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63章 好人自有好报
    把不到一百人扔进十几亿人中去,就像是往一个湖泊中撒一把撒子,转?15??眼就不见了影踪,再想捞起,难之又难。

    但是,排查那些可以用来做病毒研究的实验室就不一样了。

    这种实验室可不是随便找间房屋摆放几台设备就可以的,它需要装备了严格的空气净化装置方可达到实验要求。

    这样的实验室,在全国范围内,绝对不会超过两千个。

    以警方的力量和经验,去排查这点数量的实验室,最多也就是三天的工作量。

    即便那帮穿越者有着超人的嗅觉,能安全躲过这次排查,但是他们的实验室却无法移动躲藏。这么一来,就算抓不到那帮穿越者,但至少也能阻滞了他们的病毒研究。

    想出这个妙计之后的朱小君是一身的轻松和兴奋,在这种状态下喝酒,很容易超量,而且,超量了还能不受抑制。

    这天晚上,朱小君换了衣服出了洗浴中心,心中的那股火气仍旧淤积着,火气所致,心绪混乱,居然莫名其妙地拦了辆出租车,说是要回申海。

    那出租车司机搭眼一看就知道此君是喝多人士,原本不想较真,只想着把朱小君哄下车去,哪知道朱小君居然拿出了厚厚一沓百元大钞,拍到了出租车司机的面前。

    有了钱,那还管什么喝多不喝多呢?

    车子刚启动没多久,朱小君便在后排座上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打量了,而那辆出租车则停在了路边,却一直没熄火,还开着暖风。

    朱小君揭开了身上的毛毯,揉着惺忪睡眼,仔细回忆了一番,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如何上的这辆出租车。

    坐在前排驾驶座上的出租车司机也醒了,转过头看了眼朱小君,笑道:“大哥,你醒了?还去申海么?”

    “去申海?去申海干什么?”朱小君打了个哈欠:“这是在哪儿呢?”

    出租车司机笑道:“大哥你昨晚喝了不少吧!”

    朱小君点了点头。

    “大哥你一上车,就吵着要去申海,我一看,你是喝大了,哪敢相信你哦,于是便带你兜了个圈……对哦,大哥你不会真有急事要去申海吧?要是的话,我这就送你去高铁站,坐头班高铁,因该不耽误事情。”那出租车司机猛地一怕脑门,脸上充满了歉意。

    朱小君笑道:“你都说我喝大了,喝大的人,哪有什么急事?再说,昨晚我怎么上的你的车,说了些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出租车司机放松了下来,拿出了昨晚朱小君拍在他面前的那沓钞票:“这是你昨晚付给我的车前,喏,都在这儿了。”

    朱小君伸了个懒腰:“在你车上睡了一觉,也耽误了你一夜的生意,这点钱,就当是补偿你吧。”

    那出租车司机笑了笑,还是坚持将钱交还了朱小君:“谁赚钱都不容易,再说,冬天夜班的这个点,也没多少活干,这钱,我是真不能拿,拿了的话,良心过不去。”

    朱小君怔了一下,这位出租车司机的言行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甚至部分修改了他的社会观。“兄弟,看你的面相,应该不大吧?”

    那出租车司机点了点头,道:“过了年,就满二十岁了!”

    朱小君又是一怔:“二十岁?这么小就出来赚钱,而且,干的还是夜班出租这种苦差事,你爸妈怎么能舍得呀?”

    那小伙子的神色顿时黯然下来:“我妈重病卧床,我爸只有靠这台出租车赚钱养家,我不忍心看着他每天都睡不上几个小时,就闹着来替他干夜班。”

    百善孝为先!

    能孝敬自己父母的人,品行一定不会差了。

    朱小君对这个开出租的小伙子顿时有了好感。

    “给我张名片吧,以后我要用车的话,就来找你。”

    那小伙子脸上的黯然之色一扫而尽,欢快着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朱小君。

    “你不肯拿我的钱,我也不好逼你,不过,现在把表打起来,然后带我兜兜风,这个……你不会拒绝吧?你要是敢拒绝,我就告你拒载,呵呵。”朱小君接过了小伙子的名片,想出了一个报答对方的好办法。

    小伙子看了看时间,七点过五分,这个时刻,刚好是大多数上班的人刚刚出门的时间,平时的这个时候,也刚好是最容易拉到客人的时候。

    但是,跟朱小君的兜兜风的这种生意相比,拉到什么样的客人也是比不上啊!

    然而,那小伙子居然对朱小君的提议还是提出了异议:“大哥,咱们也算有缘了,你要去哪,我送你,这兜风嘛……”

    有钱不赚,必是傻蛋。

    可是,这个开出租的傻蛋小伙子,却让朱小君陡升了一股敬意。

    “我改主意了,不兜风了,我要包你的车,说吧,包你一天车,多少钱?”

    傻蛋小伙正儿八经地回答道:“邮费过路费另算,一白天三百,一整天五百。”

    朱小君抽出了五张大红票,交到了傻蛋小伙的手上:“从现在开始,到明天这个时候,你归我了,成交不?”

    那小伙喜道:“当然可以啊!”

    朱小君又抽出两张大红票,递了过去:“这是油钱,用完了再加,好了,咱们第一站是……”

    傻蛋小伙坐端正了,问了句:“大哥,咱们第一站去哪?”

    朱小君嘿嘿一笑:“三环路,先带哥哥转上一圈。”

    傻蛋小伙嘟囔道:“那不还是兜风么!”

    小伙子虽然明白了自己还是上了朱小君的当,但是已经接了朱小君包车的钱,那也只能遵守朱小君的指令了。六十来公里的三环路,路况好且车流量并不大,不到四十分钟,便兜了整整一圈。

    “大哥,接下来去哪?”小伙子被朱小君给骗了,情绪有点糟糕,声调也很不情愿。

    “吃早餐啊,你不饿么?”

    车子驶进了市区,找了个看上去还不错的早餐铺子,小伙子停了车,跟着朱小君去吃早餐了。

    刚坐下,胡恩球便打来了电话。

    谈及的自然是昨晚的那档子事情。

    朱小君虽然出现了记忆断片,但是在澡堂中跟胡恩球发生的争执却还记得,所以,一上来便很没好气地冲着胡恩球臭骂了一顿。

    等朱小君骂完了,胡恩球解释道:“哥们,你愿意做个真性情的人,我混球表示敬仰,但你的公司可不能这么胡来,企业要讲究形象不?你自个说,一个大老板带着一帮下属的下属的下属,去洗澡做大保健,这形象还能好了么?你愿意装也罢不愿意装也好,只要你坐在奇江医疗董事长的位子上,你就得拿出一副成功人士的吊样子来,不然的话,这企业就玩不转。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朱小君哑巴了。

    “你的形象就直接代表了企业的形象,企业有了好的形象,员工们才会有归属感,你自个好好想想吧,想明白了,咱哥们在通电话。”

    这个道理,朱小君不是不明白,只是性格使然,因此,他才会把公司日常交给张石和宫琳去打理,自己做个甩手掌柜。

    但再怎么甩手,别人看奇江医疗,多半还是在看他。

    酒精冲头的时候,朱小君没想到这么多,现在酒精降解了,脑子也就清醒了。

    对普通男人来说,长相上砢碜点没关系,但衣着打扮言谈举止,却一定要有范要有品味,也就是所谓的气质。

    再高一层,对那些已经在某个领域中取得了成功的男人来说,衣着打扮已经无法影响了他们的气质,因为他们那种男人,从内心中散发出来的那种自信那种气场,足以遮盖了衣着打扮所带来的效应。

    这叫内在气质强过了外表气质。

    更高一层,当这个男人获得的成功,是他在所处的领域成为了领军人物的时候,言谈举止的效应也会降低很多,就像是一个农民企业家,当他没称为领军人物的时候,外人一定会笑话他是个土鳖,但一旦成为了行业榜样,那么他的土就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优秀品质,那叫不忘初心,叫返璞归真。

    朱小君的现阶段,内在气质也就是刚刚显露出来而已。

    因此,在商场上,他仍旧需要衣着打扮言谈举止来辅助衬托,甚至,还需要讲讲排场。

    一想到排场,朱小君随即便想到了小陈东和吕保奇送的那辆奔驰suv。

    小陈东被安排在温柔一家三口的身边做保镖,一时半会,朱小君还不想把他调回来,另外,温庆良的安全也是个大问题,所以,小陈东的任务更加艰巨,更是没理由重新回到他朱小君的身边。

    而那辆奔驰suv,那可是小陈东的挚爱,朱小君怎么也不愿意看到小陈东失望的眼神。

    再买辆车吧!

    嗯,还得再找个专职的司机……

    朱小君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容,而目光,则落到了对面正狼吞虎咽吃着早餐的那个傻蛋小伙子身上。

    “你们爷俩这样做一辆出租车的生意,一个月能赚多少啊?”

    “嗯……生意好的话,一个月差不多一万来块吧!”

    “我给你一万块的月薪,过来给我做司机,愿意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