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66章 冰封行动
    就在朱小君陪同着温庆良团队正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恒河猴实验的时候,?15??先生和‘秋风’二人接到了李耀广的命令。

    命令很简单,但同时也非常坚决:立即启动冰封行动,不惜一切代价,完成既定目标。

    冰封行动是三天前李耀广下达给康先生和秋风二人的,那一天,李耀广只是要求这二人潜伏到省城,做好应该的准备工作,至于什么时候启动这项冰封行动,他还需要仔细地想一想。

    所谓的冰封行动,实际上就是把温庆良以及温庆良带领的实验室团队的口全都封上。

    经过了调查摸底,康先生和秋风认为直接冲进军事院校中清除掉温庆良和他的团队,其难度实在是不小,再加上昨晚朱小君突然杀到,这又平添了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这二人向李耀广提出了智取的策略。

    他们把目标放在了温庆良的女儿一家上。

    无论是温柔还是陆峰,这俩人看上去都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唯独一个小跟班,似乎手底下有那么几下子,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康先生和秋风还是有十足的把握在短时间内搞定这个小跟班。

    如果能控制住这一家几口,那么胁迫温庆良就范也就成了囊中取物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虽然之后又掺乎进来一个朱小君,但康先生和秋风认为,以朱小君的个性,遇到了这种事,更会是第一个挺身而出来换取温柔那一家几口的安全。

    李耀广对这个策略是大加赞赏。

    中午十二时,康先生带领着突击队员,秋风带领着策应队员,来到了温柔所居住的那片军校高职宿舍区。

    这片宿舍区虽然也安装了监控设施,但是这种监控设施对于秋风这帮掌握着高科技的人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不过三两分钟,他们便接管了监控系统,使得整个宿舍区的执勤卫兵都成了‘睁眼瞎’。

    康先生带着几名突击队员在接到了秋风的信号后,立即开始了行动。

    很顺利地控制了门卫士兵后,康先生几个,大摇大摆地冲进了温柔临时借住的那幢别墅。

    这个时候,温柔一家子以及小陈东,正在吃午饭。

    在康先生他们距离这幢别墅尚有五十余米的时候,小陈东突然静止了,他凝神了一秒钟,立即起身将小馒头抱进了卧房,随后又劈手夺下了温柔陆峰的手中的筷子,将他们两个推进了卧房。

    “危险,进浴室,别出来!”

    当初小陈东领命于朱小君,护送温柔一家三口来到了省城,成为了这一家三口的保镖。小陈东看上去确实有些智障的表现,但是,这些智障仅仅表现在日常生活的言谈举止上,对于危险的嗅觉,以及该如何防卫危险,小陈东却有着过人的天赋。

    刚住进这所房子的时候,他就仔细地看过了每一个房间,最终将楼下的这间卧房给了温柔夫妇俩,只因为,这间卧房中还有一个隐蔽的浴室。

    陆峰虽然不明就里,但温柔经历过了机场的那一幕,也隐隐地知道了自己的父亲似乎有些身份上的麻烦,因此,对小陈东的警告甚为警觉,立即督促着陆峰和小馒头躲进了那间隐秘的浴室中。

    小陈东看到这一家三口躲好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同时将手中的一双筷子折成了四段。

    这个时候,房门以及一楼的几个窗户都传来了轰塌或破碎的声音。

    军事院校的宿舍区,没有谁会加装什么防盗窗之类的防护,因此,对康先生的那几名手下来说,破门而入或是破窗而入,仅仅是狠狠地踹上一脚。

    小陈东淡定自若,双手飞扬,四截木筷分成了四个方向,****而出。

    房门和三个窗户处的四名凶徒毫无防备,一声惨叫后,双手捂着喉结,翻滚落地。

    另一个窗口,剩下的一名凶徒见状不妙,刚想退回,可一只盘子飞旋而至,妥妥地击中这厮的后脑勺。

    临死前还能深深地嗅上一下佳肴的浓香,这厮死得也算是值了。

    秒秒钟就****翻了五名手下,康先生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原以为最多也就是三五分钟即可以完成的手到擒来之事,居然一开始就遭受了如此重创,也幸亏了秋风的谨慎,硬是让康先生的突击队从五个人扩大到了十个人。

    好在事情还没到了非得动枪的地步,康先生迅速调整了策略,令剩下的五名手下分散掩护,由她来突进房内会一会这个被低估了的小跟班。

    虽然受到了四个窗口的干扰,但小陈东还是在第一时间内向康先生打了招呼,两双筷子,像是四根利箭,向着夺门而入的康先生****过来。

    康先生闷哼一声,一闪身,躲过了其中的两根,同时手中的短刃荡开另外两根。

    筷子完了接着便是碗,四只饭碗之后,便是两个菜盘和一个汤盆。

    康先生或躲或闪,或用手中短刃格挡,动作虽优美,但无奈那饭碗菜盘以及汤盆中都是满满的饭菜汤,饶是她康先生身手矫捷,却还是弄了个一身狼狈。

    小陈东以桌上的物件为武器,一时取得了主动,不等康先生有所调整,立即揉身而上,一记直拳,直奔了康先生的面门而去。

    康先生一侧身,短刀峰尖一转,划出了一道弧线,切向了小陈东的脉门。

    小陈东这一招原本就是虚招,眼见康先生以刀御拳,随即化拳为抓,竟然抓向了短刀的刀刃。

    康先生禁不住心中一惊。

    敢赤手抓刃,要么就是练就了一副铁掌一类的霸道功夫,要么就是手掌掌心处带有了可以抵御刀刃的装备……

    然而,这原本就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康先生这么一惊,手底下稍有迟疑,便被小陈东抓住了破绽。

    空手抓白刃,仍旧是小陈东的一个虚招,要的就是对方的那千分之一秒的迟疑。

    当这个机会显现之事,小陈东亮出了自己的杀招——另一手中握着的一把钢勺。

    闪烁着冰冷的寒光,那柄钢勺直奔了康先生的喉结。

    亏的是康先生反应极快,在脚下已经失去重心的情况下,上身猛地往后一仰,堪堪躲过了这致命的一招。

    就在小陈东跨步准备连接以杀招的时候,突感背后冷风袭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小陈东侧向一个滑步,同时后转了身子,手中钢勺飞奔了出去。

    ‘当’的一声脆响,后面的那个偷袭者虽然用短刃挡住了小陈东发射而来的钢勺,但却被震得手臂酸麻,一柄短刃也随着那钢勺跌落在地。

    另外四名突击队员此时也跃进窗内,对小陈东形成了包围的态势。

    对峙刚一形成,康先生和刚才的那名偷袭者也缓过了劲来,各持了短刃,逼向了小陈东。

    赤手空拳的小陈东要以一敌六,而且,对方还都是持着兵刃。

    小陈东临危不惧,后背紧贴着墙壁,两只眼睛居然微微地闭了起来。

    这是只有那种猛虎或猎豹才具有的习惯,在向着自己的猎物发起致命一击的时候,总是会不由得眯缝起双眼。

    对方六人此刻已然领教了小陈东的厉害,虽然占尽了优势,却一时间不敢贸然攻击。

    就在这六人相互以眼神交流,准备相约共同向对手发起攻击的时候,小陈东猛然发难。

    一团身,脚下猛然发力,整个人犹如一支利箭,贴在距离地面也就是半米左右的高度上,向前飞射了出去。

    而射出的方向,刚好是其中两个人的结合部位。

    这二人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脚防御,然而,小陈东的双掌击出,借助着这二人的一脚的力量,整个身子陡然间到提腾空,从这二人的头顶上翻越了过去。

    空中一拧身,刚一落地,又接着一个侧踢。

    这一脚虽然力量不大,但刚好踢中了对方的侧颈部,而人的侧颈部,恰好是颈动脉窦所在的位置,那人吃了这么一脚,连转身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双腿一软,便瘫倒在地。

    康先生的双眼喷射出强烈的怒火,尖嗓一声叱咤,横卧短刃,飞身扑向了小陈东。

    不再轻敌不再托大的康先生发了狠,每一招每一式都不再顾忌自己的安危,一心想着是放倒了眼前的这个干瘦黝黑的孩子。

    然而,小陈东的实战经验却不在康先生之下,他且战且退,尽以一些小巧腾挪之招数,借助于对方人数多而形成的自然屏障,一边躲着康先生源源不断的杀招,一边逐渐在往楼梯口靠近。

    如果让小陈东上了楼梯,那么,他只需要守住了二层的楼梯口,那么己方的人数优势便荡然无存,而凭着个人的能力,康先生最多也就是跟小陈东打成个平手。

    突袭失去了意义,那么,突袭也就没必要再有什么顾虑。

    康先生于打斗中突然一咬牙,停下了身形,猛然喝了一声:“都闪开!”

    然后,她毫不犹豫地从背后拔出了一把手枪。

    枪声一响,意味着就要惊动了尚不知情的宿舍区警卫士兵,然而,血气已经冲昏了康先生的头脑……(未完待续。)