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26章 谈判
    这种言语表现……

    也太low了不是?

    康副总裁禁不住一愣,一旁的吴东城也是心中一慌。

    而这,刚好就是朱小君所期待的。

    把肿瘤医院接下来是朱小君的一个目的,但是,这个目的却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真正占了主要位置的目的,是想探究一下这位康副总裁的真实面目以及她背后的华锐资本的真实背景。

    而这些,是无法通过正常的沟通来得以实现,只能从康副总裁的不经意言语中去发掘,去揣测,去推断。

    如果,康副总裁一直保持着较高水平的警惕性的话,那么,朱小君能得到的有效信息就必然是少之又少,所以,朱小君才使出了这么一个策略,故作粗俗,引诱对方低估自己。

    可吴东城却是不明就里,连忙为朱小君做掩饰,同时还暗暗给朱小君使眼色,希望朱小君能尽快恢复了装逼状态。

    “哦,两位大老板的客套寒暄真是让吴某大开眼界啊,虽然吴某意犹未尽,但咱们这时间……毕竟有限啊!依我看,咱们还是尽快切入正题,早一点谈完,也能早一点休息。康总毕竟是一路舟车,尚未休息,想必很疲惫,是吧!”

    吴东城这番话说出,康副总裁只是微微颔首,而朱小君却讪笑着点了点头。

    一边装傻的朱小君一边暗忖,好你个吴东城,明明是你个老家伙故意把时间安排的那么紧,可说出来却变成了你的知寒问暖了。

    “那好,接下来,我就向两位介绍一下我们肿瘤医院目前的情况以及……”吴东城按照一般情况下的流程开始介绍起这次交易的标的——肿瘤医院。

    却不曾想,朱小君居然会直接叫停了吴东城的正常流程。

    “别这么麻烦了,康大美女,你们华锐资本接手肿瘤医院也有段日子了,我呢,原本就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这年把时间里,肿瘤医院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很清楚。所以啊,可以说咱们两边对这肿瘤医院都是很熟悉的了。”朱小君拿起了刚才从院办公室带过来的一个柑橘,三两下剥去了皮,掰成了两半,往嘴里塞了其中的一半,含混不清地继续道:“既然你们华锐资本想脱手,而我呢,也有接下来的意愿,那咱就来个干脆利索的,你直接出个价吧!”

    “窝靠!”吴东城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这么大的一桩生意,在朱小君这小子的嘴巴里怎么感觉就像是到菜市场去打算买块猪肉呢?

    康副总裁也是微微皱了下眉头。

    这之前,他们对朱小君做过了细致的调查。在商业上,朱小君是如何一步步做大做强的,他们都调查的一清二楚,这个过程中,朱小君的个性表现,思想路线,以及生活习惯,甚至连朱小君的私生活有几个伴侣情人,也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从调查结果上看,朱小君这个人有着双重性格,一方面具有了做为一个领导人所必需的虎型性格,另一方面,也具有着爱显摆爱出风头的孔雀型个性。

    在决定跟朱小君正面接触的时候,他们分析了朱小君有可能的表现形式。或者,会拿出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咄咄逼人但又不失礼节,又或者,会故作城府有意引导己方的话题。

    但是,康副总裁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朱小君居然是现在的一副暴发户的土鳖形象。

    是真性情?还是故意伪装?

    康副总裁心里禁不住打起了小鼓。

    说朱小君是故意伪装,可是,在朱小君的身上又看不到任何表演的痕迹,其话语,其肢体,都是如此的自然。

    那就此认为是朱小君的真性情?

    康副总裁又从心里生出了一百个不情愿,一个可以花费了几十个亿买下一家三甲医院的大老板,在这种场合下,说什么也要装一装斯文,卖弄一下品味和层次的,除非……

    除非这个朱小君已经自信到了返璞归真的阶段,根本不再在乎其他人对他的看法了。

    “做为这家医院的投资人,我们华锐资本的态度是负责到底,虽然医院管理层的理念和我们集团管理层理念发生了一些偏差,但是我们距离无法合作的状况还相差甚远,我们华锐资本和吴院长都有信心渡过这段艰难的磨合期,我们更相信磨合期之后必将迎来美好的明天。”康副总裁吃不透朱小君,却又不能不表态,因此便端出了场面话,看似侃侃而谈,实际上啥内容都没有。

    朱小君摆了摆手,咧开嘴笑了:“你可拉倒吧!康大美女,若真是像你说的那样,华锐资本会犯傻出手这家医院?吴大院长会犯傻自找麻烦?别拿这些虚话来蒙人了,这么蒙,只会蒙了自个哦。”

    康副总裁回敬了职业的微笑:“好吧,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好了,不过,做为华锐资本的代表,我想听一听朱总对接手肿瘤医院之后的管理理念,这一点,不过分吧?”

    朱小君居然能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还打了个哈欠:“嗯,不过分确实是不过分,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说真话吧……你会觉得我骗你,说假话吧……我又没那个水平。”

    康副总裁又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我当然希望听到您的真话,朱总,我们都是一个企业的领导者,我相信,我们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公司下发的文件一样,白纸黑字,绝对不会出现日后不认帐的事情。”

    姓康的说的是义正言辞,可朱小君听了,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日后不认帐……这种事,想象空间实在是太大了。

    康副总裁第三次皱起了眉头:“我说错什么了?”

    朱小君摆了摆手:“你说的没错,是我想多了。”

    吴东城眼见着这二人的态度有了些许的针锋相对的意思,担心这谈判会被个人情绪所左右了,于是连忙圆场道:“朱总啊,虽然你是从咱们医院走出去的,咱们之间也颇为熟悉,但是,私交归私交,工作归工作,你将来对医院的管理理念,莫说是康总想听听,就连我,也非常想略知一二。”

    朱小君砸吧了两下嘴:“我是怎么管理伽玛刀中心和生物治疗中心的,未来就会如何管理这肿瘤医院,吴大院长,你可以告诉这位大美女,我是怎么管理那两个中心的。”

    面对康副总裁充满了期待的目光,吴东城耸了耸肩,解释道:“说的体面些,叫放权,说的粗俗些,叫放羊。”指了指朱小君,吴东城又补充了一句:“朱总最擅长的,就是做个甩手掌柜。”

    在现代企业管理中,放权可是个大课题大学问。

    做老板的不是不知道放权的重要性,对手下的一众职业经理人来说,老板的放权,比发奖金送股票更能够激励出归属感来,每一个职业经理人都渴望着自己有一个能完全放权给自己的上司,如果运气好,真的让他碰上了,即便待遇低了一些,他们都会保持着非常开心的工作状态。

    但真正能做到放权给下属的老板或是上层领导却少之又少。

    在最浅薄的层面上,有些不愿意放权的部门领导是担心一旦放了权,自己的权威就得不到保证,更恐怖的是随时会有更有能力的人把他给取而代之了。

    稍微高一些的层面上,是领导人的担当不够,生怕因为自己的放权而被下属给坑了,也就是说,这类的领导,根本不愿意为下属去擦屁股。

    再往高处探讨,是因为领导人的能力不足以控制整个局面,担心一旦放权而产生了混乱,将会是一个无法收场的局面。

    最高的层面,那是企业老板的忧虑,他们的担心是放权容易,收权难,害怕有那么一天,职业经理人将成为企业中不可替代的人物,就像某空调企业,某位非常强势的女老总,就是从一名普通的销售员,一步步走向了企业最高领导人的位子,而到了今天,社会上已经不知道这家空调企业的老板是谁了,知道的都是这位女强人才是这家企业的真正掌舵者。

    权力,是这个社会的人民最为向往的一个追求,能与之相比的,仅有金钱。

    对康副总裁来说,金钱或许无法满足她的追求,她们毕竟是一群有着‘崇高’信仰的人。但是,信仰却泯灭不了她们对权力的渴望。

    在她所属的那个组织中,权力才是至高无上的,手中有了权力,口中便可以代表了组织,而一旦上升为了组织说的话,那么其成员就必须无条件去执行。

    能代表了组织对更多的属下施号布令……康副总裁的心怎么能不痒。

    但康副总裁表现在脸面上的却只是场面上的微笑:“怪不得吴院长会对朱总如此推崇,说句真心话,现在能做到真正放权的老板,实在是少之又少,至少,我是没见到过。”

    朱小君呵呵一笑,回道:“做企业的目的是赚钱,只要有人能为你赚钱,要那么多权力作甚?你说,一个公司老板能握有多大的权力?公司老板对他的员工有生杀大权么?嘻嘻,这又不是在什么组织里混,对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