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45章 首领的手段
    ‘秋风’、康先生以及另一位小头目化妆成了人质,顺利地跳出了警察们的包围圈。

    至于留下来的那十八名勇士……他们死得其所,他们的性命已经得到了升华,因为他们是为了保卫首领而死,是为了金帝国的崇高理想而死。

    死的足够伟大!

    死了的人对这次极为失败的行动就不需要再负什么责任了,但是活着的人,尤其是‘秋风’和康先生,那就难逃其咎了。

    重大责任面前,任何人都很难再保持着一颗有担当的心。‘秋风’和康先生形成的连盟关系也就迅速瓦解了。

    在大首领李耀广的面前,‘秋风’狠狠地告了康先生一状,自以为把责任全都推到了康先生身上,他就可以得到保全。

    而康先生面对责任毫不推诿,反复向李耀广强调说所有的决定都是她一个人的坚持,‘秋风’也不过是迫于她的强势而委屈顺从。

    这个时候,就需要李耀广拿出过人的驾驭能人的能力了。

    ‘秋风’和康先生都是李耀广身边属于左膀右臂的人物,失去了哪一个,李耀广都会感觉自己成了个瘸腿残疾,但是,如果不对他们加以严惩,又很难做到服众。

    放过‘秋风’而独罚康先生,只怕今后会有更多的人效仿这种出了问题就把责任往外推的恶劣风气。

    放过了康先生而处罚‘秋风’,那么将来恐怕就没人愿意再去担负辅助工作了。

    两个一块处罚?

    莫说这将会产生什么不良后果,就算李耀广自己,也实在下不下来这个狠心,因为这么一来,他就几乎成了无将可用的光杆老帅了。

    既然是老帅,那总得有两把老奸巨猾的刷子。

    李耀广阴沉着脸分别听完了他们两个汇报,一言不发。

    大首领不发话,并不代表了事情就此了结,反而让当事人包括其他人更加忐忑起来。按照组织的规矩,‘秋风’和康先生很自觉地主动走进了禁闭室。

    一天后,风声传了出来,说大首领很是生气,可能要枪毙他们两个。

    这风声很快就传进了两个当事人的耳朵里。

    ‘秋风’起初说什么也不肯相信这种传言,他自以为自己对李耀广是有功的,而且,这一次行动失败的责任也的的确确是以康先生为主。

    再者,二人都枪毙了,谁去为李光耀卖命呢?

    康先生对这种传言也是嗤之以鼻,胜败乃兵家常事,他李耀广作为大首领,不可能不懂得这个道理,若是非得给她康先生安个罪名,也不过就是在朱小君的处置态度上违拗了李耀广的意思而已,这点罪,又怎能大至死罪呢?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走向却使的这二人越发忐忑。

    先是这二人从禁闭室被转移到了李耀广的一个秘密地点,而这里,正是李耀广为那些已经背叛了组织的老一批穿越者准备的行刑场所。

    之后,李耀广专程来看望了他们,不过,见面后仍旧是一句话不说,只是拍了拍他们的肩叹了口气。

    再之后,就没有任何信息了。

    这二人唯一能接触到的,就是一个又聋又哑的送饭人。

    一晃就是一个礼拜。

    ‘秋风’率先受不了了,整日在监房中大吵大闹,那是精神压力即将崩溃的一种表现。而康先生则步入了另一个极端,沉默不语,但同时也停止了饮食。

    这期间,来为‘秋风’和康先生求情的人可是不少,但李耀广却始终对此事未置一言。

    到了第七天的晚上,眼看着‘秋风’和康先生都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李耀广终于开口说话了。

    在那个秘密地点的一间值班室中,李耀广把这二人叫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们两位都是对帝国做出过卓越贡献的人,这一点,不需要我再多说,恐怕在你们的心里,早就这样认为了。”李耀广说着类似勉励的话,但脸色却阴沉地要命:“可是,你们两个如此放肆,居功自傲,视组织性纪律性为儿戏,三番两次地抗命不遵或是阴奉阳违,以至于我们连续两次遭受了重大损失。在申海,十六名同志的鲜血没有警醒你们,这一次,二十五名同志的生命,难道还不能震惊了你们两个吗?”

    稍微一个停顿,李耀广接着斥骂道:“一个躺在功劳簿上的人对组织能有多大的帮助作用呢?依我看,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相反,他就是一颗毒瘤!是一个能把整个组织带来灭顶之灾的大毒瘤!”

    一顿臭骂使得‘秋风’和康先生有了些精神,这二人原本在心理上已经做好了必死的打算,但是,听到了李耀广的斥骂,生的希望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当下属做错了事情,领导还会花费时间精力和情绪去斥骂他的时候,这名下属应该感到庆幸而不是愤恨,因为在领导的心中,这名犯了错的下属还值得一骂。

    最恐怖的是,当下属犯了错,而领导只是淡淡一笑,那只能说明,在领导的心目中,这个人已经不值得他去浪费时间浪费精力了。

    因此,当听到了李耀广的斥骂的时候,‘秋风’和康先生都松了口气。

    “我不是不能容忍失败,但是我希望同志们在每次遭遇了挫折的时候都能好好地总结一番,看看我们错在哪里,以便于下一次任务能够得到圆满的完成,而你们呢?只知道把责任往外推,先前是推给那个朱小君,之后便是互相推诿,这样下去,我们的组织还有什么凝聚力?还会有多少的战斗力?”

    李耀广适时地缓和了自己的口气,而这一缓和,使得‘秋风’和康先生二人瞬间红了眼眶。

    康先生意识到自己在连续两次失败的之间并没有认真地去总结,以至于自己的四十一名同志兄弟因此而丧生。‘秋风’也意识到在这个过程中他更多的是推诿责任而不是勇于承担,康先生固然有错,但是他‘秋风’也难逃其咎。

    对李耀广,‘秋风’也好,康先生也罢,都还是充满了经意的,虽然在对待朱小君的态度上,这二人有所不能理解,但是在李耀广对待丽莎一事上,无论是‘秋风’还是康先生,那都是一点闲话都没有。

    丽莎是李耀广的女儿,这一点,大家都是清楚的。但是,丽莎是李耀广的姨太给他带了绿帽子的结果,这个事实,却无人知晓。

    因此,在桌面上,李耀广为了组织的利益而牺牲了自己的女儿,这可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凭这一点,李耀广便可以在‘秋风’和康先生面前完全挺直了腰杆。

    “大首领,我错了,被枪毙,我无话可说,理当如此!”康先生率先做出了表态。

    ‘秋风’也紧跟着说道:“大首领,您批评的对,我心服口服,被枪毙,也是咎由自取。”

    李耀广大笑了起来,笑罢,手点着他们道:“哪一个告诉你们要被枪毙的?”

    虽然在‘秋风’和康先生的意识中已经生出了可以活下来的希望了,但是在李耀广没有开口确定之前,这二人还是处于忐忑之中,现在,李耀广的这句话,就等于告诉他们两个,所谓的枪毙,只是一个谣言。

    康先生的性子比较直接,没跟李耀广兜弯子:“前些天还在那边的时候,大家都这样说,说您要枪毙我们两个。”

    李耀广带着笑意道:“若是能换回来那四十一名同志的生命,我倒是愿意枪毙你们十回八回,但是,烈士们需要的并不是你们两个以死来谢罪,他们需要的是你们重新振作起来,带领着还活着的同志,去完成君主给我们的使命,去完成他们尚未完成的事业,这个道理,你们懂么?”

    ‘秋风’咬着嘴唇,含着热泪,用力地点了点头。

    康先生不善于表演,她并没有多少情绪上的变化,而是向李耀广直接问道:“大首领,那么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哦,我保证今后再也不擅自做主了,所有事情,一定按大首领指示去办!”

    这一次,李耀广算是彻底地收服了这二人,至此,他总算是可以掏心窝对待这二人了。

    “你们当我是大首领,可是,你们不知道,我这个大首领啊,名不符实呐!”

    此言一出,‘秋风’和康先生都愣住了。

    李耀广的这个大首领,那可是金帝国君主亲自授予的,除了君主本人和炽焰诛统帅之外,‘秋风’和康先生想不出还有谁会制约了李耀广。

    李耀广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就拿如何对待朱小君一事上,我知道你们两个对我多有微词……”李光耀说着,摆了摆手,制止了‘秋风’就要做出的解释:“在这件事上,我只能说我李耀广也是违心的,我也不明白君主为什么要如此对待一个叛逆的后代,只是因为那个朱天一曾经救过君主的性命而至君主如此报恩与他么?我不相信……但是,不相信又能怎样?”

    李耀广显得很痛苦:“算了,不说这些了,我的首领已经对我们下了指令,要我们安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批评你们缺乏组织性纪律性,所以,我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犯错,既然我的首领这样命令了我,那么,我们只好执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