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41章 只能强攻了
    手雷飞出了窗外,尚未落地,便爆炸了。

    巧的是,那扇窗外,五名凶徒手握着各式武器,正准备成扇形向窗内进攻。

    这颗突如其来的手雷爆炸,使得那五名凶徒登时作废,其中两名当场毙命,另三名也只能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

    外围的其他凶徒连忙上前想去营救那三名伤员。

    这刚好给了朱小君和秦璐围点打援的机会。

    ‘啪啪’——伴随着两声几乎同时发出的枪响,窗外两名凶徒应声倒地,其他的几个,反应也是相当的快,立即匍匐在地。

    然后,凶徒门立即对这扇窗户进行了火力压制。

    这是常规的战术反应,但同时也是多余的战术反应,因为朱小君和秦璐一枪得手之后,就根本没打算开第二枪。

    一个人满打满算也就是十颗子弹,用掉一颗少一颗,而秦璐一上来还浪费了一颗。

    凶徒们两面夹击,对这间房子进行火力压制的时候,同时也是朱小君和秦璐得以喘息的时间。

    秦璐再一次打量了这间房。

    第一颗手雷被朱小君给踢出了窗外,在庆幸的同时,秦璐也在迅速地思考着,以朱小君的能力,以这间房屋的面积,如果对方一颗颗地把手雷丢进来的话,那么几乎全都能被朱小君给踢飞了。

    因为手雷这玩意在触发了引爆装置后,必须留有几秒钟的延迟时间,否则的话,那手雷尚未脱手便欲爆炸的话,真是不知道炸的是谁。如果是远距离投掷手雷,那么有经验的人可以让手雷的延迟时间在自己的手上稍微耽搁一两秒,从而使手雷能做到空中爆炸。可是,在对这间房间进行包夹攻击的时候,根本做不到远距离投掷,只能是倚在房门一侧,往房间里丢手雷。

    这对丢手雷的人来说,心理负担是非常之重,基本上无法控制手雷的延迟爆炸的时间。

    换句话说,如果对方是单枚手雷进攻,秦璐是一点也不担心。

    可是,如果对方同时丢进来两枚,甚至是三枚四枚……

    该怎么办呢?

    正想着,突见朱小君手一抬,对着那扇破门‘啪啪’就是两枪。

    秦璐一怔,刚想问一句死猪头你干嘛浪费子弹,可嘴巴还没来及张开,便被朱小君扑倒在地上,紧接着,门口处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

    爆炸结束后,那房门之处已然是一片废墟,残壁断桓的缝隙间,还有个缺了一条腿的凶徒在扭曲挣扎。

    如果对方这帮凶徒只是一帮乌合之众的话,一连受到了数次重创,定将使他们恼羞成怒,从而脑子一热,不计后果不顾伤亡地猛冲上来。那么,对于还剩了十五颗子弹的朱秦二人来说,还真是有些难办。

    可对方偏偏就是一帮训练有素的枪手,两个回合下来,他们就掂量出了这两个目标绝非是个软柿子,尤其是刚才朱小君近乎盲击的两枪,居然就那么‘巧’地击中了两名各持两只手雷准备一起发起攻击的枪手,不单挫败了他们的这次攻击,还把那房间的门侧墙壁炸的轰塌了下来,使得交战双方从暗变明。

    暗的时候占据着火力上的优势和武器种类的优势,尚且战之不过,现在双方明战,岂不是更没有把握。

    是必须改变进攻策略的时候了!

    那帮凶徒中几乎所有人都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战况陡然间陷入了僵持。

    这时,康先生和那名中年男人来到了院落的一角。

    “撤了吧,康先生,现在撤,还来得及!”

    康先生面露狰狞之色:“撤?你让我就这样前功尽弃了么?今此一战之后,朱小君必将提高警惕,再想得到如此的机会堪比登天之难。”

    “话虽如此,但警察一旦赶来……康先生,你要以大局为重啊!”

    “正是要以大局为重,我才不能这么轻易放弃,朱小君和那名姓秦的女警察虽然枪法了得,但毕竟弹药有限……”

    那中年男人打断了康先生:“没错,他们两个只是捡了两把枪,一共也就是二十发子弹,如果我的听力没发生错误的话,他们两个已经用掉了五发。但是,康先生,再拿出十五名革命战友的性命来,值么?除掉朱小君的办法有很多种,我们为什么要固执于此呢?”

    康先生咬着牙,默不作声。

    那中年男人又道:“这个世界有句古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康先生,退一步海阔天空,别忘了,我们的手上还有一张牌,黑鹰!”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而且,远处隐隐地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撤!”

    康先生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这个字。

    一声发出,康先生掉头就走。

    那中年男人苦笑了下,然后向一众手下发出了撤退的信号。

    ……

    “追么?”朱小君斜躺在一段残桓旁,嗅着枪口中残留的火药味。

    “追个毛啊?没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啊?你两条腿能跑过人家四个轱辘?”秦璐瞄着那帮人的背影,想再打上两抢,可是,一扣扳机,却卡弹了。“他妈de,这帮兔崽子也忒小看我们人民警察了,死猪头,我跟你打个赌,赌他们绝对跑不掉,赌不?”

    朱小君刚想着该怎么埋汰秦璐两句,就听到那帮凶徒逃走的方向上,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干上了?靠,人民警察还真不是吃素的!”

    秦璐站起了身子,舒展了一下四肢,打了个哈欠,道:“走吧,出门迎接咱们的友军去,说不准,赶过去还能捞点汤喝呢!”

    听到了近在咫尺的警笛声,朱小君顿时明白了秦璐的话意。

    刚才那一战,非但没能吐出了被关在地下水牢的那股怨气,反而更加使人憋屈。

    追上去,仗着人多,群殴他们!

    “必须~~~滴……”朱小君拖着长音,跟上了秦璐。

    迎上了正面赶来的警察车队,秦璐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刚好,这队警察中有一个是曾经去过彭州跟秦璐一块办过搜捕樊罡一案的,一见是秦璐和朱小君两个,立马心里就有了数,这边招呼了秦璐朱小君二人赶快上车,那边赶紧跟领队的做了简单介绍。

    秦璐和朱小君跟领队的那辆车中的两个警察换了座位,秦璐从后面拍了下领队的肩膀:“这边先放着吧,匪徒全都开溜了,一个不剩。”

    那领队心领神会,立即指挥司机,加大油门,向枪声的方向追了过去。

    十分钟,朱小君和秦璐随着这队警察,追到了枪战现场。

    事实证明,秦璐对自家同行的吹嘘还真是不过分。

    一是在反应时间上,省城的警力在接到了枪战的报警之后,仅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完成了警力的紧急动员,由附近的几个派出所率先组成了第一队警力,从正面向枪战现场进发,虽然只有四辆车十多名警员,但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起到威慑作用,所以,离好远,这四辆警车就一起拉响了警笛。

    而主力警察随即集结完毕,从反方向对枪战现场进行包抄,同时向武警部队做了调兵请求,对枪战现场进行了第二层的包围。

    也就是说,当康先生他们听到了警笛的声音的时候,便已经失去了逃走的机会。

    不过,康先生他们一伙毕竟也是训练有素,实战经验非常丰富,在撤退的过程中,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于是便提前选择了一个有利的环境,以逸待劳,坐等包抄过来的警察。

    第一批包抄而至的警察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吃了不小的一个亏,好在后援队伍随即赶到,一番激烈的枪战之后,终于把这伙凶徒压缩到了一个大院子中。

    待朱小君秦璐他们赶到之时,枪声已经渐稀,双方进入了相持状态。

    “为什么不调集重武器过来呢?”后来的人,包括朱小君秦璐以及几乎所有的警察,都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现场一个挂着二级警督警衔的负责人叹了口气,回答道:“两个原因吧,一是调集了重武器,这影响就太大了,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第二点,别看这片房子破旧的很,可间间都是清代的建筑,若是上了重武器,恐怕这媒体的口水,都会把咱们警局给淹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跟他们耗下去,咱们吃的喝的可以随时供应上来,可这帮匪徒呢,呵呵,老子就不信他们不吃不喝能撑得过三天了!”那警督表情愉快口吻轻松。

    这话确实在理。能以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胜利,这种策略无疑是最佳的选择。相对于警员的伤亡来说,时间这种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警督的轻松仅仅维持了五分钟不到的样子。

    因为对峙一线的警员随即传来了消息,说那帮匪徒还绑架了十多名当地居民做为人质。

    伴随着这条消息的传来,那警督的脸色瞬间严肃了起来。

    跟匪徒们耗下去的策略也瞬间从最佳选择沦落到了一文不值。

    “把特警队的林队长给我叫来,全体警员立即进入特级警备状态,随时配合特警队采取强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