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38章 困境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被五花大绑的朱小君和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秦璐被关在了那幢二层小楼的地下室中。【愛↑去△小↓說△網w  qu 】

    从地面上看那幢小楼并不怎么起眼,可是,这小楼下面却是别有洞天,但是地下室,就有三层之多。

    最下面的一层和第二层之间,是一个狭窄的仅能供单人同行的楼梯通道。

    这种结构,只需要在楼梯口安置一名枪手,那么底层的人便无论如何也冲不出来。

    朱小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来到了这层地下室的,他只是记得忽见天空中洒下一片阴影的时候突觉脚下一空,然后整个人便往下掉,那一刻,再想做什么补救动作已然是徒劳,所以,他以极快的反应团缩起身子来,以免在落地的时候受到更大的伤害。

    等到着了地之后,就听到头顶上咔嚓一声,被关上了天窗,四下里便是一片漆黑,再然后就嗅到了一丝异味。

    之后,朱小君的意识便逐渐模糊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自个就被五花大绑地捆在了这间地下室的支撑柱上。

    而对面三米左右的另一根支撑柱上,则绑着秦璐。

    朱小君清醒过来没多久,秦璐也悠悠转醒过来。

    “死猪头,这是在哪儿呢?”

    “地球啊!”

    “草!都他妈什么情况了,你还有闲心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了?这儿四周连扇窗户都没有,所以,肯定是间地下室,至于这地下室在什么方位,我也不知道,我能确定的,就是还知道这地下室一定还没离开了地球。”

    “猪头,你说咱们俩这算不算是阴沟里翻船呐?”

    “嗯……我觉得还算不上。”

    “这还算不上么?”

    “嗯……阴沟里翻船,那船好歹还见到水了。咱们俩这算啥?整个被人家牵住了鼻子自投罗网啊!靠,一点科技含量都没有。”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就这么干等着人家来收拾咱们么?”

    朱小君呵呵笑了,然后扭动了一下身体,于是,秦璐便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

    那厮居然自己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猪头?你跟他们是一伙的么?”

    朱小君没搭理秦璐,而是舒展了一下手脚,然后沿着地下室四周这儿摸摸那儿敲敲,最后才来到了秦璐的身边。

    “九叔教我的技能,怎么样?酷不酷?”

    “酷!太酷了!简直就是天下第一酷!猪头,够了么?能给我松开绑了么?”

    朱小君对秦璐的这种态度很是满意,于是,秦璐也就解脱开了。

    “冲出去?”秦璐指了指这间地下室的唯一出口。

    朱小君摇了摇头:“这楼梯通道那么窄还那么深,中间估计还会有几个转折,人家只需要在上面准备了一杆枪,那咱俩用不了几秒钟便都成了筛子了。”

    秦璐耸了耸肩:“你冲在前面,我躲你身后……”

    朱小君撇了撇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脸皮就算能挡得了子弹,那也得人家愿意往我的脸皮上打呀!”

    “那倒也是……”秦璐叹了口气:“看来,咱们也只能守株待兔,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喽。”

    朱小君点了点头。

    商量好了对策,朱小君重新把秦璐绑到了原来的那根支撑柱上,只不过,这一次捆绑是按照了秦璐交代的方式来的,看上去捆得倒是挺结实,但实际上却是个虚绑,被绑人只需要一挣扎抖动,那绳索就会自然解开。

    绑好了秦璐,朱小君又费了些功夫绑了自己。

    接下来,就等着对方找上门来了。

    然而,左等没人下来,右等依旧安静如初。

    最终,等到了自己熬不住,靠在柱子上打起了瞌睡。

    刚瞌睡了一会,就被楼梯口传来的动静给惊醒了,然后就看到从楼梯口处哗哗哗地流下了水来。

    “这是要刷洗楼梯吗?”朱小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是个傻子都能看明白,这是对方准备往这间地下室灌水,准备淹死他们。

    “草,猪头,咱,又他妈失算了,人家根本不准备调戏我们呀!”秦璐说着话,又指了下那个楼梯口,意思是说,没办法了,只能往上拼死一冲了。

    朱小君寻思了片刻:“不对,绝对不对,你想啊,假若他们一上来就准备弄死我们,还需要那么麻烦么?刚才趁我们昏迷的时候不就咔嚓一刀了事了吗?”

    “有道理哦……”秦璐耸了耸肩,又指了指那哗啦哗啦越来越大的流水:“可是这……又该怎么解释呢?”

    “水牢!”朱小君的脑子里蹦出了这个一个词汇:“当年那些反动派就是这样对付我党同志的,这天那么冷,人泡在冷水中肯定受不了,只能向他们投降。”

    “草!需要那么麻烦吗?想让老娘投降就打声招呼嘛,老娘直接投降不就行了?”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你想多了,秦老大,人家要对付的不是你,是我。他们知道我是个硬骨头,不肯轻易投降……”

    说话间,地面上的积水已经没过了脚脖子,大冬天的冷水,浸泡着双脚,那滋味……

    朱小君撑不住了,主动松下了身上的绳索,向楼梯口走去。

    “干嘛呀死猪头?这就准备投降了么?”

    朱小君叹了口气:“好死不如赖活着,投降就投降吧!”

    秦璐也自行松开了身上的绳索,喊了声:“算老娘一个,草,老娘也没活够呢!”

    二人一前一后踏上了楼梯,朱小君每踏上一步,都会高喊一声:“我投降了啊,别开枪啊!”

    喊了十多声,又转了个弯,朱小君立马闭上了嘴。

    因为转弯后的楼梯通道的尽头居然是堵墙体,只是在上方有个一米见方的天窗。

    而天窗上,却封了一个铁盖子。

    这铁盖子能推开么?

    二人合力尝试了几下,随即便放弃了。

    因为把体力放在一个毫无希望的主意上,实属愚蠢。

    水,冰冷的水,从铁盖子两侧的直径约为十公分的洞口源源不断地以喷射的状态流淌出来。

    地面上的积水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个毫米接着一个毫米地增深。

    “没关系,秦老大,我算准了他们这样只是为了折磨我们,只要这水深超过了一米,最多一米五,他们就会停下来的。”

    秦璐呲哼了一声:“何以见得?”

    “我刚才就说了,他们若是想要我们的命,早就把我们给咔嚓了,所以,我推测他们迟早都会出来跟我们对话的。”

    秦璐又是一声呲哼:“这个我知道,我是问你为什么说最多一米五?”

    朱小君嘿嘿一笑:“他们肯定还以为咱俩被绑在柱子上不得动弹……”

    “草,这跟一米五有啥关系?”

    “嘿嘿,就你这个,过了一米五,还不把你给淹死了?”

    “草,老娘一米七多,好吧?”

    “靠,你秦老大的嘴巴鼻子都长头顶上了是吗?”

    秦璐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嘴巴和头顶的距离:“这有二十公分吗?好吧,算你有智商好了。”

    也就在这二人以说笑斗嘴的方式来缓解自身的焦虑紧张之时,二层小楼的二层一间房间中,那名军人模样的中年男人正在和康先生做着激烈的辩论。

    “康先生,大首领的命令已经收到了,他不允许我们做了朱小君,只让我们暂时把朱小君关押起来。康先生,不要再一意孤行了,好么?你是知道违反了大首领的命令的后果的。”

    康先生冷笑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这仅仅是大首领的命令呢?再说,大首领也不能一手遮天不是?”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讲组织性和纪律性!康先生,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要有原则啊!”

    康先生又是一声冷笑:“原则?我的原则就是效忠君主!我不会再去揣测大首领为什么要如此袒护朱小君,我也不会再去怀疑大首领之所以如此的动机是什么,我现在只想扫除了所有挡住君主计划的人!”

    中年男人深吸了口气,背着手来回踱步:“把朱小君就这样关押着,不一样能达到你的目的吗?”

    康先生狂笑起来:“你刚才也看到了,绑得那么结实,他依旧能逃脱开来,你以为那间地下室能困住他们么?拜托,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低估朱小君的作用了,他已经得到了朱天九的真传,甚至已经超过了朱天九,今天不除掉他,明天我们就可能会栽在他的手上。”

    那中年男人停下了脚步:“那么,你想好了该怎么面对大首领了么?”

    康先生缓缓地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不是我该想的问题……”

    那中年男人走到了康先生的身旁,拍了拍康先生的肩膀:“朱小君逼死了大首领的女儿丽莎,康先生,你可以借题发挥……”

    康先生轻叹了一声:“说实话,我之所以要坚持除掉朱小君,确实掺杂了为丽莎和约翰报仇的心情……还有,那因此而牺牲的帝国十六名勇士。”

    那中年男人感慨道:“别忘了樊罡和蒋光鼎,他们两个的帐,同样也要算在朱小君的头上。好吧,康先生,等大首领责怪下来的时候,我跟你一起扛这个责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