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31章 并非那么简单
    “三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扳倒吕保奇!”

    朱小君最终跟文定山达成了妥协。文定山不再求死,朱小君也会想办法找人调集手术器械,在私下场合为文定山实施手术。

    只不过,文定山藏在心中的事情压抑地他几乎要崩溃,如若不及时倾述出来,似乎要顶爆了胸膛。

    然而,这文定山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把朱小君给惊到了。

    “三十年前,我疯了一般地爱上了一个女孩,那女孩对我来说,是这个世上最美丽最纯洁的姑娘,我不敢向她表白,生怕会因为我的表白而玷污了她的圣洁。可是,那女孩最终却被吕保奇给……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做兄弟的,-若是因为这种事跟做大哥的吕保奇翻了脸,恐怕要被道上所有的弟兄笑话个够了!”

    提起了往事,文定山似乎忘记了疼痛。

    “我只能藏起了自己心中的恨意,只能默默地去祝福那个女孩,可是……他吕保奇最终却始乱终弃,玩够了,就把那女孩给甩了。”

    文定山说到了痛苦之处,双眼也难免的湿润了。

    “那女孩后来怎样了?”朱小君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

    “那个年代,一个女孩跟了一个混混,原本就要遭受了所有人的白眼,再被人家给扔了,那风言风语可就不得了了,破鞋,烂货,这种词好像都不算什么……那女孩最终受不了这种压力,远走他乡了!”

    “那,后来你跟那个女孩还有联系么?”

    文定山默默地摇了摇头。

    “这个恨,你藏了三十年,吕保奇就一点也没有感觉么?”

    文定山苦笑道:“三十年间,我对此事都是羞于齿口,从未流露过丝毫,吕保奇又怎能感知的到?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渐渐地忘记了这件事,会渐渐地淡化了那份恨意,可是,我错了,当九鼎地产的渠明找到了我的时候,我才发现,那股恨意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是更加浓烈了。”

    “所以,你就答应了九鼎公司的渠明,一明一暗,联手对付吕保奇。”

    文定山道:“九鼎地产的背后势力实在是强大,尤其是渠明设定的计策,我几乎可以在毫无风险的情况下就可以达到泄恨的目的,你说,我能拒绝的了吗?”

    “让我来猜猜渠明定下的这个计策……”朱小君上了好奇心,止住了文定山接下来的话,略加思考后,说道:“渠明应该是借助了瘸四喜的力量来在明面上对付吕保奇,然后让你在暗地里……”

    文定山摇了摇头:“若是如此,又怎么能说渠明的计策高明呢?实际上,瘸四喜是无辜的,他只是被渠明给利用了而已。”

    朱小君的好奇心更加强烈了:“利用?怎么利用的?”

    文定山深吸了口气:“渠明只不过是请瘸四喜吃了个饭,然后刚好被我看到,于是,我就偷偷地拍了张照片给了吕保奇看,同时,渠明在道上放出风来,说是九鼎公司和瘸四喜要联合在彭州做个地产项目。之后,在吕保奇看中的那块地的拍卖会上,九鼎公司当仁不让,硬生生从吕保奇的手中夺走了那块地,这样一来,吕保奇对这些传言也就是不得不信了!”

    朱小君点着头应道:“这一招果真有点高明。”

    文定山又道:“你的那招捧杀之计也很高明啊!一下子就把瘸四喜兑到了风口浪尖上,而吕保奇完全可以笑着坐山观虎斗,这和我们当初的目的完全不一致,所以,我们就必须做出改变。”

    “所以,你们就派出了杀手去云港市给瘸四喜造成吕保奇要杀他的假象,同时把锤子给弄死,造成彭州江湖的大乱。”

    文定山点了点头:“不错,我们确实是这样做的,可是,没想到你朱小君竟然能硬生生地把这场危机给平歇了……我们当时确实把你给低估了,以至于到最后不得已出此下策,背地里把吕保奇给点了。”

    说到这儿,朱小君基本上明白了那段是非的根本原因,不过,他突然想到了发生在九鼎公司那块待拆迁地块上的房屋消失案,或许,在文定山这边有着不一样的解释。

    “等一下,我突然想到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那件房屋凭空消失的事件,这件事,不会也是你跟渠明联手故意做下的吧?”

    文定山眼露迷茫之色:“这件事,渠明倒是提起过,不过他的解释……”文定山说着,冷笑了一声:“他说,那是因为异世界穿越造成的,去******,我还说五年前山南小镇那件相同的事情是外星人入侵造成的呢,谁信啊!”

    朱小君很随意地陪了个笑,但心里却是陡然一凛,这说明,九鼎公司和渠明,一定跟那帮穿越者有着密切的关联,说不准,这渠明便是穿越者之一。

    “好吧,咱们先把这件事放一放,你接着说后来都发生了些什么?”

    文定山仰天叹了口气:“我跟了吕保奇三十年,知道他太多太多的底细,点了他,对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可是,我没想到吕保奇的经营那么深那么广,居然能提前知道了信息。”

    朱小君问道:“听你这么说,吕保奇车祸诈死,你是早就知道的咯?”

    文定山一声长叹:“我跟他是三十年的兄弟,了解他甚至比了解自己还要深,又怎能想不到吕保奇的这个金蝉脱壳之计呢?”

    朱小君淡淡一笑:“那么说,你当初之所以要联合殷卓婷来对付我,其目的就是想逼迫吕保奇现身喽?”

    文定山点了点头,道:“我必须承认,在这件事上,是我第三次低估了你。”

    朱小君道:“你就没想过即便你赢了我,也无法逼迫吕保奇现身吗?因为只要老冯出面,你一样是个败局。”

    文定山苦笑一声,回道:“只要老冯现了身,就不难找到吕保奇啊!”

    朱小君不由得点了下头。

    文定山又道:“吕保奇只要还活着,迟早有一天会查出是我点了他,要是等他知道了,我这条命也基本上算是报销了,所以,我找到了渠明,希望他能够追查到吕保奇的下落,然后斩草除根。”

    朱小君皱了皱眉头:“听你这么说,似乎你们真的找到了吕保奇的下落?”

    文定山摇了摇头:“不是我们,是渠明,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吕保奇的下落的,总之是有一天,渠明突然约我见面,说他已经找到了吕保奇的藏身之地。我请求他帮个忙,不需要他再多做些什么,只需要把地址告诉我,我会找人把事情做干净,可是,渠明却拒绝了我,说他可以来为我完成这个心愿。你说,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当时只能说这个渠明还真够意思啊!”

    “那渠明到底是如何对付吕保奇的呢?要知道,吕保奇到最后可是自杀身亡的哦!”

    文定山重重地叹了口气,双眼中尽显苦楚之情:“渠明说,不能让吕保奇那么痛快地死去,一定要好好地折磨折磨他,你知道,我对吕保奇早已经是恨得咬牙,一听渠明说要好好地折磨折磨吕保奇,立马就想到了三十年前他始乱终弃的那个女孩,于是,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渠明。”

    “这件事……又怎么好拿来折磨吕保奇呢?”

    文定山笑了笑,道:“你还年轻,很多事并不懂得。年轻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幻想,而老了之后,更多的则是对过去的追忆,尤其是年轻时做过的一些错事。吕保奇有次跟我说过,他这一辈子,最后悔的莫过于两件事,一是入了这黑/道,一辈子也洗不干净,二就是抛弃了那个女孩。”

    朱小君似乎有些明白了,渠明很有可能是找到了吕保奇,拿出了当年的这件事来刺激了他,吕保奇原本就对那个女孩充满了内疚,若是渠明再编上一些谎言的话,说不准还真能让吕保奇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但这个想法随即便被文定山接下来的话给否定了。

    “渠明听了我说的这件事,只是阴笑了两声,从他的表情我就能看得出来,他并不打算采纳我的意见。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渠明是用你来折磨的吕保奇。”

    “我?”朱小君瞪大了双眼,这一次,他是真的一头雾水了。

    文定山点了点头:“渠明还是想把吕保奇给逼出来,所以,他就伪装成了你,在省厅四处花钱打点,替吕保奇来洗清罪证。吕保奇在省厅肯定是有内线的,所以,这个消息是一定会传到吕保奇的耳朵里的,而花钱打点的那种做法,肯定只会更加坏事,所以,渠明算准了吕保奇定然会在第一时间内约见你。”

    朱小君若有所思:“这样一来,渠明便可以跟踪我而找到吕保奇……不对,若是如此,只能说明那渠明根本没找到吕保奇的下落。”

    文定山苦笑道:“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