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60章 做局
    三天前,大首领李耀广越过了‘秋风’直接向康敏华下达了一项命令。

    这项命令便是让康敏华故意暴露自己的身份,然后自杀在朱小君的面前。

    李耀广对这个命令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鼓励康敏华,说这是对君主效忠的最好机会,是金帝国战士的最荣耀任务。

    对康敏华来说,自打十六岁被选进炽焰诛开始,甚至比这个时间点还要早,她就时时刻刻接受着为君主而献身乃是无上荣誉的教育,并形成以此为毕生追求的价值观人生观。

    然而,当这个机会终于来临的时刻,康敏华在内心中却生出了一股怯懦之意。

    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她会出现这种怯懦,就在一个月之前,她还在为着这样的机会而努力地表现着自己的忠诚。

    直到朱小君打通了她的电话的时候,康敏华才终于明白了自己内心深处的那股怯懦之情来源于何处。

    她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潜意识中的怯懦,勇敢地面对了朱小君。

    然而,她还是没能战胜了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

    如果说,和朱小君见面之后,情不自禁地跟他云雨了一番还尚在计划之中,那么,接下来对朱小君的说服,就已经完全超出了计划之外。

    至于到了最关键的环节,康敏华的怯懦之情居然在瞬间爆发了。

    她不想死!

    哪怕她依然认为这时的牺牲仍旧是一种无上的光荣,但是,她却无法割舍掉作为一个女人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浓浓依恋。

    尤其是这个男人还对她表示出了爱怜之心。

    那一刻,康敏华几近崩溃,十多年来自认为已经是坚强如钢的信仰,在这一刻居然化成了灰烬。

    从无声的泪水,到沉默的抽噎,再到失控的爆发,也不过就是仅仅半分钟的时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待我?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康敏华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嘶喊着:“我不要这样,我不要爱上任何人,我不要连死的勇气都没有!”

    嘶喊过之后,康敏华扑在床上,用两只枕头蒙住了头,躲在里面痛哭了起来。

    朱小君静静地看着康敏华,直到她逐渐平静了下来。

    “我知道,此刻的你一定有很多话想倾述,如果你愿意,我愿做一个倾听者。”朱小君表情淡定,但眼神中充满了真诚。

    人,是自然界中最为复杂的一个物种,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只有人类才有资格在复杂的情感结构中寻找自己的位置。

    对康敏华来说,十多年来,她一直在信仰的刚性情感结构中加固着自己,然而,至刚则脆,康敏华的看似刚强实则孱弱的心灵无法承受住这种连续十多年不间断的刚性加固,终于,在这一刻,在即将要以牺牲生命的形式完成自己最后一次加固信仰的时刻,全盘崩溃了。

    “我……唉……”康敏华初一开口,却先幽幽地叹了声气:“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呢?在你的眼中,我始终是一个作乱的坏人,而在他们的心中,此刻我已经是个死人,可是,现在的我,只想着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朱小君没有插话,仍旧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但眼神中多了一份鼓励。

    康敏华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呢喃道:“可是,我还有做一个普通女人的资格吗?我那么脏,那么贱,我被……”

    康敏华说着,情绪再次激动,嘤嘤地又哭泣了起来。

    “一个女人,不管她曾经经历了什么,做过了什么,只要她懂得了自尊自爱,那么,从那一刻起,她就是纯真的,就是洁白如雪。”朱小君目光笃定而炽烈:“一个不懂得尊重他人的组织,就不会有着崇高的信仰,一个仍旧执行着君主制的国家,就根本不懂得自由和民主的伟大!康敏华,你应该知道,你们金帝国于三十年前曾经委派过一批穿越者,而他们中的幸存者,到今天,还有多少人愿意为你们这个组织效命呢?当背叛只是个别行为的时候,我们会谴责这些背叛者的不忠诚,但是,当背叛已然成为了一个广泛现象的时候,当局者就应该反思一个为什么?请问,你们反思过这个问题了么?”

    三十年前的那批穿越者,除了因为朱天一的反叛而使得天地两辈的炽焰诛精英丧失殆尽之外,医学专家组和金融专家组基本都成功地潜伏了下来,而这些人,却在三十年后,面对组织的召唤,几乎无人回应。

    正如朱小君所说,个别的背叛是因为背叛者的意志不坚定,但是,集体的背叛,只能说明这个组织的存在价值有问题。

    然而,对于以李耀广大首领为核心的新组织,却没有人曾经正视过这个问题。

    面对朱小君的提问,康敏华也只能是默然摇头。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布个局,让你们的人相信了你已经按照你们组织的要求牺牲了自己的性命,然后,我会把你送到502所总部,只有呆在那里,你才会获得绝对安全,我可以向你保证,在502所的总部,没有人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我只希望你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想一想我刚才问你的那些问题。”

    康敏华愣了愣。

    此刻的她,已经失去了信仰的支撑力量,再没有了牺牲自己生命的勇气的同时,求生的欲望一点点高涨起来。

    她希望做回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希望自己重新掌握了追求爱的权利,她希望能有一个真正属于她的家……

    而这一切,其前提则是,必须活下来。

    沉默……仅持续了一分钟。

    “我相信你!”康敏华最终战胜了内心中残留下来的杂念,同意了朱小君的方案。

    事关了502所,那么,朱小君就可能不联系秦宏远。

    电话中,朱小君详细地向秦宏远说明了康敏华的思想转变过程,同时也向秦宏远阐述清楚了自己接下来的想法,当然,也完全地忽略了他个康敏华之间的那些巫山云雨之事。

    秦宏远在电话中沉吟了片刻,然后便畅快地答应了朱小君的请求,只是对朱小君解释道,因为他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彭州尚远,不可能亲自来配合朱小君安排布局,不过他会调动502所在彭州的人手,听由朱小君的指挥安排,共同完成这次计划中的布局。

    半个小时后,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了,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颇为熟悉。

    秦宏远的那几个得力助手,没有谁不认识朱小君,朱小君也没有谁不曾说笑过。

    电话中,把几个要点说清楚了之后,对方笑着表示说,还以为是件多么艰难的任务哩,秦所长口气之严厉,吓得哥们都差点抑郁了,早知道这么简单,那就根本不用耽误这么长时间去召集人手了。

    按朱小君的设定,这任务确实很简单,只需要三五个假扮成警察的弟兄,再调动一辆警车,外加一辆殡仪馆的运尸车,热热闹闹地赶来康敏华下榻的宾馆,将朱小君带上警车,将康敏华抬上运尸车,这任务也就基本完成了。

    实际过程中,事情进行的也非常顺利,朱小君乘坐的那辆警车乌拉乌拉欢叫着直奔了彭州警方的市局大院,然后在市局大院中换了一辆便车,直奔了殡仪馆。

    而殡仪馆的运尸车因为车速慢,等了五分钟才赶到。

    关上了门,给康敏华换了身衣服,朱小君将她送上了那辆便车。

    “敏华,这几位都是502所的兄弟,你就放心地跟他们走吧,502所的总部离彭州也就是三个小时的车程,去了之后,好好的生活,等你真正想明白了我问你的那些问题,你一定会重获新生。放心吧,你们的组织即便发现了破绽,也无法找到你的踪迹,等他们完蛋了之后,你就会获得自由。”

    康敏华咬着嘴唇,用力地点了点头。

    朱小君挥了挥手,看着车子缓缓地启动,目送着车子慢慢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这一夜,注定了是一个漫长的夜。

    一整夜,朱小君和502所留下来的两个兄弟都在查看那家酒店的监控视频,朱小君认为,以对方组织的习惯,在康敏华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很有可能会安排一个眼线来监控事情的结果,查看酒店的监控视频,为的就是希望能找到这个可疑的人影。

    只要能找到这个可疑之人,那么就有希望通过这条线索找到那帮穿越者的潜伏地点。

    然而,当东方露出了鱼肚白之际,所有的监控视频被翻过来掉过去看了数遍,也没能找得到任何一个具有可疑性的人影来。

    就在大伙放弃了希望的时候,秦宏远打来了电话,告诉了朱小君一个极为不幸的消息。

    “小君,你听了之后,一定要镇静,不能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我马上就要到彭州了,我接上你之后,咱们立即赶往车祸现场……嗯,那辆车在半道上出了车祸,车上的人,无一幸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