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46章 装恩爱
    朱小君和秦璐还是被林大队长请到了省城警局中来。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省城警方自然希望搞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但秦璐却似乎很不耐烦,向省城警方亮出了502所的身份,并告知,所有的一切,之后都会由502所以公函的方式进行解释,她现在很累,什么都不想说。

    秦璐不想说,朱小君更是懒得说。

    这边亮出了502所的身份后不久,就来了一个老熟人,曾经一起侦办樊罡案的何建国。

    这下子,秦璐便不好意思再推辞林大队长的饭局邀请了。

    饭后,林大队长和何建国亲自把秦璐跟朱小君送出了省城警局。

    开着那辆极为拉风的老吉普车,秦璐带着朱小君出了城。

    “你是去申海还是跟我回彭州?”在一个往前便是告诉,左转前往高铁站的路口,秦璐停下了车来。

    “那个林大队长对你很有意思啊!”朱小君答非所问。

    “草,你哪只猪眼看到他对我有意思了?”

    朱小君嘿嘿笑着:“左右两只,都看到了。”

    秦璐没答话,直接挂了档踩了油门:“跟我回彭州吧,我想混球和四蛋了……猪头,给他们俩去个电话,约今晚喝酒,就说秦老大请客。”

    朱小君顺当地拿出了手机,一边拨号,一边继续戏谑:“那个林大队长确实不错啊,人模狗样的,跟你还挺般配。”

    秦璐噗哧一声:“你看上他了?没看出来啊,猪头你爱好还挺广泛的啊!”

    朱小君白了秦璐一眼,然后接了电话。

    跟混球四蛋约好了晚上的酒局后,朱小君又把目光盯在了秦璐的身上。

    “秦老大,说实在的,那个林大队长,你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吧……就你这个性,能有个男人喜欢你,很不容易了。”

    “我呸!追老娘的男人多了去了,死猪头,要不要老娘带你认识几个呀?”

    “算逑,狗咬吕洞宾,你是不识好人心,我懒得替你操心。”

    “你丫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啥好心,草,想拿老娘开心,没门。”

    朱小君回敬了一个懒腰外加一个哈欠:“好男不跟女斗,本少爷睡会,你好好开车啊!”

    秦璐会让朱小君安心地睡着吗?

    一会一个急刹车,不时来个s型扭腰,反正这个点高速上并不拥挤,只要有了空档,秦璐总是要卖弄一下她的车技。

    而那辆老掉牙的破吉普却十分争气,任凭秦璐如何折腾,就是不出毛病。

    朱小君被折腾地不行,但仍旧咬牙撑着,闭着双眼,装作了沉睡。

    秦璐玩着开了百十公里,朱小君装睡着硬撑了一个多小时,秦璐开车开得累了,朱小君硬撑也有些撑不住了,刚好这时候前方有个休息区,秦璐一打方向盘,扎了进去。

    车一停,朱小君睁开了眼,此刻的他,四肢酸麻,腹中翻腾。

    “睡得可好?朱大少爷?”

    “这是到哪儿了?”朱小君装作刚睡醒还迷迷糊糊的样子,可刚一张口,一口酸水便用了上来,使得这厮赶紧闭上了嘴巴。

    “喝口水压压吧,别硬撑了。”秦璐跳下车,从后备箱中拿出了两瓶矿泉水,扔给了朱小君一瓶:“当年老娘在队伍上的时候,第一次上战车,被折腾地吐了一整夜,我就不信你朱小君就能撑得住?”

    朱小君喝了口水,感觉稍微缓和了一些:“本少爷天赋异禀……”

    话没说完,又一口酸水涌了上来,朱小君连忙强行封闭了咽喉。

    这副窘相,使得秦璐开怀大笑。

    “我说,死猪头,中午那顿饭也没啥珍贵的,呕了就呕了吧,没啥好可惜的。”

    朱小君做了几下深呼吸,又自上而下捶了捶胸口,终于压制住了腹中的翻腾:“呕什么呕啊?我是中午吃多了撑的,行不?”

    秦璐笑道:“行!怎么不行?反正后面还有两百多公里呢,看谁能玩得过谁!”

    正闹腾着,朱小君来了电话,看到是吴东城打来的电话,朱小君连忙对秦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君啊,你最近这几天能不能挤出些时间呢?”吴东城没有一句客套,一开口便说出了主题。

    “这时间嘛,它就像女人的***看上去是没有,但挤一挤,多少还是能挤出一点来的。”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朱小君或许只是在跟吴东城说笑,但秦璐听着了,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然后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真他妈流氓!”

    吴东城在电话那头被逗得呵呵直笑,笑完了才说道:“这次医院的股权变更很突然,所以啊,医院里面是各种传言,小君啊,我想找个时间开个全院职工大会,那这件事给说明一下。”

    朱小君笑着接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在这个会上露个脸,给你当一下人证……”

    吴东城连忙截断了朱小君:“什么话这是,你可是咱们医院的大老板呀,只当个人证能够么?怎么着也得在会上说上几句,给大伙吃个定心丸呀!”

    朱小君沉吟了两秒钟:“嗯,那好吧,我刚好今晚回彭州,明天应该有时间,你就看着安排吧。”

    放下了电话,朱小君冲着秦璐耸了下肩:“上车呗?不是还有两百公里吗?咱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个老丈人的亲闺女,老娘今天不整死你就不姓秦!”秦璐咬着牙,跳上了车。

    朱小君笑道:“万一哥们没死,你不姓秦那姓什么呀?”

    “猪!老娘整不死你就跟你死猪头一个姓。”

    上了劲的秦璐在前方的一个出口直接下了高速,也不管东西南北,只要看着前方偏远,便疾驶而去,终于,被她寻到了一条坑坑洼洼的废弃道路。

    一声得意的阴险的还带有些卑鄙的笑声之后,秦璐把车停了下来。

    “死猪头,老娘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认输投降,秦老大还当你是小弟。”

    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到处是坑的路,朱小君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才在高速上秦璐玩的那些招数就已经让他吃不消了,要是在这条路上……

    “好吧,我投降,我认输……”

    秦璐张狂地猛按喇叭,一连按了十多下,这才爽够了,一拧头,哼了一句:“跟我玩?你还差点!”

    重新回到了高速上,两百公里走了两个半小时,下午六点差一刻,秦璐和朱小君来到了预定好了的饭店。

    冬季的白天特别短,夜幕总是很早就笼罩了城市,这一天,刚好又是阴天,所以,当秦璐停了车跟朱小君踏上那家饭点的进门楼梯的时候,路上的夜灯已经打开了。

    “下雪了?”朱小君指了指一侧的路边的路灯。

    秦璐扭头一看,灯光的映衬下,几颗晶莹的雪花在微风中飞舞着。

    “还真下雪了呢!但愿这场雪能下大一些,好多年都没见到正儿八经的雪了,猪头,想不想再像当年一样打场雪仗啊?”

    打雪仗?

    对打雪仗的记忆,朱小君要追溯到七年前,那一年,他们还在读高三。

    “想啊,怎么会不想呢?那时候,咱们虽然穷的买包薯片都要四个人分着吃,但那时候却比现在快乐多了啊!”

    秦璐也是颇有感触,停下了脚步,伸手去感受那零星的雪花,叹道:“幸亏咱们中间还有个大混球……”

    那时候,胡恩球的家境是最好的,这哥们时不早晚地会从家里偷些钱出来,然后请哥几个偶尔搓上一顿。

    “谁在背后说我胡大律师的坏话呢?”

    朱小君和秦璐一转头,就看见了搂着一位漂亮姑娘的胡恩球。

    “哟,哟,哟……胡大少,这么嚣张啊,感情今晚这顿饭你是要抢着买单喽?”朱小君满脸的都是不怀好意。

    就胡恩球曾经的那些风流韵事,朱小君随便抖落出一个两个来,就能够胡恩球吃不了兜着走的了。这厮今天居然如此嚣张高调地不打声招呼地就带个小女朋友来,朱小君要是不坑他两下,那简直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

    “不就是一顿饭嘛!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用不着给秦老大留面子了。”胡恩球一反常态,面对朱小君的暗示,居然把秦老大给架出来反将了朱小君一军。

    朱小君‘恶狠狠’点着头指着胡恩球:“行,你有种,待会我就给大伙说段书,混球,你可别怪我不讲义气啊,我可是事先打了招呼的哦。”

    正说着,四蛋两口子居然从饭店里面出来了,悄无声息地站到了朱小君的身后,悄声道:“今非昔比了,混球的这个妞,对他的那些破事比你还清楚。”

    朱小君一愣,又听到四蛋在身后叹道:“混球这次是彻底栽了,被这个妞给俘虏咯,猪头,准备好份子钱吧,我估计出不了仨月,这俩货就得领证结婚去了。”

    胡恩球有他怀里得那个妞腻歪着,四蛋跟他老婆也和好了,当着兄弟们得面也不忌讳,你牵着我我扯着你的在那秀恩爱,就剩下朱小君和秦璐这俩名义上的光棍剩女了。

    朱小君跟秦璐使了个眼神,架起了胳臂。

    秦璐冷哼了一声,走过去,挎住了朱小君的胳臂。

    “草,谁他妈不会装恩爱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