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64章 新车新司机
    这个傻蛋小伙的大名叫施启海。

    施启海原本有着一个幸福的家,15老爸是铁路快运的一名货车司机,老妈是百货公司的一名营业员,虽然收入只能算中等偏下,但一家三口人恩恩爱爱,节省着过,这日子还算红火。

    三年前,施启海的老妈被查出得了卵巢癌,好在发现的还算及时,并没有失去了手术机会。但是,手术加上手术之后必须的化疗,几乎花光了家中的积蓄。

    而屋漏偏逢连阴雨,施启海老妈的单位恰逢改制,一个癌症患者在这种节骨眼上被各方无情地抛弃了,被直接纳入了下岗名单之中。

    为了补贴家用,同时也是为了能让儿子把大学读完,施启海老妈拖着病中之躯在自家楼下弄了个早餐摊子,物美价廉再加上街坊邻舍的关心,这摊子的生意还算不错。

    可是,半年前,施启海的老妈再一次倒下了,到医院一查,是癌症扩散转移,而且还转移到了脊柱上,压迫了脊椎神经。

    施启海的老爸不得已,只得辞掉了公职,从亲戚朋友哪里借了点钱,又拖了熟人的关系,在出租车公司里租了辆车子跑出租,借以维持生活的同时,还可以照顾一下瘫倒在床上的妻子。

    这种情况下,施启海再也无法在学校中呆下去了,他向学校申请了结业,回到了彭州,跟父亲闹了一周,终于迫使父亲答应了他。

    父亲跑白班,晚上照顾妻子。

    施启海跑夜班,白天照顾母亲。

    听完了施启海的故事,朱小君只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这个世上,有太多太多的家庭,因为癌症,被弄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而医生,却只能是冷眼相观。

    这并不是医生们天生就是个冷血动物,只是因为他们见惯不怪,更是因为他们在面对癌症病魔时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不管是肿瘤外科还是肿瘤内科,不管是根治方案还是姑息治疗,对肿瘤,至多只能达到延缓病情的作用。而为了达到医生们所认识的延缓,那病人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

    行内甚至还有这样的私下讨论,当一个人被发现了罹患癌症的时候,是按照标准的治疗方案治疗了活的久一些,还是放弃治疗仅以心理暗示来鼓励患者的求生欲望的方式能活得更久,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随着医生的资历和见识的增高,难度却是越来越大,以至于在教授这个层次的医生群体中就成了一道无解的难题。

    唏嘘之后,朱小君对施启海道:“我改主意了,一个月给你一万块不怎么合适,嗯……”

    施启海抢着道:“其实,一个月能有三千块,我就满足了,这样的话,我爸爸一样可以不用跑夜班的。”

    朱小君笑了笑:“我的意思是一万块太少了,既然我要你来做我的司机,那么我就得把你的顾虑全都解决妥当了,对不?所以啊,我给你的薪水调整到两万一个月。”

    施启海惊愕地长大了嘴巴。

    “好了,啥都不用说了,带我去溜达溜达彭州的那些4s店,最好能遇到合适的现车。”

    施启海却赖着不肯起身:“不行的,我不能拿你这么高的工资的!”

    “你真是个傻蛋!”朱小君拍了拍施启海的肩膀:“不过,我就喜欢你这股傻劲,你说你给我当专职司机,我要是不把你给彻底地收买了,那我能放心地把自个的性命交到你手上吗?”

    施启海还想说些什么。

    朱小君却一把将他拽了起来:“够了啊,我这人最讨厌就是磨磨唧唧的了,你以后要是再跟我磨磨唧唧的……小心我把你屁股打八瓣。”

    也是朱小君的运气,还真让他碰到了一辆现车,奥迪a8,原来是一个国有单位预定的车辆,等车子提来了,那国有单位却不敢要了。

    交了钱,直接提了车。

    施启海给他老爸打了个电话,让他老爸赶过来把出租车开回去。

    老人家起初对儿子所说的奇遇很是不信,还以为他儿子是遇到了一个大骗子,但等到见了面,朱小君给吴东城打了个电话,嘱托吴东城亲自过问一下施启海的老妈,施启海的老爸这才将信将疑地转变了态度。

    新车需要磨合,为了能尽快度过磨合期,朱小君安排施启海开着那辆奥迪a8去四处溜达,而他,则就近找了家酒店,一头扎进去补觉去了。

    一觉醒来,居然到了傍晚,刚要起床上个洗手间,秦宏远却打来了电话。

    “小君啊,你的方案终于得到了警方最高层的认可,唉,真是不容易啊!”

    “可以想象的到,他们一定是被什么穿越不穿越的故事给吓着了吧?”

    “开什么玩笑!我能跟他们说这些吗?我只能对他们说,我们502所查出了有一个恐怖组织准备用病毒来扰乱社会。”

    “嗯,还是你老奸巨猾……哦,不,应该是老谋深算,对了,秦伯伯,他们什么时候能开始行动?”

    “三天之后。”

    “三天之后?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拖那么久?”

    “凡是都要讲个流程,再说了,做全国性的排查,那可不是一个小事,行了,你就别抱怨了,他们能同意执行,就已经很不错了。”

    “嗯,其实三天之后开始行动也完全来得及。”

    “小君啊,我给你打着个电话,一是要告知你这个好消息,二是想委托你替我办件事情。”

    “说,只要我朱小君做得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言重了,言重了,这件事倒不是什么难事,就是跑趟腿而已,原本呢,我完全可以叫下属来跑这趟腿,可是……唉,或许是我太敏感了。跟你直说了吧,你去趟502所的总部,在我办公室的陈列柜上,有一个锦盒,你把这个锦盒通过快递给我寄到天京来。”

    “就这事?”

    “那锦盒……里面装的东西,我不想被别人知道,小君,502所也不是无所不能,咱们办事,也得讲究潜规则,是不?”

    “明白了,我吃过晚饭就出发,拿到后,连夜给你送天京去好了!”

    “不用,不用那么辛苦,快递就很好。对了,我待会把我办公室的门锁的密码发给你,辛苦了,小君。”

    挂上了秦宏远的电话,朱小君又拨通了施启海的手机。

    新车哦,而且还是奥迪a8,朱小君能不心痒么?

    不光要坐个过瘾,而且还要逮个机会亲自开上一把。

    吃完了晚饭,施启海开着车,在导航以及朱小君的指引下,向502所的总部进发了。

    一路顺畅,不到十二点,朱小君便拿到了那个锦盒。

    经不住好奇心,朱小君偷看了锦盒中的物件——一个紫檀木雕刻的弥勒佛。

    做工精细,一看便知出自于大师之手。

    紫檀木雕,原本就是贵重之物,又是出自于大师之手,那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等珍贵的物件,怎么舍得让快递公司来托运呢?

    刚这样想,秦宏远又来了电话,在确定了朱小君已经拿到了这件锦盒之后,嘱托道:“小君啊,这锦盒里装的东西可是价值不菲哦,托运前,你还得再辛苦一下,把包装搞稳妥些。”

    朱小君笑道:“行了,你就别假惺惺的了,其实你的意思我都明白。秦大所长要送礼,又不愿意让下属知道,所以才会将这事委托给我。又觉得这么贵重的玩意,走快递公司实在不放心,所以就打了这个电话给我,你真正的意思是想让我亲自给你送到天京去,对不?”

    秦宏远大笑:“小君就是聪明,不过不着急,等明天天亮了,你坐高铁过来就好了。”

    坐高铁?

    那能对得起自己刚买的奥迪a8么?

    但朱小君在电话中明没有跟秦宏远说明,只是嘿嘿一笑,带过拉倒。

    凌晨六时半,施启海开着车带着朱小君驶进了天京市区。因为心疼车子尚在磨合期内,所以,原本也就是五个小时的路程,施启海跑了足足六个半小时。

    朱小君知道秦宏远有早起的习惯,盘算着这会他也应该起床了,于是便给秦宏远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住在哪家酒店。

    然而,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无奈,朱小君只能带着施启海先去找地方吃早饭了。

    刚吃上,秦宏远的电话便打来了。

    “小君,你准备上高铁了是吗?”

    朱小君呵呵一笑,道:“我都已经到了天京了,刚才给你打电话,还想着让你请我们吃顿早餐,谁知道你未卜先知,故意不接电话。”

    “啊……不是让你不着急,坐高铁过来就好了么?”

    “呵呵,我刚买了辆车,正找机会多跑路过磨合期呢!”

    秦宏远轻轻地叹了口气:“那你过来吧,我住在海阳区幸福大街227号,望海饭店,到了给我电话,我下来接你。”

    一个小时后,朱小君在望海饭店的大堂中见到了秦宏远。

    相比两天前在彭州的时候,秦宏远显得苍老了许多。

    “唉,真是心累啊,原定于后天开始的行动,又要往后推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