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48章 全院大会
    在吴东城的办公室,朱小君见到了刚刚归来的吴东城。

    “不好意思啊,吴院长,这大雪天的,还还害得你白跑了一趟。”朱小君接过吴东城递过来的烟,深深地嗅了两下。

    吴东城看了眼腕表:“时间不早了,我就不跟你客套了,直接说正题。”

    朱小君呲哼了一下鼻子:“不就是全院大会么?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吴东城笑开了:“这哪是什么正题啊,我要说的正题是我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

    “礼物?你吴大院长送的礼物一定很珍贵。”朱小君向前凑了凑:“说吧,是件古董宝贝呢,还是个活人大美女?”

    吴东城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拉开了抽屉:“可惜啊,这两样都不是,不过啊,我觉得对你来说,我要送给你的这样东西,比那两样都要珍贵!”

    说着,吴东成从抽屉中取出了一个信封,扔给了朱小君:“自己看看吧。”

    “执业许可证?”朱小君打开了信封,禁不住惊呼了起来:“我现在算是一名合法的医生了?”

    “来路虽有些不正,但东西却是绝对真货,可以在医师学会的网站上查到的。”吴东城关上了抽屉,来到了朱小君的身边:“怎么样?是不是比什么古董美女啥的要珍贵多了?”

    朱小君小心翼翼地收好了执业医师许可证,笑道:“这个,将成为我们老朱家从我之后的传家宝贝。”

    吴东城又看了下腕表:“还有十分钟到十点,走吧,时间刚刚好!”

    二人来到了位于行政楼顶楼的多媒体大会议室。这间会议室的面积颇大,但因为平时医院一年到头也难得开上一次全院大会,顶多是一年一度的全院职工代表大会,所以,这间医院用来召开人数最多的大会用的会议室,安装的固定座位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就是两百来张。

    如果参会的人数超过了两百人,那也好办,在后面及两侧再加放一些折叠椅就是了。

    但这次全院大会却有些不一样,事关所有人的未来生计,所以每一个职工的参会热情都很高,除了那些留在科室中走不开的医护人员,其他的,全都涌进了这间会议室。

    简单目测,也能感觉到,总人数绝对不会下了千人。

    因此,会议室中原本配备的数百张折叠椅也成了累赘,大家伙拥挤在走道上、后面的空间里、甚至是会议室外面的楼道中……

    十点钟整,会议正式开始。

    新上任副院长的葛辉做了这次会议的主持者。

    吴东城率先做了简短的讲话,几句官话之后,便推出了朱小君。

    “大家多少也都听说了,这次接手华锐资本的是咱们原来的同事,普外科的朱小君朱医生,朱医生虽然在人事关系上离开咱们医院,但是他的事业,他的人,他的心,就从来没跟咱们分离过,这一次,听说华润资本的经营理念不符合咱们医院,所以,朱医生便仗义出手,从华锐资本的手中接过了所有的股份。下面,咱们就请朱小君朱医生为大家讲话。”

    自然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吴东城在讲话中对朱小君的称谓始终是朱小君朱医生,而一次都没用过朱老板朱先生这种称呼,或许没有人能注意到这个细节,但就是这个几乎可以忽略了的称呼问题,一下子拉近了朱小君跟大家伙之间的距离。

    当初在医院中跟朱小君称兄道弟的那帮外科的哥们姊妹顿觉朱小君更加亲近了,那些跟朱小君不怎么相熟但彼此见面都会点头招呼的人,也顿觉朱小君就是他们的朋友,而那些曾经因为叶兆祥的缘故而记恨着朱小君的那些内科片的人,也在这一刻,感觉到朱小君并非是自己想象中那么奸猾可恶。

    所以,这雷鸣般的掌声,足足持续了一分钟之久。

    待掌声渐息,朱小君手持无线话筒,站起了身来,尚未开口,便先给大伙鞠了一躬。

    这一躬,使得刚刚平静下来的人们再次激动起来,现场的气氛达到了鼎沸的状态。

    众人无以回报,只能拼了命地去鼓掌。

    如果说刚才的那次掌声确实达到了雷鸣般的效果,那么这一次,便只能用震耳欲聋来形容了。

    然而,众人似乎对震耳欲聋仍不满意,在掌声稍有低落的时候,再次发力,直接将振聋发聩这个成语踩在了脚下。

    掌声不熄,朱小君便一直保持着鞠躬的姿态,掌声足足持续了有五分钟,而朱小君就弯着腰站在原地足足等了五分钟之久。

    直到掌声彻底熄灭,朱小君这才伸直了腰杆。

    “谢谢你们!谢谢所有支持我理解我的你们!”朱小君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话音未落,掌声又起。

    这一次,朱小君没再作秀,刚才那次鞠躬秀,弯着腰足足五分钟,那滋味,确实有些辛苦。

    “我知道各位的时间都很宝贵,科室里还有那么多的病人等着你们去处理,所以,我不打断占用各位过多的时间,我只说三句话,总用时绝对不会超过五分钟。”

    又有了掌声,只不过尚未起来,便被朱小君的手势给‘镇压’了。

    “这第一句话是我为什么要接手华锐资本。我不想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跟大伙说些什么煽情的话,我就直白了,商人所有的行为都是追求利润,而且还是追求最大化的利润。”

    朱小君的开场第一句话,使得大伙都为之一愣,这么说话,确实有点太过直白,直白到让大伙都略有失望。

    “第二句话是我朱小君打算如何来追求这个最大化的利润。在座的各位,你们说,吴东城院长的领导能力怎么样啊?”

    吴东城在台上三年,肿瘤医院的收入翻了一番,医院职工的收入,也跟着翻了将近一番,这等业绩,放在了全国的医疗卫生界,那也是杠杠滴前三名跑不掉。

    外科片的医护没的说,立即附和起来,医技片的也不含糊,跟外科片的保持了一致的意见,内科片的那些人,虽然对吴东城颇有微词,但在事实面前,也不好反驳什么。

    “三年翻一番,并不是随便哪个院长就能做得到的,这水平,你们都清楚,我朱小君也看得到。要是换了我朱小君来做这个院长的话,向上走,三年翻半番我都心里敲鼓,往下走倒是蛮有把握的。”

    众人附和了朱小君的幽默,传来了一阵哄笑。

    “所以,我追求最大化利润的办法就是放权给以吴院长为核心的医院领导班子,这个放权绝对是彻底的,我代表医院董事会在这里表个态,绝对不会对医院管理层有一丝一毫的指手画脚的言行,我要起的作用只是监督吴院长,不要把步子迈得太大,电影里不是有句台词吗,步子太大了,容易扯淡。”

    这种场合下,朱小君居然说了这么一句粗俗的话,然而,就是这么一句粗俗之话,却给了众人极大的信心,因为,所有人都认为,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是接地气的人,一定是靠谱的人。

    “我要说的第三句话是,我朱小君在肿瘤医院赚到的最大化的利润该怎么去用。”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朱小君笑了笑:“这笔利润我打算用作三个用途上,一是改善咱们医院的软硬件环境,让各位能有个更好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工具,同时也让病人们得到一个更好的医疗条件。第二个用途是设立几个基金,这几个基金包括了对咱们医护人员参与科研的鼓励,包括了对你们在工作中受到的各种委屈意外的补偿,还包括了对那些真实贫困的病人的资助。”

    这个理念一经提出,众人又按捺不住了,掌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好了,三个用途说了两个了,那么,谁能猜一猜我打算的第三个用途是什么吗?”

    坐在最前排的几个骨科的年轻医师集体喊道:“给大家发奖金啊!”

    后面一排影像科的哥们反驳道:“不对,咱们的奖金应该是吴院长管的,不归人家朱老板。”

    又有人喊道:“是不是用在人才的培养上啊?”

    吴东城在主席台上接道:“这个似乎也是医院管理层的责任啊!”

    连猜了两个答案,都被否决了,众人很难想到第三个合理的答案来,于是,现场又归于了安静。

    朱小君笑了笑,指了指窗外:“咱们医院后面的那块地,已经被保奇地产给拿下了,预计三年之后,就会建成咱们彭州最漂亮的一个小区,我打算的这第三个用途,就是买下那个小区的几百甚至是一千几百套住房,分给大伙做宿舍……”

    现场顿时混乱了。

    朱小君提高了嗓门:“那么,三年后咱们能买下多少套房子呢?这个问题,我朱小君做不了解答,因为答案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

    现场的混乱达到了鼎沸的状态。

    几乎每个人都在跟身边的人在做热烈的讨论。

    朱小君掷地有声的诺言自然是可信的,大伙要讨论的是,这三年医院该赚到多少钱,自己才能轮到那套房子。

    好吧,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一定要紧密地配合医院管理层,一定要加倍努力地去工作,一定要在三年之后让医院有足够的利润买下足够的房子。

    上千人,在这一刻,思想达到了高度的统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