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55章 人家都知道错了
    对朱小君的到来,刘燕肯定是开心的,但是对跟在朱小君身后的秦璐,刘燕就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快了。

    朱小君在任何场合下对任何人都从来没有避讳过他跟秦璐的这层好无缝隙的铁哥们关系,刘燕,自然也清楚的很。

    可是,对秦璐,刘燕的醋意甚至比对宫琳还要大。

    而且,这种醋意还十分复杂。

    朱小君看在了眼里,也只能在心里苦笑,权当没看见了事。

    在刘燕的陪同下,朱小君和秦璐来到了楼上文芳的卧房,当着文芳刘燕这娘俩的面,朱小君把吕保奇文定山和渠明之间的恩恩怨怨述说了一遍。

    秦璐以办案警察的身份,对朱小君的述说又做了适当的补充。

    文芳听完了这些,轻轻地叹了口气:“谢谢你,小君,谢谢你……”

    刘燕则握住了朱小君的手:“小君,我求你……抓到那个渠明,为我舅舅报仇!”

    朱小君轻轻地拍了拍刘燕的手臂:“放心吧,我一定会手刃这个渠明,为吕叔他讨回公道的!”

    秦璐皱了下眉头,道:“你先别说大话,就目前的情况看,那个渠明……我始终感觉这其中有问题……”

    朱小君连忙使过去一个眼色,止住了秦璐接下来的话。

    文芳又叹了口气,道:“小君啊,你不过就是个商人,你吕叔还活着的时候,就三番五次地告诫你,一定要走正道,别学他那样,努力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是洗不清自己身上的污痕。渠明……就交给警方去办吧,你啊,好好地做你的生意,有时间就会彭州来,看看伯母,也帮帮燕儿。文定山这一死,公司都乱的不成样子了!”

    朱小君把目光转向了刘燕:“公司都出什么乱子了?”

    刘燕拢了下头发,抿了抿嘴:“都怪我太疏忽了,文定山这段日子,几乎把公司都给掏空了。”

    朱小君幡然醒悟,当初吕保奇在那张照片的背后写下的那行字,或许并不是因为渠明假扮了朱小君在省厅为他活动的事,可能更多的因素在于朱小君把保奇地产交给了文定山来打理,而吕保奇,已然看清了文定山的真实嘴脸。

    “这事,责任在我!燕儿,保奇地产的现金流是不是断掉了?”

    刘燕摇了摇头,道:“那还不至于……我们才拿下了肿瘤医院后面的那块地,但在拆迁上有点困难,银行那边,得等我们动了土,才会批贷款。”

    “那就抓紧弄拆迁啊!是不是有钉子户妨碍进度了?”

    刘燕撅了下嘴:“有没有钉子户还不知道呢,现在连干这活的人都找不到,以前我们都是把拆迁的业务外包出去,可文定山一死,居然没有人愿意跟我们合作了!”

    在房地产产业链中,诸多地产公司或许是清白的,但是,拆迁这个环节的承包商却基本上都有黑/道背景,吕保奇早年抱着一颗洗白的心,所以在拆迁这个环节上从来不亲自插手,都是外包给别的拆迁公司做,而且还全都是外地的拆迁公司。

    文定山死了之后,这些曾经跟保奇地产有过合作的拆迁公司,一夜之间,跟保奇地产均断了关系,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担心失去了吕保奇文定山这样的靠山,再在彭州抢人家饭吃,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而彭州当地的拆迁公司,目光短浅的要命,都想着狠狠地欺负欺负保奇地产,以解他们压抑了数年的心头郁闷。

    “干脆自己做吧,韩韶华这个人,应该可以担当此责。”朱小君沉吟了片刻,提了个建议:“保奇地产正处于多事之秋,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岔子,韩韶华这个人比较沉稳,而且责任心很强,让他来做这件事,还是能放心下来的。”

    刘燕面带难色,道:“肿瘤医院后面那一片,你也是了解的,鱼目混杂,我担心自己做,撑不下来啊!”

    朱小君拍了拍刘燕的手:“放心吧,不是还有我嘛!”

    一旁的秦璐猛地哼了一声,起身就往外走。

    朱小君一把拦住了:“哪去?”

    “案情介绍完毕,归队!”

    “靠,你消停点行不?等我说完了事,咱俩一块走!”

    秦璐倒还听话,一屁股又坐回了远处,身边的刘燕却变了脸色,显得很失落:“你,你晚上还有事啊?”

    “没事……哦,不……”朱小君说秃噜了嘴,连忙掩盖:“那啥,秦老大他们队里要开会,我也得参加,对不,秦老大?”

    秦璐翻了翻眼皮:“哦,对,再不走就迟到了!”

    朱小君伸出了两根手指:“两分钟,再等我两分钟!”

    刘燕却眯了眯眼:“不早了,舅妈要睡了,我也累了,你先走吧,有什么事,明天打电话也一样能说。”

    刘燕话说的绝,事做的更绝,立马站起身来对朱小君和秦璐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璐一昂头,毫不犹豫地走了。

    朱小君还有些犹豫,可秦璐在经过朱小君的面前的时候,抛下了一个鄙夷的眼神。

    这眼神,使得朱小君下定了决心。

    出了刘燕的家,秦璐禁不住嘲笑道:“你咋不留下来呢?没看到那双哀怨的双眼充满了期待的目光?猪头,你等死吧,就凭老娘这多年办案的经验,一眼就看出你的那个燕儿恨不得一口咬死你!”

    “这……跟办案经验有个毛关系?再说,你秦老大在刑侦队也就是个听吆喝的,真是要分析案情的时候,也没你多少事好吧?”朱小君憋了一肚子气,刚好遇到了秦璐的语言挑衅,立马便打开了话匣子,顶头还击了回去。

    “好吧,就算跟办案经验无关,那老娘说凭着女人的直觉,这总可以了吧?”

    朱小君撇嘴皱眉:“女人的直觉?天哪,我还是回我的火星吧,这地球人也忒那啥了吧!”

    秦璐跟紧了一步:“那啥?地球人怎么着你了?”

    “当我是放屁!”朱小君莫名其妙地涌上一股烦躁情绪,脚底下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神经病!”秦璐嘟囔了一句,随即追了上去。

    就在他们两个的背影逐渐被夜色吞没之时,别墅二楼正中主卧的落地窗前,刘燕幽幽地叹了口气。

    身后,文芳轻轻地拥了过来,将刘燕揽入了怀中。

    “燕儿啊,你既然已经选择了他,那么,就要包容他的一切,尤其是他的缺点。小君这个孩子,个性上跟你舅舅很类似,只要你对他好,他就会十倍二十倍地回报你,对你是这样,对别人也是这样。燕儿啊,舅妈知道你心里不舒服,舅妈也能看得出来,小君他跟秦姑娘的关系有多密切,可是,你要因为这一点便跟小君使脸色耍性子,那最终吃亏的可就是你自己了。”

    刘燕转过脸来看着舅妈,两只眼睛扑朔出两串泪珠:“舅妈,我……”

    文芳轻轻地为刘燕拭去了泪水:“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去计较这些,你计较了,只会徒增悲伤,不计较了,小君他反而会对你有愧疚之心。燕儿啊,既然已经是离不开,那就顺其自然,不好么?”

    刘燕抽噎着点头应道:“我知道了,舅妈。”

    文芳轻轻地拍着刘燕的后背:“小君这孩子仗义,为了给你舅舅找回公道,他得受了多大的压力呀,别的不说,就说前些日子那场什么英雄宴,一个人要面对各路豪杰上百人,这种事,就算是你舅舅当年,也难有如此魄力和勇气啊,还有,要不是有小君震着,咱们娘俩还能在彭州撑下去吗?你舅舅当年的那些仇人对头,还不要把咱们娘俩给活吞了啊!”

    刘燕扭捏着撒娇道:“舅妈,别说了,人家都知道错了……”

    文芳在刘燕的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行了,舅妈不说了,啊,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

    秦璐追上了朱小君,抬起脚撩了朱小君的屁股一下:“喂!这么小气?”

    朱小君猛然一转身,电石火光间冲着秦璐连出了三招虚招,将秦璐连惊带吓,踉跄着退了好几步方才站稳。

    “草!跟老娘玩真的呀?”

    朱小君背着手,悠闲自得地看着数步远的秦璐:“你老师没教过你吗?老虎屁股摸不得呀!”

    秦璐定了定神,笑道:“老娘又不是摸,那是踢!”

    朱小君做出了严肃思考状,静了两秒钟,突然笑开了:“好吧,你有道理,我错了,给你一个补偿的机会,说吧,想要点什么补偿?”

    秦璐凑了上来,歪着头看着朱小君:“租辆车,带我去省城找小柔儿,好不好?”

    大半夜的租车去省城,为的只是去见个老朋友,这种事,也只有神经不正常的人才能做得出。

    巧的是,朱小君只要跟秦璐呆在一块,那神经总是正常不起来。或许,这念头在秦璐的脑子中也就是一闪而过的事,可是,朱小君却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嗯,这倒是个好主意,就是不知道哪一位的哥能如此幸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