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37章 脚下一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晚宴之后,朱小君亲自把吴东城一行送到了酒店,这才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洗了澡,刚躺下,正准备拿起手机看看新闻什么的,忽然传出了新微信的提示音。

    下意识地打开了微信,却见到了一个新朋友的请求。

    朱小君看着那人的头像还算顺眼,于是便顺手加了个同意。

    不到一秒钟,那人便发过来一个笑脸。

    朱小君随手回了一句:你是。。。

    那人静了一会,发过来一句:你是朱小君?

    朱小君复制了刚才的那句话。

    对方又沉静了一小会,发来了:你想不想知道渠明在哪里?

    朱小君顿时坐不住了,赶紧回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那人很快回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渠明现在躲在哪里。

    朱小君回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逗我玩?

    那人好一会没答话,后来传过来一张图片。

    图片中,刚好便是渠明的一张侧身相。

    接着,那人注释道:这是我中午拍到的,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渠明的具体地址。

    朱小君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诱惑,但同时又不敢这么轻易地相信了对方,于是便发了句:你不表明自己的身份的话,那么,我只有删除你了。

    那人很快回复道:我只能告诉你,我曾经是九鼎公司的一名员工,现在已经失业。

    没等朱小君想好该怎么继续询问,那人又接着发来一句:所以,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渠明,我也一直在找渠明,因为渠明欠了我们整整三个月的工资。

    朱小君似乎有些相信那人了,回了句: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他讨要工资?

    几秒钟后,那人回答道:因为我知道,把渠明的信息告诉你,能换来比三个月工资多几倍的报酬。

    朱小君沉吟了片刻,回道:那你出个价吧!

    那人过了一小会,打出了一个数字:10w。

    朱小君随即回复了:我如何验证你不是在骗我?

    那人道:我相信你,只要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我就会把渠明躲藏的地点告诉你,等你找到了渠明,再付我费用。

    朱小君沉吟了几秒钟,怎么感觉,都觉得对方不像是个骗子,应该只是一个知道内情的人,于是便发出了一句:半个小时后再联系。

    接着,朱小君先是把和这人的微信以截图的形式转发给了秦璐,然后又拨通了秦璐的电话。

    “秦老大,我发你的那些截图,看了没?”

    “……嗯,啊,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秦老大,克服你的睡意,立即看微信,有人发现了渠明的行踪。”

    “……哪个渠明呀,关老娘个屁事……你说啥?渠明?他在哪?”

    “你先看你的微信吧,看完后,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没两分钟,秦璐的电话便打回来了。

    “猪头,十万块对你来说应该是个小凯斯吧?”

    “嗯,这点钱,确实算不上什么。”

    “那咱还犹豫个啥呢?搂草打兔子,有一杆没一杆,先搂上两把再说啊!”

    “我也是这么想,不过,我现在就是矛盾要不要把这事给你老爸说一声?”

    “说了也没屁用,他老家伙现在不在国内。”

    “出国了?”

    “嗯,说是去星加坡摸摸那个金德集团的老底去了。”

    “哦,那怎么着?就咱们俩?”

    “屁话……不是?逮个小渠明,用得着兴师动众的么?”

    “那倒也是!这样吧,我先问清楚了渠明的具体藏身地址,咱哥俩再商议该怎么行动。”

    跟秦璐约定好了,朱小君随即点开了微信,给那人发了一句:我想好了,这事可以成交。

    没多会,那人便发来了一个位置共享。

    接着,又发来了一个具体地址。

    “省城?”朱小君皱了下眉,自语道:“嗯,渠明是土生土长的省城人,出了事躲在省城,倒也说得过去。”

    想到这一点,朱小君给对方发去了一个握手。

    转而又拨通了秦璐的电话。

    “秦老大,渠明现在躲在了省城,怎么着?咱哥俩是连夜行动,还是……”

    秦璐打断了朱小君:“夜长梦多,有啥好等的?”

    “那行吧,你从彭州开车到省城也就三个多小时,跟我的时间差不多,咱们那就省城见吧!”

    秦璐追问道:“你没驾照,怎么开车?”

    朱小君呲哼了一声:“可我有钱,就不能打辆出租过去呀!”

    秦璐扑哧一声:“好吧,算老娘脑子短路,智商归零了。”

    放下了电话,朱小君突然想起来文定山曾经描述的渠明的伸手功夫,不过转念又一想,就算他渠明的功夫过人,跟自己相比不也还是差了点么,再加上有秦璐助阵,拿下这厮还是把里把攥的小事,于是便打消了顾虑,换了一身比较舒适的休闲套装,下了楼,叫了辆出租车。

    半夜趴到了一个大活,那出租车司机立马兴奋起来了,给朱小君又是递烟又是送水的。

    一路顺利,深夜两点半左右,朱小君赶到了省城。

    刚下了高速的路口,秦璐便来了电话,问清楚了朱小君所在的高速出口,然后叮嘱朱小君稍安勿躁,她最多十分钟就能赶到。

    该付车钱的时候,朱小君一模口袋,顿时尴尬了。

    出门太着急,居然忘记了带钱包。

    好在现在的付款方式实在是太多,朱小君随即想到了微信支付的办法,加了出租车司机的微信,原本是一千多的车费,朱小君填了一个两千整。

    那出租车司机自然又是一番千恩万谢。

    不到十分钟,秦璐开着一辆越野吉普车赶了过来。

    “秦老大,你这车够拉风的啊!”上了车,朱小君刚坐下,便被座位上的什么东西给硌到了,伸手去试探,却什么也没摸到。

    “别摸了,是座位里面的弹簧,这老爷车,特么的比老娘的年龄小不了几岁。”

    “你说你堂堂一中队长,就弄了这台破车出来拉风啊?”朱小君换了个姿势坐了下来,这一次倒没有被硌到了屁股,可是往后一靠,却被硌到了后背。

    “差不多就行了啊,这大半夜的,能弄到辆轱辘转圈的就算烧高香了,还求那么多?”

    “说的也是!”朱小君随即拿出了手机,按照那人说的地址,做了导航,递给了秦璐。

    别看是台破车,但秦璐仍旧开得风生水起。

    不过半个小时,便来到了那个地址的附近。

    “有没有搞错?就这破地,渠明会躲在这儿?”秦璐放慢了车速,缓缓地停到了路边。

    朱小君凑过了头,看着手机里的导航地图:“没错啊,地图显示确实就是这一片。”

    秦璐跳下车来,活动了一下胳膊腿。

    “不管他了,先按那个地址找一找,找得到算是运气,找不到就直接去温柔那里,把那个给你发微信的家伙揪出来,狠揍一顿。”

    朱小君拿着手机跟着下了车:“你也不锁下车?”

    秦璐瞪圆了眼:“锁车?你让老娘拿什么锁车?是链条锁还是铁疙瘩锁?”

    朱小君转头看了看那辆已经残破到了艺术品境界的老吉普,忍不住笑开了:“嗯,这车长得就像是一把锁,行吧,算我多嘴。”

    换了个地图模式,朱小君拿着手机,在前面一路搜寻,而秦璐则悠闲自得地跟在了其后,不时地指指划划,像是朱小君根本看不懂地图一般。

    那一片,是省城的城郊结合部,各色的小工厂和宽窄不一的街道交替横杂,而且道路多没路牌,朱小君只能依靠路边偶尔出现的门牌来验证路线是否正确,因此,速度根本就上不来。

    搜寻了大约二十来分钟,二人来到了一个大铁门前,朱小君瞄了眼铁门上的门牌,悄声喜道:“秦老大,找到了,就是这儿。”

    大铁门所在的建筑是一幢自建的三层楼房,朱小君打量了一下,临街的这一面,每一个窗户都安装了铁栅栏,看来,想进入这幢建筑而且不闹出多大动静的话,只有攀爬到这幢三层小楼的顶层再看情况而定了。

    因为,朱小君虽然从朱天九那里学会了开锁的本事,可这大铁门确实从里面上了栓子的,开锁的本事根本不对路。

    这下子,就显示出秦璐的本领了,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徒手攀爬可是一个基础项目。

    朱小君目瞪口呆地看着秦璐犹如壁虎一般轻而易举地攀到了楼顶,然后身形一晃,不见了人影。

    再一愣,就听到了大铁门里面有了稍微的动静,然后,大铁门便被打开了,露出了秦璐的一张俏脸。

    “怎么样,死猪头,服不服气?”

    朱小君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来。

    进了铁门,才发现这三层小楼的后面,还有一个院子,院子的后方,有幢较为精致的二层小楼。

    朱小君做了个手势,可秦璐没看懂,逼的朱小君还是开了口:“秦老大,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幢二层小楼,很可能就是渠明的藏身之处。”

    秦璐回敬了一个手势,可朱小君又没看懂,逼的秦璐也只好说话:“我的意思是英雄所见略同。”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

    朱小君和秦璐,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悄无声息地摸向了那幢小楼。

    刚摸到半路,朱小君忽然感觉到有所不对,一仰脸,便见到了天空中洒下了一片阴影。

    几乎是同时,又突感到脚下一空,整个人便往下掉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