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40章 大干一场
    可不是嘛,秦璐伸出的是两只锤子,而朱小君伸出来的则是两个布。

    “耍赖不是?”朱小君很不服气。

    其实,输赢对朱小君来说根本不重要,他早已经决定要耍一次赖皮,不管是输还是赢,他都会趁着秦璐不注意而完成了使用炽焰诛的步骤。

    秦璐盯住了朱小君,伸出了手来,讨要那对炽焰诛:“猪头,赌奸赌滑不赌赖,这可是你的做人原则啊!”

    朱小君一愣,正想着该如何回应了秦璐,以便自己的光辉形象能够永久保持在赌奸赌滑不赌赖的这个层次上的时候,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了几声响动,接着,一缕灯光洒了下来。

    朱小君虽然大半个身子都在水中,但反应却仍是极快,一侧身,便把秦璐挡在了身后。

    然而,那天窗之上,再无动静。

    朱小君随即把炽焰诛重新挂在了脖子上,然后爆发了一声压抑已久的长啸。

    那天窗的铁盖子被人从上面消除了机关,再推开的时候,便是轻而易举。

    上来之后,便是地下室的二层,这二层的空间比起三层来要大了许多,其中也多了一些家私设施什么的。

    最扎眼的,还有地板上躺着的三具尸体。

    秦璐的体质相比朱小君来要差了许多,大冬天在冷水中浸泡了那么长的时间,早已经将她的体力消耗地差不多了,也就是一人高的距离,她居然努力了数次仍没能爬上来。

    还是朱小君将秦璐拉了上来。

    把秦璐拉上来之后,朱小君没去关心一下簌簌发抖中的秦璐,而是三两下扒下了其中一具尸体的衣物,扔给了秦璐。

    “赶紧换衣服……”

    想换衣服,那就得把身上得湿衣服先脱下来,秦璐打量了一下四周,却没能找到哪儿是可以遮挡一下自己的。

    朱小君并没有意识到秦璐的这份尴尬,他三五下又扒下了另一具尸体身上的衣服,楞都没楞一下,便开始脱去自己身上的湿衣服。

    先是外套,然后是内衣裤子,脱得只剩了一个裤衩。

    那裤衩也是湿的,贴在身上冰冷冰冷的,朱小君稍有犹豫,然后便准备脱去那条裤衩。

    身后的秦璐忍不住‘啊’了一声,连忙转过了身。

    朱小君扭过头来,以着诧异的目光看着秦璐:“你干嘛呢?为啥还不换衣服?那湿衣服穿在身上很舒服哇?”

    一边说着话,朱小君一边毫不犹豫地脱去了身上唯一所剩的衣物——那条裤衩。

    朱小君倒还自然,可就是苦了秦璐。

    虽说秦璐自始至终以汉子自居,可其生理构造上毕竟还是个女人,所以,这汉子的前面,还得加上个女字,叫做女汉子,才更为合适。

    女汉子的身旁,一个标准的男汉子正在脱衣,而且还脱了个精光……

    那女汉子的心理,怎能不起一丝波澜呢!

    偷看一眼,好么?

    秦璐悄悄地开始转头。

    转到了半路,又被自己硬生生给归了位。

    有啥好偷看的呢?

    秦璐在心里叹了口气。

    还是偷看一眼吧,反正吃亏的是死猪头!

    秦璐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转头,看,归位的一整套动作。

    不看则已,一看之下,那丝波澜居然演变成了波浪。

    死猪头相比数年前,条子更加完美了,那背阔肌,那腰,那屁股……

    你丫为啥要背对着老娘呢?你丫为啥就不能转过身来呢?

    秦璐忽觉浑身开始发热。

    额,有动静,是死猪头转过身子来了么?

    要不要再看一眼呢?

    秦璐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是越跳越快。

    看一眼就看一眼,老娘权当是看牛郎表演!

    下定了决心的秦璐这一次不在是单纯的转头了,而是把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

    切!死猪头居然已经穿上了裤子……

    “窝靠,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呀……好吧,我先出去……靠,假的啥呀,就你那身子板,倒贴钱我都不乐意偷看……”朱小君系上了腰带,一边穿着上衣,一边向楼梯口走去。

    留下了秦璐愣愣地站在了原地,只觉得心里空落落像是丢了个什么珍惜宝贝似的。

    脱掉了身上的湿衣服,感觉便好多了,再换上了干爽的衣服,体温便迅速回升,秦璐基本上算是满血复活。

    追上了守在地下室一层的朱小君,秦璐摩拳擦掌。

    “怎么着,猪头,咱哥俩大干一场呗?”

    “废话不是?不干上一场,还不得患上个抑郁症啊?”朱小君随手丢过来了一把刚才在地下二层那几个倒霉鬼身上搜出来的手枪。

    秦璐接过了手枪,习惯性地检查了一下枪械和弹夹,然后把手枪插别在了裤腰带上,做了个上去再说的手势。

    此时,正是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刻,这一时刻,也是人们最为困乏的阶段。

    整个地下室中,也就是二层安放了那三名倒霉蛋做守卫,而且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便被人家给干掉了。之后的地下一层,以及地上一层,居然没在见到有什么明哨暗哨。

    朱小君和秦璐上到了地面上,隐隐地看到了那个大铁门处立着了一个人影。

    还没等朱小君拔出枪来,那人影朝这边挥了挥手,然后便消失了。

    不用说,刚才正是这个人影打开了那件水牢的天窗盖,救了朱小君和秦璐。

    来不及多想那个人影到底是谁,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悄无声息地摸上楼去,干翻几个,以消除自己憋在胸口的那团郁闷之气。

    可是,这二人的脚刚踏上了通往楼上的楼梯,枪声便响了。

    当然不是朱小君或者秦璐开的枪,他们两个还希望悄无声息地神不知鬼不觉地先捞足了便宜再说呢!

    这一枪虽然没有击中朱秦二人,却也使得二人陡然一惊,这说明,楼上的人已经有所警觉,偷袭,势必要演变成一场混战。

    这一枪之后,从楼上隐隐传来了一个男人的训斥之声,接着,便又重新陷入了沉寂。

    朱小君正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冲上楼大开杀戒一番,这时,秦璐突然一声低喝:“不好!猪头,赶快往院子里撤!”

    当过特种兵又干了好几年警察的秦璐,其实战经验要比朱小君多得多,枪声一响,秦璐便意识到他们所处的位置极为不佳,待楼上一安静,秦璐顿时感觉到了身后远方的异动,顿然醒悟。

    这二层小楼对应着的那临街的三层楼中,冲出来一大片手持各种火器的凶徒。

    朱小君也就是因为一怔而耽误的一秒钟的时间,那稍众即逝的退到院子的机会便荡然无存了。从对面三层楼中冲出来的那帮匪徒,已经用乱枪封住了朱秦二人的退路。

    而这时,楼上的凶徒也完全亮出了自己的火力。

    枪战,谁的火力猛,谁就会占有优势。

    朱小君和秦璐也就是两把手枪,而对方手枪长枪几十把,甚至还有微冲混在其中,在火力上,双方根本不是在一个层面上。

    乱枪之下,如果没有安全的掩体的话,即便不被子弹直接击中,被那些横飞的跳弹亲上了一口,也绝对会要了小命。

    几乎是下意识的,朱小君就要撤往地下室的入口。

    秦璐一把拉住了朱小君。

    若是再退回到地下室,可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那地下室密不透风,对方也无需再用水淹这种本办法,只需要丢下去一两颗手雷啥的,不把人给直接炸死了,就算把地下室给炸轰塌了,也一样能轻而易举地灭了他们两个。

    秦璐拉着朱小君退到了地面一层的最深处的一间房间中。

    “你守窗户我守门,固守待援!”一进房间,秦璐随即简短地命令了,然后又推过来房间里的家私,堵住了房门。

    有了片刻的喘息,朱小君又拿出了挂在脖子上的那对炽焰诛。

    刺一下,不过就是疼一下,出点血……或许那炽焰诛的传说就是真的呢!

    秦璐看出了朱小君的意图,一把按住了:“没必要冒险,猪头,只要我们能坚守十分钟,警察们就会赶到!”

    坚守十分钟!

    听上去简单,可是对每人只有一个弹夹十发子弹的朱秦二人来说,坚守十分钟比跑个马拉松更为艰难。

    但,这毕竟还是存在了可能性的。

    朱小君叹了口气,准备把那对炽焰诛重新塞到胸口里。

    就在这时,房门处突然传来被撞击的声音,秦璐二话没说,抬手便是一枪,这一枪过去,虽然止住了外面人把门撞开的企图,但也同时遭到了对方猛烈的隔了一道门板的火力压制。

    那扇房门不过是个木板门,根本经不住这般猛烈的射击,没多少枪,那门板也就被打散了。

    接着,一颗黑不溜秋的铁疙瘩便被丢了进来。

    不用看,更不用想,那铁疙瘩定然是颗手雷。

    秦璐反应极快,叫了声:“趴下!”然后便扑向了朱小君。

    而朱小君的反应更快,居然迎着那颗手雷窜了出去,就在那颗手雷落了地刚弹起的时候,朱小君的脚飞到了。

    就像是足球场上的接传球凌空射门一般,朱小君一个倒地飞腿,将那颗手雷顺势踢出了窗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