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51章 流氓打流氓
    第二天一早,朱小君带着胡恩球大模大样的闯进了金建华的律师事务所。

    而金建华似乎早有准备,办公室内外,或坐,或立,或溜达,多了十来个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的人。

    “来办离职手续的么?去吧,财务那边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还有,昨天太激动,让你受了点伤害,我给你加了五百块的医药费。”金建华坐在他的老板椅中,垫着二郎腿,一副得意的不得了的样子。

    胡恩球刚想接话,却被朱小君止住了。

    “金大哥,你把我兄弟打成了这副熊样子,才赔五百块医药费啊?五百块……打发叫花子啊?”朱小君不光是语言上略显卑微,就连表情上也都显得很低贱。

    一旁的胡恩球禁不住一愣,心中暗喝,哥们啊,你这是来替我出气的吗?

    金建华见状,禁不住笑开了:“嗯,五百确实少了点,那就一千块吧!”

    朱小君撇了撇嘴,指了下胡恩球:“金大哥,我哥们可是个律师啊,一千块……一千块也就是打发个普通小工呐!”

    “那就再翻一倍,两千块,足够了吧?”金建华乐得都要颤了。

    朱小君还是不肯,以商量的口吻道:“大哥,给点诚意好不好,要是换过来,我们打了你一顿,就陪你两千块,你能满意吗?”

    金建华已经被朱小君前面的铺垫给整的晕乎了,张口就道:“我当然满意喽!”

    朱小君睁大了眼:“你能满意?骗谁呢!”

    金建华纯属逗乐子找开心:“我肯定满意,不骗人!”

    朱小君叹了口气,然后……

    然后谁也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了清脆的响亮的一声——“pia”!

    金建华的反应也是够快,立马便捂住了脸:“你打我,你敢……”

    又是一声‘pia’!

    这下子,金建华的两只手就都派上用场了。

    两只手捂上了脸就不挨打了?

    朱小君一记直拳,直接打在了金建华的面门上:“混球,该你上了!”

    朱小君带着胡恩球走进事务所的时候,金建华请来的那帮不三不四的人就没把这二人放在眼里,等朱小君跟金建华接上了话,那帮人更是放松,以为朱小君真是来讨点便宜的,于是,在办公室外面的哥们该干啥就干啥了,而守在金建华身边的几个也都很放心的出去透气去了。

    等这边一闹起来,赶紧往回冲。

    却被朱小君堵在了门口。

    “我叫朱小君!想死的就上来吧!”朱小君斜倚在门框上,根本没把那十几口子放在眼里。

    这帮人在普通人面前就是凶神恶煞,但是放到了黑/道江湖上,不过也就是些小喽罗。半个多月前,朱小君闹出的那场英雄宴,这帮人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

    这正因为如此,所以当朱小君走进来的时候,那帮人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谁。

    巧的是,金建华对道上的咨询一点也不了解,虽然知道胡恩球有个哥们叫朱小君,但也没觉得朱小君就是一路恶神。他自以为能请得到这十几个江湖小喽罗,就已经可以把失去了老爹保护的胡恩球碾死在脚下。

    然而,那十几个小喽罗虽然没见过朱小君长啥样,但是朱小君这个名字对他们却是如雷贯耳。彭州的江湖上,一个人敢面对上百成名人物的,他朱小君还是头一个。

    “小君哥……君哥……你……您老……还……还好吧?”

    朱小君三个字一经爆出,那十几口子立马呆住了,为首的一伙计呐呐地跟朱小君打了声招呼,却因为紧张,原本还不错的口舌,居然变成了口吃。

    朱小君笑了笑,然后对办公室中的胡恩球道:“你丫干嘛用拳头啊,那多费事,用脚踹,哥们,多踹几脚,咱怎么也得踹够两千块的呀!”

    门外那小头目颤颤巍巍掏出了一包烟来,给朱小君上了一支:“君,君哥,抽支烟来,要早知道那个王八蛋得罪的是君哥你,打死我们也敢来啊!”

    朱小君倒是给了那伙计一个面子,居然接过了烟,但拒绝了那伙计递过来的火。

    “我说,昨天,是哪两位大哥那么牛逼,跟姓金的一起打了我兄弟?”

    那小头目立马一侧身,赶出了两个人:“还不快给君哥道歉认错?”

    朱小君摆了摆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道歉认错就不必了,那都没用,要是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啥呀?”

    那小头目和昨天肇事的俩家伙对朱小君的这句话给弄得有些丈二和尚,虽然搞不清楚朱小君到底揣了个啥意思,但还是明白,朱小君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慌乱,是自然而然的了。

    “君哥,这……要不然,你就揍他们一顿,顺便也把我揍一顿,只要你能消消气……”

    朱小君仍旧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拉倒吧你,揍你们一顿我就能消了气?揍你们一顿,只会累着我!”

    “君哥,那……”

    朱小君指了指办公室中正在努力地踹着瘫倒在地上的金建华的胡恩球:“你们说,让这么一个斯文的人亲自动粗,合适吗?”

    那小头目连口应道:“合适,合适。”

    朱小君眉毛一拧:“合适?”

    那小头目恍然,知道了是自己误会了朱小君的意思,连忙给自己比划了两个嘴巴:“口误,口误啊,当然是不合适!”

    “就是嘛!那你们不帮个忙?”朱小君终于露出了一丝真正的笑来:“愿意帮我忙,就是我朱小君的朋友,朋友之间有了点误会,说开了,一笑而过也就是了,对不对?”

    那小头目和俩肇事者一听朱小君这话,立马激动起来了,卷起了袖子,就要往金建华的办公室里冲。

    朱小君适时地给那几个伙计让开了道:“有点职业素养啊!哥要的是皮开肉绽但绝不伤筋动骨。”

    “好嘞!君哥你就看着吧!”

    胡恩球的身子板本来就单薄的很,之后做了专靠****吃饭的律师行当,整日花天酒地,那身子更是一个糠,对着一个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金建华,拳打脚踢才不过两分钟,就已经是气喘吁吁累得不行了。

    有人代替,虽然解气的效果要差些,但总比就此放过要强得多。

    于是,胡恩球便畅快地退了下来,回到了朱小君的身边。

    那帮小喽罗真干起仗来的能力很一般,但是像这种羞辱式的打人却很是在行,可怜那金建华,想反抗——不敢,想求饶——不依,想昏过去——不能。

    朱小君拍了拍胡恩球的肩,要了火,点了烟:“混球,打个电话报个警呗!”

    胡恩球一愣:“报警?干嘛报警?”

    “让你报你就报,难不成咱哥们还要去自首啊?”

    胡恩球迟迟疑疑地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幺幺零。

    “差不多了,你们哥几个都停下来歇歇吧!”朱小君打了声招呼,然后坐到了金建华的那张老板椅上:“你们几个也算是有经验了,把人打成这样,警察会怎么处理你们呢?”

    那小头目已经明白朱小君不会找他们麻烦了,心里一放松,这智商也归位了,立马回答道:“我们哥几个自己做事自己担当,不就是蹲几天班房么!”

    朱小君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从手包中拿出了一沓大钞:“也不能亏了你们,这样吧,蹲班房的两个,这点钱,权当是报酬了!”

    那小头目也不客气,接过了朱小君手中的钱,给朱小君鞠了一躬:“谢谢君哥,君哥放心吧,这件事要是做不好,我毛毛就别在彭州混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这倒是句大实话!”

    金建华的这间律师事务所开在了彭州的市中心,而市中心,绝对是警方重点照顾的区域,因此,胡恩球的报警电话打出去不过两分钟,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便赶到了。

    “哟——嗬,打了人还不跑,胆挺肥的啊?”

    毛毛站了出来:“跑什么跑?打个流氓怎么啦?哦,当个律师就能耍流氓了?”

    那俩警察也是个二货,居然现场就笑喷了:“流氓打流氓,嗯,有点意思……对了,谁报的警?”

    胡恩球举了下手。

    “那你说说,怎么回事?”

    胡恩球已经弄明白了朱小君的想法,于是回答道:“我哪知道怎么回事?看到他们打架,下意识地就报了警了呗!“

    说着,胡恩球给那警察看了自己的律师证。

    这谎言撒的,也太特么的真实了!

    真实到警察都不愿意听挨揍的人的诉说了。

    “他耍没耍流氓不归我们管,你们几个当众滋事动手打人,却是犯法,既然我看到了,就不能不过问,这样吧,动手的是谁,跟我们走一趟!”

    那俩昨天动了手的伙计站了出来。

    这么配合,感动的那俩警察也不愿意给上铐子,就这样一前一后,夹着那俩伙计走了。

    待警察的背影消失了,朱小君点着胡恩球的鼻子道:“你看看,你看看,你们这些做律师的,多不招人待见啊,挨了揍,连警察都懒得多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