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34章 默契
    整整一个礼拜,朱小君跟这帮警察都是吃住在警局中。

    不同的是,警察们为的是节省办案时间增加办案效率,而朱小君则是处于被监控状态而无法脱身。

    好在警局的伙食还算不错,在吃的方面上,朱小君倒也能习惯。

    但一个礼拜不洗澡……

    好吧,那也不是什么能要了命的事,咬咬牙跺跺脚也就挺过来了。

    但一个礼拜不那啥……

    莫非还要回到穷学生时代的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就算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也不管事啊!

    还就在这个当口上,宫琳又插了一杠子。

    朱小君虽然处于被监视状态,但考虑到他有着502所特殊身份,警察们还算给面子,给他弄了个单间住着,手机也没没收。

    宫琳打电话过来,告诉朱小君,她已经跟三哥一块向唐氏集团董事会提请了辞职,并专程去看了唐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并承诺放弃所有的唐氏股份的继承权。

    “唐歆的表现是怎样的?”朱小君最为关切的便是唐歆到底是不是装疯。

    宫琳带着浓郁的嘲讽口吻答道:“我只能说你真是个神医,一下子就治好了唐歆的疯癫病,现在,她比正常人还要正常,已经于昨日走马上任,重新执掌唐氏大权了。”

    朱小君松了口气,虽然在表面上他和宫琳输了一局,向后退了一大步,但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掌握之下,那么,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只需要静观其变,找到他们的漏洞,便可以一举击溃。

    毕竟,唐歆和那批穿越者搅和在一起,迟早都会产生矛盾。

    “小君,我想休息一段时间,让三哥带我去看看我父亲,他老人家的墓碑,我还没看过一眼呢!”

    百善孝为先,朱小君虽然有些不情愿,因为不知道宫琳这一趟老家之行会耽搁上多少天,而他却想着一旦解禁便立即去申海找宫琳那啥那啥一番,但是,这种不情愿也只能埋在了肚子里。

    “嗯,你是应该去一趟,我要不是最近事太多……”

    宫琳及时地理解了朱小君接下来的话:“我知道你忙的都是大事,小君,别担心我,我有三哥陪着。”

    刚放下了宫琳的电话,秦璐便找上了门,说他们领导想请朱小君去参加一下文定山被杀案的分析会。

    “请我?去参加你们的会议?”朱小君惊愕地睁大了双眼:“是我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你秦老大的嘴巴出了故障了呢?”

    秦璐也不回答,只是用着一种不置可否的眼神看着朱小君。

    等到了会议室,朱小君这才明白了原因所在。

    会议室中,偌大一张会议桌的主座上,端坐着秦宏远大所长。

    “靠,我说是怎么回事,原来是看了秦大所长的面子呀!”朱小君一如既往,轻松调侃。

    秦宏远却阴沉着一张脸,指了指他面前的一个座位,示意朱小君可以坐到这儿来。

    “那儿?那儿应该是秦老大她们领导的位子吧?我随便找个位子就好了。”朱小君已然看到了秦宏远的不正常,心里面就有了警觉,之所以不按照秦宏远的意图去坐,其目的就是想多搅和几下,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来推测一下老秦头为啥会阴沉着一张脸。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秦宏远终于开了口,但声音却是稀少的冰冷。

    朱小君没招了,只得乖乖地坐了过去。

    “璐丫头已经招供了,你就看着办吧!”秦宏远的脸色稍有缓和:“说,在江汉的时候,你利用璐丫头把我支到申海去的目的是什么?”

    朱小君下意识地扭头去看秦璐,而秦璐则站在会议室的门口,面无表情。

    “啪”——秦宏远猛地一拍桌子:“我在问你话,你转头看璐丫头干什么?现在定攻守联盟还来得及么?”

    “来得及……哦,不,来不及!”

    “啪”——秦宏远对着桌面拍出了第二个巴掌:“少给我嬉皮笑脸的,今天你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清楚了,那么你就准备去看守所报到去吧!”

    朱小君撅了下嘴唇:“就算你老人家官大一级压死人,那总得先给我定个罪名吧?还有,我希望在我到达看守所之前,秦所长能把我为502所垫付的那些款项给报销了。”

    以以往的经验,无论秦宏远的心情有多么糟糕生了多么大的气,只要朱小君坚持了耍赖皮的态度,最多三五个回合,秦宏远就会缓和下来,做出相应的退步。

    但这一次却跟以前大不相同。

    秦宏远立即拿出了手机:“说吧,你为502所垫付了多少钱,只要你说的数字尚且合理,我会立即安排付款。还有,我502所处罚自己的人,从来不需要确定罪名,你朱小君有本事,可以随意去叫屈喊冤,看看这世上有没有人会搭理你。”

    朱小君在心里暗喝了一声不妙,今天这老家伙似乎是玩真的了,大有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不能跟这老家伙死顶呀!

    可话赶话的弄到了这个局面,该怎么下台才不失了自己的面子呢?

    朱小君装做了算账的样子,掰着手指头,一五一十地做起了心算。

    “给你打个折,一千四百二十五……”

    秦宏远没想到朱小君还真敢报出一个数目,但是这个数目又大大地超出了他的心里预估,因此,一时间愣了下。

    门口的秦璐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秦宏远本着脸看着秦璐:“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秦璐憋着笑,回答道:“朱小君在骂你呢!”

    “骂我?”秦宏远更是不明白了。

    秦璐又是扑哧一声:“一千四百二十五,在后面缀个零,就成了14250,那意思就是说你是二百五。”

    还没等秦宏远把目光转投向朱小君,朱小君便已经大呼小叫地喊起冤来了:“秦老大,不带你这么冤枉人的呀,我哪有这个意思呀!”

    秦璐没等秦宏远有所表示,立即大声道:“报告秦所长,朱小君这样骂人是有先例的,当年读高中的时候,有次教师节,朱小君给我们班主任送了张贺卡,上面只写了303这个数字,我们同学不懂,就问朱小君是什么意思,朱小君回答说,二百五加三八再加十三点,另外还有个二,合在一块,刚好就是303。”

    朱小君也亮出了大嗓门:“秦璐,你简直就是个禽兽,你,你血口喷人!”

    秦璐仍旧不搭话朱小君的挑衅,依旧以报告的姿态喊道:“如果秦所长不相信,可以问混球和四蛋,他们俩可以为我作证。”

    “啪”——秦宏远第三次拍了桌子:“够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

    朱小君和秦璐几乎同时喊道:“没完!”

    秦宏远终于装不下去了,憋吃了一会,却憋出了扑哧一声笑。

    事实上在江汉的时候,秦宏远就感觉到了秦璐要去申海实际上是朱小君的主意,秦宏远也同时感觉到这个朱小君现在是越来越难以驾驭,所以,他决定顺着朱小君的意思来次装傻,想看看朱小君背着他到底想做些什么。

    可是没想到,朱小君竟然返回了彭州弄出了一场英雄宴来。

    这种行径,哪能是502所的探员所能干出来的事情啊!

    秦宏远大为光火的同时,又颇为无奈。

    之后,彭州这边便传来了文定山被杀案的信息,而顺着文定山的线索,不单证明了这个九鼎公司的渠明跟那批穿越者脱不清关系,而且还有了新的方向,秦宏远认为,这个时候,应该是他从彭州警方把案子接过来的时候了。

    接案子简单,只需要跟彭州警方的最高领导打声招呼然后再走个流程就够了。但是,这个越来越难以驾驭的朱小君该怎么办,对秦宏远来说却是一个头痛的事情。

    尤其是,那个秦璐还对朱小君如此的信赖,几乎朱小君所有的思想,秦璐都会无条件地接受并采纳。

    所以,秦宏远就想来一个拆分计划,先从思想上给他们俩设一点隔阂和障碍。

    一开始的进程相当顺利,面对秦宏远的责备和训斥,秦璐表现出了非常令人满意的态度,不单坦诚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还表示说今后一定不会再受朱小君的蛊惑。

    可是,这一切,居然都是假象,都是秦璐的缓兵之计。

    只因为秦璐在面对她的父亲的时候,不好意思当面顶撞而已,她需要朱小君的配合才能有效发挥。

    而朱小君的确也没让她失望。

    这是他们两个同桌了整整六年才磨砺出来的默契,而这种默契,几乎达到了神知的境界,根本不需要言语上的沟通,甚至连眼神上的交流都不需要。

    秦宏远正是败在了这一点上,他以为,站在门后面无表情的秦璐只是因为刚才挨了训而心情不畅,哪知道这个鬼丫头,竟然是在等着朱小君的出招。

    “你们两个……唉!好吧,去吧你们警局的同事们叫进来吧。”

    秦宏远那声笑之后,再也提不起劲来重新把脸本上,只得投降认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