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25章 见面
    原来已经被否定过的那个跟穿越者有关的推断再一次爆发了其可能性。

    可以肯定的是,六年前发生在山南小镇的那次房屋消失案和一年前发生在九鼎公司新工地的房屋消失案都是因为异世界穿越而造成的。只不过,六年前的那一次穿越发生了意外,成功率只有十分之一,因此,在地表上的反应也是比较轻微。

    九鼎公司的新工地发生过房屋消失案之后,温柔又追查出九鼎公司有一笔来路不明的资金,这时候,朱小君曾经怀疑过这家九鼎地产的来历,可随后,谢伟浮出了水面,证明了那笔来历不明的资金只不过是他下属的赌博集团洗钱的一个渠道而已。

    因此,朱小君,包括秦宏远,也都把九鼎公司排除在这起穿越案之外了,并认为,九鼎公司和保奇地产之间的矛盾,应该纯属于正常的商业之争。

    这期间,朱小君还问过吕保奇,是不是九鼎公司的老板在背后点了他,但吕保奇断然否定,他说,就凭九鼎公司的那点背景,还不足以能够扳倒自己。

    当时听了吕保奇的这个回答,朱小君的第一反应就是吕保奇已然知道了是谁在他的背后做的文章。

    朱小君当时还想到,以吕保奇的个性,绝对不会就这样忍下去,他一定会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对那个敌人发起致命的一击。

    那个敌人,朱小君当时想象成了一个地位超高势力超强的人。

    但是,刘燕的这几句话却点醒了朱小君,第一句是‘你朱小君又知道多少舅舅的秘密呢’,这句话点醒了朱小君的是并不是非得地位高势力大才能够扳得倒吕保奇,掌握了吕保奇足够秘密的人,也一样能够扳得倒他。

    这个人……

    朱小君想到了文定山。

    一个跟随了吕保奇近三十年的老弟兄,当然掌握了吕保奇足够多的秘密,只要他愿意,可以分分钟把吕保奇送进监狱。

    而吕保奇被迫做出假车祸现场从而成功脱身后,文定山并不知道内情,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地联合了殷卓婷一块来拆朱小君的台。

    其目的,现在想来,并不是一般的争权夺势,二就是为了跟九鼎公司达成那个在建项目的交易。

    第二个点醒朱小君的便是那个蛤蟆精的传说。

    六年前发生在山南小镇的那个事件,知晓的人非常少,也不过就是吕保奇身边的几个核心兄弟才知道。据老冯说,后来请风水大师来的时候,保密工作做得更是好,也仅有吕保奇老冯和文定山他们三个知道此事。所以,什么地下千年蛤蟆精的说法,一定是文定山通过了某种渠道告知了刘燕。

    虽然,在这个推断中还有诸多细节不甚明朗,但对于朱小君来说,却已经不重要。

    这厮,最擅长的就是反向推断,先确定了嫌疑人,然后再去找理由来证明其合理性。而这一次,朱小君想到的办法则更加干脆。

    “燕儿,大大前天的那个晚上,你把我叫到了你家,你舅妈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不是我故意瞒着你,是因为这其中还有很多说不清楚弄不明白的细节。我那天对你舅妈说,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把这件事给弄个水落石出,今天,我对你,仍旧是这句话。”

    刘燕翻了翻眼皮,颇有些不满:“给你点时间?是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又或是几个月还是几年?”

    朱小君微微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三天,最多三天,我一定会把真相调查出来。”

    刘燕愣了下,忽又问道:“你会有危险么?”

    朱小君一脸严肃:“会,当然会!”

    刘燕沉默了片刻:“其实,我也并不是非得知道真相的,我……”

    朱小君咧开嘴巴笑了起来:“从理论上讲,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分都在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危险,比如……”朱小君指了指桌上的菜肴:“吃不好,我们会被呛到,呛得严重了,或许就会丢了命。再比如,我们过马路,鬼知道会不会有个疯子朝你撞过来啊?所以,危险无处不在。”

    刘燕叹了口气,道:“谢谢你的安慰,小君,有时候我就在想,你这样吧什么事都扛在自己的肩上,而给你身边人的却都是轻松和欢笑……你,累么?”

    刘燕这是发自内心的关怀,可钻进了朱小君的耳朵里,他居然能联想到了床第之事。

    “累,怎么不累?要不咱们以后换个姿势?”

    刘燕顿时红透了脸,轻呸了一声,埋头吃饭,不再搭理朱小君。

    一餐午饭吃完,刘燕心事重重地离去了,朱小君看在眼中,也只能叹在心里,他知道,现在无论是如何劝慰刘燕,都无法消除了她心中的心事,除非是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刻。

    跟华锐资本康大美女的洽谈约在了晚上,这一下午的闲暇时光,朱小君全消耗在了澡堂子中,美美地泡了个热水池子,泡透了又搓了背,回到外面的休息间,又要了盘青萝卜——吃着萝卜喝热茶,穷的大夫满地爬。

    吃过了萝卜喝过了茶,打着满意的嗝,叫个捏脚的来捏捏脚,顺便再眯上一觉。这便是彭州男人们冬日里最为惬意的消遣方式了。而这么一整套的消遣下来,消费的总金额却绝对超过不了五十块现大洋,而且,这还是在档次稍高的澡堂子,若是换了那种小区边上的最基本的澡堂子,其费用还要再打个对折。

    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朱小君这才换了衣服结了帐,出去后,随便找了家快餐店填饱了肚子。

    距离约好的谈判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不到的样子。

    谈判赴场的时间那可是有讲究的,去早了,会被对方认为你对谈判的标的有着迫切的心情,从而在谈判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加码加价。去晚了,迟到了,那可是商业白领的一个耻辱,会被所有人认为不职业,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在谈判时,气势上自然会削减三分。

    最好的做法是赶在约定好的时间之前大概一到三分钟的样子进场。

    朱小君不是不明白这些业内知识,p&g公司的章航在他的培训课程的视频里还为这件事做了专门的一堂课。可是,朱小君这一次却非要反其道而行之。

    他在路边买了些水果,拎到了肿瘤医院。

    吴东城安排的谈判地点就在他办公室的同一层楼上,是以前专门用来召开院常委会议的一间小会议室,朱小君到地的时候,吴东城并不在,只有院办公室的那位美女主任带着几名保洁正在对那间会议室做最后的清洁工作。

    朱小君到了会议室的门口,招呼她们停下来,然后扬了扬手中的水果袋:“行了,打扫那么干净,呆会吴老板抽起烟来会有心理负担的,差不多就可以了,都歇着吧,过来吃水果。”

    事实上,这些清洁工作也确实进行的差不多了,大伙之所以还在坚持,其目的无非就是想等着吴大院长归来能看到她们尽心尽力的工作态度而已。

    这份虚荣,跟水果的诱惑,最终还是后者占了上风。

    五六个姐姐阿姨的跟着院办美女主任来到了院办的办公室,嘻嘻哈哈说笑着,开始瓜分朱小君拎来的那一大袋子水果。

    在交易没有完成之前,华锐资本仍然是肿瘤医院的幕后老板,而康副总裁依旧是吴东城的顶头上司。吴东城虽然烦透了这位康副总裁,但情绪归情绪,原则归原则,所以,吴东城还是收起了自己心中的那股怨愤,亲自去了高铁站把康副总裁接了回来,又顺便在医院食堂,为康副总裁安排了一个简单的接风宴。

    待吴东城陪着康副总裁来到了他办公室的那层楼的时候,刚好距离约定的谈判开始时间还差三分钟整。

    而此刻,做为谈判的另一方,朱小君却在院办办公室中,跟一帮子姐姐阿姨什么的,有说有笑打得火热。

    在路经院办的时候,康副总裁用余光瞥见了里面的朱小君,禁不住皱了下眉头。

    吴东城目不斜视地径直走过了院办,将康副总裁带到了谈判的会议室中,然后转身去叫朱小君。刚才路经院办的时候,吴东城虽然没去看,但早已经听到了朱小君爽朗中又带着些许坏意的笑声。

    卡着最后的几秒钟,朱小君在吴东城的陪同下来到了那间会议室,见到了早就见过但还是要装作是第一次见面的康副总裁。

    “哟,还真是个大美女呢!”朱小君微笑着向康副总裁伸出了手:“果真是耳闻不如目睹,今天见到了康总,不知道今后还有谁会被朱某人认作为美女。”

    康副总裁浅浅一笑,和朱小君轻轻地握了下手:“久仰朱总大名,果然如传言所说,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玉树临风?我嘞个去,我朱小君也就是一灌木丛,连树都称不上,还玉树?”朱小君露出了难以琢磨的笑容:“至于潇洒倜傥嘛,嗯,鄙人确实傻了一些,也经常把鼻涕淌了一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