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58章 干不掉,就收买
    在省城一连住了三天。

    秦璐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几乎七十二小时跟温柔腻在了一起,女人在一起,也不知道怎么生来的那么大的精神和体力,狂街、吃饭、悄悄话,似乎永远没有停歇之时。

    陆峰原本想带着朱小君去逛逛省城的几处名胜风景,可又听朱小君说,他在这省城读书读了五年,那些名胜风景早已经看腻了。除此之外,陆峰却又想不出什么别的待客之道,只能任由朱小君一个人这儿溜达溜达,那儿闲蹭闲蹭。

    看似闲得无聊的朱小君,事实上却是在利用这样的机会,在自己琢磨该如何对付新穿越者这帮人。

    这个时间内,朱小君有好几次生出了冲动,想给秦璐交代一下,再给秦宏远打个电话,但每次冲动产生的时候,却都被朱小君硬生生地按捺住了。

    跟秦氏父女联手对抗这批新穿越者也有一年的光景了,虽说在一块配合地还算默契,秦璐也好,秦宏远也罢,总是能听得进去自己的意见,但是,朱小君却隐隐地感觉到,这一次,如果还要按照以前的这种习惯来处理的话,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因为,只要跟秦氏父女呆在了一块,他朱小君便不由得会产生出一种依赖心理,虽然在一些小环节上他可能会有些好办法,但是在大局上,他朱小君还是过于依赖秦宏远的决策了。

    再有,这个过程中,朱小君一直在潜意识中低估了那批新穿越的存在的危害性,总是认为在平衡的状态下,他才能取得最大的利益。可是,现在fd3病毒的横空出世,会轻而易举地打破了这种平衡。

    危机之前,朱小君强迫自己要静下心来,只有静下心来,才能琢磨出好的计策从而一举击溃对方。他生怕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干扰,尤其是来自于秦宏远的思维干扰。

    秦宏远虽然是此道中的老江湖,但老江湖的思维过于套路,而这一次,套路化的应对策略将只会被对手所利用。

    整整三天的时间,朱小君并没能想出什么妙计出来,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借助康敏华这条线,深入了解一下华锐资本,希望能从中找出什么端倪出来。

    但是,朱小君同时也意识到,这个希望并不大,因为对手用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迷惑了自己,而目的无非就是跟唐歆打成一致协议,而这个目的,想必早已经完成了。

    那么,对这帮穿越者而言,现在只需要安静下来,躲到一个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把fd3研制出来,那么,就等于胜券在握了。

    傻子才会在这个阶段抛头露面自露马脚。

    三天后,温庆良办妥了所有的股权移交手续,并把相关证明材料亲自交到了朱小君的手上。

    朱小君虽然没想出什么好法子来对付那帮新穿越者的险恶阴谋,但这厮却能做得到满面春风镇定自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副模样感染了温庆良,使得原本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温庆良这才稍稍有了些松弛。

    叮嘱了温庆良几句,叫上了依依不舍的秦璐,朱小君踏上了返程的路。

    回到了彭州,朱小君立即拨打了康敏华的电话。

    出乎了朱小君的预料,铃响不过三声,康敏华居然接了电话。

    就在朱小君听到了康敏华的那个充满了诱惑力的声音的时候,局部某器官竟然十分不配合地表示了它很想活跃一下的态度,这使得朱小君难免生出了一丝尴尬来。

    康敏华像个没事人一样,跟朱小君戏谑地客套着。

    “朱总啊,想我了是吗?是哪儿在想我呢?”

    朱小君在打电话之前盘算的是如果康敏华接了电话,那么就随便找个借口把她给约出来,然后再找个借口,把她带出去。

    带出去之后,朱小君有百分之百的自信能够把康敏华控制住,更是有百分之分的把握能让康敏华开口说实话。

    然而,康敏华的这一句带有浓郁的勾引性质的调侃,使得朱小君迅速调整了计划。

    “嗯……到底是哪儿想你了呢?康总啊,这个问题,你要不要亲自研究一下呢?”

    “咯咯咯,那敢情好啊,就怕朱总不给这个机会呢!”

    “机会是需要争取的么!哦,对了,康总啊,你现在在哪儿呢?”

    “彭州啊!虽然我们在肿瘤医院这个项目上遭到了滑铁卢,但是我们不甘心失败啊,所以,我们现在就瞄上了唐氏集团下属的华海医院。有意思不?这笔生意要是能做得成功,咱们两人……咯咯咯,那可又要成对手了。”

    “那我只能恭喜康总了!这世上原本就不存在没有竞争没有对手的事,跟朋友做对手,总比跟仇人做对手要好,你说呢?”

    “咯咯咯,我可不敢说什么,说白了,我不过就是个高级打工仔,拿了老板的薪水就要按老板的指令做事,老板说,要收购华海医院,那就收购好喽,大不了玩不动了再卖给朱总你嘛!”

    朱小君笑道:“好吧,好吧,我就当自己是个捡破烂的,专门接收你们华锐资本玩剩下的好了。”

    “咯咯咯,你这么说,我可就不开心了,难道我也是华锐资本玩剩下的么?咯咯咯,不一样还是被你接收了?”

    话说到这等赤/裸的表白之后,那就没什么好遮拦的了,你情我愿,康敏华随即便报出了自己下榻的酒店名和房间。

    女人管不住自己的一张嘴,看不惯的总要唠叨,看得惯的还要唠叨,如果一个女人能克服了这种爱唠叨的毛病,那么这个女人,距离人中之凤也就不远了。

    而男人,大多数管不住裤裆中的那玩意,没钱没地位的时候管不住那叫有梦想,有钱有地位的时候管不住那叫有激情,假若一个男人有了钱有了地位还能管得住裤裆里的亲戚的话,那么这个男人,定将是人中之龙。

    朱小君距离这个标准,还差了许多。

    两个人在康敏华的房间中见了面,一番激情之后,朱小君意犹未尽地穿好了衣服。

    “怎么啦?晚上还有事?”

    朱小君摇了摇头,坐到了康敏华的对面。

    “有件事我得问问你,康总,如果你拿我朱小君当朋友的话,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

    康敏华下意识地往身上拉了拉被子:“你问吧,我当然拿你当朋友了。”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蒋光鼎的人?”

    没有铺垫,也没有前奏,朱小君便这样直白的简单的粗暴的而且是突然的提出了如此露骨的问题。

    这一招,叫突然袭击。

    在这种情况下,朱小君相信康敏华是缺乏防备心的,只要她撒了慌,那么在表情上或是在肢体语言上,一定会露出破绽来。

    哪知道,康敏华竟然点了点头,十分自然地回答道:“认识,当然认识喽,他跟我都是六年前穿越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朱小君禁不住一怔,他能想象到康敏华的各种不承认的方式及表现,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康敏华会如此顺畅如此自然地承认了她的真实身份。

    “那么说,你就是那位康先生喽?”朱小君浑身的细胞都被调动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传说中的康先生,可是一位技击高手。

    “咯咯咯,我要是康先生的话,你刚才就已经中招了。我的能力比起康先生来还相差甚远,要不然,我早就对你下手了。小君啊,你知道你在我们组织中有多值钱么?我要是能干掉了你,康先生和首领不知道得有多高兴呢!”康敏华笑着,但笑容中却充满了神秘。

    朱小君皱了皱眉头。

    如果康敏华躲躲闪闪不肯说实话,他倒是有所准备,更有招数去对付。可是,康敏华如此坦诚,反而使朱小君有些无所适从。

    “那你为什么不努力试一试呢?”无所适从的朱小君问出了一句令自己更加无所适从的问话。

    康敏华笑着答道:“咯咯咯,那我不是找死吗?要是说半年前,可能我还会想着试上一试,但现如今,你就算请我吃了豹子胆,我也不敢在您的面前班门弄斧啊!”

    “难得你还有一些自知之明!我问你,既然你知道你对付不了我,那么,为什么还敢来见我?”朱小君深吸了口气,表情也变得十分严肃。

    “咯咯咯,我有什么好怕你的呢?你吃人么?”康敏华肆虐且放荡地笑了起来:“再说了,你朱大少爷原本跟我们才是同宗一族,论起来,我们康家跟你们朱家,还是世交呢!”

    话说到这份上,朱小君已然明白了,如果他不跟康敏华打电话联系,这康敏华也会主动约见他,因为,这康敏华即便不是康先生,那她也是身负了使命,而这个使命,目前看来就是跟自己套套近乎,想从感情上拉拢自己。

    干不掉,就收买。

    这原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中最为常见的一招。

    可是,那帮新穿越者就那么弱智吗?明明知道自己跟他们已经形成了势不两立水火不容的两个阵营,为什么还要如此冒险地来争取自己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