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54章 真正的兄弟
    事情果然按朱小君的预料进行了。

    对办这种累计才十万块的案子,办案的纪检人员原本就没多大兴趣,只不过是因为揭发人是实名举报而且证据确凿,不得不办而已。

    所以,当举报人和指使人同时向办案人员做了坦白之后,这案子也就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刑事性的事件,转眼间变成了行政性的问题。

    金建华涉及了诬告陷害,好在能悔过自新,而阚副检察长只是他人陷害同僚,也是不可饶恕,但能够幡然醒悟,组织上还是要考虑给予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于是,胡光伟便换了衣服,昂着头,回家了。

    而阚副检察长和金建华被责令像胡光伟道歉并准备接受处罚。

    安然归来的胡光伟知道了这个过程后,嚷着要好好地感谢感谢朱小君,朱小君跟胡恩球一合计,干脆让老家伙在家里露上一手,做餐饭,把哥几个都请过来搓一顿。

    顺便,胡恩球还可以把那个彻底征服了自己的小女朋友给带家里来一趟。

    一听说能吃到老胡同志的手艺,无论是秦璐还是石磊,都表示出了迫不及待的态度。

    胡光伟没有任何推辞,当晚就做了一桌子的拿手好菜。

    三男三女,吃得那叫一个痛快!

    席间,不知怎么着,几个人聊到了网络安全的问题上来了,这一下子,立马勾起了秦璐对小柔儿小馒头娘俩的思念。秦璐的思念之情迅速传染了朱小君,因为,他把小陈东甩到了省城也足足有近一个月了。

    “妈de,前几天在省城,也忘记了顺道拐个弯去看看小柔儿小馒头了!”秦璐郁闷地闷了杯二锅头,然后夹了块红烧肉。

    “再走一趟呗?”朱小君陪了一杯酒,也夹了块红烧肉。

    秦璐撇了撇嘴:“钱啊!上次去省城,来回的路费油费,到现在还没给我报销哩!”

    胡恩球笑道:“秦老大,你还不如辞了职,去给猪头当保镖哩!”

    石磊反驳道:“让老大给猪头当保镖?那猪头还能找到生命的意义么?”

    秦璐一瞪眼,喝道:“四蛋你几个意思?”

    石磊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说这么一来,猪头就是犯了以下犯上的死罪……”

    朱小君连忙向石磊伸出了大拇指。

    四蛋老婆插话道:“猪头,你上次说要给我们投资弄家健身房的,这话还算数吗?”

    朱小君大腿一拍,道:“算数!当然算数!四蛋,弟妹,把你们银行卡号给我,我先给你们转一点开办公司的手续费,等新公司银行账户确定后,我一次性给你们转过来两千万,够了不?”

    四蛋老婆嘿嘿一笑,道:“公司都已经注册好了,就等着你这位大老板往里面投钱呢!”

    朱小君双眉一挑:“你不早说!行吧,最迟明天下午,两千万准时到帐。”

    四蛋摆着手道:“用不了那么多的,我算过了,有个一千万,就足够在彭州牛逼起来了。”

    秦璐斜着眼道:“哟,哟,哟,没看出来啊,四蛋你还挺讲究的啊,啥玩意呀,有钱不拿,你装什么纯真呐!”

    朱小君笑着解释道:“一千万的投资确实可以在彭州做到牛逼,但是做不到超级牛逼啊!咱们要做,就要奔着那种超级牛逼的范去干,要在行内形成震撼力,要做到你的那些竞争者一听到你就叹气,根本提不起跟你竞争的勇气,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胡恩球接道:“屁话,大老板说的话,当然对喽,你要是给我两千万,你就说我不姓胡,我都说你说的对!”

    胡恩球说这话的时候,胡光伟刚好端着一盆汤出了厨房,一听这话,立马乐了:“你个小兔崽子,不想姓胡想姓啥呀?”

    胡恩球反应极快:“我跟我妈姓,不行啊?”

    老胡同志大难不死,心情极佳,根本顾不上和儿子斗嘴,只忙着招呼几个年轻人吃喝。

    朱小君敬了胡光伟一杯酒,道:“胡叔啊,侄子劝你一句,趁着这个机会,软着陆算了。”

    胡光伟叹了口气:“是啊,我也这么想过,胡叔今年已经五十三了,再干又能干几年?还不如激流勇退,随便找个地方养老好了。”

    朱小君道:“依我看,干脆申请个内退得了,你祖籍不是申海的吗?内退后,回申海定居得了。”

    胡光伟看了眼胡恩球:“我倒是想呢,恩球他妈也想着回申海,可这么一来,恩球该怎么办呢?”

    朱小君道:“混球把姓金的给办了,这件事保管得传出去,你以为混球还能在彭州律师界混下去吗?听我的吧,你们全家都搬去申海,浑球呢,就到我公司做个法律专家,不好么?”

    胡光伟胡恩球爷俩还没表态,胡恩球的小女朋友倒是先拍起了巴掌:“好啊,好啊,我在就想去申海工作了,就是球球一直说他要照顾爸妈,不肯跟我一块去。”

    朱小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咦——球球,好肉麻呀!”

    紧跟着,秦璐,四蛋还有四蛋老婆,像是约好了一般,一起打了个哆嗦:“咦——真的很肉麻呀!”

    胡恩球的小女朋友根本不在乎,反而贴上了胡恩球,面对大家的表情也是极具了挑战,那意思好像再说:就肉麻了,怎么着吧!

    对于胡恩球的这个小女朋友,胡光伟夫妇倒是蛮满意,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家儿子在个人大事上实在是不靠谱,做父母的都看不下去了,现在能有个人把自家儿子给栓套住,就算有些什么地方不合适,那也基本可以忽略。

    胡恩球自以为这是他第一次带这位小女朋友回家,还以为他老爸老妈也是第一次见这个小姑娘,但事实上,胡光伟夫妇早就暗地里打量过调查过这个女孩了。

    所以,胡恩球的老妈根本没在乎儿子领女朋友回家的这种意义重大的事件,只是给小女孩留了个大红包,便赶去单位加班了。

    胡恩球的一家,四个人中有三个人赞同去申海,胡恩球也没话说了,只得点头同意了。

    秦璐拍着巴掌笑道:“猪头,在混球到你公司报到之前,你是不是得做点准备工作啊?”

    朱小君一怔:“做啥准备工作?”

    “发个公告给你公司的姑娘们,告诉她们,要防火防盗防混球!”

    胡恩球刚好在喝汤,听了秦璐这话,立马喷了。

    而胡恩球的小女朋友则咯咯咯笑开了,充满了自信地‘顶撞’了秦璐一句:“咱家球球早就改邪归正了,不信的话,秦老大咱们就打个赌!”

    秦璐这厮,对男人,那叫一个横,一个不讲理,但是对女人,尤其是比她小的女孩,那叫一个让,一个无限包容。“行,行,行,你家球球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我认输了,行了吧?”

    吃完了饭,胡恩球这一对又提议去看电影,朱小君看了下时间,苦着脸请假,说他晚上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朱小君这边刚请假,那边秦璐也推脱说局里还有任务。

    于是,胡恩球一对跟石磊两口子便和秦璐朱小君两人分了手。

    “你局里真有事?”朱小君陪着秦璐走了几步,忍不住问道。

    “昂,许你有事,就不许我有事?”

    “我是真有事,都约好了时间的!”

    “我也是真有事,连时间都不用约!”

    “那算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原本还想叫你一块帮我去办事的呢!”

    “你不早说!你什么事啊?还需要老娘亲自动手帮你?”

    “去找刘燕……”

    “草!你脑残啊?你丫泡马子,还要老娘给你当灯泡照路?”

    “不是啦……吕保奇的事情哦,我答应过刘燕和她舅妈的,总得给人家一个交待啊!”

    “拉倒,你还是自个去吧,我一见到刘燕就想揍她。”

    “为啥?”

    “为(喂)大米!”

    “吃醋?”

    “屁!”

    “屁有啥好吃的?走啦,秦老大,小弟有难,你当老大的不出手帮助,这传出去,有损您的英名啊!”

    “……貌似很有道理哦……可老娘咋就觉得别扭哩?”

    “等你待会见到了刘燕,削她一顿,就不别扭了!”

    秦璐其实心里很明白,吕保奇之死一事,文定山现在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了,而矛头所向的渠明,也是扑朔迷离下落不明,这种情况下,朱小君的说词肯定缺乏说服力,而有了她秦璐这个等级不高但好歹也算是个小头目的警察在一旁作证,朱小君肩上的压力就会小了很多。

    虽然,秦璐有一百个不情愿去见到刘燕,但是,为了能让朱小君好过一些,她还是点头同意了朱小君的要求。

    什么叫兄弟?

    不单单只有两肋插刀才叫兄弟,更不是酒海肉山才算的上兄弟。

    真正的兄弟,就是像秦璐对待朱小君那样,我可以欺负你,但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你,我可以让你受委屈,但绝对不允许你在其他人面前受委屈。

    真正的兄弟,就是朱小君对待石磊和胡恩球那样,你有错,我一定要给你指出来,你有需要,我一定会挺身而出尽我所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