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53章 得饶人处且饶人
    “乖乖地坐好了,再喝杯茶,听我说两句。”朱小君将阚副检察长摁在了金建华旁边的座椅上,而金建华早已经领教了朱小君的手段,这会子采取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人生态度,早已经乖乖地坐好了。

    朱小君招呼了胡恩球,把包房的门关上了。

    “耽误你们两位几分钟的时间,给你们放段录音,听完了,咱们也就有话要说了。”朱小君说着,一把掐住了金建华的脖子,然后从他的西装口袋中摸出了一颗类似纽扣的玩意——502所的小计俩,监听录音器。

    调好了手机中的收音机波段,朱小君启动了那个小玩意。

    接着,那俩货二十分钟前开始的对话便被播放出来了。

    阚副检察长和金建华只能是汗如雨下面面相觑。

    “怎么着,你们俩现在还有事吗?有事的话,随时可以离开。”播放了也就一分钟,朱小君见已经达到了理想中的效果,于是便关掉了设备:“混球,你知道市纪委的举报电话是多少么?”

    阚副检察长紧张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这位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朱小君挤眉弄眼加耸肩:“我没话了!你们闹腾的这种屁事,关我个毛事啊?”

    金建华倒也利索,干脆站起来,到了胡恩球的面前,直接跪下了:“我错了,只求兄弟你能高抬贵手,放我们一码吧。”

    此时,胡恩球知道他跟朱小君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有了这个录音,不光能把老不死的胡光伟给洗清了罪名,还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俩货给送进监狱去,心理顿时轻松了下来。

    轻松下来的胡恩球,绝对恢复了混球状态。

    ‘pia’——胡恩球二话没说,先赠送了劈头一巴掌。

    “你丫也真是天真,我放你一马,他妈de谁来放我老子一码呢?”

    朱小君在旁边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那颗监听录音器:“它呀,只要把这玩意交给了市纪委,你老子不就没事了?”

    阚副检察长也终于按捺不住了,扑通一声,跟金建华跪在了一排。

    “胡检察长那边,我们自然会摆平,只求两位小哥……”

    “小哥?你他妈居然叫老子小哥?”胡恩球得瑟地快要上了天:“叫大爷,听见了没?叫大爷!”

    阚副检察长犹豫了一下,但终究还是屈从了:“求两位大爷不要把这段录音交到上面去。”

    胡恩球爽够了,把眼神投向了朱小君,最后该怎么定夺,他还得听朱小君的。

    朱小君看了看时间:“还差十分钟到十一点,这样吧,给你们俩四十八小时的时间,后天中午这个点,要是看不到我家胡老爷子平安归来,那么你们两个……呵呵,呵呵呵。”

    金建华嘴贱,跟着问了一句找挨打的话:“你……你不会耍我们吧?”

    朱小君做出了突然明白过来的样子:“对哦,等胡老爷子平安归来了,我要是说话不算数……那你们俩不就亏大了么?算了,这个主意一点也不好,我还是直接把这玩意交给上面好了,反正一样可以洗清了我家胡老爷子的罪名!”

    金建华还想说,却被阚副检察长一巴掌给打了回去。

    “这位小哥,哦,不,这位大爷,他少脑子乱说话,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这就找相关部门去坦白,是我在偷窥检察长的位子,指示金律师陷害了胡检察长。”

    朱小君笑了:“那……要是等胡老爷子安然归来后,我不讲究了,你们俩该怎么办啊?”

    阚副检察长又给了金建华一巴掌:“这就是个混蛋货!您可别跟他一般见识,您要是个不讲究的人,就根本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后天这个时候,我能见到清清白白的胡光伟,而且他愿意原谅你们俩,那么,这个玩意自然会在这个世上消失掉,否则的话,你们就赶紧趁着这段时间,收拾收拾,跑路去吧!”

    阚副检察长点头如捣蒜。

    大获全胜之后,自然少不了喝点酒庆祝一下,刚好又是吃饭的点,朱小君和胡恩球选了彭州档次最高的一家餐厅,彭州鱼馆。

    听这餐馆的名字,感觉档次很一般,事实上,这家餐馆的外观和内在修饰也的确很一般,而且,菜价在彭州当地也只能算个中游。

    然而,这些因素并不能说明这家餐馆的档次就达不到最高的层次。

    在彭州,彭州鱼馆如果说我只是第二名,那么,再没有一家餐厅敢称自己是第一,也没有一家餐厅敢称自己是并列第二。

    彭州鱼馆就是这么牛逼。

    一般的有钱人,比如朱小君这等货色,想去彭州鱼馆吃上一餐,那么,对不起,餐馆的大门他都进不去。

    为毛呢?

    因为彭州鱼馆实行的是会员制,只有会员,才有资格在那里吃上一餐。

    有钱人又说了,不就是个会员吗?说吧,一个会员要多少钱?会员年费是十万?还是二十万?

    鱼馆的工作人员会很有礼貌地告诉他,会员的年费要不了那么多,不过就是六万块而已。

    六万块年费的会员制餐馆……这档次,算个毛呀!

    好吧,这价位确实不算个啥,但关键是当这位有钱人掏出大把钞票的时候,鱼馆的工作人员会摊摊手,告诉他,对不起,想做会员,只有我们老板同意了才可以。

    有意思了!

    不知道的,会以为这彭州鱼馆在做噱,但知道实情的,会告诉那些不知道的,这彭州鱼馆的老板,可不是一般的来路,人家在钓鱼台国宾馆做了整整三十年的大厨!

    五十七岁退休后,这位大厨回到了老家彭州,开了这么一家鱼馆。

    鱼馆开业的第一天,据说慕名而来的食客把彭州的主干道都给堵了。之后数天,天天如此。

    大厨没办法了,只能做出了限客的决定,一个月后,便演变成了会员制。

    然而会员制依旧挡不住人们去品尝一下国宴主厨的手艺的热情,彭州鱼馆创下了一天内报名申请会员超过五千人的记录。

    大厨头大了,在他的理念中,客人多了,自然会影响厨师做菜的心态,从而降低了菜肴的品质。因此,大厨又做出了决定,在当天报名的那些人中,只随机抽取百分之十的客人赋予会员资格。

    打那之后,彭州鱼馆就再也没有公开发售过会员资格,后来新增的会员,全都是大厨赠送的资格。

    也就是说,你光有钱没用,还得有地位有关系,才能混得到那张彭州鱼馆的会员证。

    胡恩球是因为曾经为这大厨的大徒弟打了一场离婚案,而且打得很漂亮,这才获得了一张会员证。

    吃饭的时候,鱼馆老板过来跟朱小君和胡恩球打了个招呼,喝了杯酒,聊了几句。

    现在大厨已经基本不下厨了,厨房里都是他的两个徒弟在打理。大厨每天的生活的就是养养花喂喂鸟,然后中午晚上饭点时到店里跟食客们聊聊天。

    聊天的时候,朱小君问过大厨,为什么不多收几个徒弟,把店面扩大了,或者是干脆开分店,把事业做大,说不准还能上市。

    大厨想了想,反问了朱小君一句:“我为什么要上市?”

    这句反问还真把朱小君给问懵圈了:“上市嘛……上了市,就可以圈到更多的钱,有了钱,就可以做更多的门店,这样,你的事业不就蒸蒸日上了吗?”

    大厨叹了口气:“那又能怎么样呢?钱再多,食客们吃了不满意,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朱小君还想说些话,但大厨摆了摆手,跟胡恩球喝了杯酒,然后便悠然离去。

    “仙儿啊!这整个是一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啊!”朱小君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胡恩球夹了块鱼肉,塞进了嘴里:“可以敬仰,不可效仿。”

    这一餐,朱小君必须承认,这是他这辈子吃到的第二好吃的鱼。

    排在第一位的,却还是当初落难海上的时候,在船上跟船老大一块喝酒,吃到的那条鱼。

    吃饭间,胡恩球问起朱小君,为什么不把那录音直接交给市纪委或是省厅纪委,如果那样的话,他老爹可能会更有把握洗清了罪名。

    事实上,在听了一分钟的录音后,朱小君和胡恩球便已经明白了阚金二人之间的勾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三年前,也就是胡恩球刚当上律师的那一年,金建华跟阚副检察长联手做了一个案子,把一个原本有罪的富翁做成了无罪释放,而他们,则从中间获取了近千万的贿赂金。

    “有句话,叫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有句话,叫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哥们,你能保证你老爹,那个老不死的,屁股就那么干净吗?”朱小君喝了杯酒,加了块鱼肉,细细地品着滋味。

    “把事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才是最好的选择,现在,老不死的只是因为遭人妒忌被人陷害而已,你为什么非得把事件的性质升上一级呢?再有,我答应过你,一定要金建华跪在老不死的面前磕头认错,你把他给彻底地办了,那我,不就食言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