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39章 同生共死
    积水越来越深,已经漫过了楼梯通道的转弯处。

    而这个深度,早已经超过了一米五,几乎接近了两米。

    按照这个速度,最多半个小时,这间地下室变成了一个一点空气都不留的水箱,若是想活下来,那么只能变成了鱼虾之类。

    “猪头,看来你的判断不对啊!”

    “马失前蹄,正常不过!”

    “那你再判断一次,咱们还能活着出去吗?”

    “肯定能!”

    “草,啃谁的腚也是白搭呀!”

    “咋说话的你?就不能说点涨志气的话么?”

    “涨志气?长脚气也是白搭呀!”

    “……秦老大,万一咱哥俩撂这儿了,你会怪罪我么?”

    “怪罪你?为啥要怪罪你?”

    “要不是我,你就不会大半夜地开车几百公里,跑过来找死了。”

    “嗯,这么说我还真得怪罪你哦,不然的话,也说不过去,是不?”

    “……”

    “猪头……”

    “嗯。”

    “认识我,你后悔过么?”

    “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屁话,当然是真话了!”

    “真话就是后悔过,而且是很多次。”

    “说说看,都是怎么后悔的?”

    “嗯,初中的时候,几乎天天后悔,因为你那个时候天天欺负我。后来习惯了,后悔的次数也就减少了。”

    “那你最后一次后悔是什么时候啊?”

    “就是现在!”

    “现在?为什么?”

    “如果我不认识你,你就不会跟着我淌这趟浑水了,也就不会稀里糊涂地把小命交代在这儿了。”

    “我倒是觉得挺好的!”

    “你变态呀?咱哥俩就这么死这儿还不够丢人的呀?”

    “那你说,怎么死才不丢人呢?”

    “……”

    “其实,像现在,死之前还有个好哥们说说话,死之后,还有个好哥们陪着一块喝碗孟婆汤,真的是挺好的。”

    “……”

    “猪头,你跟我说实话,在你心里,到底把……唉,算了,这种问题留到黄泉路上再问也不迟。”

    “……”

    “死猪头,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又想起你那两个相好的了?”

    “狗屁,我在想咱们是不是必须死在这儿。”

    “那想到答案了么?”

    “想到了!”

    “答案是什么?”

    “还用问,不死这儿还能死哪儿?”

    “唉……猪头,你能正经一点陪我说说话么?你看这水都到哪儿了,咱们十几年的哥们最多也就剩下二十分钟。”

    “好吧,我刚才真正想的是如果奇迹出现的话……”

    “唉……你怎么还在幻想呢?”

    “我不是在幻想,秦老大,我很严肃地告诉你,我完全可以把你带出这副水棺材,不过,你得告诉我,等你活着出去了,你会怎么做?”

    “那还用问么?一个字,杀他个片甲不留!”

    “好!我相信你!”

    朱小君解开了衣领口,拉出了那副挂坠。

    “切,我还以为你身上藏了什么利器了呢?”

    朱小君晃了晃手中的炽焰诛,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十字架?哦,不,草,原来是两只峨嵋刺啊!”

    朱小君因为突然想到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炽焰诛而陡生了活下去的希望。可是又想到朱天九的警告,若是没有炽焰诀的保护,贸然使用了炽焰诛,轻则会折寿几十年,重则很有可能立毙于当时。因此,朱小君才会有了那一小段时间的犹豫。

    在那一小段的犹豫时间中,朱小君甚至想过是不是让秦璐来使用炽焰诛从而保全下来自己的性命。但那也仅仅是一个闪念,朱小君随即不动声色地在心里抽了自己十几个耳光,以示对自己这种卑劣思想的惩罚。

    死了自己,救了秦璐,虽然有些亏,但总比两个人都不明不白地死在这儿要强许多。

    下定了主意的朱小君反而轻松下来了。

    轻松下来的朱小君就不能不说笑调侃。

    “不,它既不是十字架,也不是峨嵋刺……”朱小君的口吻极为严肃,引得秦璐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哪知朱小君陡然间一个大转弯:“其实,它就是一副普通的挂坠!”

    这落差使得秦璐立马做出了下意识的动作,伸出了手来拧住了朱小君的耳朵。

    “草,猪头,你是怎么啦?为什么不躲开呢?”当朱小君的耳朵实实在在地捏在了秦璐的手中的时候,秦璐突然意识到这有些不正常。

    “能像以前那样被你欺负,这感觉……真好!”

    秦璐松开了手,顺便捏了下朱小君的脸颊:“猪头,等到了那边,我让你欺负……”

    朱小君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跟你说实话吧,我手上的这对小玩意是我那位大英雄父亲留给我的,名叫炽焰诛。九叔活着的时候跟我说过这炽焰诛的功能,说拥有者只需要将这对炽焰诛刺进自己的体内,让这对炽焰诛见到了自己的鲜血,那么,这对炽焰诛释放出来的能量就可以将此人的能力提高几百倍甚至上千倍……”

    “这么神奇?我不信!”秦璐摇了摇头,而目光却死盯着朱小君手中的那个小玩意。

    “说实话,起初我也不相信,可现在,我不得不信啊!”

    秦璐撇了撇嘴:“让我感觉一下这到底是啥材料做出来的宝贝,能有那么神奇的功效?”

    朱小君随手将炽焰诛交到了秦璐的手上。

    秦璐拿着那对炽焰诛左看右看,也没能看出什么特别来,心里被好奇心一激,扬起了手中的炽焰诛便往自己的胳臂上扎了下去。

    但朱小君的反应奇快,半空中便抓住了秦璐的手腕:“你疯了么?不想活了?”

    秦璐大为不解:“怎么啦?不就是扎下胳臂吗?”

    朱小君瞪着眼,硬是掰开了秦璐的手指,拿回了那对炽焰诛。

    “草,那么小气,让我扎一下能怎么了……哦,我明白了,你是怕我扎了这炽焰诛之后,又得被我欺负了,是不?”

    朱小君哭笑不得,只得讲出了这炽焰诛的副作用。

    秦璐听了咋舌道:“你不让我扎,可你扎了自己,不一样活不成么?”

    朱小君下意识地摸了下鼻子:“我没事,九叔交了我炽焰诀,完全可以保护了自己不受到这种副作用的伤害。”

    秦璐点了点头:“哦,看来,你是绝对不肯把炽焰诀传授给我的了。”

    朱小君斜眉笑道:“放心吧,等咱们出去了,我就把炽焰诀和炽焰诛全都送给你,嘿嘿,到时候你秦老大就可以胡作非为肆意世界了!”

    秦璐伸手揽住了朱小君的肩:“到时候我封你一个左护法,再赏你绝色美女一百名,哦不,一千名,怎么样?”

    朱小君刚想张口说不怎么样,却突然被秦璐一掌砍在了脖子上。

    “窝靠!秦老大你这是干什么?”朱小君揉着脖子,呲牙咧嘴,秦璐那一掌,可是下了不小的力道。

    秦璐颇有些困惑地看着自己的手:“不对啊,平时这一掌下去,没有人不会昏过去的呀!”

    朱小君揉了几下,那脖子还没缓过劲来,颇有些气恼:“你干嘛想砍昏我呀?”

    秦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因为,你刚才说了谎,九叔肯定没传给你什么炽焰诀,你不让我扎自己,是怕我扎了之后会立即爆掉,而你,猪头,你是想用自己的死来换我的活,不是吗?”

    朱小君无语了。

    “让我来吧!猪头,我打小就没了娘,一年到头也见不到自个的老爸,这十几年中,我把你当成了我唯一的亲人,不管什么事,你总是让着我,不管我怎么待你,你也从来不跟我翻脸,猪头,我不想对你说谢谢,我觉得那两个字根本无法表达我对你的那……”秦璐说着,哽咽了。

    朱小君轻轻地揽过了秦璐,为她擦去了夺眶而出的泪珠。

    “你傻呀,我让着你,那是因为我干不过你,我不跟你翻脸,因为我还得靠你保护我,这十几年来,要是没有了你秦老大的保护,我朱小君早不知道死几回了。”

    “可是……”

    朱小君一把捂住了秦璐的嘴巴。

    “没啥可是,公平起见,咱哥俩锤子剪刀布,谁输了,谁来扎自己,如何?”

    这是十几年来朱小君和秦璐养成的解决分歧的最终方案。

    秦璐听了,默默地点了点头。

    朱小君松开了揽住秦璐的胳臂,拉好了架势:“来吧,你说是一局定胜负,还是三盘决输赢?”

    “等等!”秦璐突然叫道。

    朱小君一横眉:“说好的,不许耍赖哦。”

    秦璐撇了撇嘴,指了指即将涌到他们俩脚面的积水:“这水,估计还得有五分钟才能淹了咱俩,要是万一九叔只是跟我们开了个玩笑,那么这一扎之后,便都是绝望了……”

    朱小君接道:“我明白了,你是想在最后一刻使用这炽焰诛……嗯,这样也好,至少我们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能一直保持着生的希望。”

    达成了这个协定之后,二人相互依靠着,盘着腿坐在最高一层的台阶上,默默地看着那水面一点点升高。

    没了脚脖子……

    到了腰间……

    齐了胸……

    “来吧,秦老大,别等了,再等下去,我冷的就玩不动猜拳了。”

    秦璐莞尔一笑,伸出了双拳:“我已经冷的伸不开手了。”

    朱小君伸开了双手,包住了秦璐的双拳,放在自己的嘴巴旁哈着热气。

    这时,秦璐笑了。

    “猪头,你赢了,我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