担心忧虑,迟早都会面临。

    所以,朱小君还是答应了刘燕。

    在约好的饭店中见了面,朱小君便暗喝了一声不好,那刘燕的表情,不阴不阳,不喜不怒,一看便知肚子里藏了不少的怨愤而在拼命地压制着。

    “小君,你最近有什么事情一直瞒着我,对么?”刘燕个性使然,终究还是藏不住,一坐下来,尚未来得及点完菜,便忍不住开始了话头。

    “我……我有什么事瞒着你了?”朱小君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干脆来了个静观其变。

    “那你昨天都干了些什么事?为什么要这么做?”刘燕低着头,摆弄着面前的一个空杯子:“他们说,你是因为传言说是你害死了舅舅才会那么做的,是吗?”

    朱小君深吸了口气:“燕儿,我能告诉你的只有一句话,昨晚的事,是男人的事,希望你不要介入。还有,对那种传言,我朱小君无论对谁,都觉不解释。”

    刘燕抬起了头来,颇为幽怨地说道:“我要求你解释了吗?我说过我会相信那种传言么?小君,我只是担心你……”

    朱小君顿时软下了心肠来:“燕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刘燕摇了摇头,打断了朱小君:“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说你在背后点了舅舅,真是可笑,怎么点啊?你朱小君又知道多少舅舅的秘密呢?说你逼死了舅舅,那就更好笑了,舅舅是个刚出道的小毛孩么?这三十年舅舅什么风浪没见过?什么困难没经历过?什么样的人没结识过?会被你朱小君给逼死了?”

    朱小君顿时愣住了,他是真的没想到,平日里怎么看怎么有些二的刘燕,甚至二起来比秦璐还有过之无不及的刘燕,居然有着这么深的思维。

    “小君,事到如今,你必须跟我说实话,我舅舅到底是陷入了一个怎样的漩涡,以至于他最终选择了自杀。”

    这个问题,问到了朱小君的死穴上。

    这几天,他也在反复地去思考这个问题,像吕保奇这种过了几十年刀尖添血生活的一代枭雄,又怎么肯轻易认输,又怎么肯以自杀的方式来逃避现实,即便是车祸诈死的计谋被官方识破了,那最多也不过就是多做几年牢房而已,就算最终难逃一死,那也总比自杀来的要光辉一些。

    除非是像锤子那样,思维被人家给控制了。

    朱小君不是没把吕保奇的自杀原因往这条线上去想过,当初那帮穿越者以控制思维的方式干掉了锤子,引发了彭州江湖的动荡,只不过因为朱小君在其中游说,再加上警方积极的态度,硬生生化解掉了这场危机。

    但那批穿越者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可是,吕保奇在自杀前的举动并不像是被控制了思维,否则的话,他又怎么能在那张照片上写下那行字呢?

    眼见着朱小君仍旧是默不作声,刘燕幽幽地叹了口气,又说了一句令朱小君无比震惊的话来:“六年前,舅舅开发的山南小镇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好端端的数间房屋竟然无端消失了,有人说,这是因为招惹了地下的千年蛤蟆精,还有人说,舅舅便是这蛤蟆精变成了人形给害死的。小君,我知道这些都是胡说八道,我也知道实际上你早就知道了真相……告诉我,好么?”

    刘燕话音刚落的那一霎那,一道只能感觉得到却绝对看不到的光线在朱小君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等一下,别说话,让我好好想一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