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28章 诚意
    事实证明,运气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比智商好用多了!

    半个小时后,朱小君和康敏华签署完了股权转让的协议草案,就在朱小君犯难为该如何打发掉吴东城的时候,医院的行政总值班突然给吴东城来了个电话,说骨科有台手术出了点问题,邢主任希望吴院长能去趟手术室帮他拿个主意。

    窝靠!朱小君在心中先是感谢了老天爷,之后又感谢了那位骨科病人。

    “这也太不巧了吧,我刚跟康大美女约好一块去宵夜,庆祝一下这单生意,结果你……”

    吴东城苦笑了一下,摊了摊手:“做医生的,没办法,病人的利益就是医生的唯一追求。好吧,这宵夜我就不去了,你们吃得开心点。”

    朱小君耸了耸肩,算是对吴东城作了表态。

    一对心怀鬼胎的男女吃完了宵夜,又相约去了一家酒吧。

    朱小君是希望在酒精的刺激下能够激发出这位康大美女的本性来,而康大美女同样需要酒精的刺激来降低了朱小君的防御心理。

    有着几乎相同目的的这对男女在酒吧中上演了一出豪情对饮的大戏。

    朱小君的酒量原本就很不错,后来经过朱天九的药水浸泡,酒量更是大涨。可是,那个康敏华却一点也不逊色于朱小君,二人你一杯我一盏,直喝的酒吧老板不得已专门为他俩安排了一个调酒师。

    那名调酒师的模样确实俊俏,这小伙子生的是明眸皓齿,鼻挺唇薄,笑起来,嘴角两旁还各有一只浅浅的小酒窝,称之为小鲜肉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康敏华一边跟朱小君对饮着,还时不早晚地抽个空去搭讪那位调酒师小鲜肉。

    搭讪似乎根本满足不了康敏华的****,趁着酒兴,她甚至开始对那小鲜肉展开了挑逗。

    朱小君虽然在情场上也算个老司机了,脚踏三只船还能站的四平八稳的,在这个社会上总不是个多数。但是,对这种夜场中的男女快速调情火线约炮的经验,朱小君还是缺乏甚多,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经验。

    没经验就意味着要吃亏上当。

    康敏华是跟朱小君来到这家夜场酒吧的,而康敏华却当着朱小君的面去勾搭一个调酒师……做为一个男人,朱小君的心理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而这,刚好是康敏华所期望的。

    康敏华观察到了朱小君脸上的细微变化,于是放过了那名调酒师,转而对朱小君哧哧笑道:“怎么啦?你吃醋了?”

    “吃醋?”朱小君呲哼了一声:“我吃哪门子醋?康总雅兴,朱某只能祝愿康总好运。”

    康敏华继续哧哧笑着,将手搭在了朱小君的肩上,翘起了几根手指轻轻地骚弄着朱小君的脸颊:“许你们男人花天酒地,就不许我们女人偶尔放纵么?”

    能把手搭在了朱小君的肩上,那么康敏华的身子和朱小君的距离也就是一臂不到的样子。这点距离,已经挡不住康敏华身上传来的香气了。

    从嗅觉上讲,康敏华用的香水仍旧是原来的那种,这对朱小君来说原本不应该有多大的诱惑力,可是,这一次朱小君却感觉到了丝丝的不同,似乎自己对康敏华身上的气味颇有些****和想法。

    “能!怎么不能?”朱小君回敬了一个暧昧的笑容:“可是,我怎么感觉那个小鲜肉对你似乎不怎么感冒呢?”

    康敏华斜靠在吧台上,将身子又往朱小君那边蹭了蹭,同时用搭在朱小君肩上的那只手钩住了朱小君的脖子,稍一用力,将朱小君靠向了自己,然后,另一只手也搭了上去。

    双手环抱着朱小君的脖子,康敏华挺起了胸,嘴唇贴在了朱小君的耳边,厮磨着:“那你呢?你感冒么?”

    那一刻,朱小君的胯下,一件宝贝迅速弹起,若不是其外围的阻力重重,似乎必须昂首向天高歌一曲才肯罢休。

    钓鱼的,反过来却被鱼给钓了。

    朱小君心里虽有不甘,但怎么也控制不了了自己的荷尔蒙。

    “你觉得呢?”朱小君的声音也是充满了暧昧。

    “哧,哧……”康敏华歪着头,看着朱小君:“你想知道答案么?那你来感受一下我的心啊?”

    说着,康敏华拉起了朱小君的一只手,贴在了她的胸口。

    虽不甚巨大,但坚挺,饱满,富有弹性……这手感,似乎很熟悉。

    没来及让朱小君想明白这熟悉的手感是从哪儿来的,另一种貌似熟悉的感觉又袭上了心头。

    燥热,蠢动,局部的极不安分……

    朱小君顿觉口干舌燥,呼吸也不自主地加快了许多。

    “跟我走,让我来满足你的所有欲/望吧……”康敏华在朱小君的耳边呢喃着。

    朱小君就像是着了魔了一般,对康敏华是言听计从。

    二十分钟后,康敏华拥依着朱小君进了她下榻的酒店房间。

    一转身,钩住了朱小君的脖子,然后用后脚跟将房间门踢关了。随着咔嚓一声门锁锁定的声音,康敏华的双唇也凑向了朱小君。

    此时,除了二人的粗粗的气息声以及偶尔发出的呜咽声,整个世界都似乎已经停顿。

    朱小君的双手开始不安分了,他从后背处伸进了康敏华的衣襟中,从后背来到了前胸,又从前胸逐渐下滑……

    康敏华发出了销魂的呻/吟声。

    这种声音刺激的朱小君再也按捺不住,他一把抄起了康敏华的身子,几个大步,将之扔到了床上。

    “别那么急……让我来……”

    康敏华翻身半坐起来,熟练地解开了朱小君的腰带。

    ……

    …………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的时候,已是半夜三更时分。

    也亏得康敏华下榻的酒店房间有着相当不错的隔音设施,否则的话,那酒店半层楼的客人都几乎无法入睡了。

    得到了满足的康敏华斜倚在大圆床的靠背上,笑吟吟地看着刚从洗浴间出来的朱小君。

    “我要说这是我最满足的一次,你会相信么?”

    朱小君随手从桌台上拿起了一瓶矿泉水,咕咚咚灌下了半瓶。

    “这也是我最尽情的一次。”

    康敏华咯咯咯笑开了:“我能说咱们两个才是最佳合作伙伴么?”

    朱小君做到了床对面的沙发上:“怎么讲?”

    “这人的生活啊,无非就是床上床下两种状态。床上做ai床下赚钱,咱们两个……”康敏华说着,双眼又流露出迷离的目光来。

    朱小君笑道:“按你的说法,咱们俩还真是最佳合作伙伴呢。只不过,不管床上还是床下,你似乎都没有多少诚意,所以啊,这最佳合作伙伴呢,依我看最多也只能算演给别人看的,对么?康先生!”

    康敏华咯咯笑着:“你说我没有诚意,那你呢?你又有多少诚意呢?朱大老板!”

    朱小君轻叹了口气,道:“我真金白银拿出了三十个亿,你说我没有诚意吗?”

    “拿着别人的钱,买了家医院给自己玩,还得到了一个那么合适的****,朱大老板……”康敏华抛了个妩媚的眼神:“你敢说你不想再来一次么?”

    “我……”

    或许朱小君在口头上可以违心地说出不想两个字,可他的兄弟却是非常诚实地先做了回答,把朱小君围在身上的浴巾顶起了一个大帐篷来。

    “咯咯咯……”康敏华笑的卷缩了身子:“朱老板,大家都是混生意场的,床下归床下,床上归床上,又需要怎样的诚意呢?”

    朱小君讪笑着,坐到了康敏华的身边,忍不住又伸出手来,高山,平原,深壑……四处游走。

    “好吧,你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我必须承认,我很想再来一次,哦,不,是十次,百次。”

    康敏华一翻身,将朱小君压在了身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再来一万次。”

    朱小君还想说话,可康敏华却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接着,探下了头,从朱小君的脖子开始,一路向下,一路亲吻,直到……到了该到的地方,才停了下来,改做了持续性的吸吮。

    ……

    再次平静后,康敏华偎依在朱小君的怀中,像是不经意地把玩起了朱小君胸前的挂坠。

    “这是个什么呀?沉甸甸的,又乌黑乌黑的,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呀?”

    自打在山中朱天九与弥留之际将这做成了挂坠的炽焰诛交给了朱小君,朱小君就一直戴在了脖子上,从来没有摘下过。

    对朱小君来说,这挂坠并非是充满了神奇能力的炽焰诛,这仅仅是他的生父留给他的唯一遗物。

    可是,康敏华的一句问话,却使得朱小君想起了这挂坠的原本身份。

    既然始终不能百分百的确认了这位康大美女的真实身份,那么,不如说出这挂坠的真是名称——炽焰诛。如果康大美女果真是那位康先生的话,相信听到了这个名字,一定会有表情上的变化。

    “嗯,这挂坠是我的一个长辈留给我的,具体是什么材料我也不清楚,不过啊,它却有着一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叫炽焰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